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


採訪題記:就“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主題,本刊記者於行前準備了較為細緻的採訪提綱。在3月10日的專訪現場,當記者僅問出第一個主題問題後,盛智文便幾乎毫無停頓地講述近40分鐘之久,並且涵蓋角度之多面,令採訪提綱近乎毫無用武之地。這位“蘭桂坊”之父、2008年由加拿大籍轉為中國籍的猶太商人,滔滔不絕地談及全國人大的決定,談及香港前路,談及教育和青年的發展等等。

為儘量還原採訪現場中盛智文對這一問題關切之深刻、角度之豐富、情感之懇切,本文不再沿用以往的問答形式,而整理為自述形式。原文為英文。為簡明和整體性考慮,部分內容經刪減和編輯。

|本刊記者     周馬麗

【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插图

盛智文接受本刊專訪(本刊記者 李博揚 攝)


全國人大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我認為這對香港而言,是一個嶄新的開始。我把這看作是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的“第二次回歸(the new 1997)”。1997年回歸時,香港開始實行“一國兩制”,但由於這對那時的大部分香港普通百姓而言,非常新、也比較抽象,難以短時間充分理解,所以他們對此的理解不甚完善,對自己身份認同也有困惑和迷茫。尤其是年輕人,“我究竟是英國人?還是香港人?”整個香港社會可以說對“一國兩制”的認識一直比較沒有章法,大多靠著身邊不知來自何處、未加核實的消息來源來拼湊著一知半解。

這種不夠成熟的理解,或者說是迷茫,自然會導致社會問題,包括2014年的“佔中”和2019年的“修例風波”。“一國兩制”,“一國”在前、“兩制”在後,香港永遠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長久以來,一些對“一國兩制”未得甚解的香港人以為“‘兩制’在前、‘一國’在後”,這是完全錯誤的。這也是完全不以個人理解而改變的。

所幸,也是這些事件讓香港社會和中國政府知道,香港必須生活在一個遵紀守法的社會裡。也正是由於香港國安法的通過和實施,香港社會得以逐漸恢復平靜,因為人們知道了法律的具體條款,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人們開始遵守這個法律。(當然,那些此前犯了法的人,就要在監獄裡償還他們的罪行。)我很期待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完善之後,將給香港帶來的嶄新起點。“愛國者治港”將能真正幫助到香港。

【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插图1

盛智文表示,“愛國者治港”,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這對香港和中國整體而言,都是正確的決定,是體現和保障“一國兩制”的正確方式。圖為3月17日,盛智文出席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會同國務院港澳辦、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在香港舉辦的座談會後見記者(圖:中新社)


香港之於美國:
“就像一片三明治裡的肉”

為什麼一些人會錯誤認為“‘兩制’在前、‘一國’在後”?我認為不負責任的媒體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誤導作用,甚至導致一部分人失去理智、做出突破底線的事情。這背後極為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媒體的背後幾乎都有著居心叵測的外國勢力(foreign influence)的導航。

香港,在西方國家眼中,並不是他們口中真正“關心”的一個地區,而只是一個完完全全的工具——鉗制中國的工具。在我看來,在美國眼裡,香港甚至就像一片三明治裡的肉,而美國和中國內地則是外面的兩片麵包——通過傷害香港、傷害香港人的生活,包括制裁香港,來傷害中國內地,傷害中國這個整體。美國把香港當做挾持中國的工具,達到牽制中國發展的目的。當然,間接地,也的確會影響到中國整體。然而實際上他們傷害最多的是香港民眾的利益,切身利益。但他們根本不在乎。

我從來不相信這些西方國家真的把香港的利益放在心裡,他們根本一點兒也不在乎香港的利益,他們只想進行所謂“西方民主體制輸出”,實現自己的盤算。
美國自己有超過20部國家安全相關法律,卻因為香港有了國安法而試圖聲稱香港“失去自由”。這多麼奇怪。再舉個例子,看看新加坡,那裡的許多法律都比香港嚴苛得多;新加坡是一個符合西方眼裡的舉行民主選舉的“民主”國家,但那裡實質上也是長期一個政黨執政。但我們卻從沒聽到西方國家指責新加坡這也不好、那也不好。為什麼?因為這無法讓他們影響和鉗制中國——這個他們眼中正在崛起、威脅自己地位和利益的最大“對手”。

當然,我知道,在未來一段時期裡,一些西方國家仍將持續不斷地抨擊中國,抨擊“中央奪走了香港的自由”,這這那那的;但我也親眼見到曾經參與抨擊中國的西方人中,有相當一部分有識之士,已經開始轉變看法,他們開始理解中國,理解了“對於擁有14億人口的國度,中國必須採用這種體制”,他們看到了這種體制的行之有效,也看到了這種體制讓這裡的人們生活的更好。

“一國兩制”提出和實踐之初,這在全球都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偉大政治構想,在全球都沒有第二個地方有過類似的制度,在全球也找不到任何國家或地區可以借鑒經驗。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中國只能不斷摸索,尋找正確的腳步。這就像是試圖在一片森林裡找到正確的方向,是極難的事情。然而中國走出了這條路,在摸索中堅定地前進,把這條路走的越來越具體,越來越扎實。這令我,一個轉變了國籍的猶太裔中國人,對中國非常有信心。

“你想達到的目的,
是不是符合香港的利益?”

