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外方專家組長:“事实证明中国的方法是成功的!像中國這樣去做吧,可拯救更多生命”缩略图

世衛組織外方專家組長:“事实证明中国的方法是成功的!像中國這樣去做吧,可拯救更多生命”

2月24日,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在北京舉行了一場新聞發布會。
發布會上,中方組長梁萬年、外方組長佈魯斯·艾爾沃德一同介紹了本次考察的情況。此前,這一聯合考察組在北京、廣東、四川、湖北武漢等地進行了為期9天的考察。
通讀發布會全文實錄可以感受到, 這是一場非常具有信息量的發布會。世衛組織高級專家的這些發言,很誠懇、很中肯,專家們對疫情的判斷、對中國防疫措施的觀點,也都非常值得注意。
而在現場,當外方組長、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艾爾沃德說到“感謝武漢人民,世界虧欠你們”時,中方翻譯也一度哽咽。
推薦給大家讀一讀。

世衛組織外方專家組長:“事实证明中国的方法是成功的!像中國這樣去做吧,可拯救更多生命”

考察組外方組長、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
中國戰疫
考察組外方組長艾爾沃德在發布會上表示,面對一種人們普遍未知的新型病毒,中國採取了恢弘、靈活和積極的防控措施。
“從最初採取的比較整齊劃一的方法,慢慢地轉變為基於科學的、以風險為導向的管理方法,更多地考慮到每個地方的實際情況與能力,帶來了相當積極的影響。”
包括艾爾沃德在內的外方專家觀察到,中國在防疫過程中整合了古老的防治方法與現代化的科技防控。比如大型醫院臨時床位的調撥、常規診療項目的在線提供、5G平台實時對話。 “這一類的協同優勢在幾年前我們都還無法想像。”
外方專家們看到中國各省都有疫情暴發,都有感染病例,但各省市依然花很多氣力去考慮如何為湖北省、武漢市提供醫用物資和醫務工作者援助。 “這種純粹利他主義是其他國家應該學習的,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團結。”
艾爾沃德在發布會上反復強調:“中國所採取的策略改變了快速攀升的、並且是潛在致命疾病的曲線。”兩周前,中國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均在2000人以上;兩周後,每日新增確診病例已實現80%的下降。
“疫情防控的七個星期裡,我們看到中國的新冠肺炎診治指南已更新到第六版,如此之快的更新、對知識的調整,對於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來說是了不起的。”
考察組研究了武漢及其他省市的二代續發病例,在此基礎上做出評估,外方專家認為,“中國採用的全政府、全社會這一看似老派、經典傳統的防控方式,使其成功避免了少則萬餘多、多則數十萬病例的出現。這是了不起的成就”。
武漢目前仍然是中國新冠疫情的中心地區,現階段也是中國疫情防控能否取得勝利的最關鍵時期。
武漢每日新增病例數在下降,重症、危重症病人所佔比重、病死率也在下降,這些都是好消息;但考察組也強調,此刻必須要認識到,每天新增的確診病例數還有400左右,新增疑似病例數也還有四五百,這就意味著疫情還沒有被完全遏制。
考察組建議武漢接下來要抓兩個關鍵點:一是圍繞傳染源的發現、管理,也就是對患者、密切接觸者、疑似患者加快診斷;二是對已經住院的病人要強化治療,對大量輕症病人要採取有效的方法防止輕症轉重,比如中醫藥的使用、綜合療法,對重症病人要千方百計實行“四集中”,減少病死率。
同時,外方專家也建議中國逐步取消限制措施,世界需要中國的經驗來應對疫情:“在新冠肺炎的應對方面,中國是世界上掌握最多知識的國家,並且成功實現了境內的疫情遏制和扭轉。中國的風險在下降,而中國能夠為世界帶來的貢獻在增加。”
新冠疫情
關於新冠疫情的流行病學特點,考察組給出了如下基本判斷:
