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缩略图

【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經過7個月仍沒法選出主席。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指定由陳健波主持內務會主席選舉,但遭到反對派議員瘋狂地極力阻擾,令莊嚴的議會殿堂陷入“混戰”。經過選舉,最終李慧琼成功當選主席,突破了內會困局。然而,反對派當日竟然在會議廳上拉起黑布,並且在眾目睽睽下上演“全武行”。反對派議員模仿街頭暴徒,拉起黑布遮掩“黑暴”,不但反映他們有組織有預謀在議事廳發起暴力衝擊,而且黑布更是一個政治宣示,意味著反對派將會全面投向“黑暴”“攬炒”和反中路線,拉開了“毀滅香港黑幕”。這個趨勢值得各界警惕及防範。


| 香港     郭行之 

【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


【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

5月18日,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現場,反對派議員拉開黑布企圖衝擊主席台


公民黨郭榮鏗利用內會主持身份,濫用權力在內會上惡意“拉布”,不但浪費大量公帑,更令立法會長期癱瘓。在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的連番發聲之下,建制派開始轉守為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更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的“尚方寶劍”,DQ了郭榮鏗的主持資格。然而,反對派在當日內會上仍然企圖垂死反撲,一班反對派議員拿出準備好的黑布走向主席台,在黑布掩蓋下以暴力衝擊會議,發生了嚴重的肢體衝突,導致有立法會保安因此受傷,立法會秘書處亦就此報警。

 

反對派政客成為了暴徒的傀儡


反對派衝擊會議的手段,與去年破壞《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如出一轍,企圖通過暴力令會議腰斬,從而達到“拉布”的目的。但在《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上,反對派議員雖然都有使用暴力,但沒有隱藏遮掩,沒有拉起黑布敢做不敢認,現在卻淪落到仿效街頭暴徒開雨傘遮暴行的下三濫伎倆。說明經過一年來的“修例風波”,經過一年的“黑暴”肆虐,反對派政客已然變成暴徒的傀儡和“尾巴”。


【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

“黑暴”之所以稱為“黑暴”,原因是暴徒以黑色為記。圖為香港街頭手持燃燒彈的黑衣暴徒


反對派過去在議事廳上演各種政治鬧劇以至上演“全武行”並不鮮見,但這次內會衝突與以往卻有本質上的不同,以往反對派的行為勉強可稱為議會抗爭,但現在他們的所為卻是名副其實的“攬炒”,行為已經不是抗爭而是破壞,不單破壞議會,更是要破壞香港,摧毀香港的基石及繁榮穩定。當中原因有三:


一是要進行喪心病狂的政治“攬炒”。反對派在內會的拉布,並非是為表達訴求,更不是為市民爭取什麼權益,而是要令立會完全癱瘓,廢除立法會的立法功能,完全是玉石俱焚式的政治“攬炒”。


二是投向“黑暴”的政治宣示。“黑暴”之所以稱為“黑暴”,原因是暴徒以黑色為記,以全副黑色的裝備,高舉黑色的“港獨”旗幟,再加上在公眾場合的暴力破壞,視法紀如無物,所作所為較黑社會更加猖狂,因而被稱為“黑暴”。現在反對派議員在內會衝突上打開黑布,顯然就是效法暴徒在暴力施襲時打開雨傘,目的是掩蓋黑布下的犯罪行為。“黑暴”對社會造成極為嚴重的破壞,全港市民都要為暴徒的暴行埋單。現在反對派竟然將暴徒的一套在議事廳上照辦煮碗,說明他們已經全面投向“黑暴”路線。


三是試圖以黑布昭示其反中的“港獨”路線。在香港政治生態中,“黑布”有其獨有的象徵意味。例如在2017年,“香港眾志”的一群人在金紫荊銅雕上蓋上黑布,當時“香港眾志”的周庭就直指這是要“撕破中央製造的‘太平盛世’假象”。到了“修例風波”期間,黑布更成為“黑暴”以至“港獨”的象徵。暴徒每次搗亂、破壞,都會揮舞寫上各種標語的黑布旗,這已經成為“黑暴”的標配。反對派議員公然在立法會議事廳上高舉黑布,並且以黑布遮掩暴力,已經是一個明火執仗的政治宣示,表示反對派已經走上一條暴力毀港、反中煽“獨”的不歸路。這塊黑布不單是遮醜布,更是“投名狀”。

 

立法會不能讓極端勢力佔據


立法會是香港的立法機關,關係立法工作、政府政策的推動以至各項大小撥款,在香港治理中舉足輕重。反對派在內會上拉起的黑布,宣示他們已經拉開了“毀滅香港的黑幕”。對於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反對派喊出了“35+”立會過半的口號,但他們企圖取得立法會過半席位的目的不是為了港人福祉,不是為了推動香港社會的進步和發展,而是要實現經濟“攬炒”、暴力“攬炒”以及政治“攬炒”。反對派“狗頭軍師”戴耀廷更提出了“真攬炒十步”,最終目的就是破壞“一國兩制”,將香港引入萬劫不復之地。


【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

“黑暴” “攬炒”下香港經濟受到重創。圖為銅鑼灣結業的商鋪(本刊記者 黎知明 攝)


近期在反對派的“協調會”上,反對派內有意參選人更擬定了所謂“共同綱領”,表明“會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攬炒”的綱領,聯繫內會上的黑布,說明這群“黑布議員”已經淪為“黑暴”“攬炒”極端勢力,變成危害香港前途命運的破壞分子,他們已經拉開了毀滅香港的黑幕。


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是一場關係香港命運的選舉,反對派代表了“黑暴”“攬炒” 勢力、走的是“破壞香港”的路線,如果讓他們取得立法會多數席位,香港再無寧日,“攬炒”將成為事實。對於可能出現的危機,必須作出預案。一方面市民大眾要趕快警醒過來,全力阻止“黑暴”“攬炒”極端勢力肆虐,不能讓他們佔據立法會、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砸掉港人飯碗;另一方面,基本法序言明確規定:“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並考慮到香港的歷史和現實情況,國家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按照‘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方針,不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基本法序言寫的就是基本法的立法目的,也是“一國兩制”的初心。政治“攬炒”、經濟“攬炒”,明顯與基本法完全相違。“攬炒”主張既然違反基本法,主張“攬炒”的人自然不具備參加香港選舉的資格,選舉主任必須從嚴把關,將這些禍港分子拒諸立法會門外。【紫荊專稿】黑布掩“黑暴”  反對派拉開“毀滅香港黑幕”


(作者係香港資深評論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6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林知懷、邸倩


一鍵下單,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