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缩略图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

今年立法會選舉,反對派喊出了“35+”的奪權口號,戴耀廷更提出了“真攬炒十步”,企圖奪取立法會過半議席,從而癱瘓議會,“攬炒香港”。在反對派的狂妄挑釁,外部勢力的步步進逼,肆意損害香港國家安全的形勢下,中央果斷出台港區國安法,不但修補香港的國安漏洞,更建立了一套全面維護國家安全的機制。港區國安法的出台,打亂了反對派的選舉部署,令反對派陷入了進退維谷境地。然而,奪取立法會過半議席是反對派以及其背後勢力所定下的“總目標”,面對港區國安法出台後的新形勢,反對派也在調整立選策略,企圖負隅頑抗。但反對派如果不改弦易轍,改變與國家對抗的路線,如何變陣也改變不了其走向敗亡的結局。

香港 郭行之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
回歸23年,香港一直未能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圖為香港青少年軍在升國旗區旗
港區國安法千呼萬喚始出來,不單有力地填補了香港在國家安全上的漏洞,而且在執法、檢控、審訊等方面都作出了周全的部署和配套,共同構建香港的國家安全法機制。中央主動出手就國家安全立法,原因是回歸23年,香港一直未能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在未來一段時間也看不到完成的可能,而近年香港社會出現大量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港獨”勢力愈來愈狂妄囂張;反對派政客毫無顧忌到外國乞求制裁香港,干預香港事務;反對派甚至喊出“奪權”“攬炒”口號……這些都敲響了香港國家安全的警號,中央出手既是逼不得已,也是不能不發。
 
構建國家安全機制 打擊“攬炒”圖謀
 
港區國安法的出台,將大幅改變香港的政治生態。該法草案說明中規定,“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在參選或者就任公職時應當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者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等於為立法會選舉加設了一道“防火牆”,將拒絕擁護基本法、拒絕效忠特區的人拒諸門外。維護國家安全是基本法明確規定的憲制責任。顯然,反對港區國安法、損害香港主權安全的人,將不可能“入閘”參選,這對於一眾反對派而言,無疑是沉重打擊。
 
為此,近日他們開始在立選上進行變陣,當中主要有三個動向:
 
發動外圍組織反對港區國安法
 
反對派企圖將國安法炒作成去年的“修例風波”,挑動大規模的政治風暴,以配合其選舉工程。然而,在港區國安法下,反對派擔心公然反對國安法,將成為之後被DQ的理據,於是改為發動其外圍組織、工會作為反國安法的主力。例如早前多個反對派外圍工會,包括醫護工會、“新公務員工會”以及一些激進學生組織,就聯手發動所謂“罷工罷課公投”,企圖為之後的罷工罷課造勢,可惜最終功敗垂成,投票人數遠低預期。
 
值得留意的是,在這次“公投”上完全不見反對派政客的身影,前台的都是一班名不見經傳的人士,說明反對派為了逃避國安法,改為利用這些外圍組織擔當反國安法主力。這次“公投”雖然慘淡收場,但預期反對派不會收手,未來一段時間反對派將會繼續與這些外圍組織配合炒作國安法風波,從而蠱惑民意,挑動民情,為9月立選服務。對此,應有所警惕。
 
加強與“本土派”“獨派”的選舉協調
 
為達到立會議席過半“總目標”,反對派內部也加強了協調工作,並由戴耀廷、區諾軒負責反對派的初選。本來有意參加初選者都要簽署所謂“正式協議書”,承諾當選後必須否決政府所有法案和撥款,全面配合“攬炒”的路線,但在港區國安法出台後,為免留下DQ罪證,戴耀廷近日已表明不會提供有關協議書,即是不用簽署“投名狀”。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
今年9月將舉行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圖為香港立法會會議廳(圖:新華社)
 
戴耀廷為協調反對派出選費盡心機,但他突然取消協議書,卻惹來“本土派”“獨派”的攻擊,指責戴耀廷立場不堅定,他們更自行發起參選人簽署“抗爭派立場聲明書”,要求參加初選者簽署共同綱領。但同時,反對派大黨如民主黨、公民黨卻認同戴耀廷的做法。當前反對派內部正就是否簽署有關聲明發生激烈爭論,有“本土派”更因此退出有關協調。
 
其實,是否簽署所謂抗爭聲明根本無關宏旨,反對派大黨與“本土派”爭的,從來不是“投名狀”而是參選權,在議席的肥肉下,根本沒有人甘願放手,戴耀廷的初選協調不過是為了勸退不屬意的人士,讓“自己人”成功出選。這樣的初選自然對一班“素人”不利,因而借所謂抗爭聲明發難,以擺脫初選掣肘。反對派雖然全力進行所謂協調,但在各黨各派各懷鬼胎之下,所謂協調只是一廂情願。7月中反對派的初選能否協調順利,也只是“美好的期待”而已。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
在香港國家安全不斷受到危害的嚴峻形勢下,中央果斷出台港區國安法。圖為市民踴躍簽名撐國安立法
 
為免被DQ,紛紛“忽然愛國”以及尋覓Plan B
 
一貫擔任美英勢力代言人的李柱銘不久前接受訪問時,突然炮轟“獨派”及暴徒,指“環顧世界各地起革命的人都不會先宣之於口”,“若他們有心起革命,應該是推翻現有制度和議會,而非爭取進入議會”云云。李柱銘又指,有些宣稱會“勇武抗爭”的人“見到警察就離開”,並非真正“勇武”,質疑“港獨派”只想靠“講‘獨’”贏選舉,“港獨教父”大有與“港獨派”劃清界線之意。其他反對派政客近日在接受傳媒追問“港獨”問題時,或表明反對,或避而不談,部分如林卓廷之流更“忽然愛國”。公民黨甚至在自身網頁上刪除了有關其主張“自決”的內容。這些做法不過是為了逃避DQ。
 
同時,反對派為保險計,也紛紛尋覓Plan B人選,例如公民黨在各區直選中都安排了新人排後面,假如領軍人物被DQ也可以替補。其他黨派亦紛紛尋找或明或暗的Plan B人選。這說明反對派自己心中有鬼,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很可能難以逃過被DQ的命運,於是紛紛變招圖存。
 
反對派的立選變陣負隅頑抗能夠奏效嗎?機會不大。港區國安法在香港更是全覆蓋,當然包括立法會選舉。港區國安法是中央推動香港撥亂反正的關鍵一招,絕非走過場,做樣子,更不是“無牙老虎”,對於違反國安法的人,不要說參選,隨時更要惹上官非。如果反對派仍然不放棄“攬炒”路線及與中央對抗的路線,任何招數都只是徒勞。【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立選變陣負隅頑抗
(作者係香港資深評論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7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林知懷、邸倩
一鍵下單,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