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缩略图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再不點藍字,機會就要飛走了哦

天生你是個
不屈不撓的男子
不需修飾的面孔
都不錯
風霜撲面過
都不可吹熄烈火
幾多辛酸依舊他
都經過
不管身邊始終不停有冷笑侵襲
你有你去幹不會怕
即使瑟縮街邊依然你說你的話
哪會有妥協
命運是你家


以上是Beyond歌曲《命運是我家》裡的歌詞選段,許多歌迷以為黃家駒是在唏噓自己,其實不然,這首歌所唱的主人公另有其人。


時間回到1951年,香港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某天醒來,大家突然發現石灰墻、垃圾桶、燈柱、電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字。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而寫字的人是香港著名的瘋子:「九龍皇帝」曾灶財

曾灶財16歲定居香港,先後做過建築工和垃圾工。不料在工作中壓傷了腿,從此變得一瘸一拐。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漏屋偏逢連夜雨,在曾灶財三十多歲時,他的房子被港英政府強拆了。

遇到這種事,可能有人生氣歸生氣,但多是哭幾聲完事兒。

但曾灶財不這麼想,他回家仔細研究父輩留下的族譜,發現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原來他是周朝皇族第三十五代皇位繼承人!


「香港本該全是他家的土地,現在都被港英政府給霸佔了,」曾灶財想。

這個嶄新的認識讓命途多舛的曾灶財認為,自己才是合法的「九龍皇帝」。

於是,他將街道變成了向公眾傾訴的宣紙,開始了對香港街道長達五六十年的統治

他一不臨帖,二不寫碑,更不學顏柳,字體自成一派,方頭方腦,密密麻麻的。


看到哪兒有面空牆就是一通奮筆疾書。


他固執地宣誓自己的主權,似乎要讓全香港乃至全世界的人都記住他曾經是九龍的「皇帝」,就算不被承認。


他的塗鴉創作均為用毛筆書寫的漢字行文裡講述的是自己以及其家族的過往歷史,和「宣示」對九龍的「主權」。他從自己祖宗十八代開始寫起,把街談巷議、民間八卦,全寫在牆上。雖然不良於行,其塗鴉卻遍佈九龍各區。從觀塘尖沙咀天星碼頭坪石邨翠屏邨甚至九龍以外的香港島中環西環等地都可見他的筆跡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皇帝」是曾灶財的自封,很多人笑他:居然還想在那個時代稱帝!


警察也抓他,卻找不到法律條文來起訴他。


經常發生這樣一幕:他上午進去,中午在警局吃點東西,下午回到街上繼續寫。

曾灶財就這麼寫了五十多年,而且還老而彌堅,沒有一點要駕鶴西去的樣子。

香港政府還得養著他,他領完了救濟金接著上街瞎折騰,該寫的寫,該畫的畫。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沒想到藝術評論家劉霜陽居然成了「九龍皇帝」的粉絲!他是這麼形容曾灶財的字的:

「樸拙、天真、自然、無所為而為的書法風格,叫人百看不厭!」


1997年4月,在劉霜陽的協助下,香港藝術中心舉辦了曾灶財書法展。


這件事在當時的香港掀起了巨大波瀾!很多書法家認為,劉霜陽也瘋了!


不久後,曾灶財登上了美國《時代周刊》,他甚至入選了威尼斯雙年展,成為香港歷史上唯一入選世界三大藝術展的人士。


文化界人士梁文道也認為:「絕對是港人的集體回憶,亦啟發我們重新思考何謂藝術。」


有人認為他是天才,有人嘲笑他是瘋子,但天才和瘋子之間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2004年,「皇帝」住進了醫院,他再也不能在「國土」上題字了。可是他的御筆,卻忽然成了本土文化遺產:擠身到洋人的拍賣行裡,與宋徽宗瘦金體、乾隆墨寶同屬有價之品——在蘇富比拍賣行,曾灶財的作品以5.5萬港幣的價格被拍賣。


之後,有好事者問曾灶財墨寶被高價拍賣的看法。


曾灶財反問:「是康熙後人拍走的嗎?」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2002年作 墨寶 水墨書法於摩托車上 
2013年香港蘇富比秋拍184萬港幣成交


2007年7月15日下午,曾灶財因心髒病於香港九龍醫院病逝,享年86歲。


離世前,他將毛筆換成馬克筆,最後一次以「皇帝」名義握筆:「皇帝我不當了,我讓位吧。」


在他離世當天,香港媒體陪他「演」到最後,以《九龍皇帝駕崩》為題,來報道曾灶財的逝世。


他走了,但是他的「足跡」還在。


當香港市容部門正準備用清掃工具去毀壞曾灶財墨跡時,有人站出來說:這些字是香港文化寶貴遺產,毀不得!還要保護起來!


於是,這些街頭巷尾的墨跡就又被罩上了玻璃罩。


現在,現存的墨跡只有在尖沙咀天星碼頭以及觀塘道(近坪石邨)的一隻電燈柱上。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事實上,很多香港人不認為曾灶財的塗描是藝術,但這並不妨礙他的書法寫遍香港大街小巷,甚至成為了幾代香港人的成長記憶。

1980年初,電視劇《流氓皇帝》以曾灶財的故事為藍本,主演是當時人氣小生鄭少秋,編劇是如今的大導演王晶。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Beyong也給這個邋遢老頭寫了一首《命運是你家》,黃家駒在演唱會上高調宣布這首歌是送給九龍皇帝的。

香港本土設計師鄧達智把曾灶財的字寫到了衣服上。

後來,許冠傑在演唱會上穿上這件衣服,抱著吉他彈唱起了《天才白痴夢》紀念這位逝去的「九龍皇帝」。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有人將他的作品保存,展覽給後人,向他致敬。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人皆尋夢,夢裡不分西東
片刻春風得意,未知景物朦朧
人生如夢,夢裡輾轉吉凶
尋樂不堪苦困,未識苦與樂同
天造之材皆有其用
振翅高飛無須在夢中

這首歌他唱給曾灶財,也唱給所有人。

前行的路上總有人,嘲笑你的愚蠢,當身後不再發出聲響,終點肯定就在前方。

關於曾灶財的爭論還會持續下去,很多人認為他就是一個精神病患者。

對此他的好友劉霜陽這樣回答:就算他是精神病患者又怎樣?無論是誰,都享有藝術創作的權利!


一件事做三萬個小時,就會成為專家,而曾灶財不捨不休地做了51年。

他一生,筆不離手。平均每日寫三幅,塗鴉51年,用掉1170公升墨水,相當於3500罐可樂。

這些文字是藝術還是塗鴉?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把字用力寫出來

看到的人
才不容易遺忘

整理/實習編 曹琳

圖/來源於網絡


往期推介

伊藤润二「恐怖美学体验大展」香港站,給你體驗「真實」的「人頭氣球」 |知推介

港消委會大曝光!貴婦級面霜竟不抵$100的保濕?|漲知識

日本畫家鐘情的香港「懷舊之美」 |知香江


長按二維碼發現惊喜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聽講靚仔靚女都follow了知識的fb↓
香港「九龍皇帝」:一個被拆遷者的藝術之路 |知香江
知識upknowledge
@upknow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