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范徐麗泰: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 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缩略图

紫荊專稿|范徐麗泰: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 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

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
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
只有絕大多數香港人都看清楚反對派的真面目,不再支持他們為反而反、禍亂香港,而是同心協力支持特區政府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完善社會治理,並在將來的選舉中,清醒地支持建設香港的有心人而不是盲目地支持亂港者,香港才能夠實現再出發。
 
香港      范徐麗泰

紫荊專稿|范徐麗泰: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 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

紫荊專稿|范徐麗泰: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 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
范徐麗泰(本刊記者 李敏聰 攝)

社會動蕩給我們的
家園帶來沉重傷害,
香港人是時候反思了
 
根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公布的預先估計數據,2019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GDP)同比實質下跌1.2%,這是2009年以來首次出現年度負增長,其中四季度GDP更是同比實質下跌2.9%。2019年12月至2020年2月,香港經季節調整的失業率升至3.7%,超過9年來的最高水平。這些數字在警醒我們,持續了大半年的社會動蕩已經給我們的家園帶來沉重傷害,實實在在影響了市民的生活。香港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香港要重新出發,最基本的就是不能再亂下去,不能再有暴力的行為。否則,只要有暴力的行為發生,負責維護香港治安的警隊就不得不出來制止,如此往復,我們就沒有安寧的日子了。
 
香港再出發,特區政府當然要做事情。但是現在立法會中反對派議員一直在拉後腳,製造拉布、流會;還有那麼一群人,不管特區政府做什麼、如何努力,他們都別有用心地尋釁搗亂、煽動反對政府,特區政府可以說是舉步維艱。如果這種局面不改變,香港怎麼能夠再出發?
 
最近正值新冠肺炎防疫階段,為了儘快阻斷病毒傳播、也為了自己的健康,我們都要儘量減少外出和社會交往活動。我衷心希望大家可以利用這個機會,靜下心來理智地想一想,過去大半年來我們到底在做什麼?特別是所謂的“和理非”人士,希望你們能客觀理性地想一想,你們投票選舉出來的區議會議員、你們支持的那些人,是不是在做對你們有益的事情?回顧過去半年多來香港的變化,這可是你們想要的?
 
我想,只有絕大多數香港人都看清楚反對派的真面目,不再支持他們,而是同心協力支持特區政府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完善社會治理,並在將來的選舉中,清醒地支持建設香港的有心人而不是盲目地支持亂港者,香港才能夠實現再出發。
 
美英政客對本國人民性命都不看重,
又怎會真心疼惜香港人?
 
最近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我們不妨先客觀地看看各國的情況。
 
國際上,我們會看到美國英國政客對人民性命的態度。美國政客出於政治考量,並不願意真正直面疫情、抗擊疫情,甚至連病毒檢測試劑不足的問題都要社會各界千呼萬喚之後才著手解決。反而是股票市場大跌很快就讓美國總統坐不住了,要出來努力穩定局面。由此可見,美國政客並沒有將自己人民的安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對本國人民都不甚愛惜的政客,又怎會疼惜香港那些揮舞著英美國旗的黃面孔呢?
 
至於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居然提出“群體免疫”的說法,即通過60%的人被感染並產生抗體,來實現在“更多人群中產生對這一疾病的一定程度免疫力”。然而,哪怕是以新冠肺炎病亡率1%這一較低水平數值來估算,60%的人被感染也會帶來“難以想象”的病亡水平。這種抗疫方式無異於望天打卦。英國政客對本土居民尚且如此,恐怕不管香港人怎麼愛英國,都會落得個不值一顧吧。
 
再看看我們的祖國。我們的國家是不惜工本在抗疫,醫護人員更是不顧自身安危向疫情嚴重地區“逆行”,還有很多義工在各自崗位上不辭辛苦地為大家服務,政府和人民團結一致共同抗擊疫情。這種精神、這種珍惜人民生命健康的做法,是多麼難能可貴啊!怪不得世界衛生組織會對中國抗疫舉措給予高度評價,意大利等發達國家政府也在向中國求援,就連特朗普都說從中國進口的口罩不用加稅。
 
很多反對特區政府的人是相信外國的民主的。可現在你們看到了,真正有危機的時候,他們的民主是保障不了他們自己的人民的。美英政客對本國人民都如此無情,又怎會真心關切香港的利益、怎會真心疼惜香港人呢?
 

