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日月經天,轉眼饒公已經離開我們兩年了。每當我仰望星空,有時彷佛會看見饒公端坐雲中。我知道,這是境由心生,因懷念而產生的幻覺,饒公的骨灰早已撒在大嶼山心經簡林中,他的靈魂也已熔化在他的書畫和著作中,滋養著喜愛饒公及其作品的人們。

| 香港      云白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在香港,許多名人都喜歡在廳堂掛一幅饒公的字畫,既高雅,又是一種居家的藝術享受。人們之所以欣賞饒公的字畫,是因為它的含金量高,思想性、藝術性、知識性和創造性俱佳。一切藝術作品,形式無疑是重要的,但藝術從本質上講則是寄托精神的形式。所以,精神內涵是字畫美的內核,而這個內核,則來自藝術家對世界、對人生的獨特理解和感悟。饒公認為,字畫的生命力來源於它的精神內涵。他每創作一幅字畫,首先關注的是它能否給人以啟迪,給人以力量。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正能量。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2015年6月,本文作者到饒公家中看望饒公(本刊記者 高峰 攝)


比如這一條幅:“古人大抵亦如我,世事何嘗不可為。”(圖1)它鼓勵人們,不迷信古人,要敢於創新,超越自我,超越古人,推動文化向前發展,給人以積極向上的力量。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

饒公最為人們稱道的一副對聯是:“萬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圖2)這是饒公精神的寫照。它鼓舞人們,要有堅強的意志,堅韌不拔的毅力,到中流擊水而能保持定力,以達最高的精神境界一一自在心。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2

饒公的另一對聯:“動念當思其所以,居心不可有然而。”(圖3)則是告誡人們,從起心動念開始,就要約束自己,居心要正,不存歪念,不可有僥幸心理。這是一幅兩米高的巨幅對聯。2014年5月,筆者拙作《書法四字經》由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編輯準備加入此條幅。出版社攝影師拍攝時,曾將此對聯掛在釣魚台國賓館芳菲苑大堂多日,觀眾不少。雖然也有人留意其行筆特色,驚嘆這是一幅篆筆入行草的佳作,但多數人關注的,是它的精神內涵,稱之為現代版的警世恒言。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3

有時,饒公的字能寫出一種人們經常會遇到,但又說不清道不明的體驗。這種看似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感覺,竟被饒公的一幅字一語道破,有一種恍然大悟之感。如“相見亦無事,不來忽憶君”(圖4),就是如此。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4

最引起香港新聞界轟動的,是2008年饒公為四川地震展覽題寫的大字橫幅:大愛無疆。(圖5)“大愛無疆”四個字,高度概括了中華民族在汶川地震中展現的大愛情懷和英雄氣概,鼓舞人們的鬥志,對今天全國人民抗疫鬥爭,仍然有重要意義。這一橫幅賑災義賣500萬港幣,全數捐給了四川災區。同時也創下漢字書法作品義賣的最高記錄。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5
 

座落在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對面的“心經簡林”,是饒公書法藝術的巔峰之作,也是饒公離世後的魂歸之所(饒公骨灰撒在這裡)。饒公調動了簡帛、魏筆、篆、隸、楷等各種書體的藝術表現形式,用巨型羊毛筆在四尺宣紙上揮毫,用兩個多月時間,寫了260多張,完成了大字榜書《心經》,古意渾穆,蔚為壯觀。2001年在香港中文大學體育館展出時,引起轟動(圖6)。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6

我曾把饒公的榜書《心經》和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泰山經石峪《金剛經》作了比較,驚奇地發現,許多字無論從筆法上,還是結體上,都驚人的相似(圖7)。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7

比較饒公榜書《心經》與泰山經石峪《金剛經》書法藝術特色,可以切實體會到中華書法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在相似處,我們看到了饒公筆法是如何忠實地傳承了千古不變的基本筆法;在不同處,我們看到了饒公是如何把隸、篆、簡帛融會貫通,在傳承基礎上的大膽創新和發展。這是橫跨千年的歷史對話,也是中國書法史上的又一個高峰(圖8)。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8


在書法美學上,饒公的榜書《心經》開創了隸、篆、簡帛三體融合的新書體,簡約玄澹,開張飛動。它是在繼承泰山經石峪《金剛經》隸楷書體上的創新和發展,吸收了篆體的瘦勁森嚴,融入了簡帛的簡約明快,如佛像般靜穆端莊,如雲鶴飛天般超然靈動,讓人們通過對“空”的領悟,體驗《心經》的基本要義,破除對身外之物的不切實際的執著,從而獲得“心無罣礙”的人生。

饒公用一幅通俗易懂的對聯,再現了這種思想境界:“自靜其心延壽命,無求於物長精神。”(圖9)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9
 

饒公字畫的另一特色,就是知識淵博。有時看似簡單的一條橫幅,其實是一把開啟宏大知識寶庫的鑰匙。比如橫幅“好山好水胸中解脫明月”(圖10)。(釋文:好山好水 胸中解脫明月。題記:沈寐叟言道,元嘉山水一關,自有解脫月在,語出華嚴經行應品。今南京出南唐第三墓。上海出牙璋,皆好山好水之驗,故記其事。辛卯 選堂。)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0

