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與社團合作  扶貧更精準 社會更和諧 ——訪的總愛心基金會主席王力平缩略图

商界與社團合作 扶貧更精準 社會更和諧 ——訪的總愛心基金會主席王力平

本刊記者左婭

他的生意主要在內地,大部分時間卻奔波在香港。他做投資生意,卻常常接到的士司機寄來的感謝信。他叫王力平。2016年,他創立了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愛心基金會,從而摸索出商界與社團合作的慈善模式,令慈善扶貧更精準。

王力平(中)為困難的士司機送去救助金


聚焦一個行業,把慈善扶貧沉下去

記者:您是怎麼想到創立一個專門幫扶的士司機的愛心基金會呢?

王力平:香港市民有守望相助的傳統,做慈善的氛圍很濃,我也深受感染,覺得如果自己有能力,就應該做一點回饋社會的事。之前也在各種場合有過捐贈,包括參與新家園協會的創建等。但我一直有個心願,就是辦一個專門針對某個行業的慈善機構。因為把慈善活動聚焦於某個行業,就可以把扶貧工作沉下去,令扶貧更精準。

創辦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愛心基金會(以下簡稱“‘的總’愛心基金會”)則是機緣巧合。以前我對香港的士司機印象是不怎麼好的,因為有時走紅磡海底隧道過海會遇到的士司機拒載。後來我偶然認識了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以下簡稱“的總”)理事長黃一峰,對的士司機群體有了更多了解,才發現這是一個很需要得到幫助的群體。他們大多屬於基層自僱人士,開一天車賺一天錢,不開車就沒收入,“手停口停”。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不願意走紅磡海底隧道——那裡堵車比較嚴重,太耽誤時間。他們開一天車,属于自己的收入也就是三五百元(港幣,下同),香港汽油價格也貴,如果總是堵在路上,是要影響生計的。

為了生計,的士司機普遍工作時間長,久坐駕車易發中風、心臟病,遭遇交通事故的風險也比一般行業高。一旦生病或遭遇車禍,很可能一家人就陷入貧困。香港政府雖然有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但審批較為嚴格,可能要等幾個月才能拿到錢。這幾個月怎麼過?我想,如果可以成立一個慈善組織,在這段時間給他們一點幫助,就可以緩解他們的燃眉之急。同時,的士司機是香港的形象,幫助他們紓解困難,讓他們感到關愛,他們心情好一點,服務態度就會好一些,除了有助社會和諧,也有助於提升香港的形象。於是,我和黃一峰一拍即合。

與社團合作,

大大提升慈善扶貧效率和針對性

記者:與“的總”合作,是不是扶貧效率提高了很多?

王力平:的確是的。香港現有一線的士司機約6萬人,其中超過4萬人是“的總”會員。“的總”愛心基金會是“的總”旗下組織。每個會員遇到困難,都可以申請基金會的幫助。這就讓我們能更快更精準地找到需要幫助的人。另外,“的總”有成熟的義工和工作人員團隊,這個團隊自然也成為了基金會的慈善力量。接到申請後,“的總”工作人員就會去家訪,一方面帶去慰問,另一方面也了解家庭情況。這就使基金會給予的幫助得以更貼近幫扶對象的需要。

我只要有時間,也會去家訪。印象最深的一家,三代六口人——兩個老人、大兒子一家三口和小兒子同住在一個房間,整個房間也就十平方米大小,除了高低床和過道几乎沒有空的地方,連餐桌都沒有,大兒子是的士司機,前不久因突發心臟病去世了,我們即時送去两万元救助,小兒子中風,沒有工作能力,小孫女才三歲。基金會現在每個月資助這個家庭2,000元錢,雖然不多,但總歸有幫助。這家人一再道謝、非常感恩。因為能真切感受到令有需要的人得到了幫助,我自己也覺得很開心。

記者:“的總”愛心基金會都能為的士司機提供哪些幫助呢?

王力平:我們以重點救助與普惠相結合為慈善原則,在救助困難會員家庭的同時也要讓全體會員感覺到被關懷,基金會根據資金情況已連續兩個春節為每個會員送去千元大禮包,並籌辦了一次八千人晚會和一次嘉年華,以期令每個會員都感到家的溫暖。重點救助方面,目前我們大概從五個方面給的士司機提供幫助。

一是停牌接濟。常在路上開車,難免違章,有時候違章停牌一停就是三個月,這就意味著的士司機有可能三個月沒有收入。所以我們在“的總”的建議下,設立了停牌補貼,幫助被停牌的司機渡過難關。

二是大病救助。香港市民的基本醫療是有不錯保障的,但是大病的治療費用很高。一旦罹患大病,的士司機家庭往往不堪重負,甚至只能等死。但是現在,他們可以向愛心基金會求助。去年一年我們就救助了700多個的士司機家庭。這項救助不僅針對會員,也覆蓋會員的愛人和子女。

三是會員子女獎學金。子女是家庭的未來,為了鼓勵的士司機子女好好學習、未來更好貢獻社會,我們為成績優異的會員子女設立了獎學金,金額在1,000元-2,000元之間。而且我們規定,一定要子女本人來領獎,就是為了保證這筆錢是給到孩子的,真正起到鼓勵他們好好學習的作用。我以前沒想到,的士司機子女有那麼多學習成績很好的,目前已經接近300個孩子領到了獎學金。

商界與社團合作  扶貧更精準 社會更和諧 ——訪的總愛心基金會主席王力平

的總愛心基金會舉辦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嘉年華活動現場


四是義務法律援助。我們有一些律師義工,專門幫助的士司機處理法律問題,比如告訴他們遇到交通事故應該如何依法處理等。這幾個律師義工的電話經常被“打爆”。很多司機跟我說,他們以前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吃了很多虧,現在終於可以得到指導了。法律援助客觀上還起到了普法的作用。

五是交通事故救助。如果會員因為交通意外導致家庭生活困難,我們也會給予一些小額資助,緩解他們的生活壓力。

當然,除此之外,基金會也會幫助出租車司機爭取自身權益,協調勞資矛盾。

進一步推廣商界與社團合作的慈善模式

記者:在與社團合作慈善扶貧方面,您下一步有何打算?

王力平:和的士司機接觸越多,對這個群體越有感情,對他們的需求每天都有新理解。下一步,“的總”愛心基金會將繼續根據他們的需要,不斷調整優化我們的幫扶項目。

另外,商界和社團合作的慈善模式也引發了很多商界朋友的興趣。很多朋友跟我說,這種慈善模式,可以真切感受到給真正有需要的人帶來了切實的幫助,慈善扶貧的效率高、針對性強,因而成就感很大。他們都願意加入進來。

今年,我又和朋友們一道創建了香港環保從業員總會和環總愛心慈善會,短短一個多月已經有四千多人申請入會,實踐證明為基層行業困難家庭做慈善很有“市場”。未來,如果預算允許,我們希望還可以沿著精準扶貧的道路再往前邁一步,做一些針對社區的慈善扶貧工作。

做慈善靠一個人是不行的,是長久不了的。我特別感謝為“的總”和“環總”捐款的十幾位企業家,尤其是祥祺集團的陳紅天先生分別為兩個基金會各捐了兩千萬元,以及劉央女士為“環總”捐款兩千萬元,有這麼多企業家願意出資,而且都不是小數目,說明大家認同這種實實在在的慈善模式。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 2017年12月號


編輯:莫潔瑩

《紫荊》 2017年12月號(總3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