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違法“初選”引發大洗牌

反對派違法“初選”引發大洗牌

 “攬炒派”上位挑起立選“奪權戰”

戴耀廷及“民主動力”發起的所謂反對派“初選”,在一片混亂及爭議聲中落幕。這是一場違法的舞弊“初選”,也是一場充滿人為操控、發水造假的假戲,更是一場旨在發動“攬炒”、 圖謀奪權和癱瘓議會的政治行動。在“初選”中,“攬炒派”全面上位,一眾傳統反對派政客被取而代之,這說明反對勢力的幕後大台已經擺出全面開戰姿態。但傳統反對派不會甘於退出政治舞台,未來與“攬炒派”的內鬥將愈演愈烈。同時,“攬炒派”上位也意味著挑起了立選的“奪權戰”,“攬炒派”企圖“借暴奪權”,今年立選將是一場“攬炒”與“反攬炒”的攻防戰。不過,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後,“攬炒派”在立會奪權的企圖不可能得逞。

 

文 | 香港    郭行之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違法“初選”引發大洗牌插图

反對派違法“初選”引發大洗牌。圖為7月11日,位於旺角通菜街的一個“初選”投票站附近
 

戴耀廷為反對派舉行的所謂“初選”,完全是一場違法的選舉舞弊行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出,香港的選舉制度沒有“初選”,不容許任何做法干擾立法會選舉。港澳辦和中聯辦亦嚴厲譴責反對派的非法“初選”破壞立法會選舉公平,點名指戴耀廷進行違法活動有幕後指使,強調決不允許外部勢力操控香港政治事務。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嚴厲斥責,揭露了“初選”違法操縱選舉的本質,更表明中央及特區政府絕不會容許有幕後勢力干預香港選舉。

“初選”違多條法例 罪證如山

 

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7至9條,任何藉賄賂、武力、脅迫或欺騙手段以誘使他人參選或不參選的行為,均屬舞弊行為。這場所謂“初選”,實際上是一場威迫、操控參選人的行動。有反對派政團如街工在“初選”前表示不論結果如何都會堅持參選,隨即遭到其他反對派派別的圍攻,最終被迫棄選;有“參選人”對所謂“初選”結果不服,但最終在壓力之下被迫不參選;一些“本土派”人士亦表示根本不想參加“初選”,但在壓力下卻被迫參與。
 
最離譜的是,在“初選”結果尚未公布之前,戴耀廷已恐嚇如有任何參選團隊不理先前協議、不遵從“初選”結果,有關人士要自行面對後果;他更聲稱有關人士當選的機會並不大,“相信各個民主派團隊都會聰明地做決定”云云。這不但是剝奪“同路人”的參選權利,更是赤裸裸的脅迫恐嚇,已經違反了選舉條例。
所謂“初選”並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不過是反對派一場政治篩選、一場偷步宣傳。所有參加者必須將有關開支計入選舉經費,即“初選”的宣傳費用以及全港幾百個票站的開支成本,必須全數計入有關人士選舉經費,否則就是違反選舉法例。“初選”亦涉嫌違反私隱條例以至限聚令等,罪證如山。
 
更重要的是,“初選”是一場挑戰香港法律、挑戰香港國安法的猖狂政治行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警告,所謂“初選”的目的,如果是達致“35+初選”選舉結果,目標是去阻撓政府的政策,可能會違反香港國安法中顛覆政權的罪行。事實上,反對派“初選”目的就是通過取得立法會過半,從而否決政府所有政策和撥款,癱瘓議會和政府,製造香港憲制危機。這樣的本質已經觸犯了香港國安法的“顛覆政權罪”,該法明確提到,“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即屬於“顛覆國家政權行為”,情節嚴重的,可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為了達到“攬炒”目的,反對派才有了這場違法違規的“初選”。因此,“初選”就是為了“攬炒”議會、癱瘓香港,是一場顛覆政權的行動。毫無疑問,已經觸犯了“顛覆政權罪”,其違法本質證據確鑿,對於戴耀廷等搞手理應依法追究,參加“初選”者也必須付上法律及政治的責任。
 
這場違法“初選”的結果是,“攬炒派”、激進“抗爭”派“全面勝出”,不少名不見經傳者都“高票當選”,相反一些傳統反對派政團如民主黨、公民黨卻遭遇滑鐵盧,工黨、街工等被全面泡沫化,反對派老將如黃碧雲等都慘敗而回,被迫宣布不再參選,其他如林卓廷、胡志偉也只是僥倖過關,但已是焦頭爛額。
 
由於反對派各政團派系都表明會接受“初選”結果,意味這次“初選”將是反對派的一次“大洗牌”,傳統反對派徹底邊緣化,被一班“攬炒派”取而代之,這是反對派的一次大執位,也是反對派路線的一次大調整。幕後大台通過一場人為操控的“初選”,在反對派內進行“換血”,讓“攬炒派”全面抬頭,成為反對派的主導力量,這樣“攬炒”路線也可能成為日後反對派的政治綱領,反對派或將正式變成“攬炒派”。

 

【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違法“初選”引發大洗牌插图(1)

反對派的“攬炒”行為是與民為敵。圖為7月1日,市民慶祝香港回歸23週年暨香港國安法公布實施(本刊記者 鄭萬鵬 攝)

“攬炒”與民為敵 奪權痴心妄想

 

這樣一個大洗牌、大“換血”,傳統反對派事前都不知情,直到結果出來才發覺成為大台“棄子”。雖然他們表面上說接受結果,但卻是口服心不服,其支持者也很難接受結果。同時,“攬炒”路線成為主流,這與一直以來反對派的路線並不相符,始終反對派不少中間支持者並不認同“攬炒”,但在“初選”之後,“攬炒”路線抬頭,傳統反對派如何自處?是跟隨“攬炒派”的指揮棒起舞,在激進路線上愈走愈遠?還是適度與“攬炒派”保持距離,留有餘地?值得傳統反對派思考。
 
反對派的“初選”也將改變這場立法會選舉的性質,不再是選賢與能,不再是立場、政綱、表現之爭,而是一場“攬炒”與“反攬炒”的攻防戰,一場立法會的“奪權戰”。“初選”之後反對派的政綱只有一個,就是“攬炒”議會,全面“奪權”,其他議題再也不是重點。反對派幕後大台的算盤是,參照去年區議會選舉,主打政治議題,走最激進的路線足以橫掃選舉,所以立選照辦煮碗,繼續大打激進“抗爭”議題,並綑綁整個反對派陣營投入“攬炒”路線。這是反對派幕後大台的立選策略。
 
在這樣的情況下,立法會選舉必將變成一場“攬炒”“奪權”的攻防戰。如果“攬炒派”勝出,立法會將再無寧日,社會爭拗不斷,香港也將民不聊生,昔日的“東方之珠”勢必被捲入狂風惡浪中難以發展,在風雨飄搖中失卻繁華和活力——這就是反對勢力幕後大台所希望達到的目的,也是每一位理性的香港市民所要高度警覺和堅決反對的。值得欣慰的是,香港國安法對於議會“攬炒”行為已作出規管和制裁,而在當前香港經濟陷入衰退、疫情仍在不斷加劇之時,“攬炒”行徑更是與民為敵,遭到市民的憎惡。“攬炒派”企圖“攬炒奪權”,最終只會是痴心妄想。【紫荊專稿】郭行之:反對派違法“初選”引發大洗牌插图(2)

 

(作者係香港資深時評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8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賀子琪、邸    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