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揭秘:旺角暴亂真相缩略图

紫荊揭秘:旺角暴亂真相

香港發生數十年來罕見的嚴重暴亂,數百暴徒在農曆新年初一通宵攻擊警員並縱火,造成約90位警員及數名記者受傷。暴亂過後,繁華的旺角街頭,滿目瘡痍、血跡斑斑,四處是磚塊和碎玻璃。香港過往在治安方面一向良好,各項評分很高,位居全球前列,如今為何出現毫無人性的暴力,暴徒又是何許人,有關暴亂原因及誰應承擔責任,讓人不得不去一探真相。

策劃“聲援小販”製造暴亂

大年初一本是喜慶之日,人們在這一天祈盼新的一年財源廣進、社會和睦,但是當天深夜,旺角卻發生了一場暴亂。一些輿論炒作亂源來自街頭小販管理問題,但事實上是一批極端“本土派”分子,其中一些人甚至扮作街頭小販,肆意進行挑釁和實施暴力破壞活動。

前年非法“佔中”結束後,一些激進的示威者並不甘休,經常在旺角發動針對內地遊客和反對政府的“鳩嗚”(“購物”普通話讀音的粵語諧音)行動,名為“購物”實則進行搗亂,導致商戶落閘,路人避而繞路,更不時與維持秩序的警方發生衝突。

這些“鳩嗚”行動者,很多是帶有分離主義色彩的極端“本土派”組織如“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及其跟隨者。此次,他們在大年初一晚聚集到旺角街頭,號召“聲援小販”。其實,熟悉執法部門農曆新年慣例的人士都知道,大年初一,前線執法隊伍對街邊小販一般都是勸喻和從寬處理。當時,有一支政府小販管理隊,在旺角進行例行巡視時,馬上被守候在那裡的一幫人圍堵和推撞。滋事分子蓄意把小販車推到道路上,阻塞交通、製造混亂。

前來維持交通的警員,首先遭遇蒙面暴徒的武力襲擊,一名警員為救受傷倒地不起的同事,拔槍向天鳴槍兩響示警,嚇阻暴徒繼續行兇施暴。但隨後,暴亂愈演愈烈,街頭多處被縱火,濃煙直捲半空,危及民居。消防人員到場救火,竟被阻擋。暴徒群起追打警員,以棍棒、磚塊及玻璃樽等,近距離攻擊圍毆警員。直至天亮,警方“速龍小隊”到場增援和清場,暴徒才陸續散去。

這場暴亂,使旺角一些檔攤一夜之間燒毀,商販生計遭受嚴重打擊。在女人街從事手袋買賣的郭小姐欲哭無淚,她說:“做咩要搞埋我哋小販?咁暴力做乜?人哋只係想搵食啫。”(為什麼要連累我們小販?為什麼這麼暴力?我們只不過是來謀生的啊。)港九新界販商社團聯合會發表聲明,譴責極端“本土派”分子以“聲援小販”為名製造暴亂。

有外國傳媒將“旺角暴亂”標籤為“魚蛋革命”,把事件說成一群受壓迫的街頭小販起來對抗“嚴酷”的政府。其實,所謂的“撐小販”,不過是一些極端組織及暴徒及暴徒策劃上演“聲援小販”之戲,借“維護小販利益”之名,行暴力騷亂之實。實際上,真正的小販也反對暴力,電視鏡頭可以看到,暴徒行動並不是表達訴求的示威,而是肆意攻擊執法人員和四處破壞。

事件發生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嚴厲譴責暴徒目無法紀的暴力行為,並強調警方會全力緝拿暴徒歸案,繩之以法,絕不姑息。他認為,這場暴亂,不排除是事前有預謀、有策劃的。

行動顯然有組織有預謀

這場暴亂的高峰時期,有約700名暴徒聚集旺角14條街,他們手持兇器、扒撬地磚瘋狂攻擊一直克制執法的警方,導致近90名警員血灑街頭,嚴重的要進行腦部手術。混亂期間,有人看到客貨車運來物品,包括長達一至兩米的木棍,以及自製盾牌。更為卑鄙的是,他們還在瓶子裡灌上假血漿,企圖用以假扮流血栽贓警方。種種跡象顯示,這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暴亂。

時間點為何選擇農曆新年初一晚上,因為春節休假人員比較多,警方連日維護多區歲末花市的治安,以及初一當晚花車巡遊活動,分散了大量警力。暴徒選擇初一晚上製造混亂,確實是警力最為薄弱和最難以調動的時候。他們在網上號召各方人馬當晚到旺角,聲稱“香港人已識拆地磚反擊”,並提醒有意到場聲援人士“勿用八達通”,以免被人掌握行蹤證據。

香港有言論和聚會的自由,如果是表達正常的訴求,何必一早就戴上口罩和穿上有帽上衣,其實他們早已有暴力的準備,目的也是讓人認不出身份,以圖逃避法律責任。在攻擊執法人員的時候,他們手持盾牌和各式自製的武器,分成不同小組,有的專門挖磚頭,有的負責搬運,安排不同階段發動衝擊和攻擊,並在不同的地方縱火,阻礙警方的行動。

暴徒能夠有備而來,背後肯定有推手和支援。警方在連日追查下,破獲一個懷疑供應暴亂物資的武器庫,檢獲大批武器,包括經混合後可製成具有嚴重殺傷力武器的化學品、大批利器、鐵通、口罩、面具、勞工手套、對講機甚至模擬玩具槍等,而且在不同網絡平台亦可看到組織、召集、指揮等策劃暴動的信息和行動“指引”,甚至教唆參與者如何避免入罪等方法。從行動的組織、目的和表現來看,這不是一宗單純的“偶發性警民衝突”,而根本就是以“本土民主前線線”為首的激進分離組織發動的一場恐怖主義暴亂。

