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中國綠色能源路在何方?缩略图

2016年,中國綠色能源路在何方?

全球能源轉型的“大勢”已經到來。在此過程中,綠色能源無疑將肩負起替代傳統能源的“革命”重任,但是傳統能源的“衛道士”們是否甘心被革命?2016年,正處於能源轉型關鍵時期的中國,綠色能源又將面對怎樣的命運?對此,相關專家進行了深入分析、預測。

大勢之下:誰都無法獨善其身

招商新能源集團首席執行官李原表示,2015年底召開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將對全人類產生重要影響,因為這次會議的召開標誌著人類新經濟時代的開始,而新能源將作為核心動力來啟動這個時代。

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戰略研究中心和國際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表示,巴黎氣候大會對於全球的影響主要在於推動了能源轉型,其主要成果包括:一是到本世紀末把溫升控制在2攝氏度以內,並為控制在1.5攝氏度而努力。二是努力推動全球溫室氣體早日達峰。三是本世紀下半葉實現人類排放的二氧化碳與大自然的吸收相平衡。

“巴黎協定是推動全球發展轉型的重要文件。要求增長的低碳轉型、能源的低碳轉型和消費的低碳轉型,所有的企業,所有的國家,可能都自覺不自覺被轉型的局面或者是趨勢所左右,誰都不會獨善其身,”李俊峰說,“能源轉型的潮流,將裹挾著大家一起往前走。”

“從全球能源的發展趨勢來看,能源變革現在已經在如火如荼的展開,這是不可逆轉的,而且可再生能源逐漸成為能源轉型過程中新增電力裝機的一個主力,”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邢翼騰在近期舉辦的“光伏行業2015年回顧與2016年展望”研討會上說。

邢翼騰表示,英國關閉了境內所有的煤礦,宣告英國持續三百年的煤炭工業結束,結束了它的煤炭工業史。同時應該還宣布從現在開始到2025年,逐漸的關閉境內燃煤電廠,這種跡象很清晰地表明全球能源轉型現在正處於加速的過程中。同時,一些發展中國家,如巴西、印度等,在沒有進入到工業化、後工業化的階段,就已經開始重視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他們現在正逐漸用可再生能源去填補能源缺口。

轉型之中:中國新能源行業迎來戰略機遇期

“從全球範圍來看,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步伐是在加快。以光伏為例,據初步統計的數字,2015年全球光伏發電新增裝機5,000萬千瓦,增速大概是15%到16%,光伏發展面臨一個很好的機遇。”邢翼騰說。

“中國也在轉型,而且2015年能源轉型有了突破性的進展,”李俊峰介紹說,“2015年中國發電量5.5萬億千瓦時,淨增不到300億千瓦時。但其中風電增加了400多億千瓦時、光伏200多億千瓦時、水電增加了700多億千瓦時,而燃煤發電減少了約1,500億千瓦時,下降了5%左右。這一點已經表明,非化石能源不僅能夠滿足新增的電力需求,已經開始進行存量替代,去年燃煤發電裝機新增6千萬千瓦,火電利用小時數從4,700到4,300,發電量淨減少了5%。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進步!”

未來,中國的新能源將迎來戰略機遇期。在巴黎氣候大會上,中國已對世界承諾: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要達到15%。這意味著,“十三五”期間,將是中國進行能源結構調整的關鍵時期,因此新能源發展將迎來前所未有的戰略機遇期。中國在近期下發的《可再生能源“十三五”發展規劃(徵求意見稿)》中提出,“十三五”期間可再生能源領域新增投資約2.3萬億元人民幣,2020年太陽能發電要達到160GW(光伏150GW)。

“預計‘十三五’期間,中國光伏每年平均裝機大概都在1,500到2,000萬千瓦之間,這個數字對光伏產業的支撐應該還是有力度的,光伏產業發展未來前景依然看好。”邢翼騰說。

探索之路:做大規模 突破割據 政企共贏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認,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儘管外部環境有利,但是在中國經濟下行重壓之下,綠色能源也面臨著諸多挑戰。“以光伏為例,光伏行業的‘三座大山’仍然存在,即伏補貼拖欠、棄光限電與不合理水費問題仍未妥善解決,仍將成為限制行業快速發展的絆腳石。”

他稱,“儘管有這些困難,但是我對中國能源轉型的大趨勢是樂觀的。光伏、風電等綠色能源的平價上網很快就會實現,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做大規模,風電和光伏發電每年都可以增加2,000-3,000萬千瓦,天然氣每年增加500億立方米。低碳清潔的能源一定要上發展規模,風電和太陽能發電要儘快突破1萬億千瓦時,有了規模才能降低成本。”

此外,李俊峰表示,要儘快突破條塊分割,實現可再生能源的跨區域輸送。“從電價上比較,如果內蒙風電打捆送到浙江,不僅減少了浙江的煤炭使用,而且電價比當地還便宜。如果聯合西部送電給蘇浙魯滬1萬億千瓦時可再生能源電力,大約可以減少5億噸煤。這樣做就是多贏。”李俊峰指出,中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根本問題,是要更好地發揮政府和企業的作用問題。例如,要儘快解決補貼的大量和長期拖欠問題,這是政府的信用和信譽問題。另外打破行政區劃壁壘,實現跨區域消納問題,讓市場在資源分配中發揮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

邢翼騰表示,能源局將配合發改委價格司做好逐漸電價下調工作,同時要避免行業大起大落的狀況,如果光伏電站規模突然減速、剎車,這對上游製造行業可能會有較大影響。他預測,2016年光伏市場將呈現先緊後松態勢。由於光伏上網標杆電價政策於6月底下調,將會使得搶裝提前至上半年,下半年則由於西北部地區限電,市場需求將往中東部地區走,但由於土地性質、補貼拖欠以及商業模式等問題,市場將會放緩。

李原表示,2016年是“十三五”的開局之年,招商新能源今年的目標是新增1.8GW光伏電站裝機容量,並放眼全球,進一步拓展歐美、澳洲、日本、阿布扎比等海外電站業務。同時,將進行產業鏈中游的業務探索,如整合太陽能電站投資開發及建設總包業務、太陽能電站檢測認證業務、售電業務及碳資產交易業務。

(作者係招商新能源媒體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