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缩略图

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

大城市群是當今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以美國大紐約區、北美五大湖區、日本大東京區、英國大倫敦區、法國大巴黎區為代表的五大城市群,對世界的經濟政治格局發展有着重大影響。2015年3月,國家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明確提出了充分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珠海橫琴等開發合作區作用,深化與港澳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順應時代要求和人民期望,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建設在全球經濟重心東移和國家崛起的過程中,將會扮演着重要角色,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乃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重要貢獻。加緊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也面臨六項重大的任務。

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

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建設在全球經濟重心東移和國家崛起的過程中,將會扮演重要角色。圖為高空拍攝的港九兩岸


建設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條件成熟

大珠三角城市群在國內最早發育,擁有以貿易為先行、以工業為基礎、以金融為主導的完整經濟體系,市場化程度最高;擁有廣州國家中心城市、深圳全國經濟中心城市、珠海全國經濟特區,城鎮化品質最高;擁有香港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國際化程度最高;擁有「一國兩制」獨特優勢,具有借鑒、吸收、創新制度的先天條件,在全國最有優勢、最有基礎、最有條件率先成為代表國家傲立全球的世界級城市群。根據有關研究機構測算,港澳珠三角城市群未來10年可能媲美紐約、東京、倫敦等主要國際城市群。第一是經濟總量,2020年港澳珠三角城市群GDP將超過1.6萬億美元,約為倫敦城市群的1.7倍,與東京城市群基本持平,超過紐約城市群的70%,相當於紐約城市群2010年水平。

第二是人口規模和密度,估計2030年港澳珠三角城市群約有8400萬人,相當於東京、倫敦和紐約三大城市群的總和,且有可能突破1億人;人口密度約為1,950人/平方公里,僅次於東京城市群,可能達到2,338人/平方公里,逼近東京城市群的水平。三是中心城市實力,初步測算,不考慮人民幣升值因素,廣州GDP將於2019年、深圳將於2020年與香港持平,廣州更可能將於2020年超過香港。2022年,也就是香港回歸25周年,廣州和深圳的人均GDP甚至可能超越香港。四是內部整合程度,深港口岸日均流量超過50萬人次,珠澳口岸日均流量20多萬人次;廣東對港澳的進出口額大約佔總額的三分之一,來源於港澳的投資約佔廣東外資比重的六成。預計到2030年,港澳珠三角城市群將擁有約5,500公里軌道交通設施。高度市場化的經濟、高度聚集化的產業、高度增長化的財富,為打造具備先進生產力、龐大消費力、強大創新力的世界級城市群提供了堅實基礎。

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

廣州應提升國際航運、航空和科技創新三大戰略樞紐功能,打造國家重要的中心城市。圖為廣州白雲機場客運大樓


優化多層級中心體系和職能結構

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建設,必須發揮香港、廣州、深圳等城市的引領作用,推動粵港澳深度合作,以重要節點城市為紐帶,帶動其他城市形成分工有序、高效協同、風貌各異的網路化城市體系。

(一)強化香港、廣州、深圳中心城市地位

香港、廣州、深圳三大城市的全球地位,決定了粵港澳大灣區在國際灣區發展中的高度,作為區域發展的引擎,港穗深三市不僅要積極培育高端的全球城市功能,而且要通過設施建設、平台打造,不斷強化區域輻射帶動作用。

1.香港。鞏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功能,打造宜居、宜業、宜遊,具有國際競爭力,可持續健康發展的亞洲國際都會。

2.廣州。提升國際航運、航空和科技創新三大戰略樞紐功能,建設綜合性門戶城市、區域文化教育中心、國際商務旅遊名城、國際會展旅遊名城和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打造國家重要的中心城市。

3.深圳。強化引領示範地位,建設更具改革開放引領作用的經濟特區、更高水平的全球性科技和產業創新中心、更高水平的國際教育示範區,打造更具輻射力、帶動力的全國經濟中心城市、國際化城市和民生幸福城市。


(二)推動重要節點城市功能差異發展

除三大中心城市外,粵港澳大灣區的其他八大節點城市是建設世界級城市群的重要支撐。要加強錯位發展,推動功能結構層級化、職能分工網路化。

1.澳門。充分發揮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引領作用以及中國與葡語系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功能,建設東西文化交流、文明成果互鑒的國際文化交流中心。

2.珠海。發揮區位和生態環境優勢,大力發展新產業新業態,建成珠江西岸核心城市和國際化創新型城市、生態文明城市,與澳門共同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3.佛山。厚植製造業發達優勢,推動企業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建設珠江西岸先進裝備製造業龍頭城市、創新驅動發展先鋒城市、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典範城市。

4.惠州。建設世界級石化產業基地、國家重要的電子資訊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加快發展服務業,打造珠三角重要的新興服務業基地。

5.東莞。結合加工貿易轉型升級,發展並加強內源型經濟,建設國際製造名城、現代生態都市、珠三角創業創新基地、區域樞紐城市、嶺南山水文化名城。

6.中山。發揮專業鎮特色,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建設世界級現代裝備製造業基地、珠江西岸綜合交通樞紐、區域科技創新研發中心、珠三角宜居精品城市。

