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缩略图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終院駁回上訴許可申請 區諾軒范國威失議席

香港立法會反對派議員區諾軒及范國威今早(12月17日)到終審法院申請終審上訴許可,被終院駁回,意味兩人即時失去立法會議席,成為“短命議員”。

據悉,去年被選舉主任裁定參與立法會補選提名無效的周庭及劉頴匡,9月提出選舉呈請獲判勝訴,高等法院裁定補選中勝出的區諾軒及范國威並非妥為當選。區諾軒同范國威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許可申請,終審法院今早駁回上訴許可,兩人即時喪失議席。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亂港分子周庭和劉穎匡2018年於港島區和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中,因違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而被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
其後兩人分別向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並得直,高院裁定補選中取得議席的區諾軒和范國威屬“非妥為當選”,故當選亦被判無效。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判詞強調,選舉主任有權力就參選人於提名表格內聲明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能決定有關提名是否有效;但基於公平及程序公義,選舉主任需先給予參選人合理機會去回應質疑。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亂港分子黃之鋒、周庭(右)被捕(圖:大公報)

區諾軒的代表律師在聆訊上表示,提出選舉呈請的香港眾志周庭曾經去信法庭,指區諾軒是周庭的“Plan B”,又指唯一可以挑戰選舉主任取消參選資格的決定,只是選舉呈請。

惟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隨即批評有關說法,指周庭提出選舉呈請,目的就是罷免區諾軒的議席,重申法律程序不是遊戲,不能浪費法庭時間,又問周庭一方的立場。

周庭一方重申對上訴立場中立,維持選舉呈請的原意,三位終審法院法官短暫休庭後,宣布拒絕區諾軒和范國威上訴許可申請。

9月20日,區諾軒到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申請。區諾軒不同意有指他上訴是權宜之計以保其議席,他指有經過慎重考慮,有其法律觀點。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12月17日,代表區諾軒一方在庭上陳詞,希望法庭使用酌情權令區諾軒保留議席。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質疑,選舉呈請目的是針對選舉結果,而周庭選舉呈請意願就是要取消區諾軒的議席,因此已無上訴基礎。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兩位反對派議員皆為“短命”議員,當中區諾軒當選立法會議員的時間只有1年零9個月,而范國威則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落選,再於2018年補選重回立法會,3年內兩度失去議席。

bau20200810iz2nm

區諾軒早前大鬧立法會(網絡圖)

在近期的“修例風波”中,區諾軒濫用議員身份、妨礙前線警員執行職務;為了個人利益,刁難執勤前線警務人員、挑撥仇警情緒。
他曾公然焚燒《基本法》,與反華的日本政客交往甚密,引發香港市民請願取消其立法會參選資格;他還在僥幸躋身立法會後,聘請一眾亂港分子任議員助理。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亂港分子范國威現年53歲,其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連任失敗。隨後,范國威代表反對派參與2018年立法會補選,重返立法會。是次范被裁定並非妥為當選,是在重返立法會1年零9個月後再次失去議席。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范國威要求法庭運用酌情權頒令無須重新補選,被法官嚴詞拒絕(圖:大公報)

“修例風波”期間,港鐵站一直持續遭受黑衣暴徒的持續破壞。10月8日20時,港鐵上水車站提前關閉,以防止暴徒再次進站破壞設施,警方也調派便衣警員在車站內駐守。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范國威對暴徒破壞港鐵設施的暴行視而不見,公然造謠聲稱,“明明是關了站,港鐵員工也沒有報警,說有人闖進車站的紀錄,為何站內會出現黑衣人呢?這使公眾有合理懷疑,警察破壞站內設施,然後插贓嫁禍給示威者”,試圖用這番卑劣的謠言將暴徒數月來肆意損毀港鐵站內設施的罪責栽贓給香港警方,為給暴徒塗脂抹粉可謂絞盡腦汁。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這次,劣跡斑斑的亂港派議員被DQ可謂大快人心!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還有兩位亂港小丑近日被網民狂噴。
12月15日,黃之鋒在臉書發文,曬出他與何韻詩兩人手拿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副本的合影。網友痛斥二人“賣國賣到全球都知道,真是宇宙最強”“別人頒發漢奸證書給他們還這麼嘚瑟”“真是人無恥便無敵”。
快訊!反對派議員被自己人“攬炒”失議席
值得一提的是,黃之鋒等亂港分子想要勾結外國勢力,路徑已經越來越窄,不少國際主流媒體都留意到了香港暴徒的惡劣行徑,口徑開始轉變。
而黃之鋒本人則控罪纏身,他上月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請更改保釋條件以讓他到外國竄訪,被法官以“有潛逃風險並有可能不回港”為由拒絕。可見,這位反華勢力的“馬前卒”,已然臭名遠揚。

整理自:大公報、港人講地、HKG報等

編輯:邸倩
校對:莫潔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