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華人富商發聲:澳大利亞對中國和華人的政策“偽善”“無恥”缩略图

【關注】華人富商發聲:澳大利亞對中國和華人的政策“偽善”“無恥”

一直處於澳大利亞“中國影響力”炒作旋渦的華人富商黃向墨23日在個人網站發表長篇中英文聲明,直指澳大利亞稅務局(ATO)淪為“政治迫害的卑劣工具”,澳大利亞“暗黑政府”介入並協同多部門對他進行攻擊,澳對中國和華人的政策“偽善”“無恥”。澳大利亞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在第一時間報導了黃向墨“前所未有的反擊”。23日,黃向墨表示,澳大利亞某些力量對他的打壓十分陰險毒辣,“我會在各條戰線上反擊”。

【關注】華人富商發聲:澳大利亞對中國和華人的政策“偽善”“無恥”

華人富商黃向墨

英國《衛報》23日報導稱,黃向墨發表這一聲明的背景是,澳稅務局近期要求其補繳1.4億澳元的稅款,並說服澳聯邦法院凍結了黃及其妻子在澳的資產,並要求其在21天內公佈其在全球的所有資產。澳稅務局還表示,因為黃在澳大利亞沒有足夠資產來支付1.4億澳元的稅款,可能會要求其破產以收回債務。黃向墨2011年來到澳大利亞,成立房地產公司。因為被懷疑“干預澳大利亞內政”,去年12月,澳大利亞安全情報局(ASIO)以“性格原因”為由要求吊銷他的永久居留簽證,澳政府撤回了其澳籍申請,並禁止他回到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人報》稱,黃向墨23日發表的聲明共9頁,公開了他與澳稅務局官司的許多細節。他在聲明中稱,他正在與澳稅務局對簿公堂,“令我悲哀和痛心的是,這個平時據說尚有操守的專業部門,不知道究竟屈服於何種暗黑勢力的壓力,幾乎成為對我進行政治迫害的工具”,“我向來將信用看成與生命一樣寶貴,無論何時何地,我從未有過任何違約記錄,遑論任何偷稅漏稅記錄”。

黃向墨稱,在自己被澳情報機構無故吊銷簽證之前,澳稅務局從未提出過此次涉及的高額稅額,卻在其簽證被吊銷後,採取突然襲擊的方式;而其所涉及的所謂稅款是他多年前在中國的一個物業,澳稅務局突然提出的徵稅對象,居然是中國政府根據中國法律所徵收的土地出讓金。“這一違反常識的低級錯誤,構成了此次聳人聽聞的巨額補稅及罰款的主體”,“也體現了ATO此舉已經不是正常的稅務執法,而是進行政治追殺與迫害,是將ATO ‘政治武器化’”。

《衛報》稱,雖然黃已離開澳大利亞,但在澳大利亞關於“中國影響力”的辯論中,黃向墨仍然是中心人物。《悉尼先驅晨報》23日引述黃的聲明說,“這些年來,澳大利亞某些代表‘暗黑政府’的人不斷說我是‘影響力特工’。ASIO 對我進行了多年的嚴苛調查,最終也不得不承認其沒有任何證據。

《澳大利亞人報》稱,黃向墨在聲明最後表示,他被針對可能是基於種族主義,澳大利亞某些政客及媒體經常拿中國及華人說事,“與當年的白澳主義者及麥卡錫主義者又有什麼區別?

面對媒體的詢問,澳稅務局23日拒絕對黃向墨的說法置評,僅稱“以公平、專業和負責任的方式運營”。黃向墨23日表示,澳稅務局明知其實力足以應對這個量級的“稅務訛詐”,但還是試圖給他的生意夥伴製造恐慌,“敗壞我的聲譽、切斷我的商業圈”。他強調,其家族在澳的所有產業早已完成代際傳承,與他個人毫無關係。

黃向墨說,他的聲明發出後,澳企業界、法律界的一些朋友對他表示了支持。他說,“我會在各條戰線上反擊,當然,主戰場依然是法庭。

來源:環球時報

編輯:莫潔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