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抗擊新冠的中醫藥力量


“中醫藥學包含著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理念及其實踐經驗,是中華文明的一個瑰寶,凝聚著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博大智慧。”去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對中醫藥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今年春天,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場上,中醫藥傳承精華、守正創新,不但大醫精誠、有效治療治愈了眾多中國國內新冠肺炎患者,而且大愛無疆、成為中國為支援世界抗疫所貢獻的特色方案。


 北京      程雯

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抗擊新冠的中醫藥力量

中醫藥總有效率達90%以上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全國迅速召集調配4,900餘名中醫藥人員馳援湖北,約佔援鄂醫護人員總數的13%。這支隊伍,由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仝小林,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3名院士領銜,還包括數百名擁有豐富臨床經驗和理論素養的國醫大師、專家。其規模之大、力量之強,是前所未有的。

在此次疫情早期沒有特效藥、沒有疫苗的情況下,中醫藥專家朝乾夕惕推動科技攻關,篩選有效方藥。他們深入挖掘古代經典名方,結合臨床診療經驗,形成了中醫藥和中西醫結合治療新冠肺炎的診療方案,並且在臨床中不斷優化。此外,國內多個省區市和新疆建設兵團也單獨成立了省級中醫藥專家組,各地在救治中也積累了很多符合當地實際的有效治療方法與經驗。

縱觀此次針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救治,中醫藥深度介入預防、治療、康復的全過程。除了第一時間對輕症和普通患者使用中藥外,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中醫醫師全程參與救治方案制定、病例討論和查房,並採取中西醫結合、中西藥並用的救治方法,發揮兩種醫學的疊加效應。對出院恢復期患者,實施中藥、針灸、按摩等康復方案並用。

武漢在疫情爆發早期,醫院爆滿,一處發熱門診通常幾百人排隊,各類患者混雜聚集。面對如此令人擔憂的局面,中央指導組果斷決策,集中隔離、分類管理,把疑似患者、留院觀察患者、無法排除感染可能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這四類人群堅決隔離開來。

隨後,醫護人員開始給大家發放中藥湯劑或中成藥。這項工作最初的開展並不順利,第一天只發放了3,000多人份。但是兩三天之後,一些患者退燒了,咳嗽也減了。越來越多的人親身體會到了中藥的療效,就開始主動要藥喝。最後,共發放了60多萬人份的中醫藥物。中醫藥的早期介入,緩解了當時武漢醫療資源緊張的壓力。其快速改善症狀的療效,又進一步增強了病患戰勝疫病的信心和勇氣,成功使得以上四類人群中的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比例從最初的80%逐步降至2月底的個位數。

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抗擊新冠的中醫藥力量
2020年3月29日,在武漢雷神山醫院,第四批國家中醫醫療隊(上海)隊員吳瓊麗準備進入隔離病房污染區(圖:新華社)

緊接著,“中醫進方艙”。中醫國家隊在整建制接管武漢江夏方艙醫院後,不僅給患者服用中藥,還搭配使用按摩、敷貼、針灸、太極、八段錦等中醫全套療法。截至休艙,這裡的564例輕症患者沒有一例轉為重症。中醫藥的綜合治療方案在向其它方艙醫院推廣後,各方艙的輕轉重率也隨之顯著降至2%到5%。
重症救治是重中之重。除了在方艙醫院遏制輕轉重,中醫藥還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雷神山醫院、湖北省中西結合醫院,與西醫積極配合,參與重症救治。如痰熱清注射液、熱毒寧注射液,能和抗生素一起發揮協同作用;生脈注射液、參麥注射液,能有效穩定患者的血氧飽和度、提高氧合水平。最後,當患者治愈出院進入隔離點等待徹底康復時,施以中醫藥針灸、按摩等綜合療法,具有促進肺部炎症吸收、保護臟器的損傷、修復免疫功能等療效。

“新冠的病程就像一條拋物線,我們中醫藥在兩端有比較好的作用。我們雖然沒有特效藥,但是中醫有有效方案。”張伯禮院士分析說。

根據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通報,截至3月23日,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0.6%。臨床療效觀察顯示,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了90%以上。

近兩個月針對新冠肺炎診療救治的實踐充分證明,中醫藥確實能夠有效緩解症狀,減少輕型、普通型病例向重型發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能夠促進恢復期人群機體康復。如此觀之,中醫藥的早期介入、全程參與和精準施策有力阻止了疫情的蔓延,為中國打贏這場“戰疫”築牢了良好基礎。
 
“三藥三方”確證其效

新冠肺炎在開始發生時曾被描述為“不明原因肺炎”,“不明原因”就是指導致肺炎的這一病毒是此前未有的、成因不清的。而通常情況下,西醫需要查清病毒的流行特征、致病機理等因素之後,才能有效展開針對性的抗病毒治療,這就使得疫情初期缺少特效藥和疫苗。

