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稿】葉國謙:香港國安法有助香港再創輝煌

香港國安法的立法並在港實施對於香港社會而言可謂是一場及時雨,對香港社會的穩定以及繁榮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同時更是堵塞了香港長期以來缺失的國家安全的漏洞。

 

文 香港    葉國謙

【紫荊專稿】葉國謙:香港國安法有助香港再創輝煌插图

6月3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並決定將該法列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實施。圖為當天香港市民在銅鑼灣街頭支持實施香港國安法(圖:新華社)

國安法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香港回歸以來,中央一直遵守履行“一國兩制”的承諾,即使在國家統一和安全遭受嚴重挑釁的時候,也未有將內地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直接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實施,而是專門為香港制定一部香港國安法,體現出“一國兩制”的精神。在過去的23年中,香港經歷了幾次較大的政治風波,都一步步地暴露出了國家安全的漏洞,從反國民教育、非法“佔中”以及去年的“修例風波”,每一次事件中都有人意圖挑戰中央的全面管治權、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乃至進行“顏色革命”,而在“修例風波”中,這種挑戰更是達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黑暴”橫行肆虐,暴徒公然攻擊特區政府機構、中央駐港機構等。極端分子的最終目的是要推倒“一國兩制”,將香港變成一個政治實體。同時,在這場風波中,“港獨”勾結“台獨”以及西方反華勢力,力圖將香港變成顛覆中國的橋頭堡,這是中國人民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所以,中央出手訂立香港國安法是勢在必行。同時,只有通過有關立法恢復社會穩定,“一國兩制”才能行穩致遠,市民也才能安居樂業,可以說,香港國安法的制定,既符合了香港的實際情況,也是對14億中國人民和歷史的交待。

完美結合大陸法系和普通法系

本次香港國安法可以說是繼基本法起草後,又一次將大陸法系和普通法系完美結合的典範,也是中國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不僅解決了不同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之間的矛盾,更解決了不同法律體系的融合問題,可以說這又是中國對世界的一大貢獻,為世界上其他地區解決法律銜接的問題提供了參考。

 

我們不難看出,本法的法律條文處處彰顯出了對“一國兩制”的尊重。本法既統籌了國家層面的制度安排,又兼顧了兩地的差異。首先,我們看到無論從執法到審判,都是以特區政府為執行主體。國家安全是一個主權國家的中央政府工作,幾乎不可能交給一個地區政府來負責,但是,“一國兩制”也是國家的基本國策,所以本著尊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精神,讓特區政府在維護國家安全中擔任主要責任,這也體現出了中央對特區政府的信任。其次,法律內容明確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應當遵循,保障了香港市民的言論、新聞、出版、結社、集會以及示威的自由。也強調法治原則,包括無罪推定、一事不再審以及保障當事人訴訟權利等,最大程度上保障了香港市民的人權。最後,本法明確規定了執行機構的相關事宜,目的就是不能讓法律成為“無牙老虎”,而本法中的執行機制的主要力量是香港特區政府,並且案件的管轄權也在香港,但是中央仍保留對極少數嚴重的危害國家行為的案件的管轄權,可以說這是一張保護網,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

司法審判不可與“一國"前提相抵觸

在法律出台後,有些反對派的法律界人士出來指責法律中一些條文“破壞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其中爭論最多的就是由特首來指定法官審理案件的問題。在這裡我想強調,任何國家或地區秉持的司法獨立都不等於“司法獨大”。眾所周知,香港基本法已經確保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如基本法明確規定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許多條款也對香港行使獨立的司法權作出了相關規定。但這絕不等於香港要“司法獨大”,更何況香港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司法獨立不可能是無條件的,也就是說,香港的司法也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運行,所以任何的司法審判都不可能和“一國”這個大前提相抵觸,所以說不存在絕對的司法獨立。更何況,根據基本法,特首本來就有任免法官的權力。法律規定的是特首指定各級別法官專門負責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這不等於由特首指定某個法官處理某個具體案件。鑒於國安犯罪案件的特殊性和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性,這樣的安排是適當的。被指定的法官在審理實際案件時,仍然是按既有法律和程式獨立辦事,不受干涉,特首不可能影響具體案件的審理。

及時、廣泛、深入向市民講解和釋疑

最後,我希望能吸取“修例風波”的教訓,一定要儘早佔據輿宣的高地,及時、廣泛、深入地向市民講解和釋疑。也建議中央能考慮派相關的人士到香港進行專場講座,特別要在公務員系統、學校等做宣講,以防反對派的抹黑,造成市民對香港國安法的誤解。相信如果我們能進一步做好宣講推介工作,一定可以得到更多市民的支援和理解!期盼香港能早日重回正軌,東方之珠更創輝煌!

(作者係港區人大代表、香港行政會議成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8月號

紫荊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責編:莫潔瑩、李博揚
編輯:賀子琪、邸    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