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缩略图

【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時殷弘: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近期,非裔美國男子因遭警察暴力執法致死在美國國內引發了一系列暴亂事件,令原本就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處於經濟停滯狀態的美國雪上加霜。美國對華態度也一度降至冰點,甚至持續對涉港國安立法指手畫腳、大放厥詞。新一輪美國大選在即,特朗普會否連任?中國該如何應對與美國的博弈?中美關係走向又會如何影響香港的未來?帶著這一連串的問題,記者採訪了中國知名國際問題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傑出教授時殷弘。

|本刊記者     馮琳

【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時殷弘


對美國可能的制裁措施要做好預案

記者:在您看來特朗普提出要對香港實施制裁只是虛張聲勢,還是確實會採取行動?

時殷弘:他肯定會採取行動。全國人大剛宣布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港區國安法,特朗普幾個小時後就宣布要對香港實施制裁,而且這個宣布是超出世界上大部分觀察家的先前預期的。他不光聲稱要取消香港在美國享有的金融和貿易優惠,而且還要取消香港享有的所有優惠,包括簽證優惠、遣返優惠等等。  

原先英美有一個“道德兩難”:本來他們說的是要救香港,但美國的制裁首先損害的其實是香港市民、香港地區的利益。美國要是不從這個“道德兩難”中脫身,要對香港“下狠手”是有顧忌的。但現在,英國外相、內政部大臣以及首相相繼宣稱,“今天(香港地區)大約有35萬人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護照)’,另有250多萬人有資格申請”。更有一個英國高官發表文章稱要在英國建立一個“完全自治的香港社會”。這樣他們就為自己從“道德兩難”中脫身找到藉口了,意思是“我們把這些人弄來,我們不是傷害香港市民”。所以,千萬不要以為屆時他們不會對香港採取嚴厲的制裁措施。

在這種情況之下,中國政府該怎麼反制?我認為無論如何都要採取實際行動,換句話說,最大的反制就是堅決貫徹港區國安法。另外,中國現在雖然比較困難,但一定要跟香港所有人講清楚,在貫徹維護香港地區的國家安全的同時,我們堅定不移並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

記者:面對美國的制裁,您認為屆時中國包括香港特區能承受嗎?

時殷弘:承受嘛,最多就是有一段時間日子過得不如之前好吧。至少在疫情之前,中國吸引外資的70%經過香港,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60%經過香港。香港的經驗、國際聲譽和金融自由度,至少深圳、上海在很長時間內是不能取代的。美國實施制裁後,中國的金融、貿易,甚至有可能在一段時間內的國際聲譽,都會受到重大損害。所以對美國可能的制裁措施一定要有預案,且要做得細緻一點,該堅決行動的時候要堅決果斷地行動。 

記者:美國對香港的表態,是否還會持續影響其盟國對香港的態度?

時殷弘:現在英國就衝到最前面了。我們清醒地看到,在香港問題上所有西方國家甚至一些發展中大國,都沒有站在中國這一邊。法國、德國可能不會衝到這麼前,但都會不同程度地跟進。所以不要有太大幻想,最多就是爭取這些國家不要跟美國這麼快、這麼緊。
 
特朗普的“不靠譜”是一種“戰略本性”

【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當地時間6月6日,美國民眾在美國芝加哥遊行示威。儘管當時喬治·弗洛伊德因遭警察暴力執法致死近兩周,多地抗議規模依然龐大(圖:新華社)


記者:美國因非裔美國人被警察暴力執法致死而持續引發暴亂,這是偶然事件嗎?美國當前的亂局預計會持續多久?

時殷弘:也不能說是偶然的,因為美國的種族矛盾,還有白人警察執法的嚴酷,是多年來一直存在的問題。同時,美國現在正在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衝擊,經濟受到嚴重影響,即使不至於發生大蕭條也是大衰退。在此背景下,總的來說特朗普的表現非常低效、可謂瀆職,而且把他的黨派政治發揮到了最狂野的地步,所以引起極大不滿。再加上民主黨現在也跟特朗普一樣不擇手段,他們堅持凡是特朗普講的全是錯的。所以在多種因素作用下,首先是非裔美國人強烈不滿,再加上疫情的衝擊,有的憤恨封鎖政策、有的憤恨中國、有的憤恨特朗普或者是兼而有之,以及民主黨州長和民主黨眾議院黨派政治等多種原因,共同造成了目前全美非常大的一個亂局。 

由於現在美國暴亂中有壞人趁機搶劫,也在削弱美國民眾對運動的支持。再加上特朗普反復強調無論如何也要冒風險重啟經濟,美國5月份失業人數有比較明顯的下降。美國的暴亂現在是高峰,有高峰就有向下降的時候。只不過到目前為止像有多個大中城市、有成百萬人參加的這樣一種運動,恐怕高峰不會維持太長的時間。特別是如果美國今後幾個月疫情沒有重新大暴發,經濟能夠開始艱難恢復的話,這種暴亂也將逐步平息。

記者:現在有一種輿論已經把特朗普給“小丑化”了,包括他在處理疫情、暴亂等一系列棘手問題上的言行,大家都覺得特朗普“特不靠譜”。事實是這樣嗎?

