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立文: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

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

——南沙島礁建設與開發利用透視

今年4月18日,國家民政部網站發布消息稱,國務院於近日批准海南省三沙市設立西沙區、南沙區。三沙市西沙區管轄西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代管中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西沙區人民政府駐永興島。三沙市南沙區管轄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南沙區人民政府駐永暑礁。自此,作為祖國最南端的新生海島城市,同時也是管轄區域最大和陸域面積最小的地級市,海南省三沙市有了兩個市轄區。這標誌著中國政府對南中國海(習慣簡稱南海)的管轄和開發利用進入了新階段。而三沙市南沙區得以設立,與這些年來南沙島礁建設取得的重大進展密不可分。

 

文 北京    立文

“88海戰”奠定千秋功業

 

南海分布著東沙、南沙、西沙、中沙群島,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管轄。然而由於近現代以來我國經歷坎坷發展,面臨複雜的國內外變局,南海周邊一些國家趁機紛紛染指我南沙群島等,特別是上世紀中葉更是直接非法侵佔我固有的大量島礁。南沙群島位居南海的南部,遠離大陸本土和海南島。1987年2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開了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IOC)第14次會議,通過《全球海平面聯測計劃》,擬在全球建立200個海洋觀測站,並委託中國建立5個海洋觀測站,其中大陸沿海3個,西沙、南沙各建1個,南沙群島觀測站序號為第74號海洋觀測站。

 

我國通過考察選定南沙永暑礁作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海洋觀察站。1988年1月18日,我海軍施工部隊正式開工建設南沙永暑礁觀測站,海軍艦艇編隊受命前出南沙海域進行掩護。而越南為固守其侵佔的我南沙島礁和覬覦更大利益,也派遣海軍艦艇編隊監視、干擾我南沙永暑礁觀測站建設,並與我方掩護編隊直接對峙。

 

1988年3月13日下午,我海軍艦艇編隊502號護衛艦派遣小艇,輸送艦上人員登上赤瓜礁,對礁盤水文地質簡況和沉船位置等進行勘察,並插上國旗。傍晚時分,越南海軍604號武裝運輸船在赤瓜礁拋錨,605號武裝運輸船在赤瓜礁東北5.5海里的瓊礁拋錨,505號登陸艦在赤瓜礁西北1海里的鬼喊礁拋錨,這幾艘越軍艦船載有大量的陸戰步兵,其企圖很明顯,就是準備同時搶佔這3個礁盤。當晚21時15分,我海軍艦艇編隊502艦派出6名艦員乘小艇據守赤瓜礁上的一艘沉船,插上國旗,一直守護到天亮。我掩護編隊中的531號和556號導彈護衛艦也趕來增援並與502艦會合,共同監視越方艦艇。

【紫荊專稿】立文: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插图

守衛南沙永暑礁的中國海軍官兵

 

3月14日6時,越方不顧我方已插上國旗並派兵駐守赤瓜礁的現實,用浮伐將架設高腳屋的施工器材物資源源不斷運上赤瓜礁。到7時30分,越軍已有43人上礁,並在赤瓜礁北側插上兩面越南旗幟。同時,我502艦組織33人、531艦組織25人上礁,替換回了夜間守礁的官兵,我方登礁人數達到58名。此時雙方礁上人員相距約100米。為堅決完成守礁任務,我海軍編隊指揮所嚴密組織,明確礁上鬥爭由502艦政委李楚群統一指揮,任務是將越軍上礁人員驅趕出赤瓜礁。鬥爭政策是越軍不開槍我不開槍,越軍若開槍就堅決還擊。鬥爭方法是用越語喊話“這裡是中國領土,你們立即離開”,如越軍不聽,則靠近驅趕。

 

