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修例風波”後,縱暴派提出“黃色經濟圈”,企圖撕裂分化社會。近日,不少“黃店”走上結業的末路⋯⋯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什麼是“黃色經濟圈”?
按照亂港分子的“定義”,所謂“黃色經濟圈”就是“黃幫襯、藍罷買、紅裝修”。更直白的表述就是撐“撐暴力”的、砸“反暴力”的,一言相合即抱團取暖,一言不合就拳腳相加。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為了便於實踐,他們還搞了一個地圖,給各家商舖加上“顏色標識”,又像《天龍八部》裡的丁春秋帶著一幫烏合之眾一樣,到處大喊著要“一統江湖”,甚至還要為這種做法創造理論學說。
棄基本的市場運行規律和經濟發展規律於不顧,轉頭向原始部落社會取經,難怪有市民直斥其“痴線”(白痴之意)、不知魏晉,腦袋“銹”掉了。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在分辨所謂“黃店”時,最多人使用的是“WhatsGap”和“和你Eat”這兩個手機App。前者接收“報料”,核查之後放上App;後者自稱是同步一個叫“黃藍地圖”的網站。兩個App都有很大的人為操控性。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甚至有暴徒發起“和你宵”(即年宵,指香港一般在春節前舉辦的集市)行動,鼓動市民“自己的年宵自己搞”,建立“黃色商家”認證機制。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需上繳收入予“暴動基金”
部分被標籤為“黃店”的商舖表示,文宣組會邀請他們加入“黃色經濟圈”,店方須向所謂的“抗爭基金”捐款,此後便被列入“黃色經濟圈”名單,部分食肆獲發“米豬蓮(黃店標識)”標籤,可張貼在門外以資識別。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有“黃店”貼出告示揚言不歡迎警察 圖:文匯報
但“入圈”後噩夢才開始。不少“黃店”透露,“縱暴派”一會兒不許他們接待警員家庭,一會兒不准店方使用內地原料,還必須聘用“黃絲暴徒”當員工;甚至還被強迫打折、使用所謂“抗爭幣”,讓不少“黃店”也忍無可忍。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多間“黃店”:我快扛不住了
“黃店”千房大阪燒貼出結業通告,有網民表示不感意外,因為不少“黃店”食物質素和員工服務態度都很差劣。單靠“黃色經濟圈”作宣傳噱頭不靠譜,遲早關門。
也有黑衣魔以近乎“黑社會收保護費”的勒索制度,向“黃店”苛索抗爭捐款,把“黃店”趕上絕路。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網民留言指,黃店自作自受,網民Daniel Fung表示黃店包庇暴徒,使香港動盪不堪,經濟走下坡,消費市道萎縮、結業裁員潮不絕,最終黃店也難獨善其身。
他說:“黑衣人用暴力影響他人生計,但其實間接自己也承受惡果,所謂攬炒,是損人不利己行為,何必呢?”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幾個月前,三洋餐廳聲稱不做警察生意,如今淪為全線結業。可見,“黃色經濟圈”終究害人害已。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一些小店標榜自己是“黃店”來吸引顧客,結果來的“黃客”素質太差,還動不動要求捐錢,令“黃店”瀕臨倒閉,苦不堪言。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示威者支持的黃店,該倒閉也得倒閉
要求“黃店”必須聘用“黃絲”義工,甚至有“黃絲”顧客攤大手板問攞“抗爭幣”同各種優惠等,都使“黃店”忍無可忍,愈來愈多都頂唔順要發post告急。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有“黃店”聘請暴力示威者,要求竟是“肯學、肯做、有禮貌”。
網友調侃,這些要求,黑衣人恐怕都不符合。
咖啡店Green Door Coffee早前就在其專頁發帖稱,被要求參加“黃店”優惠計劃,有客人拿收據去該店鋪,要求提供九折。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插图(15)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一眾市民捧場愛國小店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相比“黃店”生意慘淡,面臨結業。“藍店”(愛國商鋪)卻是門庭若市。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很多“藍店”被黑衣人打砸燒,但香港市民熱情不減,捧場這些愛國小店。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因支持警察執法而被黑衣魔欺凌的“四川辣妹子”川菜館,日前遭黑衣人投擲汽油彈及小型石油氣罐襲擊,幸未釀成傷亡。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藍店”川菜館生意火爆
遭到惡意破壞後,食肆照常營業。門前出現排隊等位的人龍,食客用行動抵抗暴力。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小店店內四五張桌子迅速滿座,之後食客仍絡繹不絕(圖:中新社)
有顧客坦言,不滿暴徒不分青紅皂白打壓“藍店”,所以特意來捧場,增添一份撐“藍店”的力量,齊齊向暴力說不。
撐警一人店鋪火爆遊客市民專程趕來支持
TVB藝人楊明因為曾發表支持警察止暴制亂的言論,其位於灣仔燉湯店遭受暴徒破壞,然而他堅持向暴力說不,強調“生意沒了可以隨時再做,但人性沒了卻不知怎樣找回來”、“就算做乞丐也不會妥協”。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位於灣仔的這家燉湯店,發現被刑毀的窗戶已用白木板包起來。許多顧客用實際行動力挺良心店鋪,門外排起長隊,店鋪內也是座無虛席。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一場“修例風波”,牽動社會方方面面,影響社會方方面面。
人們憂心香港的前景未來,更擔心文明的退步滑坡。這種逆勢而動的“黃色經濟圈”,不應再被從歷史的垃圾堆裡打撈出來,污染社會的現代氣象。
求黃得黃,“黃色經濟圈”終於黃了⋯⋯
“黃色經濟圈”逆世界潮流而動,乃自取滅亡之道。市民應該擦亮眼睛,社會應當警覺起來,讓香港重現文明、法治之光,恢復一個現代化國際大都市應有的樣子,包容多元,自由開放。
綜合整理:微博、大公文匯、海外網、人民日報等
編輯:邸倩、莫潔瑩
校對:趙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