7.江門。建設珠三角西翼與粵西地區聯繫的交通門戶、珠江西岸粵港澳合作重大平台,打造世界級軌道交通產業基地、珠江西岸先進裝備製造產業基地。

8.肇慶。建設歷史文化名城和國家風景旅遊城市、珠三角連接大西南樞紐門戶城市、粵桂黔高鐵經濟帶重要經濟增長極、廣東商品糧基地和農副產品加工基地。

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

珠海應發揮區位和生態環境優勢,建立生態文明新特區。圖為珠海長隆海洋王國


(三)促進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的功能完善和特色發展

有序推進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城鎮,引導人口向大城市周邊的潛力地區以及中小城鎮轉移,把縣城(縣級市)和專業鎮作為承接人口、帶動農村地區發展的支點和載體,重點選擇區位條件優越、基礎好、潛力大的中小城鎮發展特色產業,傳承傳統文化,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完善市政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打造一批具有特色優勢的魅力小城鎮。開展特大鎮功能設置試點和設市模式改革創新試點,在降低行政成本和提升行政效率的基礎上不斷拓展特大鎮功能,充分發揮珠三角城市群數量眾多的特大鎮作為區域生產網路重要節點的作用。

針對珠三角城市群城鎮密度較大、整體空間格局相對扁平化的特點,應結合公共交通網絡和樞紐建設,合理引導中小城鎮的用地開發,實現「精明增長」,重點培育多類型專業功能節點,利用與周邊高等級城市中心的快捷交通聯繫,共同建立區域功能網路。針對連片工業化城鎮地區功能單一、服務配套不足等問題,建設串聯各城鎮節點的公共交通;圍繞公交樞紐及城鎮中心,建設公共服務中心,按照差異化、共用式布局,為區域內居民提供優質便利的服務;結合公共服務中心開闢公共開敞空間,提升環境品質。

 

建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

要適應國家三大戰略部署,粵港澳城市群必須脫穎而出,進一步瞄準世界級水平,整合提升區域功能才行。目前,珠三角城市群產業同構、市場分割現象還有待破解;文化、科技、教育等相比世界級城市群也有較大差距;估算到2020年,港澳珠三角城市群的人均GDP也只相當於大倫敦、大紐約等世界級城市群的1/3,地均GDP更是只有紐約、倫敦、東京城市群的55%、45%、30%。與此同時,下一步加快發展還要盡可能避免一些世界級城市群已經出現的經濟、社會與生態問題,例如中心城市過度膨脹、交通擁擠、環境污染、區域差異擴大與失衡等。加緊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項重大的任務:

第一是明確功能定位。國家「十三五」 國家「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攜手港澳共同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世界級城市群,但三地想要進一步實現功能整合,必須高度重視這一城市群兼具國際化和國內化兩種功能的特性,通過與世界主要城市群、國內主要城市群的比較分析,配合國家未來發展戰略,明確在國家乃至世界經濟中的功能、地位和作用。

第二是促進產業升級。開放型經濟始終是粵港澳的優勢所在,也是世界主要城市群共同的特徵。要依託對外開放的前沿地位和港澳更加有效整合和利用國際國內「兩種市場、兩種資源」,需重點推進粵港製造業與服務業的對接,特別是要引進香港服務業經驗,改革廣東服務業管理的體制機制,率先向開放型轉變,推動傳統產業鏈的整合提升。

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面臨六大任務

港澳與廣東將長期存在邊境問題,更有必要通過跨境治理的方式來協調、平衡和處理各方面關係。圖為羅湖關口


第三是打造優質生活。以適應粵港澳居民工作和生活融合發展的趨勢為切入口,全面推進科技、教育、培訓、醫療、衛生、文化、城市管理、社會治安、環境保護等社會民生領域合作建設,推進城市規劃的溝通協調、基礎設施的對接、突發和應急事件的協作、大氣環境和水資源保護等,推進公共服務體系銜接、公共服務資源整合、公共治理體系建設。

第四是促進要素流動。以人員、貨物、資金、資訊等為主的要素自由或相對自由流動,是打造粵港澳世界級城市群的基礎條件。要加強交通基礎設施的建設銜接,更要改革要素流動規管。由於涉及不同管理體制、法律法規之間的衝突和調整,這種調整需要一個長期持續改善過程。

第五是完善跨境治理。港澳與廣東將長期存在邊境問題,更有必要通過跨境治理的方式來協調、平衡和處理各方面關係。隨着珠三角經濟發展水平逐步縮小與港澳的差距,多層次、組織間網路狀的區域治理模式將逐步呈現,形成縱橫交錯、公私結合的區域政策協調體系,以及相關的權利平衡和利益表達機制。

第六是推動機制銜接。主要是處理好政府、社會組織和市場關係問題。港澳市場體制發育較早。廣東要加快步伐推動行政、經濟、社會管理領域改革,提升開放度,給社會和市場讓渡空間,加大社會建設和社會組織的培育。同時港澳也將通過與廣東的機制磨合,實現與內地融合發展,實現三地政府管制有效、市場發育有序、社會穩定和諧。

作者‭係中山大學哲學博士


掃描二維碼關注紫荊論壇


來稿聯繫方式:

電話:(852)2285 0006

傳真:(852)2546 4582

電郵:zijinglunta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