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獨家】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有權處理好香港立法會“真空期”問題

文 |紫荊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寒礁

【紫荊獨家】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有權處理好香港立法會“真空期”問題插图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綜合大樓

香港嚴峻的疫情形勢已對選舉造成重大影響,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7月31日宣布,她會同行政會議基於公眾利益和香港實際情況,援引《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決定將香港特區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推遲一年。對於推遲選舉一年期間立法會將出現“真空期”的問題,行政長官已向中央政府呈交緊急報告尋求指示,中央政府將依法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對此,反對派一些人士無視憲法和基本法規定,誤導市民甚至妄言,處理“真空期”是香港自治事務,應該“自己處理”;上屆立法會議員應全部順延為“真空期”議員;“推遲後不可能有正常選舉”;一些外國政要甚至無端恐嚇“港人恐永遠無法投票”云云。對這些謊言,必須依據法律規範和香港實際情況予以批駁。

一、處理香港立法會“真空期”問題的權力只能在中央。如果立法會選舉只是押後較短的時間舉行,如押後14天舉行,立法會的“真空期”問題並不突出,也不會涉及到新一屆立法會任期的問題,屬於本地法例可以處理的情況。但是,因應當前香港面臨的嚴重疫情衝擊,也是對大多數民意的尊重和回應,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將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由於香港基本法第六十九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除第一屆任期為兩年外,每屆任期四年”,第六屆立法會任期將於今年9月30日結束。但是緊急法並未能處理未來一年的立法會“真空期”問題。有人認為可以引用《立法會條例》第十一條召開立法會緊急會議,但此條的前提是立法會任期尚未屆滿,在立法會任期已滿時召開緊急會議無法可依。此外,一年的立法會“真空期”問題還涉及到第七屆立法會任期計算等憲制性問題,必須作出權威性解釋。基本法並沒有授權特區處理此類特殊情況的權力。由於中國是單一制國家,所有地方權力都來自中央授權。凡是中央沒有授權的,權力一律歸屬中央。所以,處理未來一年立法會“真空期”問題的權力在中央。只能由中央來決定“真空期”立法會的組成、運作方式以及第七屆立法會的任期問題。

二、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據憲法和基本法有多種方式填補立法會“真空期”。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第六十七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閉會期間,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法律進行部分補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該法律的基本原則相抵觸”。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因此,雖然基本法沒有明確作出應對立法會“真空期”的具體規定,但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可以依據憲法和基本法,行使對基本法的“部分補充”權和解釋權(修改權則另有規定),對上述事項作出決定。根據香港面臨疫情等實際情況,補充立法會“真空期”有多種方式可以選擇。第一種方式是在“真空期”不設立法會。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授權特區行政會議在緊急狀態下,代理行使立法會的職權。第二種方式是成立臨時立法會。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臨時立法會的構成及選舉之外的產生辦法,使之發揮下一屆立法會產生前的“過渡”作用。第三種方式是留用現屆立法會議員。縱觀國際社會,包括英國等在內的多個國家,採用了延長或延續原有立法機構的方式以應對選舉推遲的特殊情況。這種方式具有較好民意基礎,具備較充分民意授權,能夠相對順利行使立法機構職能,也是目前最現實的方式。

對於“真空期”立法會屬於哪一屆,考慮基本法有立法會除第一屆外每屆任期四年的剛性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可以參考2005年行政長官繼任人任期的釋法決定,將之界定為第七屆臨時立法會,而2021年9月5日或此後選舉產生的立法會將延續第七屆剩餘任期。

三、被裁定立法會選舉提名無效(DQ)者不能成為“真空期”議員。早前被選舉主任裁定不符合《立法會條例》規定的“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一核心要求,進而被DQ的4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這4名議員已經喪失了“參選或者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鑒於未來一年“真空期”中,第六屆立法會任期已經結束,不管是重新選舉還是現屆留任,產生的都將是新的立法會,這些被DQ的現任議員當然不應允許在“真空期”中出任議員。同時,其他第六屆立法會議員能否過渡出任“真空期”議員,也應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等法律作出資格審查,或授權特區有關機構作出審查。

綜上,對於未來一年立法會的“真空期”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有權依據憲法和基本法,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作出決定,這一決定具有不可挑戰的法律地位。同時,這一決定也是為應對疫情作出的特別規定,不是對基本法作出修改,絕不會影響今後立法會正常選舉。事實上,特區政府也已經對立法會選舉日期作出了決定。那些所謂“港人恐永遠無法投票”等謠言,恐怕連造謠者自己都不知從何說起。


編輯:李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