暴亂之後,旺角花墟遊樂場2月12日又發生約40個垃圾桶被燒毀的事件,13日凌晨葵涌八號貨櫃碼頭一個露天停車場及回收場發生三級火警,31輛車遭焚毀。消防人員初步調查後,認為起火原因有可疑。暫不知這些事件與旺角暴亂有否關連,有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佔中” 事件的暴力延續

在前年非法“佔中”期間,旺角曾是示威者的一個主要戰場。 “佔中”事件過後,一些所謂“本土派”的激進分子,不斷挑起事端,製造社會不安。這一次,他們把小販“擺上枱”,藉此發動暴亂。其實讓更多的人看到,香港社會面臨一種政治風險,非法“佔中”鼓吹“暴力無罪”,以及對法治的衝擊,使暴力違法意識擴散蔓延,“港獨”勢力也不斷抬頭。一些組織已逐步滑向並蛻變為極端暴力分離組織。

在反對派政客和某些“學者”的宣揚下,近年衝擊法治的行為不斷升級,催生了極端“本土主義”和“港獨”勢力。他們衝擊警方防線,衝擊立法會大門,襲擊執法人員,肆意破壞公物,甚至侵蝕大學校園和社會,香港大學等大專院校一再發生少數學生衝擊圍堵校務委員的惡性事件。非法“佔中”成為激進分子及其組織的溫床,其違法和暴力手段,已經變本加厲。此次旺角暴亂,警方面對的已經不只是持傘的示威人士,而是一群撬開地上磚頭攻擊,帶備自製武器,要奪取人命的暴徒。

香港確實有一些人,對抗政府、挑戰警權、破壞秩序,唯恐天下不亂,旨在破壞法律制度和社會秩序,試圖在社會的無序混亂中,將那些缺乏法律依據、自以為是的要求,強加給香港社會。少數年輕人長期受歪理誤導污染,對違法暴力視為示威行為,已淪為政客的利用工具,形成對香港法治極大的隱患和危害。

這次爆發違法“佔中”以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並非偶然,而是反對派長期以來策動衝擊法治,破壞香港社會核心價值觀的惡果。而且,旺角暴亂發生後,反對派一些政治團體和人士,仍然極力為令人髮指的暴力行為掩飾、辯護,尋找藉口,轉移視線。

逍遙法外導致暴力升級

旺角黑夜的罕見暴亂,確實讓人應該好好想想:為何香港會走到這個地步?前年發生的違法“佔中”事件,持續了79天後,以徹底失敗告終。然而,“佔中”餘毒未消,一些積極策動或參與非法集會,甚至是暴力衝擊警方防線的激進分子,只不過是被判罰款或很輕微的刑期。導致少數年輕人認為,為了所謂的“民主”、“自由”而犯法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佔中”事件後,香港示威活動變得更加暴力。有香港傳媒翻查記錄發現,“佔中”事件有157宗檢控個案,當中只有68宗被定罪,其中逾半僅判罰款或社會服務令。法律界人士認為,近年來一些滋事分子,沒有受到法律應有懲罰,令激進分子更加大膽,認為暴力行為不用付上太大代價。

從2013年有激進組織闖解放軍軍營輕判,一人入獄兩星期、緩刑一年,另外兩人各罰款2,000港元;到900多名被捕“佔中”分子,僅17%獲起訴,絕大多數獲輕判。此外,2014年有激進分子藉支持“拉布”衝擊立法會大樓,打破玻璃、撬毀大門、擊傷保安員,12名被告也只輕判社會服務令。

如果司法方面姑息暴力,必然助長暴力。經民聯立法會議員、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梁美芬稱,法庭判刑過輕,令年輕人覺得“社會上有人怕咗佢哋”(社會上有人怕他們),犯事不用付上太大的代價,導致示威者行為漸趨暴力。

法治不彰,違法的政治事件層出不窮,社會安定必然受到嚴重挑戰。這次旺角暴亂,又一次試探香港法治的底線。暴亂事件發生後的兩週內,警方拘捕了72人,包括“本土民主前線”頭子黃台仰。在拘留的人士中,二三十歲青年人居多,甚至包括了幾個大學生。從提堂人士的背景可以看到,警方拘捕人士當中,其組成並不以學生為多數,實際上多數人士為無業,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屬於一些極端政治組織。

旺角暴力行為不但超越法治底線,也傷害香港人所珍重的多元、和平及包容的核心價值。香港各界紛紛譴責暴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即使對特區政府管治和執法部門的某些做法不滿,都不應該使用暴力表達意見,相信社會大多數人都不會接受。香港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也表示震驚及傷心,認為會影響香港的長遠發展及國際形象。港九紡織染業職工總會發表公開聲明憤怒譴責旺角暴亂,並強烈要求法庭依法重判暴徒。

確實,法治精神一直是香港核心價值。反對派一些學者通過所謂的“佔中”,顛覆了法治精神,歪曲了“公民抗命”的意義,鼓吹“隨街犯法”,將知法犯法合理化,打開了破壞香港法治的潘朵拉盒子,埋下了旺角暴動的種籽。在大是大非的重要議題上,社會輿論已經清晰地向暴力說不,希望各方要有反思,並呼籲法院的判決,應起到維護法紀、以儆效尤的作用。

(作者係香港資深傳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