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數據:香港“超級殯葬城”激發深港民憤

中評數據:香港“超級殯葬城”激發深港民憤插图

中評數據:香港“超級殯葬城”激發深港民憤插图1

圖1 內地網民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的評論詞雲圖

 

據報道,港府近期將規劃多年的沙嶺“超級殯葬城”項目提交立法會審議,由於該項目與深圳羅湖僅一水之隔,最近不到300米,故項目自規劃之初就飽受非議,如今隨著項目土地完成平整,再度挑起兩地輿論敏感神經。中評智庫大數據中心通過對比兩地輿情發現,內地民眾普遍感到憤怒和荒謬,不少港人也痛斥特區政府無視居民感受、破壞兩地融合,而反對派網民則藉機幸災樂禍、喝倒彩,反諷政府為阻止香港融入大灣區做了一件“好事”。

如圖1所示,內地網民尤其是許多深圳網民,對香港在羅湖一河之隔修建“超級殯葬城”一面倒地表達震驚和憤怒之情,如“缺德”、“自私”、“瘋狂”等詞頻極高,矛頭直指特區政府。一邊是繁華的羅湖市中心、一邊卻在大興土木修建墳場,不少網民表示,除了心理上完全無法接受之外,沙嶺殯葬城一旦落成,焚化爐廢氣勢必在每年夏季吹向深圳鬧市區,唯有“惡心”二字才能形容。特別是進入近2年間,隨著沙嶺殯葬城選址所在山頭的樹林被砍伐、土地逐漸平整,越來越多的深圳市民都用手機拍攝下對岸山頭光禿禿的景象,想像著未來數以萬計羅湖居民推開窗發現“山景”變“墳景”的厭惡性場面。

中評數據:香港“超級殯葬城”激發深港民憤插图2

圖2 內地有關沙嶺超級殯葬城話題聲量變化

 

事實上早在5年前,深圳市民就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相當不滿,隨後討論不斷(如圖2所示),但在“兩制”之下港府未正視內地民眾聲音,深圳市政府亦無能為力。許多內地網民認為,羅湖與一水之隔的香港新界北區本應是大灣區融合發展的一塊“寶地”,而深圳方面也提出在羅湖打造“大灣區免稅城”、“國際醫療中心”等規劃,香港不僅從未有任何規劃銜接,竟反其道而行之修建墳場,不僅是給民眾心頭添堵,更是毫不負責、毫無遠見的行為。還有民眾提到,深圳灣、落馬洲河套等地早就被規劃為兩地合作試驗區,內地官方一直在積極建設規劃,反問香港政府這些年做了什麼?難道就是對著深圳蓋墳場、建垃圾場嗎?類似質問和批判充滿內地社交媒體。

中評數據:香港“超級殯葬城”激發深港民憤插图3

圖3 香港社交媒體近五年對沙嶺“超級殯葬城”話題的輿情變化

 

與此同時,“超級殯葬城”在兩地社交媒體產生了強烈共振效應。如圖3所示,近期香港社交媒體對該議題的關注熱度再次上升,僅次於2017年該項目在立法會審議遭遇“拉布”時。不過,相較於深圳市民不斷關切項目進展、試圖以多種渠道表達抗議和訴求,港人對沙嶺“超級殯葬城”進度鮮有關注,而港府也在看似平靜的香港輿論場中持續推進沙嶺項目,立法會已撥款18.5億進行各類基礎設施與前期準備修建。

中評數據:香港“超級殯葬城”激發深港民憤插图4

圖4 香港社交媒體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的情緒比較

 

如圖4所示,香港網民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的情緒仍以憤怒為主,這構成了兩地民意的共識。首先帶頭抗議“殯葬城”計劃的便是沙嶺附近居民,他們抱怨政府多年來將各類厭惡型設施堆積在界河一帶,本就影響該片區發展,而如此大規模的殯葬設施更會嚴重煩擾居民生活。而更多港人則是從香港與大灣區、深港合作的角度,痛批港府親手葬送香港融入大灣區的前景,怒問這樣的決策究竟是誰提出?又是誰在支持?究竟是誰批准和負責?有網民質疑港府在解決“活人”的住房問題上怠慢拖延,反倒積極為“死人”找地開發,完全是本末倒置、頭腦糊塗。有觀點認為,因土地面積狹小,“陽宅與陰宅相鄰”可以算是香港的一個特色,不少港人確實也不太在意,但港府在深圳河南岸、緊鄰羅湖規劃並修建大型殯葬設施,實在百思不得其解,可以說來者不善,居心不良。

值得注意的是,針對沙嶺“超級殯葬城”第二多的嘲諷情緒中,有近八成來自反對派網民。例如,有人稱內地民眾的抗議是“多管閒事”,甚至提升到“不尊重兩制”的層次,少數網民刻意將內地輿論的反彈與近期涉港法律決議連結,聲稱只要港府中止計劃就表示“自治不存”。更有甚者在起哄、喝倒彩,希望港府趕緊把墳場修好,這樣“以鄰為壑”有助於阻止兩地交流融合,折射出相當陰暗猥瑣的心理。

我們認為,沙嶺項目爭議反映出港府對大灣區與兩地融合發展存在深層次的疏離心態,如果不加以糾正改進,深港融合舉步維艱。


來源:中評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