紫荊專稿|范徐麗泰: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 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

我們國家是不惜工本在抗疫,醫護人員更是不顧自身安危向疫情嚴重地區“逆行“。圖為湖北恩施群眾歡送天津援鄂醫療隊返程(圖:新華社)

 
我們把自己的家打爛了,就沒有家了
 
再來看看香港的情況。在香港疫情最緊張的時候、在人心惶惶的時候,那些支持反對派的醫護人員在做什麼?居然在煽動罷工。此時罷工就是不顧病患生死,也是令同僚的工作難上加難。他們這麼做,目的就是希望“攬炒”能夠成功,讓香港經濟變差、失業率上升,令到香港中下層人民無以為生。
 
反對派最希望的就是香港政府倒台。可是,政府倒台之後誰來執政呢?靠那些反對派議員嗎?我們來看一看去年新當選的反對派區議員都做了什麼吧。
 
西貢區議會反對派議員動議以兩名去世的年輕人的名字——周梓樂、陳彥霖來命名將軍澳的兩個休憩設施。陳彥霖母親公開表示反對,發出“讓彥霖安息,讓我們平靜過生活”的請求,反對派區議員也自己人罵自己人“食人血饅頭”,這件事最終不了了之。
 
屯門區議會決定動用公帑購買防毒面具濾罐,號稱做防疫用途。但所有香港人都知道,在“修例風波”中,防毒面具已經是黑衣暴徒的標準配備。更何況不論其防疫功效如何,人們都不可能帶著防毒面具去上班或買菜吧?提出這樣主張的區議員明顯是別有用心。
 
還有區議員,在警務人員於大埔廣福邨拘捕爆炸案嫌疑犯時帶頭鬧事。即使警員表明身份,到場的消防員也證實警方正持法庭手令在單位內執行職務,有關人士仍然堵在門口拒絕離開。身為區議員,怎麼能做涉嫌阻差辦公的事呢?
 
類似的鬧劇比比皆是,反對派區議員根本不是在做正經事情。我們香港人是不是應該要反思一下,我們投票選出了些什麼人呀?特別是“和理非”人士中的中產階層,我相信很多是投了反對派區議員的票的。你們可能只是為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香港繼續這樣下去,你現在的家園、現在的收入、現在的生活水平都將蕩然無存,這是你想要的嗎?是你想要為下一代爭取的嗎?
 
還有一部分“和理非”是年輕人,因為不敢或不想犯法而沒有參與暴力行為,所以就在後面支持吶喊。可是,年輕的朋友,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繼續支持他們鬧下去,任由經濟一路向下,再過五年十年,香港就不是今天的香港了,可能就和東南亞的三線城市差不多,甚至會變回小漁村,就業機會將大幅減少,那時候你還有什麼前途?拋棄家園到外國去嗎?可是英國美國會要沒有什麼專業經驗的人嗎?
 
這幾天有大量在英美留學的學生回到香港。為什麼?因為香港安全呀!聽說有一些整日在網上批評特區政府的所謂KOL(指在互聯網上有影響力的人——編者註),他們的子女也回到了香港。民間常說一句話:“針不刺到肉不會疼”。現在刺到他自己的肉,他就疼了,就要回到香港來躲避疫情。如果繼續鬧下去,將家園鬧成殘垣敗瓦,你們又能去哪裡躲避疫情呢?民間的智慧一向是打架要出去打,絕對不會在自己家裡打架,否則打壞了自家東西,還是自己受損失。你看美國打仗也從來都不在本土打。可是我們香港的那一批人,就是想不明白這個道理,偏偏要在自己家裡打架。不管是為什麼打架,也不論是打贏還是打輸,我們把自己的家打爛了,就沒有家了呀!
 
所以,我再三懇請“和理非”中的中產人士和年輕人要想想清楚,你們所做的,已經對香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傷害,可是如果現在及時回頭,我們香港還可以重新出發。咱們政見不同沒有關係,你們的力量和我們的力量加在一起,共同推動香港的發展,只為了搞好我們共同的家。我們不要讓那些莫名其妙、滿口胡言、行為乖張的人掌握了香港的命脈。既然大家同坐一條船,就不要再在船身上鑽洞了。
 
(作者係香港特區首任立法會主席,
第十一、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4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編輯:李博揚
一鍵下單,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