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和平解放65年跨越發展舉世矚目缩略图

西藏和平解放65年跨越發展舉世矚目

西藏和平解放65年跨越發展舉世矚目——專訪西藏自治區主席洛桑江村

編者按: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簽訂《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西藏實現和平解放。 65年來,西藏從黑暗走向光明、從落後走向進步、從貧窮走向富裕、從專制走向民主、從封閉走向開放,經濟社會取得輝煌成就,人的命運發生深刻改變。在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紀念日之際,本刊對西藏自治區主席洛桑江村進行了獨家專訪。

文|本刊記者 楊勇 魏東升

65年矚目成就離不開中央支持記者: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65年來西藏自治區發生了哪些變化,取得了哪些成就?

洛桑江村: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簽訂《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西藏實現和平解放。

西藏和平解放是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近代以來中華民族反對帝國主義侵略、維護國家統一和主權偉大鬥爭中的一件大事,是西藏社會發展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歷史轉折點,是西藏從黑暗走向光明、從落後走向進步、從貧窮走向富裕、從專制走向民主、從封閉走向開放的起點,開闢了西藏歷史的新紀元。

西藏和平解放65年來,在中國共產黨和中央人民政府領導下,經歷了民主改革、建設社會主義和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西藏“換了人間”,現代化建設事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社會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人的命運發生了深刻的改變。概括起來,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社會制度實現偉大變革。舊西藏,是一個比歐洲中世紀還要黑暗、殘酷、野蠻、落後的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社會。西藏和平解放以來,隨著平息達賴集團全面武裝叛亂和實行民主改革,廢除封建農奴制度,成立自治區,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百萬農奴翻身做了國家和社會的主人。目前,西藏各級人大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佔93%以上;全國人大代表中,西藏有12名藏族代表和1名門巴族、1名珞巴族代表;西藏自治區幹部隊伍中,藏族及其他少數民族佔71.34%,其中縣鄉兩級領導班子藏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佔69.21%。

經濟發展實現輝煌跨越。舊西藏,經濟發展方式極其落後,長期停滯不前,處於崩潰狀態。和平解放以來,西藏生產總值從1951年的1.29億元(人民幣,下同)增加到2015年的1,026.39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增長了195倍。立體化交通體系互聯互通水平大幅提升,公路通車里程達7.8萬公里,比1954年的1,988公里增長38倍。建成川藏、青藏、新藏公路和青藏鐵路、拉日鐵路,正在加快推進川藏鐵路拉林段建設。以拉薩、林芝、日喀則、阿里、昌都5大機場為支撐,開闢國內外航線69條、通航城市41座。電力裝機容量達230萬千瓦,從根本上解決了缺電問題。現代通訊網絡體系基本形成,實現行政村移動信號全覆蓋。

社會事業實現全面進步。舊西藏,沒有一所現代意義上的學校、醫院,僅有的教育、醫療等服務也專為統治階級所獨享。目前,西藏的現代教育體系全面建立,青壯年文盲率從和平解放前的95%降至0.6%,在全國率先實現學前至高中階段15年免費教育。覆蓋城鄉的藏醫、西醫、中醫相結合的公共醫療衛生服務體系不斷完善,以免費醫療為基礎的農牧區醫療制度惠及全體群眾,在全國率先實現城鄉居民免費健康體檢,人均壽命達68.2歲,比1951年的35.5歲提高了近1倍,人口增加了1.3倍。優秀傳統文化得到保護和發展,廣播電視人口綜合覆蓋率分別達94.8%和96%。在全國率先實現了五保集中供養和孤兒集中收養,率先實現基本醫療保險、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城鄉最低生活保障等制度全覆蓋和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均等化,社會保障體系日益完善。

人民生活實現巨大飛躍。舊西藏,各族群眾過著悲慘的非人生活。西藏和平解放後,保障和改善民生始終處於優先位置,各族人民生活水平和質量不斷提高。 2015年西藏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8,244元,比1959年的35元增長了234倍。 46.03萬戶、230萬農牧民住上安全適用的房屋,基本解決農牧區人口飲水安全和無電人口用電問題。農村和城鎮居民人均居住面積分別達24.44平方米、26.19平方米,汽車、電話、電腦等進入尋常百姓家。鄉鎮通光纜率、行政村通電話率、鄉村通郵率均達到100%。鄉鎮、行政村公路通達率分別達到99.7%和99.2%。各族群眾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顯著改善,建立47個各級各類自然保護區,保護區面積佔全區總面積的34.35%,目前西藏生態環境依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地區之一。

