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1979年1月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宣示了爭取祖國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2019年1月2日,《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在北京召開。習近平主席在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全面回顧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和平統一方針實施以來,兩岸關係取得的突破性進展,全面闡述了中國共產黨立足新時代,在民族復興偉大征程中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重大政策主張,鄭重提出了“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宣告兩岸關係新時代的來臨。

習主席講話發表後,瞬時引發台灣當局和兩岸民眾熱議。大陸對台究竟是“文統”還是“武統”?祖國統一有沒有確切的時間表?習主席提出的對台“一國兩制”是否可行?等等。針對這些民眾關心的問題,著名軍事專家、解放軍空軍少將、國防大學教授喬良一一給予了解答。

|本刊記者 魏東升馮琳

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喬良少將

在“台獨”風險或危險越來越大情況下,

不排除主動使用武力可能性

記者:習主席表示,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為什麼習主席只說“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而沒有給予一個明確的說法?

喬良:從1996年做反“台獨”軍事鬥爭準備開始,大陸已經準備了22年,現在逐漸進入到“真打真準備”的階段。

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人民空軍多型戰機雙向繞飛台島巡航(圖:新華社)

習主席所說的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並不意味著使用武力是唯一的選項。但為什麼要有這個選項,是因為假如大陸承諾放棄使用武力,台灣卻宣布要“獨立”,我們怎麼辦?如果我恪守承諾,不對你動武,你卻趁機獨立,那麼“台獨”豈不成功了?到那時我再動手,不就變成了我不遵守承諾?我們怎麼可能自己挖坑讓自己跳呢?我們不會挖這個坑,因為你都沒有承諾放棄“台獨”,我當然就不可能承諾放棄使用武力。這是一種雙向鎖定。所以,單方面要求大陸承諾放棄使用武力,這是不合理,也是不可能的。在這點上,我認為無論是“台獨”還是國際敵對勢力都不要抱幻想,中國不會往這個坑里跳。

習主席說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這裡就包括在萬不得已的情况下使用武力。甚至可以進一步說,如果條件成熟,我們可能不一定非要等到萬不得已才使用武力。如果“台獨”分子一直死硬下去,或者說在“台獨”風險或危險越來越大的情况下,我們完全可能主動採取使用武力。目前,這些情况都不能排除。

記者:那麽您認為,大陸採取軍事選項來解决台灣問題的可能性有多大?

喬良:目前來看,軍事選項是有前提的,它取决於“台獨”分裂勢力打算走多遠。如果他們要一直在這條道上往前走,走得越遠,我們動用這個選項的可能性就越大。當他們徹底宣布“台獨”,或者即將宣布“台獨”的時候,我們軍事選項的可能性幾乎可以達到百分之百。但是他們不往這個方向走,這個選項可能就接近於零,或者是零點幾。這是一個雙向的選擇——你選擇了“台獨”,我就選擇動武。所以兩岸關係的未來,只取决於你走多遠、我就走多遠。

從這個意義上講,目前兩岸關係的主動權還在台灣當局手裡。只要你不走“台獨”路綫,大陸目前不會主動進行武力選項。但如果你用拖的方式,想搞“暗獨”、搞“隱獨”,考驗大陸耐心的話,我們也不能排除在不遠將來的某一天使用武力。只不過後者的可能性比前者要小。一句話,只要你貿然地、悍然地選擇“台獨”,那麽,軍事選項就會是百分之百的肯定性。台灣當局對此應該有清醒的認識。

記者:習主席這次還提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台灣方面就此反駁說大陸使用武力不就打了中國人了?

喬良:我們保留使用武力選項主要針對的是“台獨”死硬分子和外部干預勢力,這一點不言自明。若極少數“台獨”分子挾洋自重、鋌而走險,冒天下之大不韙,一意孤行非要搞“台獨”,那麽在這種情况下,我們別無選擇。

習主席明確表示,軍事選項絕非針對台灣同胞。我們使用武力,打擊的是“台獨”。因為你主張“台獨”,要把台灣從中國獨立出去,你還能算是中國人嗎?搞“台獨”,就等於你自動放棄了對中國人的認同,那麽我們當然可以認定“台獨”分子就不是中國人。我打你就不是打中國人。所以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是指不打非“台獨”的人。“台獨”肯定在我們的武力打擊範圍內,這裡的邏輯是很清晰的。

台灣民衆最好自己動手遏制“台獨”

記者:習主席講了,台灣問題“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您能不能預測一下,我們這一代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祖國統一那一天嗎?祖國統一有沒有確切的時間表?

