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缩略图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暴亂持續百日,紛亂的局面擾攘着社會各個角落,不單止破壞商家算盤,打爛打工仔飯碗,甚至連象徵香港繁榮安定的賽馬活動18日亦被迫暫停,是香港開埠以來首次因“不可預計的混亂情況”暫停賽馬活動,估計損失逾十一億港元投注額。

賽馬是具有超過百年歷史的香港特色活動,更因鄧小平一句“馬照跑、舞照跳”而舉世聞名。不過由於“人為因素”,馬會突然取消18日晚的跑馬,同一天特區政府又宣布取消國慶煙花匯演。香港輿論感慨,一連串港人習以為常的歡騰盛事和活動,因為政治風波和暴徒破壞而停止或消失。

取消賽事損失慘重
香港賽馬會原定18日晚舉行8場快活谷賽事,但在開賽前突然宣布取消所有賽事。馬會表示,取消活動是基於“密切監察香港近日情況的風險評估”,以免馬迷、騎師和員工的安全及馬匹的福祉受到威脅;所有之前投注可獲退款,並將於稍後補賽。馬會發言人說,對做出這個艱難決定感到無奈,希望賽馬業界和公眾人士能夠理解。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圖:ICphoto
香港《星島日報》19日稱,馬會上周四公布快活谷賽事的馬匹報名表,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賽駒“天祿”報跑1000米賽事。何在此次香港政治風波中力挺修例,引起激進分子的不滿,一些暴徒破壞了他的服務處,甚至污損其父母墳墓。“天祿”參賽的消息出來後,有人在社交討論區上鼓動圍堵快活谷馬場,部分人揚言會以激光筆照射“天祿”雙眼,欲令賽事發生意外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馬會宣布現金落注的市民有六十日憑票退款期。

馬會得悉後先是改變“天祿”比賽場次,但後來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響應行動,“基於風險大及安全為首要考慮,決定臨時取消賽事”。有馬圈中人分析稱,馬匹亮相圈過去一直不允許使用閃光燈,因為會影響馬匹情緒,馬會擔心如果有激進分子攜帶激光筆進入馬場,對騎師及馬匹都非常危險。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何君堯與“天祿”。圖:何君堯Facebook
有港媒算了一筆賬:上一次跑馬地夜馬在11日舉行,當晚投注額達11.32億港元;若按馬會上一個財政年度投注總額達2475億港元、為政府帶來233億港元收入推算,18日賽事取消,政府稅收少了1億多港元。
馬迷感到相當失望
針對馬會的決定,何君堯表示非常驚訝,稱不少人對終止夜間賽事的決定表示遺憾,更憂慮對香港賽馬、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及香港在賽馬世界的領導地位帶來負面影響。香港馬主協會前會長吳嵩19日對不能“馬照跑”感到無奈,但表示接受。他說,單純因為社會運動而取消賽事“絕無僅有”,認為馬會一般不會倉促取消,但人馬安全更重要。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9月1日,2019/20年度香港馬季首次賽事開賽。圖:ICphoto
不少練馬師相當失望,大批馬迷馬上前往各投注站退款。在大埔投注站,馬迷吳先生稱,擔心馬場像警署及港鐵車站一樣長期成為暴徒施襲的目標,往後賽馬日隨時會被威脅腰斬。還有人認為只要求“天祿”退賽即可,無理由因此取消全部賽事。有港媒稱,這涉及重要原則問題,馬會編排賽事有嚴格的規章制度,馬主和練馬師有權安排馬匹出賽,獲得公平待遇;馬會必須依此原則辦事,不能因政治壓力而取消馬匹的參賽資格。19日,何君堯發表聲明稱,為維護廣大馬迷合法權益,更為香港長期穩定安寧著想,決定在香港暴亂平息之前“天祿”暫停參賽。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何君堯發表聲明
《東方日報》19日稱,賽馬活動自19世紀末起由英國人引入香港,原本只供特權階級玩樂,後逐漸允許普羅大眾參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成為港人主要娛樂活動之一。過去馬會取消賽事大多數是因為惡劣天氣,像最近一次取消賽事是因為超強颱風“山竹”去年襲港;也曾因悼念大災難而取消,如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內地及港府實施全國哀悼日,馬會取消了5月21日在跑馬地舉行的夜間賽事。馬會因擔心暴徒衝擊取消8場夜馬賽事,是回歸後首次。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近年取消賽事紀錄。圖:東網
“對香港開始感到陌生”
賽馬取消的同一天,港府以整體公眾安全為由,宣布取消原定10月1日晚在維多利亞港舉行的國慶煙花匯演。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據悉,2014年港府曾因非法“佔中”運動取消“十一”煙花;2013年的“十一”煙花,也因應2012年發生南丫海難,事件剛好一周年而取消表演。因此,今年已是第三次取消“十一”煙花匯演。
此外,2018年2月10日,一輛九巴於大埔公路因翻側釀成19死65傷,香港政府當時取消年初二新春煙花匯演。
香港輿論感慨:煙花冇得放,馬都跑唔到?!
2018年10月1日晚9時,香港維多利亞港開始國慶煙花匯演。圖:ICphoto
《星島日報》19日發表社論稱,中英談判期間,北京承諾港人的生活方式在回歸後50年不變,其中一句生動的描繪就是鄧小平所說的“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今天連內地都有跳舞和炒股,跑馬仍是香港獨有,但18日晚卻在政治風波下“馬不跑”,且是香港社會自己造成的,實在可悲。
文章認為,馬會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取消賽事造成的經濟損失或可另定日子彌補,但對香港賽馬事業的損害很難評估。香港社會向來以辦事高效率和可靠著稱,馬會賽事安排有條不紊,港鐵準時率超過99%,機場航班調度得宜,“這一切優點都在本次反修例風波中受到削弱,激進示威者對本港的傳統優點逐一破壞,難怪有人感嘆對香港開始感到陌生”。大公報稱,超過百天的暴亂已經嚴重影響特區和全體市民的生活,經濟損失重大,打工仔要放無薪假,市民活在緊張和惶恐之中,“面對眼前嚴重事態,唯一可有效止暴制亂的緊急法,現在不立,更待何時?
綜合整理自:環球網、香港特區政府官網、東網、網絡等

編輯:潔瑩
校對:李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