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怎樣拼寫中國地名:北京爲甚麽是Peking缩略图

外國人怎樣拼寫中國地名:北京爲甚麽是Peking

PekingCantonAmoy?現在的中國人看到這些地名往往感到陌生。但是如果把它們的中文名寫出來,則人人都很熟悉:Peking就是北京,Canton為廣州,而看上去最怪的Amoy其實是廈門。為甚麼這些地名的拼寫和漢語拼音差那麼大?這些地名是1958年中國大陸漢語拼音普及前西方最常用的威妥瑪拼音的拼寫嗎?


外國人怎樣拼寫中國地名:北京爲甚麽是Peking


威妥瑪拼音

其實,這些拼寫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威妥瑪拼寫。所謂威妥瑪拼音,是1859年由英國人威妥瑪發明的用來拉丁化漢語的拼音系統。威妥瑪初習粵語,但後來長期駐紮北京,對粵語、官話兩種語言都有相當掌握。威妥瑪除了是英國外交官外,也是一位漢學家。在外交工作之餘,他寫了數本中文教材以方便外國人學習中文,他使用的中文拉丁化方案則是他在1859年出版的《北京字音表》所創製。


《北京字音表》該書中用拉丁字母標出了漢字在北京方言中的讀音。威妥瑪準確抓住了當時標準音由舊官話向北京方言轉移的歷史契機,加之其拼音相對科學系統,迎合了對學習中文有強烈需求的各路外國人,因此影響力迅速擴大。

1892年,英國人翟理斯修訂了威妥瑪拼音,對其進行了小幅改動。威妥瑪拼音徹底成熟,並成為二十世紀早期最通行的漢語拉丁化系統之一。甚至可以說,現代漢語拼音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參考了威妥瑪拼音制定而成的。兩套拼音方案在不少地方的處理方法上相當類似,如用ao表示“奧”,ch’表示“產”的聲母。威妥瑪拼音應用廣泛,很多早期翻譯中,對漢語專名的翻譯都使用威妥瑪拼音。


如果按照威妥瑪拼音來拼的話,北京是Peiching,南京是Nanching,廣州是Kuangchou,廈門是Hsiamên,和PekingNankingCantonAmoy差距甚大這是因為這些拼寫其實都是郵政式拼音。


郵政式拼音

晚清以來,大批西方人進入中國,他們需要通信,高效運轉的郵政系統需要標準化的地名以方便進行分揀投遞,中國地名拉丁化當時並未統一,如何把中國地名以拉丁字母形式呈現是個大問題。1906年,在上海舉行的帝國郵電聯席會議要求對中國地名的拉丁字母拼寫法進行統一和規範。採用當時業已流行起來的威妥瑪拼音應該是不錯的選擇,但威妥瑪拼音在郵政系統中的應用卻因列強間的爭鬥而受阻。當時中國郵政系統由法國人帛黎控制,威妥瑪拼音則是英國人製造的產品,其英語色彩極其濃厚,拼讀方面也相對照顧英語人群,因此在法國人佔據主導地位的郵政系統中不受歡迎。


當時郵政系統附屬於海關,海關總稅務司赫德雖是英國人,但卻認為威妥瑪拼音拼寫的是北京音,用北京音來拼寫各地方的地名相當不合適。在1906年之前,他就三令五申要求郵政官員遞交地名拉丁化拼寫時不要採用威妥瑪拼音,而應該採用當地方言。在不支持威妥瑪拼音的法國人和他們特立獨行的英國老大赫德的共同作用下,郵政式拼音應運而生了。


在全國大部分地區,郵政式拼音仍使用官話拼寫,並未採用當地方言。但是這個官話卻不是指北京話。明清兩代,南方士子使用的南京官話一向佔據了標準音的位置。到了清朝後期,雖然北京話的地位漸漸升高,但是中國人心目中的標準音並沒有突然就完全轉移到了北京話。以明朝早期南京地區方言為基礎的舊官話仍保有相當地位。


巧合的是,威妥瑪拼音的改良者翟理斯漢學造詣深厚,除了改良拼寫北京話的威妥瑪拼音之外,他還創制了一套所謂“南京音節表”的漢字拉丁化系統。所謂南京音節表系統,並非清朝末年南京地區的方言,而是反映了更加古老,在南京地區已經不復存在,但仍然作為一個理想標準的官話讀音,頗為類似崑曲清唱中所使用的南曲音,正是反映了明朝官話的特徵。


郵政式拼音的基礎是南京音節表,如青島拼為Tsingtao,重慶拼為Chungking,山西是Shansi,陝西是Shensi,鎮江是Chinkiang,天津是Tientsin,濟南是Tsinan,無錫是Wusih,承德是Chengteh此外,郵政式拼音對威妥瑪拼音的外觀也進行了小小的調整,如音節中間的-u-和尾巴上的-u都改成了w,如廣西拼為Kwangsi


閩粵地區的部分地名,郵政式拼音則實踐了赫德的理想,採用了當地方言。廈門在郵政式拼音中拼為Amoy即用了閩南語的讀音。而在廣東,採用方言讀音則更加系統,汕頭即拼為Swatow,反映潮汕話的讀音;佛山是Fatshan,茂名是Mowming,梅州是Kaying(嘉應),湛江是Tsamkong等地則採用廣州音或者客家音拼寫。

外國人怎樣拼寫中國地名:北京爲甚麽是Peking


但依然不能解釋為何北京和廣州拼寫為PekingCantonPekingCanton其實也屬於郵政式拼寫,它們應用了郵政式拼寫的一條原則——已經廣泛使用的傳統地名拼寫不予更改。Peking很早就用來表示北京,因為在明朝官話中,北京和Peking的讀音確實很相似。只是英語中後來e的讀音自己發生了變化,因此變得更加不像了。而Canton則是來自早期西方人用“廣東”指代廣東省城廣州的習慣。作為廣東地區歷來的第一城市,提到廣東即讓人明白所指廣州也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