喬良:肯定可以!我認為台灣問題是一定要解决的,短則兩三年,長則20餘年。

記者:“武統”台灣一旦開戰,如何保障大陸人民和台灣同胞的安全?我軍又將如何對“台獨”分子實施精準打擊?

喬良:如果說在20年前談這個問題,確實讓人有些擔心。因為大家都知道一句俗話,“炮彈不長眼”。當炮彈飛來時,你怎麽能認定哪個是“台獨”分子,哪個是無辜百姓呢?

但現在情况不一樣了。經過20多年的反“台獨”軍事鬥爭準備,大量的20年前沒有的武器裝備,已經在我們的各軍兵種中列裝。這些武器的一個突出特點是,信息化程度和精確打擊能力較高。精確打擊武器的出現,最主要是為了打擊你的敵人,而不是打擊對方的平民。其主要功能就是减少附帶殺傷,减少不必要的平民傷亡。我軍的武器裝備系統,應該說大部分已經具備了這樣的能力。

另外,我軍的防空反導能力也有極大的提升。而台灣的導彈,也就是他們所謂的飛彈,本身就是弱項。防空反導武器現在恰恰已經成為我軍强項。台灣軍隊今天想用所謂的陸海空軍攻擊中國大陸,只能是以卵擊石。他們基本上也沒這個能力,頂多使用幾枚飛彈。

那麼,在我軍具備壓倒性優勢的防空反導能力情況下,我們要保護大陸民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不能說萬無一失,百分之百,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把台軍飛彈對大陸民眾生命財產的殺傷和損害程度減到最低,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當然,一旦開戰,我們的一切軍事行動也肯定會儘量減少附帶殺傷,但是若要說台灣同胞能跟大陸民眾一樣安全,這確實不能保證。那麼為了不至於讓台灣同胞在我們對“台獨”開戰的時候成為無辜的犧牲品,台灣民眾應該做的,就是提前行動起來,不要讓“台獨”得逞。否則“台獨”得逞,“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因此,保證台灣民眾生命財產安全最好的辦法,就是台灣民眾自己動手遏制“台獨”。

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解決台灣問題不排除主動使用武力的可能性。圖為海軍某登陸艦支隊沂蒙山艦開展課目訓練

記者:這麽來看,是不是和平解决台灣問題會比武力解决更好?

喬良:和平解决的結果當然好,可能所花費的時間會較長。武力解决,時間會短,但武力解决負面作用大,和平解决負面影響小。如果能和平解决,肯定是利大弊小;武力解决,雖不能說是弊大利小,但很有可能利弊參半。

這些都是需要我們自己一點一點去掂量的。掂量錯了,就很有可能因小失大。

“兩制”台灣方案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

記者:習主席提出,將以“一國兩制”來處理台灣問題。這一制度的可行性如何?與港澳實施的“一國兩制”政策會有區別嗎?

喬良:習主席提出的對台“一國兩制”條件,跟香港和澳門實施的“一國兩制”有所區別。相比香港和澳門,我們對台灣已經放寬了條件,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充分照顧台灣同胞的利益和感情。從某種程度上說,“兩制”台灣方案已經令整體逐漸顯現出“一國三制”的端倪。我認為,這是對“一國兩制”理論的一種創新和發展。我們不能還按原來的對港澳的“一國兩制”來理解對台灣的“一國兩制”,這是另外一種“一國兩制”。對於台灣來講,它的可行性具有相當大的包容度。

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台獨”在台灣越來越不得人心。圖為台灣民眾上街示威“反台獨”

