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友詩熱切期盼兩岸統一 發言獲13次熱烈掌聲

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3月11日下午3時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香港中文大學當代中國文化研究中心榮譽研究員凌友詩就“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豐富和平統一實踐熱切期待兩岸統一到來”為題進行發言。凌友詩的精彩發言獲得了全場13次的熱烈掌聲。

凌友詩是一個在台灣出生,十七歲移居到香港的“台籍港區委員”。她的父親曾經擔任國民黨海軍副艦長,經歷1958年的金門砲戰。她在眷村長大,從小看到許許多多從大陸各省流徙到台灣的老兵,卻讀不懂他們眼中的鄉愁。其後凌友詩到香港唸書,眼界開闊了,對1949年後大陸的成就開始虛心補課。這時,正好也是李登輝、陳水扁進行“法理台獨”和“去中國化”最猖獗的時候,台灣迅速變質,她的內心受到很大的震動。拿到博士學位後,正好趕上香港回歸,凌友詩進入香港特區政府工作,並且開始擔任福建省政協委員。她說“像我這樣一個平凡的台灣女孩、一個香港的外來客,今天能歷經‘一國兩制’的實踐、共襄兩岸統一的盛舉,並與各位委員一道肩負民族復興的使命,全賴於跳出了台灣島的狹小格局,更得益於國家不斷的繁榮進步與兼容並包。

“今天,我站在人民大會堂的發言席。我要說,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全中國的唯一合法代表政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我以能作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參與國家的政治體制而自豪!”凌友詩的精彩發言,贏得了場上的陣陣掌聲。同時,她向大家說了三個自己的體會。

第一個體會關於中國一脈相承的法統。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中國政權的正統。這個地位,在兩岸統一的進程中最為重要。未來兩岸和平協商,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要守住“一個國家、一部憲法、一個中央政府、一支軍隊”這個大原則;一旦“台獨”發生,要擔起吊民伐罪的責任。在我看來,台灣同胞對統一裹足不前的心理障礙,不是缺乏與大陸血緣和文化的聯繫,而是欠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關聯。相信不久將來,中央政府一定能像母親認回自己的親兒一樣,更加明確台灣居民作為“中國公民”的法律身份,讓他們可以放棄偏狹,堂堂正正做“中國人”。

第二個體會關於中華民族的道統。在國家面臨內憂外患和現代化挑戰之時,馬克思列寧主義經過毛澤東主席和其後歷任領導人適應於中國國情的吸收,形成現代中國一個新的道統。中華民族還有一個道統,歷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而不絕,就是中華文化、禮樂文明。如今,兩岸的道統之爭也已經結束,中國共產黨的新道統接續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文化,法統與道統皆在一身。今後,中國的民族精神會更加暢旺,未來的中國必將是典章制度粲然大備、禮樂華章風行四海。

最後,她說了自己對“民族百年苦難”的看法。她說自己小時候受過大量的“反共教育”,然而今天,她有能力更為超然地抓住歷史的主軸。中國近現代的戰亂、革命、分裂、分歧,實則都離不開1840。1840最為深遠的影響,是打破幾千年來民族內在的秩序與和諧。從此中國人走上一條艱苦摸索的漫長道路,甚至用磨折自己的方式來尋求民族的浴火重生。她對中國近現代史的起伏跌宕存著無限的悲憫與理解,覺得無論個人有什麼見解與得失,沒有比國家的生存自主和團結統一再重要的了。她也分外感激中國共產黨和在大陸的同胞,篳路藍縷,讓國家從滿目瘡痍中“站起來”到“富起來”,從“富起來”再到“強起來”。

凌友詩還說,她小時候沒有聽過楊靖宇,聽過戴安瀾。當戴安瀾將軍在遠征路上抗日殉國的消息傳來,毛主席遠在延安親撰挽詞:“外侮需人禦,將軍賦采薇”、“沙場竟殞命,壯志也無違”。“之後,當我知道紅軍追求理想的征途在崇山峻嶺中綿延二萬五千里,當我讀到楊靖宇司令殉國時肚子裡只有雜草和棉絮、沒有一粒糧食,我深深感到,中華民族實在太堅韌了,中華文化實在太偉大了。我堅定相信,中華民族必將復興!祖國也必然統一!我願鞠躬盡瘁,熱切期待祖國繁榮昌盛與兩岸統一之日的到來。”凌友詩的發言獲得了熱烈掌聲。


編輯:李博揚

校對:莫潔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