在赤瓜礁上,雙方上礁人員都一字排開,荷槍實彈成橫隊緩慢逼近。隨著潮水越漲越高,雙方越來越接近,氣氛越來越緊張。由於環礁內水深及胸,腳下珊瑚高低不平,官兵又要高度警惕,所以行動緩慢,雙方形成對峙局面。當潮水漲到逐漸接近三十米左右時,這時,一名越軍士兵向前走了幾步,將一面越南國旗插在中國軍人面前的珊瑚礁上。面對越軍這一明顯的挑釁行為,531艦反潛班長杜樣厚等4人緩慢向前,靠近越方旗幟。身高1.85米的杜樣厚猛然跨前一步,一手拔旗,一手與越軍護旗人員扭打。反潛兵張清趕緊從水下拉住旗杆,經爭奪收繳了越方旗幟。另一名越軍端槍瞄向張清,502艦實習副槍炮長楊志亮(現任南部戰區海軍政治委員)眼明手快,用左手抓住越軍槍管猛力向上一托,越軍衝鋒槍的一梭子子彈幾乎全部擊中了楊志亮左臂,時值8時47分。楊志亮也成為這次作戰中我軍唯一的傷員。

 

越軍開了第一槍後,我登礁官兵立即開火還擊,礁上戰鬥打響了。我登礁官兵一邊還擊,一邊按預定方案,潛入水中迅速後退,與越軍拉開距離,以利我艦炮實施火力支援。越軍604船見礁上戰鬥打響,隨即以機槍向我方礁上人員和502艦掃射。我方艦艇編隊指揮員、時任海軍榆林基地參謀長陳偉文沉著冷靜,命令502艦和531艦立即還擊,射擊9分鐘後,越軍604船中彈起火、迅速沉沒。8時57分,未被擊斃的越軍上礁人員見604船已被擊沉,很快喪失鬥志,便舉起白襯衣投降,我軍登礁官兵即停止射擊,10時50分根據命令全部返回艦上。

 

【紫荊專稿】立文: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插图(1)

圖為美濟礁上第一代高腳屋,守礁人員曾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守衛海疆(圖:中新社)

 

赤瓜礁戰鬥爆發後,位於鬼喊礁的越軍505號登陸艦以40毫米艦炮向我艦射擊,編隊指揮所即令53l艦反擊。531艦距離敵艦約30鏈(約603米),邊機動邊射擊,雙聯裝100毫米艦炮猛烈開火,當即命中7發炮彈,敵505艦前炮被摧毀、煙囪被擊中,駕駛台冒起滾滾濃煙,艦體火勢越來越猛、有下沉之勢,遂向近處的鬼喊礁搶灘並燃燒了5晝夜。我軍556艦接到編隊指揮所命令,駛抵瓊礁監視越軍605船動向,視情登礁插旗。556艦抵達後發現越軍派出9人登礁侵佔,即喊話令其離開,越軍返回後再次武裝登礁侵佔。9時15分,556艦接到編隊指揮所命令,立即對敵船發起攻擊,敵605船中彈起火,指揮台被擊毀,甲板上水,船體嚴重傾斜。9時37分,556艦停止射擊,報告戰況。後經查證越軍605船當晚沉沒。此次海上戰鬥,我軍3艘戰艦密切協同,一舉擊沉越軍艦船2艘、重創1艘,獲得重大戰果。這次海戰也為我軍進駐南沙島礁揭開了序幕並奠定了重要基礎。

從“高腳屋”華麗變身“人工島”

1988年8月2日,我國在永暑礁建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海洋觀測站——南沙永暑礁觀測站。海軍南沙守備部隊進駐南沙群島的渚碧礁、東門礁、永暑礁、華陽礁、南薰礁、赤瓜礁,開始進行長期駐守。南沙群島處於低緯度熱帶海域,日曬時間長、風浪大,向來以高溫、高鹽、高濕聞名。我海軍南沙守備部隊官兵賡續傳統、代代相守,以苦為樂、為國戍礁。

 