習主席重要講話發表後,台灣當局領導人在第一時間就表態拒絕了大陸的善意,這種拒絕是欠考慮的。他們並沒有仔細地研究習主席的這篇講話,僅僅針對“一國兩制”這一提法就公開宣稱,“我們絕不接受”,完全無視這個“一國兩制”對於台灣的寬容度和包容度、給予台灣的餘量,遠比給香港和澳門的大。這其實是大陸給台灣的一個機會,按中國一句古話來說,就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你不肯抓住機會,不肯抓住這個可能給台灣民衆帶來福祉的重要契機,最後吃虧的肯定不是我,而是你。因為以兩岸今天的力量對比,台灣沒有任何力量能跟大陸叫板,沒有任何力量能跟大陸討價還價。

台灣唯一能做的是挾洋自重。可是“洋”就真那麽可靠、那麽可信嗎?“洋”是你可以完全依賴和托付的嗎?在這一點上,我相信台灣當局領導人心裡是沒有底的。他們只會虛張聲勢,聲稱“我們堅决拒絕、絕不接受‘一國兩制’”,以為這樣“洋”就會幫自己,可實際上完全押錯了寶。台灣的未來,只能把寶押在祖國的統一上。除此之外,斷無出路。

消除外部勢力干擾要打開“腦洞”想辦法

記者:習主席還指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目前存在哪些干涉台灣問題的外來勢力?

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既要解決台灣問題又需同時保護中國的“生命線”。圖為煙台打撈局船舶在南海油田服務

喬良:雖然今天大陸和台灣還沒有完成統一,但不管怎麽說,當年美國在《中美聯合公報》中就已經明確表示,海峽兩岸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兩岸人民都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所以,美國起碼認識到了這一點。這意味著,中國大陸和台灣實現統一是內政問題,與別的國家沒有關係。

但是對於像美國這樣利益遍布全球的國家,它並不會認為別國內政和自己沒關係。咱們不妨看看美國干涉過多少國家的內政。前蘇聯和美國有關嗎?但是冷戰期間美國還是要把蘇聯搞垮。伊拉克和美國有關嗎?最後美國還是要找一個理由把薩達姆幹掉。所以,美國以及追隨美國的一些國家,總是認為自己有權力干涉別國內政。比如在南海問題上,不光美國聲稱要保持航行自由,甚至英國、法國、日本、澳大利亞都要插一脚刷存在感,它們實際上都是在干涉中國內政。

面對這些外來勢力的干涉,我們有時候還缺乏强有力的回應。為什麽?第一,我們今天沒有强大到在所有這些干涉形成之初就能够給予回擊的程度。第二,我們更沒有强大到讓所有國家根本不敢干涉我國內政的程度。總之,這和我們國家目前處於“將强未强”的狀態有關。

所以,我們必須面對這一現實。一方面,要嚴正地向這些外部干涉勢力表明自身態度;另一方面,必須清醒認識到外部勢力借中國周邊的地緣政治環境干涉中國內政的可能性仍然很大。正因如此,每次有點風吹草動,台海都不太平,明裡暗裡向台灣當局提供支持或者表達同情的國家大有人在。

我認為,我們現在能做的,不是直接地顯示力量讓這些外部勢力都不敢干涉,而是先亮明我們的態度:不管你是明著干涉還是暗著干涉,我們的態度只有一條——一概堅决反對。接下來,我們應動用手中可動用的手段,特別是動用我們的智慧,與對手進行各種硬實力和軟實力的較量。一味的硬,不行;一味的軟,更不行,要軟硬兼施。

記者:這些外來勢力干涉台灣問題通常採取哪些手段?我們該如何消除外來勢力對解决台灣問題的干擾?

喬良:美國最慣常的手段是向台灣售賣武器,還有通過國內立法充當國際法,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用。除了美國,其他國家也有追隨的。比如,日本和美國一道聲明台灣問題可以納入日美安保條約適用範圍,都是這些國家勾連起來干涉台灣問題的手段。

至於如何消除外來勢力的干擾,我認為可以學習借鑒其它國家在處理這類問題時的一些做法。比如,美國善於運用非戰爭軍事行動,甚至會不惜採取流血行動。很多人覺得奇怪,採取流血行動不就變成打仗了嗎?那還叫非戰爭軍事行動嗎?我們可以想想,當年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算不算開火?但是這并不代表美國對中國發動戰爭,這就是非戰爭軍事行動。俄羅斯海軍閃著燈光信號,向北約軍艦喊話“我艦奉命撞擊你艦”,以此辦法驅逐北約軍艦,最後北約軍艦嚇得狼狽後撤,這也是非戰爭軍事行動。