我知道,“愛國者治港”這一原則,令許多“泛民”強烈不滿,說“這是不給我們機會”。但“你們有沒有機會”,這根本不是問題的關鍵,而“你想達到的目的,是不是符合香港的利益?”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怎樣做才最符合香港的利益,這才是我們應該問的問題。

“泛民”想要“獨立”,這在香港可行嗎?香港總人口750萬,離開中國內地,香港應該如何長遠發展?如何才能做到長遠發展?所以“香港獨立”根本就是無稽之談。這是外國勢力塞給香港年輕人的所謂思路,甚至讓他們在遊行中舉起某些西方國家的國旗。他們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人試圖在美國或者英國的街頭揮舞某個共產主義國家的國旗,會有怎樣的後果?那麼為什麼容許在香港發生這樣的事情?而西方國家竟然還在抹黑香港警察,聲稱“中央令香港失去自由”。

我一直生活在香港,我從沒失去自由。我遵守法律,生活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於我而言,生活從未發生改變:我每天還在讀一直讀著的報紙,用一直用著的社交媒體……但是對一些人而言,他們的的確確地試圖挑戰底線——挑戰基本法。

不論“佔中”還是“修例風波”,中央沒有讓駐軍介入,而是從立法上完善了香港的法律漏洞——立法通過了香港國安法。我認為這是非常正確的做法,非常尊重“兩制”。若真像某些人或勢力試圖讓人們相信的那樣——“兩制”“名存實亡”,那麼中央原本可以直接在香港推行和內地一樣的國安法,這對中央而言更簡便易行。然而中央絕對沒有這樣做,而是花了6個月時間討論研究,充分考慮了香港的獨特制度和社會情況,然後通過了基於基本法的香港國安法。這對香港享有的“兩制”非常公平。所以這根本沒可能成為那些人攻擊的目標或由頭,因為這毫無漏洞。

我非常理解中央的做法,我甚至覺得早就該這樣做了。這樣做只會令香港變得強大。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能夠真正幫助香港重新贏得中央的信任,此前,這一信任一度消失。
 
讓“真正愛國者”
不僅僅是“治港”的人

此前,香港社會失去了平等。住房開始變得越來越小,人們住進了劏房、納米公寓(nano flat)——150呎(大約15平方米)竟然同時住著6個人;孩子們要在床上做作業,因為家裡放不下桌子……在香港這樣一個大都市,這樣的場景是很令人哀傷的。而當年輕人看不到向上流動的機會,看不到自己的位置、看不到擁有一個得體的住房的前景,那麼他們當然就會看不到自己的未來,他們就會反叛。因為他們看不到這一切得到改變的可能。當實現了真正的愛國者治理香港,他們就能夠做出真正為香港好、幫到香港的決定,比如解決房屋問題,讓人們生活的更好。

這也是為什麼我總提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是香港年輕人很好的發展之地,是香港未來發展中的一個非常值得期待的地方。我們不能僅僅看到從政的中年人需要是真正的愛國者,我們還要看到現在的青年,我們希望青年也真正的愛國。青年是香港的未來。現在還有相當一部分香港青年仍是延續過去那種更熟悉西方的思路,比如去西方國家留學等等,而對於中國內地如今究竟是什麼樣,完全沒有概念,或者說沒有真實準確的概念。所以我們想讓越來越多的香港青年到內地看看。只有看到,才能相信。“眼見為實”(Seeing is believing)。

大灣區2019年的GDP達到1.67萬億美元,超過了包括韓國在內一些國家同期GDP。有著如此龐大GDP的地區,如果得到充分發展,將產生多麼驚人的成果;如果香港得以正確參與其中,又將產生多麼驚人的美好結果(也在1個半小時的高鐵生活圈之內)。這將令香港開啟下一個嶄新發展的階段,這是共贏。這也是為什麼我對香港的未來很有信心。

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我也希望香港能夠真正開展嚴謹的國民教育,這也是我們已經等了太久的事情。這也是香港一直存在的巨大問題之一——香港推行的是通識教育,由教師自行決定教授的內容,很顯然這種方式行不通——絕大多數香港青年在成長過程中沒能受到正確的指導、沒能充分理解和認識自己是誰。香港已經有了迷茫的一代。我為這些年輕人感到遺憾。

一個國家的國民理應知道自己國家的歷史——自己從哪裡來,理應找到內心的歸屬感。我在加拿大長大,5、6歲上學的時候,我們每天早上都要在學校向英國國旗敬禮,唱《天佑女王》;美國也同樣,美國人也在各種大型場合開場前面向國旗唱“the star-spangled banner(星條旗)……”(美國國歌歌詞——編註),說“I pledge allegiance(我宣誓)……”(美國《效忠宣誓》誓詞——編註)效忠誓詞,宣誓效忠國家。國民教育讓每個人從小就懂得熱愛自己的國家,熱愛國旗,熱愛和尊重代表國家的事物。這在全球都是正確和普遍的做法。以前我們在香港沒有這麼做,所幸,現在香港終於可能在學校系統推行國民教育了,香港的孩子們將會更加全面和充分地成長。

