苦難男孩帶媽媽同上學缩略图

苦難男孩帶媽媽同上學

昨天,在哈醫大一院泌尿科病房內,19歲的高考生李東旭面色蒼白。剛剛做過手術的東旭一邊聆聽媽媽沒完沒了的絮絮叨叨,一邊微笑點頭。病友們說,這孩子太懂事了,患有精神病的媽媽一刻不停地絮叨,晚上也不讓他好好睡覺,東旭卻從不和媽媽頂嘴。病友們不知道,10餘年來,東旭就是在媽媽的絮叨中支撐著母子倆的家,並且頑強學習。剛剛收到位於太原市的中北大學錄取通知書,東旭說,無論如何要帶上媽媽一起上大學。


苦難男孩帶媽媽同上學

9歲喪父,他成了「一家之主」

自懂事起,東旭就知道自己的媽媽跟別人的媽媽不一樣。因患精神疾病,媽媽每天絮絮叨叨,戒備心極強,既怕別人「搶走」東旭,又怕壞人「害死」東旭,整日生活在恐慌之中。爸爸去世後,媽媽的病更嚴重了,每天胡言亂語,拽著東旭寸步不離。

12個寒暑,堅強男孩帶著媽媽一起上學

在媽媽不正常的思維裡,東旭是唯一的寶貝,必須時刻在她的視線範圍內。為此,東旭自小就失去了跟夥伴玩耍的自由。

東旭上學了,媽媽非要跟著一起去,否則就歇斯底里。怕媽媽加重病情,東旭只好上學時帶著媽媽。很多時候東旭正坐在教室內認真聽講,媽媽會偷偷地從教室窗戶探出腦袋,看到兒子後,才放心地在教室外面繼續等。那時,不懂事的小同學經常嘲笑東旭「上學帶個媽」,每次,東旭都耐心地解釋,自己的媽媽是病人,需要他照顧。

上了中學,媽媽依然一刻不離地跟隨東旭上學。一天,東旭正在上課,突然外面電閃雷鳴,下起了瓢潑大雨。想到外面的媽媽會淋雨,東旭無法安心聽講,他哭著請求老師給媽媽找個避雨的地方,老師只好讓東旭把媽媽帶進教室。事後,班主任老師向學校領導申請,在水房內放置了一套桌椅,供東旭媽媽「陪讀」。

苦難男孩帶媽媽同上學

東旭上學的這些年,每天天不亮,媽媽就會叫醒他,儘管睏得難受,可東旭總是一躍而起。夏天還好,冬天要抱柴燒爐子,然後做早飯。中午,他和媽媽步行半小時回家,趕緊做午飯。午休時間短,每天放下碗就往學校跑,一路上東旭的胃腸總是咕嚕聲不斷,都成了習慣。晚餐經常是每人一個饅頭,然後趕緊去上晚自習。

艱難的生活,充滿愛的力量

每月僅靠180元的低保金生活,常常入不敷出。家裡經常沒錢買米、買菜,吃不飽,正在長身體的東旭總是饑腸轆轆。常有好心人向母子伸出援助之手,讓東旭的心裏暖暖的。

家裏的房子漏雨,村民自發幫他們修房蓋;初中班主任常來家訪,幫他買秋菜、備過冬煤,還帶著學生們到東旭家幫忙劈柴;高中老師們經常義務幫他補課……東旭將這些一一記在心裏。

在愛的力量感染下,東旭決心通過求學改變自己和媽媽的命運。雖然要照顧自己和媽媽的飲食起居,但勤奮的東旭學習成績一直位於班級第一名,高中三年期間每年都獲得1000元獎學金,每次發了獎學金,東旭都帶著媽媽去市場,讓媽媽挑選愛吃的食品。



「工作後,我想買所冬暖夏涼的房子,讓媽媽過舒適的生活。冬天家裡太冷了,媽媽57歲了,總是腿疼……」東旭的夢想很實際。

無論前方的路有多遠,帶著媽媽一起前行

為了省學費,懂事的東旭想報考軍校,但體檢時意外發現他的身體異於常人:他有4個腎臟,且右側腎臟有積水,病情嚴重。舅舅帶東旭到哈醫大一院檢查,確診為右側腎囊腫、有結石,下腎已經失去功能,上腎需要儘快治療,否則兩腎都要切除。即便在治病期間,他也必須帶上媽媽。媽媽說打針損害身體,經常偷偷給他拔掉針頭。為此,無論身體多麼難受,東旭點滴時都不敢睡覺。

病床上的東旭告訴記者,著急出院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上大學的學費還沒有著落。他假期內要做家教、打工,舅舅、姨等親戚也表示要救濟他。上大學後,如何安置媽媽是他目前最大的難題。東旭說:「無論如何,我要帶著媽媽一起上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