這裡的“山水”和“明月”,不是寫景物,而是《心經》和《華嚴經》核心教義的特定概念。曾記得2011年春天,饒公九十六歲。一天下午我如約到饒公梨俱室,向他請教《心經》與《華嚴經》的精要。饒公說:《華嚴經》最核心的一句話是“胸中解脫明月”,胸即心,“胸中解脫明月”就是心無旁騖,清新如月。這與《心經》最核心一句話“心無罣礙”的含義是完全一致的。

仔細觀看這幅字和字後的題記,從內容上講,這幅字高度概括了《心經》和《華嚴經》的精神要義,用通俗易懂的文字精確地表達了出來。從書法藝術上講,篆隸兼施,雄強壯麗,且用紙講究,黃底銀花,有富麗典雅之感。

題記中提到的沈寐叟,即沈曾植,是清末進士、學者、書畫家。碩學鴻儒,被譽為中國大儒,曾任上海南洋公學校長。他提出論詩有三關:元祐、元和、元嘉三元關。元嘉關即山水關:山水即是色,色即是境,境即是智。色即是事,意即是理。所以饒公這幅字的題記,開頭便寫道:“沈寐叟言道,元嘉山水一關,自有解脫明月在。”

由此可見,饒公這幅字,是把物質世界(山水)和精神世界(胸中明月)放在一起寫,既有宇宙觀,也有方法論。最後歸結為佛教的萬法皆出於心:好山好水,心無罣礙,胸中解脫明月。用《心經》和《華嚴經》中的這兩句話,做了既通俗又簡約的總結與概括。

所以有人說,欣賞饒公的一幅字,就是品一杯中華傳統文化的美酒。
 

饒公非常推崇唐代書畫理論家張彥遠。張彥遠,字愛賓,饒公把自己的畫室,命名為“愛賓室”(圖11)。饒公的許多名作都是在愛賓室完成的。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1

張彥遠對後世影響最深遠的,就是“書畫同源同體”的理論。饒公在自己九十年的書畫生涯中,繼承和發展了這一理論,並在實踐中大膽創新,創作了許多推陳出新的藝術品。他是善於運用詩書畫“三合一”創作的藝術家。2004年,他寫了一首論述詩書畫三者關係的詩:“畫史常將畫喻詩,從詩生畫自生姿,荒城遠驛煙嵐際,下筆心隨雲起時。”(圖12)並以行草書寫就,詩書俱佳。最後一句“荒城遠驛煙嵐際,下筆心隨雲起時”,這裡同時還點明了,書法要“以心為筋骨”,心堅定而字勁健。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2

饒公2013年創作的設色紙本畫《月牙泉》,更是詩書畫俱佳的代表作(圖13)。(詠月牙泉詩:磧上鳴沙水一灣,崢嶸古窟白楊間。蹋天誰會西來意,但見黃雲饒黑山。於舊紙堆中得此佚詩,選堂於愛賓室。) 畫中的詩,饒公用篆筆入行草寫成,以書入畫。而繪畫,饒公亦用篆隸筆法寫成。畫中有書,書中有畫,和諧統一,相得益彰。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3

饒公書畫合璧的作品不少,其中最為人們稱頌的是《硃衣古佛》(圖14)。(釋文:身似芭蕉,心如蓮花,百節疏通,萬竅玲瓏,來時一,去時八萬四千。)兩種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採用的都是千古不變的中鋒用筆和篆隸筆法,創造出古樸厚重、高貴典雅的藝術效果。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4

有人評價,饒公的荷花,比肩張大千。他曾贈送溫家寶先生一幅《荷花圖》(圖15),留白處題寫自己的詞作《一剪梅.花外神仙》:“荷葉田田水底天,看慣桑田,洗卻塵緣。閑隨陋豔共爭妍,風也翛然,雨也恬然。雨過風生動水蓮,筆下雲煙,花外神仙。畫中尋夢總無邊,攤破雲箋,題破濤箋。”一支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樸拙而清遠,題字穿行畫中、用筆凝練灑脫,詞作怡淡安然、高懷卓立,整幅作品詞書畫渾然天成,形簡神逸,給人以至美的藝術享受。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5

饒公認為,書法、繪畫的純任自然之美,是最高層次的美。他說過:“中國各種藝術,包括繪畫、書法、篆刻等都反對堆砌及造作,而以純任自然為最高層次。當然這個所謂自然,亦要這項藝術所需要的美感。”在創作實踐中,他對每一幅作品中的每一元素,即使是簡單幾個字的題跋,都悉心追求它的自然之美,及和諧美。如2008年饒公的設色紙本畫《佛手獻花》(圖16),就是如此。從整個畫面的結構布局,顏色搭配,到題跋的篆書體筆法,都恰到好處,體現了自然之美,和諧之美,達到了藝術美的最高境界。該畫被稱為佛教聖物。

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圖16

饒公是我的良師益友,我們相交多年,國家大事、人生哲理、書畫藝術,無所不談,多數是我問他答,他講我聽,讓我受益終身。在饒公去世兩周年之際,《紫荊》雜誌要刊登紀念他的文章,楊勇先生向我約稿,遂寫下這些,寄托緬懷。饒公字畫的含金量——紀念饒宗頤教授逝世兩周年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4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趙珊
編輯:李博揚、邸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