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范徐麗泰:香港國安法為香港再出發提供了契機

香港國安法為香港再出發提供了契機,但任重而道遠,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並且需要徹底地、堅決地去做。我們的年輕人被人家誤導和洗腦,這種局面一定要改變。各位朋友,現在是你我一同作貢獻的時候,希望我們的努力能夠使香港長治久安。

 

文 香港    范徐麗泰

【紫荊專稿】范徐麗泰:香港國安法為香港再出發提供了契機插图

范徐麗泰(本刊記者 李敏聰 攝)

不少港人寄望中央幫香港解決黑暴難題

自1984年至今,國際上有識之士都認同“一國兩制”是對香港最好的安排,而1990年全國人大通過的香港基本法是依據中國憲法和“一國兩制”方針來制定的。正如習近平主席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大會上所要求:我們要始終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的關係,始終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始終聚焦發展這個第一要務,始終維護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

 

自從去年6月以來,香港社會已失去了和諧穩定。周末大家不敢去商場,怕碰上黑暴搞事;平時坐地鐵、搭巴士又驚撞到黑暴破壞地鐵或設路障;去餐廳吃飯、去銀行打簿又擔心碰到黑暴去“裝修”;在街上不敢討論時事,怕被黑暴“私了”……黑暴橫行,市民日常生活及生計大受影響,而維持治安的警察更是疲於奔命。面對此困境,不少港人冀望有法律來制裁“港獨”、“攬炒”、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勢力的干預。由於特區政府在反對派的阻撓下,無法立法落實基本法第23條,因此大家寄望中央幫香港解决此難題,讓我們重新獲得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發展經濟,逐步紓緩深層次問題。

 

其實中央對此情況早已了然於胸,2019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已經定下了方針。會議提出,健全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特別行政區行使全面管治權的制度。完善中央對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依法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各項權力。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支持特別行政區强化執法力量。健全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對中央政府負責的制度,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完善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同內地優勢互補、協同發展機制,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支持香港、澳門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著力解决影響社會穩定和長遠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加强對香港、澳門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强香港、澳門同胞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堅决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和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確保香港、澳門長治久安。

 

【紫荊專稿】范徐麗泰:香港國安法為香港再出發提供了契機插图(1)

7月1日,香港市民與掛有“慶香港回歸賀國安立法”橫幅的巡遊巴士熱情互動(本刊記者 周馬麗 攝)

 

有了國安法我們有望重享基本法賦予的自由和人權

2019年底香港暴發新冠肺炎疫情,黑暴稍減。但當疫情漸受控制時,黑暴重現。如果全國人大常委會不是在6月30日通過香港國安法並决定將這部法律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特區政府當晚刊憲,該法在香港生效,今年7月1日的黑暴動亂相信會比去年更甚。

 

如果沒有香港國安法,猖狂的黑暴和“攬炒”派會令我們無法過正常生活,百業蕭條,經濟衰落,法治敗壞。投資者撤資,遊客卻步,有能力移民的會另覓家園,甚至來港上市的公司也可能寥寥無幾,專業人士都要去內地找機會。因為有了國安法,黑暴的氣焰被遏止,“攬炒”派圖謀無法得逞,我們有希望社會恢復秩序,不用繼續生活在非法暴力的威脅下,我們再次享受基本法賦予我們的人權,重新吸一口自由的空氣。香港可以再出發,在“一國兩制”的優勢下,大家同心協力、埋頭苦幹,逐步恢復國際大都會的面貌。

一些國家的所謂“支援”政策

實際是想從香港

吸收資金和人才

在香港國安法通過前後,英美加澳等國口誅筆伐,批評中國立此法,是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會損害香港的高度自治等等。我認為他們如不是沒有看過有關文件,就是有心誤導。針對香港國安法,這些國家對香港採取各種措施,大致分為兩類:一是懲罰性的,例如美國對香港的制裁措施及其國會近半年來通過的有關香港的法律,暫時看來,對香港雖不是沒有影響,但實際影響不大;二是表面上支援性的,例如英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放寬對香港居民的移民政策,聲稱給港人美好家園和安穩窩。但看深一層,它們收的移民是要有資金或者具備專才的,因為在當地居住或讀書,都要自己付費,政府是不會為移民付費的;在成為其國民前,是沒有社會保障的,生病了只能自己想辦法醫。這一次的疫情讓我們覺得,還是在香港好,在外國可能死在家裡都沒人管。所以實質上,這些國家是想從香港吸收資金和人才。比如英國,自己面臨很多問題,如果有一大批拿著錢去那裡定居的人,對英國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也奉勸奔著“安穩窩”移民的人,去之前需要了解一下,英國的國民對於來移民的華人有什麼看法,在英國的社區生活會面對什麽問題,等等。香港是自由港,來去自由,可是聰明的人就會看清楚,把自己本來有的基礎放棄了,去到一個新的地方,結果是不是真的會更好?

香港再出發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有了香港國安法,眼前的危機是暫緩下來了。不過,危機並非完全消失。蠱惑人心的恐嚇、造假宣傳仍然在網上流行;“攬炒”派和反對派的頭面人物依舊危言聳聽、反對如儀;西方國家和境外勢力明裡暗裡地威脅、煽動、資助、培訓等也不會全部停止。

 

所以,雖然表面看來暴力事件已經減少了,但是反對派現在想方設法控制九月份的立法會選舉,希望能够拿到立法會超過半數的議席。他們講過,如果超過半數,政府拿來的所有議案、法律草案、公共開支建議、撥款草案一概不會處理。這意味著政府將不能做任何事,這對香港真的是好嗎?

 

香港國安法為香港再出發提供了契機,但任重而道遠,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並且需要徹底地、堅決地去做。在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决定中有一句話:“加強對香港、澳門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這是特區工作中極其重要的一環。在這方面我們忽略了20多年,亡羊補牢,那麼現在讓我們用10年來回歸正途。這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的基礎。

 

去年下半年發生的事情,就是我們的基礎開始被人家打了。好在中央及時下定决心,制定通過了香港國安法。香港國安法就好像是膠水,把裂開來的地方給粘合起來。可是我們最大的問題不是裂開來的地方,而是我們自己的心。我們的年輕人被人家誤導和洗腦,這種局面一定要改變。各位朋友,現在是你我一同作貢獻的時候,希望我們的努力能夠使香港長治久安。【紫荊專稿】范徐麗泰:香港國安法為香港再出發提供了契機插图(2)

(本文係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委員、香港特區首任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在第五屆“一國兩制”與基本法論壇系列活動開幕禮及高峰論壇上的演講)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8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賀子琪、邸    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