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中國經濟仍運行在合理區間缩略图

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中國經濟仍運行在合理區間

當前,國際經濟環境起伏震盪,複雜多變,國內經濟下行壓力仍在持續,各類風險挑戰明顯增多。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經濟方面的表現備受國內外關注。面對當前中國經濟形勢,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徐紹史明確指出:“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雖然有變化,但是仍然運行在合理區間。”“看中國的經濟,應該從新常態的角度來看”,徐紹史表示,新常態實際有三個最核心的內容,一是速度變化,二是結構優化,三是動力轉換。

中國經濟體現出“四個穩”

  關於速度問題,徐紹史強調,新常態下,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雖然有變化,但是仍然運行在合理區間。回顧2015年,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穩中有好。從主要宏觀調控指標看,中國經濟體現出“四個穩”。

  一是經濟增速比較平穩。去年全年GDP增長6.9%,符合年初制定的經濟增速在7%左右的區間。在全球經濟體當中,中國的經濟增長依然位居前列,而且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佈的數據,中國經濟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25%,仍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動力。

  二是就業保持穩定。 2015年中國城鎮新增就業預期目標1,000萬,實際就業數1,312萬,調查顯示失業率和登記失業率都不高,所以就業是比較穩定的。

  三是居民收入穩步增長。原設定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目標是跟經濟增長同步,但實際增長7.4%,快於經濟增長0.5個百分點。城鎮居民、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有所增長,城鎮居民去年可支配收入達到31,195元(人民幣,下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22元。收入倍差已經縮小到2.73。

  四是物價漲幅平穩。 CPI全年上漲只有1.4%,屬於溫和上漲。

  2015年中國經濟增長6.9%,是過去2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有輿論認為,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已經出現慣性下滑。對此,徐紹史解釋,6.9%的增速從全球來看都是一個不俗的表現,但是還應該把這個增速放在新常態這個大前提下來全面認識。

  徐紹史認為,首先,6.9%還是符合增長預期的。原先制定的2015年經濟增長的預期目標是7%左右,所以6.9%是在合理的區間。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中國經濟已經連續30多年持續增長,超過了10萬億美元的規模,現在GDP增長1個百分點,相當於5年之前增長1.5個百分點,10年之前增長2.6個百分點。經濟的增長有周期性,中國經濟轉向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平,是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

  其次,6.9%的增速是在世界經濟深度調整、經濟貿易低速增長的情況下實現的,應該說中國已盡了很大努力。全球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擺脫金融危機的深層次影響,世界經濟、世界貿易雙雙低速增長。發達經濟體中美國經濟好一些,但去年第四季度其GDP也只增長0.7%,全年增長2.4%;歐元區和整個歐盟大概1%多一些,未達到2%;日本的GDP增速不超過1%。新興經濟體正在分化發展,結構好一些的,能夠有效應對當前金融市場的波動和大宗商品價格的下跌;結構不是很好的,問題和困難就較大。這種情況下,中國經濟自然也會受到影響,畢竟中國經濟已融入到全球經濟了。中國去年一年的外貿,以美元計,出口下降了2.8%,進口下降了14.1%,進出口下降8%,這跟全球市場是關係密切的。但是,儘管如此,中國經濟取得6.9%的增長,是不俗的。

  最後,6.9%的增速是在轉型升級加快的背景下取得的。傳統的動力正在弱化,但是新的動力正在孕育,在新舊動力轉換過程當中,中國經濟有6.9%的增長實屬不易。徐紹史表示,只要就業比較充分,物價能夠平穩,中國並不追求高速度。

四大經濟結構優化取得積極成效

  眾所周知,從經濟學角度看整個經濟形勢,不但要看短期內經濟增速的起伏和波動,而且要關注經濟結構的轉型和經濟的質量。徐紹史介紹,當前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步伐加快,結構優化取得積極成效,“四大結構”進一步優化:

  一是需求結構繼續改善。需求結構的改善用一句話概括,即消費的貢獻率超過投資。 2015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10.7%,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6.4%,比上年提高了15.4個百分點。旅遊、信息、文化、健康等服務消費持續升溫。固定資產投資去年增長了10%,民間投資佔比達到64.2%。總體來看,需求結構是消費貢獻超過投資,這是個很大的變化。

二是產業結構調整扎實推進,關鍵就是“三產”的比重超過“二產”:2015年服務業佔GDP比重達到50.5%,首次超過50%;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轉型的趨勢更加明顯;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10.2%,大大快於傳統工業的增長。

  三是區域結構更趨協同、協調和平衡。固定資產投資和規模以上工業的發展,總體上看中西部地區快於東部地區。中國正在實施“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長江經濟帶三大戰略,部署了一大批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城市的新區,還有科技示範區等等,這些新的載體、新的抓手,都促使中西部地區有了比較快的增長。所以總體看,東部、中部、西部、東北這四大板塊呈現協同、協調、平衡發展的趨勢。

  四是城鄉結構不斷優化。 2015年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6.1%,也就是說有7.7億人口在城市生活,比上年提高了1.33個百分點。農村居民收入增長速度比城鎮居民高0.9個百分點,城鄉收入的倍差已經縮小到2.73,而2014年城鄉居民收入倍差是2.78,2015年降低了0.05。

