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香港是“一帶一路”建設的一個重要節點。《紫荊》雜誌從2017年起開設“總領事專訪”欄目,先後專訪多國駐港(澳)總領事。總領事們大都談及該國對參與“一帶一路”的看法、立場以及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情況。時值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召開之際,本刊特將相關內容摘錄薈萃,以饗讀者。文摘以專訪文章刊登時間為序。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梅迪法格雷博士

Dr. Mehdi Fakheri

伊朗駐港澳總領事

“一帶一路”倡議的促進,加上人們對了解他國人文歷史的渴望,也促成了(中伊)兩國間學術交流合作的加強。伊朗與中國內地及香港的大學已有學術和文化交流方面的合作,比如北京大學和上海外國語大學都教授波斯語。而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也令香港的大學開始加強與伊朗的學校建立聯繫,比如香港教育大學就已派出學生和教授代表團到伊朗交流,香港科技大學校長也在2016年底來到伊朗,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校長近期也到訪伊朗。

我認為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具有特殊作用,香港的優勢主要是在金融和“超級聯繫人”兩方面。在 “一帶一路”合作中,香港的金融和“超級聯繫人”優勢,與中國內地的技術和項目優勢強強聯手,將能夠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很好的合作,契合這些國家的需求。

(原載於《紫荊特刊》2017年3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黃志忠

Hoang Chi Trung

時任越南駐港澳總領事

我認為“一帶一路”是一個非常好的倡議,它包含了許多國家,這個倡議將東盟十國聯繫起來,將促進許多亞洲國家,乃至歐洲國家的合作。

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說,發展是最大公約數,是各國人民的共同期待。我們都希望建設我們的國家,讓我們的人民富裕、和平,享受發展的成果。中國這些年的發展非常快,可以成為其他國家學習與合作的榜樣。

越南是“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家,因此我們對“一帶一路”有很大的期待。對於未來,我認為“一帶一路”將發展得很好。“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需要許多國家的合作,這並非易事,因為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期待,自身也有不同的現況。如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拉克、伊朗等國的國內情況存在較多困難。但是在東盟十國內,我認為會是很順利的。從基建的角度而言,“一帶一路”也是一個尤其好的倡議。我想,5到10年後,人們或許可以開車從香港到越南,或許僅需10小時就能到了。

(原載於《紫荊》2017年8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呂安微

Annemieke Ruigrok

荷蘭駐港總領事

荷蘭對“一帶一路”倡議非常感興趣,我們認為這個倡議的前景非常光明。荷蘭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一,也已經是亞投行成員。荷蘭的地理位置,加上去年(2016年)開通的成都−蒂爾堡−鹿特丹特快鐵路專線將中國成都市和荷蘭直接相連,令荷蘭與“一帶一路”關係密切。今年(2017年)5月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上,荷蘭派出了代表團參加。

在此需要提到的是,荷蘭在積極尋找具體的合作項目,希望能夠充分利用到荷蘭的鐵路系統和鹿特丹港口這兩大重要優勢。

(原載於《紫荊》2017年9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符秀麗

FOO Teow Lee

新加坡駐港澳總領事

作為首批支持亞投行的國家之一,新加坡非常歡迎和支持“一帶一路”倡議,這是新加坡和中國雙邊關係的非常重要的部分。我們認為“一帶一路”倡議能夠促進區域的聯繫與融合,帶動和深化跨區域聯繫。在金融領域,這一倡議可為相關國家政府和企業提供合作機會,發展具投資潛力的基建項目,拓展亞洲債券市場作用,並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建項目制定適合的風險管理方案。

(原載於《紫荊》2017年10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娜比拉·沙姆希

Nabila Alshamsi

阿聯酋駐港總領事

中國很大,潛能也很大,特別是加上現在的“一帶一路”倡議。我們認為“一帶一路”倡議的目的是重新振興古絲綢之路沿線的繁榮,并打造全球共同政治互信、經濟全球化和文化包容性。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超過60個,這些國家的人口中,絕大部分都是穆斯林。阿聯酋必須參與其中,必須尋找和加強與中國在各方面的聯繫,不僅僅是經濟領域。在教育、科技等領域,中國已經遠超阿聯酋,所以我們可以和中國學的東西有很多。我們希望可以在這些方面與中國政府進行多項合作。