其一,關於對新冠病毒的認識。通過對不同地點分離的104株新冠病毒毒株進行全基因測序,可證實新冠病毒同源性達到99.9%,考察組根據這個結果推定,目前病毒尚未出現明顯變異。
其二,關於新冠疫情的流行病學特徵。在人口學特徵方面,現有確診患者平均年齡51歲,其中約80%的患者年齡在30-69歲之間。確診病例中,近78%的病例來自湖北。
其三,關於新冠病毒的宿主。現在尚未明確,但中方提供的資料提示,蝙蝠可能是新冠病毒宿主,穿山甲也可能是中間宿主之一。目前科學家們正在進行進一步的研究。
其四,關於傳播途徑。考察組認為,新冠肺炎的傳播途徑主要是呼吸道飛沫傳播和接觸傳播。也有證據顯示,糞口傳播、密閉及狹小空間內的氣溶膠傳播途徑可能存在。後兩者的流行病學意義和價值還有待進一步證實。
其五,關於病毒的傳播動力學。先是武漢,早期新冠病毒可能來源於一種動物,從動物傳播到人類後,在人群中形成了人間持續傳播;武漢以外地區早期主要是輸入性傳播,部分地區隨後出現了局部社區傳播、家庭聚集性傳播;一些特殊場所和特殊人群中發生新冠肺炎疫情,比如醫務人員的感染。
其六,關於疾病的嚴重程度。當前數據和研究顯示,大多數患者為輕症。輕症、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比例分別為80%、13%和6%左右,此外還有一些無症狀感染者。
從病死情況來看,全國的病死率約為3%-4%。除武漢外,其他省市的病死率在0.7%左右。全國從發病到實驗室確診平均間隔時間早期為12天,2月初已下降到3天。
國際防控
考察組外方專家認為,國際社會明顯在思想和行動上,尚未做好準備去採用中國的方法;而“中國的方法是目前我們唯一知道的、被事實證明成功的方法”。
艾爾沃德直言,在全球為疫情應對做準備的過程中,他曾經像其他人一樣有過偏見,對非藥物干預措施(也即社會措施:隔離、醫學觀察、減少接觸、自身防護)的態度是模棱兩可的。 “而中國的方法是,既然沒有藥,也沒有疫苗,那我們有什麼就用什麼,根據需要去調整,去適應,去拯救生命。”
“中國所採取的非藥物性干預措施,改變了新冠肺炎的傳播進程,並在流行病學曲線上反映出非凡的成績。”考察組也在報告中對其他各國提出建議,推薦中國的防控方法。在藥物和疫苗出現之前,這個措施應儘早採用,越快越好。
考察組外方成員認為,在防止疫情的國際蔓延方面,中國築起了第一道防線,對一座有著1500萬人口的城市進行了封城。考察組也建議其他國家嚴肅考慮類似的做法。
並非每個出現疫情的城市都要封城,但需要採用有效措施築起第二道防線,以防疫情向那些公共衛生系統較為薄弱的國家傳播。
儘管考察組列出了很長的研究清單,但也強調研究項目應有優先次序,以便快速掌握知識、進一步阻斷病毒傳播。專家認為,瑞德西韋可能會產生預期效力。
“我們處於一個關鍵而危險的時刻,一種新型病原體存在向全球蔓延的風險。我們希望通過考察組這段時間緊密、辛苦、勤勉的工作,向世界敞開一扇門,看看中國所取得的非凡成績,這並不是為中國唱讚歌,而是描述現實”,艾爾沃德說道。
“當面對一種未知病毒,面對危險時刻,一些人可能會陷入絕望,覺得一切只能佛系,而中國則採取了果敢的做法。我們想向世界表示,像中國這樣去做吧,這樣可以拯救生命。
在發言的最後,艾爾沃德也回憶起自己兩次到訪武漢的經歷:
“25年前,我曾經到過武漢,當時是做一個病毒消除的能力評估。那時的武漢要比現在小很多,但依然車水馬龍、熙熙攘攘、活力蓬勃。兩天前,我到達武漢時,城市變得不一樣了,遍布著高樓大廈、現代化的城際交通樞紐,然而一切卻陷入沉寂。那些高樓大廈裡面的燈光,來自1500萬武漢人民,他們這幾個星期靜靜地待在家裡。
我們要認識到武漢人民所做出的貢獻,世界虧欠你們!當這場疫情過去的時候,希望能有機會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謝武漢人民。我覺得此刻,世界應該了解中國所做的事情。每一天、每一個國家在猶豫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的時候,病毒的蔓延並不會停止,病例數仍可能會擴大。
我們需要快速行動起來。 ”

來源:俠客島


編輯:趙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