這個時候,傳統的中醫藥學正適合發揮作用。與西醫不同,中醫學認為病毒和患者是一個整體,外感病都是六淫(風、寒、暑、濕、燥、火)及其組合而成,所以病因是清楚的,只是致病力的強弱程度不同。且中醫藥在幾千年治療傳染病的歷史過程中,已經形成了比較成熟的科學規律,主要集中在三種治療方法,如清熱、化濕和解毒等。這三種療法在運用時,會因各種傳染病的病因不同而各有重點、齊頭並進。因此,當西醫對“不明原因肺炎”束手無策之時,中醫藥卻可以及時出擊、阻擊病毒。

此外,從治療模式來看,西醫多數的化學藥物都是單靶點的,而中醫藥更多是多靶點的。比如這次新冠病毒最初讓患者出現炎症、免疫失調,進而會對肺、心等器官造成損害,這些都是需要治療的多靶點。西藥的化學藥物往往只能針對某一個靶點進行治療,而中藥是像團隊作戰那樣,能在炎症、免疫、器官損傷、凝血等多方面發揮療效。

所謂“大疫出良藥”!伴隨疫情的發展,中成藥和方劑被不斷納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的第五、第六、第七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再根據臨床療效的同步觀察,目前已篩選出對新冠肺炎具有明顯療效的“三藥三方”——金花清感顆粒、連花清瘟膠囊、血必淨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湯、化濕敗毒方、宣肺敗毒方。

此“三藥三方”既傳承了中醫藥千百年之精華,又依照新冠肺炎的臨床診療實踐守正創新。比如,金花清感顆粒是在2009年H1N1流感全球大流行時期創製的一劑新藥,而此藥方又是由具有1,800年歷史的麻杏石甘湯(源自《傷寒論》)和有近300年歷史的銀翹散(源自《溫病條辨》)兩個古方合方組成的。宣肺敗毒方,亦是在麻杏石甘湯、麻杏薏甘湯、葶藶大棗泄肺湯、千金葦莖湯等經典名方的基礎上凝練而來。化濕敗毒方,則是中國中醫科學院醫療隊在國家診療方案推薦的方劑基礎上,結合金銀潭醫院的臨床實踐優化而成。

面對疫情“大考”,“三藥三方”憑借大量的臨床數據和對照試驗確證其效。據國家中醫藥專家組披露,比如,在武漢開展的一項102例患者的臨床對照研究結果顯示,和對照組相比,金花清感顆粒治療新冠肺炎輕型和普通型患者的轉重症比例下降了2/3,退熱時間縮短了1.5天,同時反映免疫功能的白細胞、中性粒細胞計數和淋巴細胞計數有顯著改善。

另一項在全國9個省市23家醫院聯合開展的關於連花清瘟膠囊的RCT(隨機對照試驗)研究結果顯示,主要臨床症狀的消失率、臨床症狀持續的時間,治療組均優於對照組;治療組肺部影像學的好轉達到了83.8%,而對照組是64.1%;治療組臨床治愈率為78.9%,對照組是66.2%。

為了論證化濕敗毒方的療效,武漢金銀潭醫院臨床對照試驗入組了75例重症患者。結果顯示,使用化濕敗毒方患者的CT診斷的肺部炎症和臨床症狀改善非常明顯,核酸的轉陰時間以及住院時間平均縮短了3天。

而在武漢市中醫院、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等單位開展的一項關於宣肺敗毒方的對照研究顯示,與對照組相比,治療組淋巴細胞的恢復提高17%,臨床治愈率提高22%。該數據證明,宣肺敗毒方在控制炎症、提高淋巴細胞計數方面具有顯著療效。

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抗擊新冠的中醫藥力量

2019年11月8日,第十六屆世界中醫藥大會暨“一帶一路”中醫藥學術交流活動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開幕,來自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800名中醫藥行業代表與會(圖:新華社)


在此次對新冠肺炎的診療中,中醫藥充分體現了辨證與辨病、理論與臨床實踐的統一。其中既有通用方,也有針對不同病情、不同證型的方劑,還有中成藥。總言之,中醫藥注重維護和調節人體的整體平衡,注重增強人體自身的抵抗力和修復能力,為新冠肺炎患者抗擊病毒起到了調和形神、扶正祛邪之效。
 
大愛無疆助全球戰“疫”