這些成績的取得,主要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央關心、全國支援的結果。中央始終關心支持西藏工作,西藏和平解放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央先後六次召開西藏工作座談會,制定了一系列加快西藏發展的特殊優惠政策和措施,一大批重點項目建設,為西藏跨越式發展提供了強有力支撐。從1994年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開始,中央安排中央國家機關、省市和中央企業對口支援西藏,20年來先後有7批近6,000 名優秀幹部進藏工作,實施援藏項目7,615個,為推動西藏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2015年召開的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明確了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西藏工作的指導思想、目標要求、重大舉措,對進一步推進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和長治久安工作作了戰略部署,為確保西藏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了強力支撐和巨大保障。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發表的重要講話,是我們治邊穩藏理論的新飛躍,開闢了黨的治藏方略的新境界,開啟了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征程,為我們進一步做好西藏工作指明了方向。

實踐充分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社會主義新西藏,就沒有西藏今天的繁榮發展,就沒有西藏各族人民幸福美好的新生活。西藏只有融入祖國現代化進程之中,才能不斷繁榮發展,才有幸福美好的明天。

西藏和平解放65年跨越發展舉世矚目確保2020年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記者:未來,西藏自治區政府計劃如何進一步促進西藏的繁榮穩定發展?

洛桑江村:西藏的發展,最大的後盾是中央關心和全國支援。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召開後,中央出台了關於進一步推進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和長治久安的意見,國務院近期將出台進一步支持西藏經濟社會發展若干政策和重大項目的意見及“十三五”規劃項目方案,必將為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和長治久安注入新的強大動力。根據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精神,西藏自治區著眼貫徹落實五大發展理念,制定了“十三五”時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確保到2020年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一是突出創新發展。加快建設重要的世界旅遊目的地、“西電東送”接續基地、戰略資源儲備基地和高原特色農產品基地。強化項目帶動,全面提速基礎設施建設,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保持快速增長,力爭“十三五”期間達到1萬億元以上、全區公路通車里程達到11萬公里、鐵路運營里程達到1,300公里以上、電力裝機容量達到460萬千瓦以上。強化市場推動,大力發展特色優勢產業,力爭“十三五”末接待遊客突破3,000萬人次,天然飲用水產量達到500萬噸以上,糧食、蔬菜和肉奶產量均達到100萬噸以上。強化創新驅動,全面實施重大科技創新行動計劃,力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45%。強化金融撬動,用足用好用活中央賦予西藏的特殊優惠金融政策,引導更多金融資本、社會資本投向基礎設施、“三農”和實體經濟。強化環境促動,不斷優化發展軟環境。

二是突出協調發展。努力打造以拉薩為核心,輻射日喀則、山南、林芝、那曲的3小時經濟圈。拉薩建設國際旅遊文化城市和面向南亞開放的中心城市。日喀則建設面向南亞開放的前沿區和重要的商貿物流中心。山南建設藏中清潔能源基地。林芝建設國際生態旅遊區。昌都建設藏川滇青四省區交界區域經濟中心和“西電東送”接續基地。那曲建設高原生態畜牧業基地和羌塘野生動物國家公園。阿里建設岡底斯國際旅遊合作區,打造朝聖之旅黃金線路。統籌推進新型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力爭城鎮化率達到30%以上。

三是突出綠色發展。堅持生態興藏、生態富民,保護與發展並重、污染防治與生態修復並舉,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實施主體功能區戰略,嚴守生態保護底線。大力實施西藏生態安全屏障保護和建設規劃,扎實推進造林綠化工程。加大環境綜合治理力度,嚴格實行環境保護“一票否決”制。

四是突出開放發展。緊緊圍繞“一帶一路”戰略,以對內開放為重點,加快建設面向南亞開放的重要通道,大力發展開放型經濟。把中國西藏旅遊文化國際博覽會培育成我區開放發展新引擎。積極參與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積極推進環喜馬拉雅經濟合作帶、中尼自由貿易區、吉隆跨境經濟合作區建設。