駐守南沙島礁之初,官兵在風浪中用竹竿、油氈等建造起第一代“高腳屋”。每逢大風大雨大浪等惡劣天氣,類似西瓜地看瓜棚子的簡易“高腳屋”便成為海上“貓耳洞”,駐守條件極其簡陋。為增強營房穩定性,南沙守備部隊用鋼管、鐵皮等建造了第二代半永久性“高腳屋”,而這種鐵皮包裡的“鐵殼子”營房難抵太陽暴曬,屋內酷熱難耐,根本無舒適度可言,物資食品淡水的儲存也極其困難。20世紀90年代後期,我軍駐守的南沙各島礁擴建成第三代鋼筋混凝土礁堡,以改善居住生活條件。

 

南沙群島的美濟礁海域曾是駐菲律賓美軍部隊的海空訓練靶場。1992年,我國恢復了對美濟礁及其周邊海域的管轄,為配合漁政部門建設漁港的需要,在美濟礁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礁盤上建立14座簡易鋼架鐵皮高腳屋群。中國南海漁政進駐美濟礁,管理南海中東部美濟礁海域的漁業生產。1999年,又在美濟礁的南部、北部礁盤分別擴建成南礁堡和北礁堡,礁堡為三層鋼筋水泥新型綜合建築,不僅有氣象設施、通信設施、光伏發電設施、漁業補給設施和防衛設施,還設立漁政哨所,以保障我國漁民在南沙群島海域的正常漁業生產。

 

2013年8月,為全面改善駐守南海各島礁人員的工作、生活條件,並為長期有序開發利用南沙海域奠定基礎,我國開始在南沙群島七個島礁進行填海造島和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工作,總面積接近30平方公里。其中最精彩的就是永暑礁、美濟礁、渚碧礁的建設,它們從水泥礁堡變成了擁有機場、港口、防禦設施等各種軍民用設施的大型人工島嶼,並形成三足鼎立之勢,徹底改變了我在南沙群島沒有基地的被動局面。

 

永暑礁是一座珊瑚環礁,南海島礁建設工程啟動後,當時駐防條件最好、規模最大的永暑礁首當其衝。經過兩年左右建設,島礁輪廓初現,填海造陸階段基本完成。擴建後的永暑礁長3.77公里,寬約1公里,面積2.8平方公里。港口呈長方形,港池水域面積約0.7平方公里。2015年底,永暑礁率先建成我南沙群島第一個機場,也是我國最南端的海島機場。永暑礁地面以上大規模建設主要在2017年,建造了約11萬平方米地面建築。

 

如今,永暑礁已建成為集機場、港口、雷達探測陣地、防禦設施等於一體的要塞式人工島礁。各項生活保障條件得到了極大改善,包括海水淡化設備、中心運動場、生態農場等,制式營房宿舍裡空調、電視、洗衣機等電器一應俱全,4G信號全面覆蓋,駐島部隊擁有了訓練場、籃球場和足球場等,極大地豐富和便捷了駐島官兵的生活。同時,永暑礁已建成二級甲等醫院,基本上解決了南沙群島居民和駐島官兵看病的問題。

 

美濟礁位居我國駐守的南沙群島最東部,是橢圓形的珊瑚環礁,東西約9公里,南北約6公里,整個環礁面積約56.6平方公里。美濟礁吹海填陸工程於2015年1月開始,至6月底結束,新填陸地面積約6平方公里,超過了渚碧礁和永暑礁,成為南沙群島中最大的人工島。

 

【紫荊專稿】立文: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插图(2)

7月23日12時41分,中國在海南島東北海岸中國文昌航天發射場,用長征五號遙四運載火箭將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發射升空,飛行2000多秒後,成功將探測器送入預定軌道,開啟火星探測之旅,邁出了中國自主開展行星探測的第一步(圖:新華社)

 

