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銀香港原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2019年香港經濟前瞻

分析與展望2019年香港經濟情況,離不開內地經濟的發展數據及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尤其是中美貿易爭端對香港經濟帶來的影響。在內地經濟採取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方針,中美貿易爭端及美元加息漸慢的大背景下,2019年香港或在GDP增長、進出口貿易增長及房價走勢方面面臨壓力,經濟增速預計回落至3%以下,但仍在經濟運行合理區間。

| 香港 岳毅

中銀香港原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2019年香港經濟前瞻

預計香港2019年GDP增速回落至3%以下,但仍在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目前勞工市場狀況良好及訪港旅遊業暢旺,在短期內應會繼續為零售業帶來支持。圖為香港商家精心布置聖誕裝飾吸引消費者(本刊記者 莊蕾 攝 )

2019年經濟增速預計在3%以下,

但仍在經濟運行合理區間

2019年全球經濟的特徵是增長放緩,風險增加,不確定性增大,經濟與各國貿易不平衡加大,貿易單邊主義加劇,各國尤其是中美兩國之間的貨幣政策從趨同轉向脫離。

就內地經濟而言,2019年的主基調仍然是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的區間,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提振市場信心,提振中小企業信心,提高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近期一些研究機構紛紛調低了2019年內地經濟的各項指標,普遍認為GDP增長在6%-6.5%之間,略低於2018年的預計增長率6.6%,外貿增長(進出口)也將略低於2018年預計增長率。受內地經濟結構的失衡、房地產企業泡沫風險、製造業的空心化等影響,香港經濟不可能獨善其身。但是內地經濟基本面仍是好的,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持續推進,上述問題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緩解,相信不會出現系統性風險,各項經濟指標仍可在合理區間。在此背景下,預計香港2019年經濟發展大部分指標會遜於今年,預測GDP增速回落至3%以下,但仍在經濟運行合理區間。

中銀香港原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2019年香港經濟前瞻

香港葵青貨櫃碼頭是世界上最繁忙及最有效率的貨櫃港之一,與世界各地都有自由、開放的貿易聯繫,中美貿易戰對香港進出口貿易業務的影響預計總體可控(圖:香港特區政府新聞處)

中美貿易戰對內地經濟影響

可內部消化,

香港進出口貿易業務或受影響

這次由美國發起的以貨物貿易為爭端的貿易戰,其實質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遏制中國崛起的戰略,因此對中美之間的角力應有長期的準備。從目前來看,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內地經濟的影響是可以內部消化的,但會對信心造成一定影響,對各項經濟指標也是有一定影響的。

另一個不可忽視的影響香港貿易活動的因素,就是香港自由港的地位和自由貿易區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前不久美國國會轄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報告提出建議美國商務部重新檢視,是否應取消香港一直享有的獨立關稅區地位,納入與中國所屬的同一關稅區。

香港承擔著內地進出口轉口貿易,39.7%的貨物出口到內地,46.6%的香港進口貨物來自中國內地。綜合上兩個因素,相信中美貿易爭端會影響香港2019年的進出口貿易業務。當然,香港作為國際貿易中心,不是僅承擔轉口貿易業務,而是與世界各地都有自由、開放的貿易聯繫,因此,中美貿易戰對香港進出口貿易業務的影響預計總體可控。

房價是2019年經濟現象中

需重點關注項目

無論是內地還是香港,房地產業都經歷了幾年高於預期的增長。過去幾年內地高房價對實體經濟造成了擠壓,如新增貸款中有40%都放給了個人住房抵押貸款。高房價使人盲目投資房地產而不願從事實體經濟,同時也抬高了實體經濟的成本。因為房租在提高,房價在提高,很多企業包括高科技企業不得不提高工資水平。不過,現在房價已經進入下行通道。預計2019年房地產投資同比增長將會下降5%至10%。

最近,內地房地產市場也有了新的變化,如二手房、新房的交易量下降,土地流拍或者低價成交,一線城市房價開始下降,二三線城市房價開始收縮,三四線城市樓市也開始降溫了。

香港的房價也出現了新的變化,二手房的交易量明顯減少,銀主盤殺價拍賣,新樓盤為取得好的銷售業績爭取減價方式推銷。特區政府及金管局官員講,現在還不是政府出辣招救房市的時機,“目前還未看到房租價格的下跌”。

香港有47%的居民住在公屋、居屋,依當前香港人工資水平需19年才能“上車”(即首次置業——編者注),高企的房價已成為較大的民生問題及社會敏感話題。但2019年若出現較大範圍的房價下跌,勢必會出現一批負資產人士,也將對特區政府實施房屋政策帶來壓力。所以,房價是香港2019年經濟現象中需重點關注項目。

中銀香港原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2019年香港經濟前瞻

房價是香港經濟現象中需重點關注項目。圖為香港大坑東邨東怡樓(圖:王昭博/視覺中國)

港幣受到美元加息的壓力,

但2019年美加息步調料減緩

2018年美國連續加息,同時也在進行縮減資產負債表,抽緊國際市場資金以達到吸引國際資本流向美國的目的,港幣作為與美元直接掛鉤的貨幣,受到美元加息的壓力是自然的。

從2017年港幣與美元、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變化可以看到,特區政府在處理港幣與美元掛鉤加息方面十分慎重。香港金融管理局如不跟著美元加息則擔心引起資金“外逃”,而跟著加息則會加大債務人負擔、尤其是住房抵押人的資金負擔,從而提高房價泡沫化的可能性,政府在處理上面臨壓力。

2018年美國連續加息是為了刺激經濟的發展,目前美國就業、CPI、 GDP增長都趨於穩定向好,但由於加息加關稅的影響,美國經濟增長缺乏強有力的可持續支撐,GDP增速有所回落。總體看,2019年美聯儲加息的步調料減緩。中銀香港原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2019年香港經濟前瞻

(作者係中銀香港原副董事長兼總裁)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19年1月號


責編:莫潔瑩、趙珊

編輯:周琦、李倩妍、史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