五是突出共享發展。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確保到2020年實現59萬貧困人口全面脫貧。努力擴大社會就業,確保五年城鎮新增就業18萬人。著力提升教育質量,新增勞動力平均受教育年限13年以上。大力推進健康西藏建設,力爭平均預期壽命達到70歲以上。加強公共文化建設。築牢社會保障安全網,基本社會保險覆蓋率鞏固在95%以上。

六是突出和諧發展。堅決維護祖國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推動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促進各族人民交往交流交融。依法管理宗教事務,進一步推動宗教和睦、佛事和順、寺廟和諧。

加快建成面向南亞開放的重要通道

記者:“十三五”時期,西藏如何在“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發揮區位優勢,如何鼓勵和支持西藏與南亞地區國家的交流合作?

洛桑江村:歷史上,西藏就是我國與南亞各國交往的重要門戶。當前,中國與南亞各國的經濟互補性很強,加強經貿文化合作具有很大潛力。 2015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外交部、商務部受國務院授權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將西藏納入絲綢之路經濟帶。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將西藏定位為我國面向南亞開放的重要通道。西藏將緊緊抓住國家建設“一帶一路”的戰略機遇,發揮區位優勢,實施全方位對外開放,積極參與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加快建成面向南亞開放的重要通道,實現與南亞各國的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

實行更加積極開放政策。以鐵路、國省幹道沿線城鎮、旅遊環線、主要景區為重點,構建有重點、多層級的對外開放空間格局。採取更加靈活的方式,完善負面清單制度,吸引國內外資本進藏投資興業。推動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加快跨境鐵路、商貿公路、國際空中走廊和跨境電網、跨境光纜建設。加強邊貿口岸建設。重點建設吉隆口岸,推進樟木口岸恢復重建,加快發展普蘭口岸,恢復開放亞東口岸,培育發展邊境貿易,不斷提升航空口岸功能。加強與尼泊爾、印度等南亞國家的貿易合作,增加邊境貿易商品清單品種,進一步擴大邊境貿易。拓展對外開放平台。創建內外貿融合發展平台,積極推進環喜馬拉雅經濟合作帶、中尼自由貿易區、吉隆跨境經濟合作區、岡仁波齊國際旅遊合作區和沿邊沿路物流園區建設。辦好中國西藏旅遊文化國際博覽會,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全國輻射力、區域帶動力的交流合作高端平台。

衷心希望更多的香港同胞到西藏旅遊觀光投資興業

記者:西藏自治區與香港各界有哪些交流合作?雙方能在哪些方面優勢互補,共創發展?洛桑江村:西藏自治區與香港特別行政區同為祖國大家庭重要的一員。多年來兩地始終保持著緊密聯繫,高層交往頻繁,民間交流活躍,旅遊、教育、衛生、文化、宗教、青少年等各領域合作密切。

公務合作不斷加強。西藏近年來多次派出全國人大西藏代表團組赴香港考察訪問,與港區人大代表、香港立法會議員、婦女組織及相關友好團體、人士進行工作交流。促進了香港政界、法學界人士深入認識我區實行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加強了雙方在堅持依法行政、強化社會管理方面的經驗交流。 2013年以來,西藏因公赴港澳團組達477人次,香港赴我區公訪達147人次。香港特別行政區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曾於2014年7月到訪我區。

經貿往來日益深入。西藏始終將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我區對外改革開放的窗口,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在香港設立了西藏駐香港珠穆朗瑪貿易旅遊有限公司和香港藏通貿易有限公司,促進了我區同香港之間的經貿往來。 2010年5月30日,亞洲最大的豪華酒店集團香格里拉大酒店建設項目在拉薩正式開工奠基,我區時任黨委書記張慶黎、自治區主席白瑪赤林出席奠基儀式,足見西藏對加強與香港經貿合作的重視。目前,該酒店已建成運營,並成為中國西藏旅遊文化國際博覽會的重要舉辦場所。

旅遊文化合作增強。西藏具有壯美的自然風光、璀璨的歷史文化、多彩的民族風情,是名副其實的“香格里拉”,香港也是大陸遊客嚮往的“購物天堂”,我區赴港旅遊的遊客以及香港來我區旅遊的遊客數量逐年增加。我區也多次組織團組赴港進行旅遊推介。積極組織我區宗教界人士赴香港交流,不斷增進藏傳佛教與漢傳、南傳佛教的團結和友誼。建立了西藏自治區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青少年間互訪交流機制,每年選派兩地優秀青年精英進行互訪交流,迄今已成功互訪13次500餘人次。