(原載於《紫荊》2017年12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卡迪爾·梅蒙

Abdul Qadir Memon

巴基斯坦駐港澳總領事

對於巴基斯坦而言,“一帶一路”是最重要的倡議之一。我也認為這將成為巴基斯坦經濟發展的轉折點。“一帶一路”建設的巴基斯坦段,被稱作“巴中經濟走廊”,也是“一帶一路”建設的旗艦項目之一。一旦巴中經濟走廊完工,不僅中國和巴基斯坦將大為獲益,整個區域的貨物運輸及貿易也將受益良多。

香港在這(“一帶一路”)其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香港是金融中心,許多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中國國有企業都在香港有分公司,接管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就是在香港註冊成立的。香港也是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市場,中國的許多海外投資都經由香港。我認為這也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令投資資金快速流通的最佳途徑。所以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重要地位將繼續保持,中國也將繼續通過香港進行海外投資。

(原載於《紫荊》2018年1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特里·達利亞特

Tri Tharyat

印尼駐港澳總領事

習近平主席在2013年10月對印尼進行國事訪問,會見了當時的印尼總統蘇西洛,并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這一倡議。這體現了印尼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重要性。針對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具體事宜,印尼總統任命了一位部長負責與此相關的所有項目,體現了印尼在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嚴謹和認真,體現了印尼在該倡議下與中國的密切合作與堅定承諾。

目前印尼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項目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國企業修建的雅加達至萬隆高速鐵路項目。不僅在實體項目方面取得進展,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我們也已經看到民間交往的增加。

香港(在“一帶一路”中)可以做的非常多!香港的地理位置非常具有戰略性,整體運轉體系非常高效,擁有非常自由的市場、開放的銀行和金融系統,商業環境非常優越。香港是一個中心,能夠將印尼和世界其他地區連接起來,尤其中國內地。香港的港口非常便捷,擁有極佳的物流,印尼出口的貨物可以由此發往全球各地。

(原載於《紫荊》2018年5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松田邦紀

Kuninori MATSUDA

時任日本駐港總領事

針對“一帶一路”的發展,必須由國際社會共通的大方向出發,考慮基礎建設的開放性,透明度,經濟性,實施國家的財政穩定度等,從而期望世界各地和平以及達至繁榮發展。日本會從以上的觀點作出考慮,並繼續協助推動各項發展。

(原載於《紫荊》2018年6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登姑拿督希拉祖扎曼

Tengku Dato’

Sirajuzzaman

時任馬來西亞駐港澳總領事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之時,我剛到香港上任。彼時倡議還處在初期階段,而現在,各國已經進入具體操作階段,部分項目甚至已接近完工。在馬來西亞,我們常說,馬來西亞新展開的商業活動、新建的工廠等項目,即使有一些從嚴格意義上說不是以“一帶一路”項目為名而開始的,但也都是在這個大背景、大框架之下的。我們還常說,“一帶一路”並不僅僅指商貿投資往來,民間交往也是重要方面。馬來西亞歡迎“一帶一路”倡議,除了商業交往,特別是這一倡議所帶來的民間交往、教育領域的“一帶一路”獎學金等等內容。

作為“超級聯繫人”,香港一直非常積極地在東盟國家推動“一帶一路”倡議。香港具有極強的金融、項目監督等多方面專業技能,并能夠為馬來西亞企業上市融資提供很好的平台。另外,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也連同馬來西亞仲裁中心、新加坡仲裁中心一起,提供商業合同、糾紛等方面的仲裁服務。

(原載於《紫荊》2018年6月號)

十國駐港(澳)總領事談“一帶一路”

廖安道

Antonello De Riu

時任意大利駐港澳總領事

意大利與“一帶一路”的淵源由來已久,古絲綢之路的終點正是意大利的威尼斯,意大利也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交匯點。

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意大利能夠扮演的角色主要是港口。

意大利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願望非常強烈,兩國的一些企業或相關方已經在討論未來的合作。目前意大利企業能夠尋求的合作方式是與第三國合作,因為“一帶一路”倡議的主要關注點是幫助較不發達地區,因而會相對更關注非洲、阿拉伯國家或一些亞洲國家等,而對西歐的關注度相對略有降低。

(原載於《紫荊》2018年7月號)

(摘自往期《紫荊》雜誌專訪文章,有刪節,

個別語句順序為主題清晰略作調整)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19年4月號


責編:莫潔瑩、趙珊

編輯:李博揚、周琦、史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