美濟島機場跑道長3,100米、寬55米,另有一條滑行道。跑道北端建有2個機庫,可分別停放8架和16架戰鬥機。跑道東北部停機坪建有5個大型機堡,附近有塔台、機場雷達、控制塔等航空管制設施。與永暑礁和渚碧礁一樣,美濟礁周邊四面各部署一套點防禦系統。在原北礁堡附近建有紅旗-9地空導彈發射掩體,掩體頂部採用活動式屋頂,以便平時隱藏導彈發射車,戰時可為發射車提供一定的防護。在原南礁堡處填海陸地上建有大型圓形雷達天線陣列。

 

渚碧礁位居我駐守南沙島礁的最北端,建有大型雷達站和直升機起降場,2007年在礁盤潟湖東南開鑿人工水道後,海軍大型艦船可直接駛進潟湖。2015年1月,渚碧礁開始大規模填海造島,經過約一年建設,吹填陸地面積約4.3平方公里,成為南沙第二大人工島。2015年10月,渚碧礁機場基本建成,跑道長3,250米、寬55米,可供大型飛機起降。

 

渚碧礁自2017年開始進入地面建設階段,建築面積約95,000平方米,包括地下儲備庫、地面機庫、導彈掩體、雷達、通信設施和信號情報偵察天線陣列等。為加強電子和雷達信號偵察能力,渚碧礁南部建有兩座大型電子偵察定向天線,相距約500米。渚碧礁的雷達天線陣列與永暑礁的雷達天線陣列類似,但規模略小一些。機場內建有20座小型機堡和4座大型機庫。全島周圍部署4座由六邊形建築組成的防禦工事,可能部署高炮或近程防禦系統等點防空武器,用於保衛島礁設施。

 

2017年10月18日,在舉世矚目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式上,習近平總書記在報告第一部分“過去五年的工作和歷史性變革”中專門提到,“南海島礁建設積極推進”,這十個字鏗鏹有力、擲地有聲,正式向全世界公布了中國政府大力推進南沙島礁建設的決心和成果,深刻反映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經略南海”的大國情懷。

 

從“南海前哨”到“綜合開發”

 

今年4月19日,國家自然資源部、民政部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規範有關地名的使用,現將我國南海部分島礁和海底地理實體的標準名稱予以公布。中國地名委員會1983年4月受權公布的《我國南海諸島部分標準地名》繼續有效,請社會各界規範使用已公布的標準名稱。這是我國行使南海管轄權的重要體現。

 

我國在南海島礁建設的設施主要是為滿足各類民事需求,以更好地履行在海上搜救、防災減災、海洋科研、氣象觀察、生態環境保護、航行安全、漁業生產服務等方面承擔的國際責任和義務,同時也包括滿足必要的軍事防衛需求。南海島礁建設工程現已全部完成,我在南沙海域的駐防條件得到極大改善,形成了以永暑礁、美濟礁、渚碧礁三個戰略基點為支撐,七個島礁各據一方、相互策應的整體態勢,“南海前哨”的國防功能得到進一步強化,也為下一步開展南沙海域綜合開發利用奠定了基礎。

 

一是建設南沙群島漁業生產基地。南沙海域擁有極其豐富的海洋漁業資源可供開發利用,在歷史上,我國海南島的先民們就一直在這塊“祖宗海”辛勤勞作,代代相傳的“更路簿”就是重要佐證。

 

如今,我國在南沙海域擁有了大型島嶼,可以布點建設海洋漁業綜合保障基地。一是設立島上油料儲供基地,為南沙海域作業漁船提供加油服務。這樣,開展遠海作業的漁船在離開母港出航時可多帶補給品,以提高海上自持力。二是提供物資食品淡水等補給,如食用油、淡水、主副食品等。今年6月6日《解放軍報》第2版頭條刊文披露:永興島駐軍在西沙海灘種植蔬菜首獲成功,海軍西沙某水警區官兵種植的一片“沙變土”試驗田喜獲豐收,“突破性地種活了7種蔬菜”,包括小白菜、上海青、娃娃菜、茼蒿、生菜等。這種“沙地菜園”種植技術也可用在南沙島礁上進行規模化蔬菜種植,解決駐島官兵和居民群眾的日常生活需要,並為遠海作業漁船提供新鮮的蔬菜。三是開展海洋產品深度加工。現在遠赴南沙海域作業的漁船都是將漁獲品進行冷凍儲存後再運回大陸銷售。將來,高附加值的漁獲品可在南沙島礁上直接進行深度加工,並通過南沙島礁機場大批量地空運新鮮海產品。四是提供漁業船舶維修保障和漁具補充等服務。