【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插图2

在香港,一直以來施政受到的阻撓太大。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意味著發生在權力機構的鬧劇和荒 唐的循環終於將被終結。圖為2020年5月18日,香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 席選舉現場,反對派議員拉開黑布掩飾暴力行為, 企圖衝擊主席台(資料圖片)


睡獅猛醒 “眼見為實”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到了2003年仍沒能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甚至一些市民上街遊行抗議第23條立法。這是因為他們擔心,他們不理解中國內地,不理解中國內地一直以來成就的這些奇跡。

我在內地有不少公司,我親眼看著我在內地的員工生活越來越好,經常出國旅行、在網上買到各式各樣的商品……讓人感到他們擁有生活幸福所需要的一切。我也看到現在越來越多中國內地人去到外國,然後選擇回到祖國。

我在香港和中國內地經商生活了45年,我見過當時的內地,也見到了現在的內地,所以我知道內地的巨變多麼令人難以置信。這也是為什麼在2008年,我放棄了加拿大國籍,加入中國國籍。對此我很驕傲。我這樣做不是出於其他任何原因,就是因為我親眼看到了一直以來中國內地作出的這些難以想象的成就。“眼見為實”。

過去,中國內地的人們覺得自己在世界上是“二等公民”,覺得其他國家的公民都比自己優越。現在,似乎是突然之間,這種感受發生了完全的轉變。現在,絕大多數內地人對生活、對政府有信心,他們非常自信——對自己國家的政府感到自信,對自己的生活有信心。我見證了這種轉變。

過去,中國不怎麼敢於、也不習慣於在國際上發聲;現在,似乎也是突然之間,中國人有了自信,意識到,面對國際上的不公對待,我們也能義正言辭地發聲批評和抵制,告訴世界,中國不會挑起矛盾,中國不希望戰爭和紛爭,中國希望各國和平共處。但中國也不會再任人欺負。

要我說,過去的中國在沉睡,而現在,她醒過來了。香港也正應加入中國這一整體的覺醒的發展勢頭。

終結香港權力機構裡
鬧劇和荒誕的循環

“愛國者治港”,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這對香港和中國整體而言,都是正確的決定,是體現和保障“一國兩制”的正確方式。

“愛國者治港”,在我看來,除了需要是一位真正的愛國者之外,還需要是一位真正有能力、有胸懷的人。放眼全球,不論是某國的議會、眾議院、參議院,還是香港的立法會,你會發現許多人都“德不配位”,胸懷和能力根本配不上他們所坐的位置、所代表的權利——為了“分歧”而“分歧”,毫不理會百姓選他們坐上這個位置是為了能夠生活得更好。很多時候,這些權力機構裡發生的事情都很荒誕。

香港當然有足夠有能力的人。各國各地都有這樣的人。但是在香港,一直以來一個不小的問題是,如何讓這些真正愛國並真正有能力的人,願意走進政壇、參政議政,乃至成為特首。我們一直以來看到的都是,施政受到的阻撓太大。比如在立法會,一部分“泛民”議員用各種方式阻撓,舉著反對標語、大喊大叫,等等。這些故意激怒的行為當然會激起負面情緒,有些建制派議員甚至被逼到說出“我再也不去立法會了”的氣話。(當然,“泛民”的這種行為也逐漸被香港市民了解並失去人心。)這就是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決定出來之前,香港立法會,乃至香港社會治理長期遭受的境遇。

現在,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將被完善,這種鬧劇和荒唐的循環終於將被終結。

當然,作為愛國者,我想也不意味著凡事都不假思索地認同,但是重要的是,要真心尊重國家,尊重這個自己生活的城市。

在我心裡,
香港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之一

曾經,香港在眾多方面都如此領先和出眾,是全亞洲矚目的“東方之珠”,那時,許多國家和城市的人都希望來到香港,包括內地人。而如今,香港的發展已經落後於內地的不少城市。香港需要再度振奮起來,努力找回當初的勢頭。有些人希望留在這裡,幫助重建香港,那麼我們非常歡迎。有些人不想這樣做,那麼他們可以隨時離開,沒有人阻止。

香港需要穩定,需要繁榮,需要認識到中國內地取得的難得且可觀的發展成果,並且加入其中;並且意識到,離開了內地,香港沒有可能取得今天的地位。也是因此,我對完善香港選舉制度這一決定感到高興——我們已經容忍了太久,終於可以開啟一個健康的新階段了。

在我心裡,香港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之一。這裡幾乎什麼都有,包羅萬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1年4月號

編輯:李博揚
校對:邸   倩
監製:周馬麗

【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插图3

【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插图4

點擊“閱讀原文”下載APP
【紫荊專訪】盛智文:這是香港的“第二次回歸”插图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