  徐紹史補充道,目前中國還有一個結構在優化,就是能源結構正在改善,節能減排在進步。 2015年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已經達到了12%,比2014年提高了0.8個百分點,煤炭消費比重下降了1.6個百分點。 2015年全年單位GDP能耗下降了5.6%。

新的經濟增長動能正在積聚

  經濟發展的速度變化與結構優化皆需依賴內在動力推動,徐紹史表示,新常態下,中國經濟增長動力轉換加快,新的增長動能正在積聚。主要有四個方面的情況:

  一是全面深化改革有效釋放了市場主體活力。本屆政府大力推動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三管齊下”,特別是商事制度的改革,進一步激活了市場主體的活力。 2015年平均每天新登記企業超過1.2萬家。外商投資審批制度改革、境外投資審批制度改革持續推進,外商投資和境外投資都實行網上備案。財稅、金融、價格、國企改革順利推進,為動力轉換創造了很好的製度環境和市場環境。

  二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有效激發了社會的創造活力。中國出台了“互聯網+”指導意見,推動11個行業結合互聯網來轉型升級,在這個層面下,又有了“雙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各種孵化器、各種創新基地應運而生。 “雙創”還有一個支撐平台,就是“四眾”,眾創、眾包、眾扶、眾籌,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體系,來推動創新創業。

  三是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正在孕育成為新的經濟動能。像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廣泛應用,新能源汽車、機器人、移動互聯網等新興行業快速發展,集成電路、海洋工程裝備、醫療器械等戰略性行業向高端邁進。 2015年中國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10.2%,比規模以上工業快4.1個百分點。網上零售額接近4萬億,增長了33.3%。

  四是對外開放有效拓展了經濟發展空間。即在“一帶一路”的建設中,通過國際產能合作帶動資本輸出、產能輸出。 “一帶一路”建設對沿線49個國家的直接投資將近150億美元,增長了18.2%。國際產能合作和裝備製造合作步伐加快,拓展了中國經濟發展新的空間。

中國經濟仍將實現良好的發展勢頭

  徐紹史指出,中國經濟既有條件也有能力保持良好的發展勢頭。他說,總體來看,中國經濟的需求結構、產業結構、地區結構、城鄉結構甚至能源結構都在不斷優化,新的經濟動能正在孕育成長。他表示,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在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動力轉換三大範疇,都取得了積極的進展。

  徐紹史同時也指出,展望2016年,中國經濟確實面臨諸多挑戰。他認為,未來一年世界經濟仍將處在深度調整、緩慢復蘇、低速增長的狀態,國際金融動盪在加劇,大宗商品價格持續探底,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在增加,它會通過各種途徑影響到中國的經濟發展。對此,徐紹史強調,中國當前還處在“三期疊加”階段,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存在,而且一定程度上還在加大,企業經營也比較困難,而且一些領域的風險還在積聚。社會上也確實存在著預期不穩、信心不足等問題。然而,他信心十足地指出,中國有能力、有條件來應對這些問題和挑戰,按照中央“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和“四個全面”戰略佈局,積極引領經濟新常態、落實發展新理念,特別是中央提出來的五大政策支柱,即宏觀政策要穩、產業政策要準、微觀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實、社會政策要托底這五大政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結構性改革,特別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重點完成五大任務,就是“三去一降一補”。中國完全有信心克服困難,確保經濟運行在合理的區間。

  徐紹史告訴記者,對中國經濟抱有如此自信的堅實態度,是因為中國經濟發展具有較強的內在支撐、彈性空間和抵禦風險的能力,有條件、有能力鞏固向好勢頭、態勢和形勢。 “我們的這種信心來自於對中國發展條件的客觀評估。”

  首先,中國的物質基礎雄厚。徐紹史介紹道,中國經過30多年改革開放的發展,已經擁有了完備的產業體系。現在220多種工業產品居世界第一。初步具備了比較健全的交通運輸體系。機場到2015年已經有207個,鐵路達到12萬公里,其中高速鐵路1.9萬公里。生產性泊位的港口已經有6,800個。全國公路里程450多萬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達到12萬公里。此外,還有巨額的外匯儲備,巨額的銀行儲蓄,所以中國的物質基礎是比較雄厚的。

  其次中國的市場需求巨大。 13億人口、9億勞動力、7,000多萬市場主體,移動互聯網用戶已經達到6.8億人,手機用戶達到13億,4G用戶3.9億,市場容量和規模巨大。這也是中國經濟的潛力所在。此外,中國正在推進新型城鎮化,也會釋放巨大的消費潛力和投資潛力。

  再次,區域發展空間非常廣闊。隨著高鐵、高速公路、機場、港口和信息基礎設施加快向中西部地區延伸,區域間要素流通更加便捷,各地區的比較優勢可以比以往更加充分地發揮出來,有望形成一批新的增長點和增長級。

  第四,中國的生產要素質量在提高。中國每年有700多萬大學畢業生進入勞動力市場,現在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已接近經合組織(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企業研發投入也在不斷增長,創新能力在持續提升,這樣為中國提高經濟質量和效益創造了很好的要素條件。

  最後,中國的宏觀調控經驗豐富。這些年,中國妥善應對國際國內各種風險和挑戰,宏觀調控堅持區間調控、定向調控、精準調控、相機調控,保證了經濟和社會的平穩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