 

【紫荊專稿】立文: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插图(3)

圖為吹填作業中的南沙永暑礁

 

二是建設海洋科學研究綜合基礎。2018年12月31日,中國科學院島礁綜合研究中心在南沙美濟礁正式建成啟用,為長期開展熱帶海洋環境下的深遠海生態、地質、環境、材料、海洋能利用等現場原位觀測研究提供了必要的試驗基地。中科院作為海洋科學研究的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高度重視對南海生態環境與海洋資源開發利用的科學研究工作。自1984年起,該所牽頭“南沙群島及其鄰近海區綜合科學調查”國家專項,會同十多個部委40多家單位聯合開展了30多年的南沙群島長期綜合科學考察,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2015年,隨著南海島礁建設完成,中科院為更深入、系統、穩定地開展南海及其島礁的海洋科學研究工作,在美濟礁部署建設島礁綜合研究中心,進一步完善科研條件與功能配置。

 

南海島嶼眾多,生態系統多樣,海洋資源豐富,深入開展南海及其島礁生態系統保護、海洋環境安全、海洋災害預警預報等海洋科學的研究,具有其特殊性、複雜性和重要的全球意義。該研究中心由中科院南海生態環境工程創新研究院負責運維管理,設有生態、地質、環境、防腐等多個功能實驗室,已建成珊瑚礁生態原位觀測系統、島礁植被生態觀測系統、地震原位觀測系統、材料腐蝕試驗場等研究設施,後續將重點開展海洋生態與環境、植被生態、地質穩態、淡水涵養、腐蝕環境等領域的研究,為中國及南海周邊國家提供相關海洋科技支撐服務。

 

三是建成南沙海域前進綜合打撈救助基地。南沙海域是重要的國際海上運輸通道和空中航線,大量的中外遠洋運輸船舶和客貨運輸飛機航行通過,需要加強海空航行導航保障和應急救援體系建設。2014年3月8日淩晨,馬航MH370事件發生後,前期主要是在南海南部海域開展空中和海上聯合搜救行動。如果當時擁有南沙群島前沿基地,一是可以通過在這些島礁上部署的航空管制導航保障系統進行數據分析,真實還原或再現當時的空中航班飛行狀況,以在第一時間快速查找事件真相;二是可以利用在這些島礁上設立的應急救援救助體系,提高海空立體綜合搜索和救援能力,以在第一時間快速反應和提高搜救效率。

 

此外,海洋運輸和漁業捕撈作業等活動受海洋氣象環境條件的影響大,南海地處西太平洋海域,每年5月至12月台風多發盛行,對海上作業和沿海地區的影響大。而南海又是“土台風”多發海域,加強南沙海域前沿救援體系建設必不可少。2019年1月29日,國家交通運輸部南沙群島海上救助中心在擴建後的南沙永暑礁正式掛牌成立,開始長期前沿派駐大型海上打撈救助船。

 

中國有一首經典歌曲:“朋友來了有美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擴建後的南沙島礁將是我國綜合開發利用南海的重要前沿基地,駐守南沙島礁的人民軍隊必須時刻準備好保衛家園!一旦遇到膽敢入侵之敵,勢必讓其有來無回!【紫荊專稿】立文:從海防前哨到大型綜合開發基地插图(4)

(作者係知名軍事專家)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8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賀子琪、邸    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