今後,西藏自治區將進一步加強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交流合作,實現優勢互補、共贏發展。一是繼續加強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交流,發揮各自的優勢,努力在貿易領域、信息交流、文化展覽、技術人才培養等方面進行深入合作與交流。二是繼續做好港澳青年代表團來藏和我區優秀青少年代表訪港交流訪問工作,進一步鞏固兩地青少年友誼。三是加強同香港駐內地機構在文化領域的各項交流,通過舉辦電影文化周、圖片展、文藝演出、專題講座等多種形式,向港澳民眾展現我區異彩紛呈、獨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四是繼續推動我區宗教界人士赴香港參訪,深化我區與香港地區佛教文化交流,加大藏傳佛教宣傳力度。五是誠摯邀請香港各界人士參加中國西藏旅遊文化國際博覽會,進一步深化西藏與香港之間旅遊文化合作。

西藏和平解放65年跨越發展舉世矚目

我們衷心希望,今後更多的香港同胞到西藏旅遊觀光、投資興業,希望香港特別行政區為西藏在港企業和赴港遊客創造更為便利的條件,實現互惠互利、合作共贏,共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鬥。

十四世達賴集團分裂圖謀絕不會得逞

記者:如何看待近期十四世達賴在國際社會頻繁的政治活動,這是否會影響西藏的穩定局勢?

洛桑江村:十四世達賴不單純是一個宗教人士,而是一個從事分裂中國活動的政治人物。十四世達賴到世界各國活動,無論是以什麼名義出現,都不僅僅是一個宗教問題,也不是他的個人行為,而是代表一股旨在從事分裂中國的政治力量。我們堅決反對十四世達賴以任何身份到任何國家去從事分裂活動,也反對任何國家的官方人士以任何名義和形式會見十四世達賴。

我們注意到,十四世達賴集團近年來到各地竄訪的一些表態,不外乎所謂的“中間道路”和“轉世問題”。

首先,他們所標榜的“中間道路”的實質內容,仍然是1987年在美國國會發表的“五點和平方案”和1988年在法國斯特拉斯堡發表的“七點新建議”的老調重彈。其要點,一是不承認西藏在歷史上就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是被中國“佔領的國家”;二是不承認西藏現行的社會制度,要推翻重來,另搞一套;三是堅持建立面積佔中國領土近四分之一、歷史上從來不存在的“大藏區”;四是要求中國從“大藏區”撤軍;五是要把所有非藏族人從“大藏區”遷走。這些主張實際上就是西藏獨立或者變相獨立。中央政府和西藏廣大人民希望十四世達賴真正放棄“西藏獨立”的主張,停止分裂祖國的活動,在有生之年為祖國和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

其次,眾所周知,活佛轉世是藏傳佛教特有的傳承方式。清朝中央政府為維持藏傳佛教的正常秩序,杜絕在活佛轉世中的爭鬥和作假現象,於1793年頒布《欽定藏內善後章程》,規定大活佛轉世須經金瓶掣簽並報中央政府批准後,方能正式繼位,即使免於掣簽,也須報中央政府批准。 200多年來,這已成為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第十、十一、十二世達賴喇嘛和第八、九世班禪額爾德尼都是經過金瓶掣簽認定的。十三、十四世達賴喇嘛和十世班禪都是報經中央政府批准免於金瓶掣簽認定的。十四世達賴公開否認中央政府在活佛轉世,特別是達賴及班禪轉世問題上的權威,就是否定自己的宗教合法性。十四世達賴所謂的“中止轉世”、“在生轉世”等荒謬言論,其實質就是否認宗教儀軌和歷史定制,爭奪中央政府在活佛轉世上的認定權。 2007年,國家宗教事務局通過《藏傳佛教活佛轉世辦法》,對藏傳佛教活佛轉世進一步作出明確規定。無論十四世達賴說什麼、做什麼,都無法否定中央政府在藏傳佛教活佛轉世上的認定權。

總而言之,無論十四世達賴如何變化手法,如何在國際上製造錯誤信息,都改變不了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歷史事實,都阻擋不了西藏各族人民在祖國大家庭中追求幸福的堅定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