這些非戰爭軍事行動案例對我們有一定啓發。我認為,中國要消除外來勢力對台灣問題的干擾,不能僅靠顯示勇氣,更要顯示腦力和智慧。現在我們應對南海問題手段缺乏,根本原因是沒有思路。我們要多學習參考別人的成功做法,吸收借鑒他們的經驗教訓,充分運用智慧,舉一反三,不能光是拼血性拼勇氣,更要拼腦力,要打開“腦洞”想辦法,因為辦法總比問題多。把這些東西學會了,我們解决台灣問題的手段會更多。

既要解决台灣問題

又需同時保護中國“生命綫”

記者:美國的介入的確是台灣問題長期無法解决的關鍵干擾因素。如今,習主席已經鄭重宣示了統一台灣的意志和决心,在這種情勢下,美國對台策略將會如何調整?

喬良:美國始終恪守國家利益至上的原則。從這點出發,美國不會為“台獨”勢力“火中取栗”、冒與中國爆發一場全面戰爭的風險。為什麽?近年來中美綜合國力差距日漸縮小,面對這種情况,今天美國連當年在朝鮮戰爭爆發時派第七艦隊封鎖台灣海峽這一步都走不出來。2010年,美國空軍參謀長和海軍作戰部長兩人聯合提出了“空海一體戰構想”,這個構想一開始就很清楚地講明了,今天美國的空軍和海軍在二島鏈之內,面對中國的軍事存在已經喪失了局部優勢。

如果中國大陸對台發動軍事打擊,美國在不佔絕對優勢的情况下貿然與中國開戰的可能性並不大。但是我們仍然不能排除意外的發生,這種意外不是一般意義的擦槍走火式的意外,而是雙方都做好了戰爭準備,任何一個火星就可能引爆一場戰爭。

那麽,美國做好了對中國的戰爭準備了嗎?顯然沒有。當然,中國也沒有做好對美國的戰爭準備。在雙方都沒有準備戰爭的情况下,即使偶爾出現了擦槍走火,雙方都會儘量克制,避免大規模軍事衝突,這是一個基本判斷。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就可以放手進行對台軍事行動,還要綜合考慮其它因素。在中國和平發展進程中,我們要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瓶頸在哪裡、“咽喉部位”在哪裡。我認為,中國最大的發展瓶頸是國內資源不足,包括能源。在很大程度上,我們的經濟發展依賴於海外資源和能源,我們獲得資源和能源的通道,就是中國的“生命綫”。

我們必須對在採取武力手段解决台灣問題時,外部敵對勢力掐斷我們“生命綫”的可能性有充分的估計。雖然美國不會為台灣“火中取栗”,但會在更大範圍內掐斷中國的“生命綫”,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因此,我們必須一併考慮軍事打擊和承受保護“生命綫”不被掐斷的問題。

如果我們同時具備既軍事解决台灣問題又軍事保護“生命綫”的能力,台灣問題基本上是手到擒來。所以不能把台灣問題的軍事解决孤立起來看,必須與軍事保障中國的海上生命通道統一起來看,二者不可偏廢。我們必須有“武統”台灣時,應對國際敵對勢力掐斷我“生命綫”的方案。

記者:未來會不會存在一種情况是,台灣當局願意統一,但由于受美國方面的挾制而導致不能統一?這個時候要怎麽辦?

喬良: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如這種情况出現的話,主要取决於兩岸的决心,當“台獨”大勢已去、統一大勢已來,美國眼看無法阻止,可能就此罷手,也可能更深介入和干預。如果美國出手干預,就要看我們的决心有多大,大陸和台灣若有勇氣抓住機會、積極配合、雙向走近,大陸方面可以使用各種手段,比如軍事上對台灣保護、經濟上給台灣援助、政治上更深更緊地拉攏台灣,促成兩岸最終實現統一。所以,當出現這種歷史機遇時,我們必須拿出果斷和决心,不失時機、不遺餘力地抓住它,一舉實現祖國統一大業。喬良將軍:解放軍完全具備精準打擊“台獨”的能力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19年2月號


責編:莫潔瑩、趙珊

編輯:李倩妍、周琦、史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