病毒沒有國界,中醫大愛無疆。當人類面臨共同的挑戰,團結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隨著疫情開始在世界其它國家和地區迅猛爆發,還顧不上“喘氣”的中國就在第一時間主動同有需求的國家開展中醫藥參與疫情防控的國際合作,並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中國最新版本的新冠肺炎中醫藥診療方案,是中醫專家從短時間內對幾萬病人集中管理和治療中得出的最寶貴經驗,彌足珍貴。這些方案被翻譯成了英文,在國家中醫藥局官網上全文公開,與世界分享。中醫藥國家隊的專家則通過遠程線上交流,向日本、韓國、意大利、伊朗、新加坡等國家分享救治經驗,或是直接進行視頻看病。當中國政府陸續向意大利、伊拉克、柬埔寨等國派出醫療專家組時,一位位中醫專家、一批批中成藥、飲片、針灸針等中醫藥品和器械也隨程啟航。

此外,中國的一些地方政府和民間組織也在積極通過中醫藥助力國際戰“疫”。比如,北京市打造了首個中英文雙語中醫藥服務平台,還向海外僑胞提供中醫藥免費服務;廣東省“當仁中醫全球抗疫援助公益行動”向13個國家捐贈中醫藥抗疫物資;江蘇省僑聯快速組建“中醫抗疫關愛群”,每天安排中醫專家通過視頻、語音分享中醫抗疫經驗;浙江省文成縣讓中醫直接坐診微信群,提供遠程健康問診……

除了支援海外的主動作為,中醫藥還成了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搶手貨”。還記得春節期間,國內民眾排隊搶購“雙黃連”的場景嗎?中藥的影響力,如今正在全球上演。

中國援助意大利的第一批物資中包括10萬盒連花清瘟膠囊,最近他們可能還要追加10萬盒。意大利的一些中醫診所門庭若市,每日前來就診或尋求預防的當地人絡繹不絕。美國、日本、韓國的一些醫院和診所,也開始詢問中方捐助中成藥的意向。

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八區和十區的商貿中心,每天都有排著長隊領取當地華人志願者熬煮贈飲的防疫中醫藥茶。為了滿足荷蘭中醫藥進口商明顯增大的採購需求,出口荷蘭的中國中醫藥企業又新開了幾條生產線。紐約民眾甚至開始搶購中藥,板藍根、金銀花等中藥已出現脫銷現象,部分中草藥一貨難求、價格飛漲。
 
中華瑰寶正加速走向世界

中醫藥學源遠流長,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和中華文化的精粹。數千年來,中醫藥學一直悉心守護著華夏子孫的繁衍生息,在無數次的重大疫病中總結規律、完善古方,科學、系統地形成了中醫強身治疾的“獨門絕技”。 

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共產黨高度重視對傳統中醫藥的保護、傳承和發展,中醫藥事業取得顯著成就,為增進人民健康作出了重要貢獻。中共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把中醫藥工作擺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2016年,發展中醫藥被首次上升為國家戰略。2019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對中醫藥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充分發揮中醫藥防病治病的獨特優勢和作用,為建設健康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

在中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傳統中醫藥學取得了與時俱進的發展,在世界範圍內廣泛傳播並收穫了前所未有的讚譽。2010年,“中醫針灸”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201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又將《黃帝內經》和《本草綱目》列入《世界記憶名錄》。2015年,中國科學家屠呦呦以“從中醫藥古典文獻中獲取靈感,先驅性地發現青蒿素,開創瘧疾治療新方法”,挽救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因此獲頒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2019年,起源於中醫藥的傳統醫學章節被首次納入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疾病分類代碼(ICD-11)。目前,中醫藥已傳播至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中國已同外國政府、地區主管機構和國際組織簽署了86個中醫藥合作協議。這些都是中國政府與中醫藥專家歷經數十年的卓絕努力,為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所取得的寶貴成果。

隨著人們健康觀念和醫學模式的轉變,中醫藥對常見病、多發病和慢性病的防治作用日益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和接受。尤其在人類遭遇SARS、甲型H1N1流感、埃博拉出血熱等突發疫情時,中醫藥更是當仁不讓、妙手回春。

今年春天,在中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焦灼緊迫之時,中醫藥發揮所長,及時與西醫展開協同救治,為中國取得了令世界讚歎的防控成效。習近平總書記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多次強調,要堅持中西醫結合、中醫藥並用。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指導組組長孫春蘭撰文認為,中醫藥是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特色和亮點。

經過這場“戰疫”,中醫藥勝利完成了一次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的生動實踐,因而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中西醫結合的方式是抗擊疫情的重要方案,正為全球抗疫作出貢獻”。

如今,中醫藥不僅是中國特色醫藥衛生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國際醫學體系的重要內容。它屢經考驗、歷久彌新,不僅是中國的瑰寶,更是世界的財富。等疫情結束,期待它繼續為建設健康中國、健康世界綻放光芒。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抗擊新冠的中醫藥力量

(作者係中國科學院研究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5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編輯:邸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