時殷弘:特朗普是一向不靠譜。這種“不靠譜”是他的“戰略本性”,而且也是他“拿手”的戰略長處。可以說他是一個依靠本能的、非常殘忍的、高度馬基雅維利主義的戰略操盤手。2017年4月“海湖莊園”會談,中國人感到意外驚喜,可沒想到三個月不到特朗普就翻臉了。中美發生貿易戰以後,2019年5月初中美貿易談判一度崩盤也是他翻臉造成的。

特朗普翻臉太多,而且他現在這樣不光是為了“甩鍋”,很可能是怨恨中國。三個月之前他的日子好得很,美國經濟很強,就業率達到了大蕭條以來的最高水平。但是現在一塌糊塗,已經直接影響和威脅到他的連任競選,我們很難排除他會把美國現在的局面歸咎到中國身上。
 
不論特朗普勝選與否,美國對香港的基本政策不會變

記者:您如何看待將在11月舉行的美國大選?目前美國的國內局勢是否會影響特朗普連任?

時殷弘:特朗普究竟能否連任,目前來看取決於幾個因素。第一,11月份美國疫情會怎樣。這一點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都不能確定。美國從4月底以來疫情有所好轉,但會不會再有大規模的暴發誰也說不準。第二,與疫情形勢密切相關的是,5月份美國的經濟有微弱回升,這個趨勢能不能繼續下去。這也不知道。第三,會不會由於一個當時看來偶然的事件,後來釀成很大的政治風波。類似這次弗洛伊德被警察打死。第四,還取決於拜登。面對特朗普這種超級能煽動至少白人草根的人,拜登到底能不能發揮他的競選優勢,不但吸引民主黨的中間派,還吸引民主黨的左派?這誰也不知道。 

所以美國11月的選舉結果很難說。但是無論如何,現在跟過去相比,特朗普的選情急劇變化,變得明顯不妙。但是畢竟到11月份還有好幾個月,到底會怎麼樣?也許拜登能夠獲取壓倒性的勝利,也許特朗普能夠險勝。 

記者:在您看來,如果拜登勝選,是否能夠扭轉目前比較糟糕的中美關係?

時殷弘:我經常遇到外國朋友提出的關於“中國政府有沒有強烈的意願想拜登選上”這樣的問題。我都回答我認為中國政府是肯定沒有強烈偏好的,對他倆都差不多。

拜登上台的話,對中美關係的好處是,他比較可預見,相對講點禮貌,這對阻止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或許有好處。但另一方面,拜登可能要大講所謂“人權問題”。特別是民主黨屆時會花很大的力量去重新把被特朗普疏離的歐亞盟國結合起來。如果此舉有效,那當然對中國是不利的。所以這兩個人無論誰勝選,對中國來說都差不多。

【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香港各界“撐國安立法”聯合陣線發起網上聯署反對外部勢力干預。圖為6月15日,香港各界“撐國安立法”聯合陣線代表出席記者會(圖:新華社)


記者:那麼不管他們倆誰勝,美國對香港的政策都是不會變的?

時殷弘:當然基本政策不會變,但是執行風格可能會不一樣。總之一句話,至少從中短期來看,美國是打算不讓香港特區、讓中國有好日子過的。但具體會採取何種政策手段呢?也許拜登對中國包括香港地區的制裁,可能不會像特朗普這麼粗暴。因為就特朗普現在宣布的制裁程度而言,已經沒有人可以超過,他要取消對香港的所有特殊待遇。那麼拜登是不是會執行得慢一點,或者90%的特惠取消,10%的留下來?誰也不知道。
 
記者:從長遠來看,在這次重大疫情對全球產生深遠影響的背景之下,我們該如何展望中國的未來?

時殷弘:中國現在從上到下,每一個人心目中有兩個圖景,而這兩個圖景是彼此抵牾的。

一個圖景,我稱之為“絕對圖景”。“絕對”就是說不管怎麼樣,中國現在從各方面都比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前弱,遇到的困難多、挑戰多,而且挑戰大大增加。這個時候,中國最重要的是做好三件事:第一要防止疫情捲土重來,第二在困難情況下爭取恢復經濟,第三是扎扎實實做好港區國安立法。其它的事項全部要為這三件事服務。

與此同時,每個中國人心目中還有一個“相對圖景”。目前我們面臨的困難和挑戰確實比過去增大了,但是環顧全球,也是中國面對的一大戰略機會!我們因此要在經濟、金融、技術、貿易、意識形態、外交政策上,全力以赴邁向新的歷史高度,爭取在一代人的時間裡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紫荊特稿】時殷弘: 制定執行港區國安法 冷靜應對美國挑戰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7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邸倩、林知懷


一鍵下單,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