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歐陽昌:疫情過去後,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會怎麼樣

日期: 2020-02-25 來源:紫荊
字號: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並沒有抹殺香港人的活力,2月14日,香港新地鐵線路屯馬線一期正式通車,一早5時45分,特別頭班列車於啟德站開出,一大批香港鐵路迷前來捧場,高聲呼叫,非常興奮。其中還有人前一晚10點就前來等候。

但香港經濟上的活力卻被疫情冷凍了,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來的突然、兇猛,你還來不及調轉身來,它已經漫出武漢延向全國。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撰文,他擔憂,“就怕疫情沒有了,工廠也沒有了”,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遭遇了一輪反修例的殘酷洗滌,又來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侵襲,香港人也憂心忡忡:就怕疫情過去了,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也沒了!畢竟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說過,這次疫情對香港經濟實質影響程度甚至可能高於03年時SARS時期,香港經濟2020年甚至可能會延續負增長趨勢甚至達-4.1%。會不會掀起外資撤離潮,也是香港擔憂的。

在疫情陰霾下,此時此刻的香港,食肆生意跌達90%, 業界料3個月內現倒閉高峰期;新春生意最多跌80% 的零售業陷“超級寒冬”,結業潮將至。“兔死狐悲,唇亡齒寒,飛鳥盡,良弓藏”。賴以生存的重要支柱金融產業又會怎麼樣?

金融服務業是香港經濟的重要支柱,占本地生產總值近五分之一,並提供逾26萬個職位,占全港工作人口近7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領先地位及穩健金融體系亦備受公認。根據2019年9月倫敦智庫金融城公司 (Z/Yen Group) 公佈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排名僅次於紐約和倫敦。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所能依靠的,就是一群仍然堅守崗位的香港金融業人士,他們用專業和責任來應對香港可能遭遇金融產業疫情的衝擊,是守住香港金融產業的核心價值。東海國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資本市場部負責人歐陽昌就表示,“香港既然能從SARS中走過來,國際金融中心一定會在浴火中重生”。

歐陽昌是中央財經大學碩士研究生,擁有十多年境內外券商行業從業經驗,目前在東海國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擔任資本市場部負責人。曾帶領團隊先後參與完成金山能源、北大青鳥環宇、先施表行、衍生集團等項目配售以及鄭州銀行、廣發證券 、360魯大師IPO等。

 

相遇國際金融中心的不解之緣

 

2017年,歐陽昌跳槽到香港一家中資券商,結束了北京香港兩地跑的日子,正式在香港定居下來,與此同時,他的妻子也因類似的機會來到了香港。

後來,歐陽昌來到東海國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擔任資本市場部負責人,這成了他金融新生命的開始。但剛一入職就遭遇挑戰,突如其來的疫情迫使他在一段時間裡只能把工作帶到家中,命運給了他新的考驗,疫情大潮來了,香港的金融業會不會被疫情的海浪拍死在沙灘上?

歐陽昌有憂慮過,不過,由於整個團隊積累了一定的客戶和項目,再加上剛一入職就馬不停蹄,即使在疫情階段,他還是為公司帶來了一些項目,危難中必然有“機”,疫情不可能封鎖香港金融市場的國際熱情。

 

長遠仍然看好香港的經濟和地位

 

出於專業,對於眼下很多人擔心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再,或者有關新加坡超越香港的說法,歐陽昌並不贊同,他表示,雖然從短期,從市場上的種種表現來看,香港經濟正處在逆境,但只要香港依舊是祖國的香港,她的競爭地位是不會改變的。

對於歐陽昌來說,當下是一個經濟寒冬期,但是只要能從寒冬期熬過來,香港會出現一個非常大的市場爆發期,“2019年6-8月,香港社會最黑暗的時候,我們整整兩個月看不到任何收入,當時一度也很驚慌,但是熬過來後,從9月份開始有第一個IPO出現後,香港市場很快進入了一個迸發期。”歐陽昌說。

爆發不僅體現在IPO的數量和募資總額上,2019全年,香港交易所共錄得160宗IPO,募資總額達港幣3078億元,位居全球第一。同時,IPO之後往往會出現上漲,有時候上漲得十分可觀,這在歐陽昌看來,就是市場壓抑久後的必然結果。

因此,歐陽昌說自己從來不認為,疫情結束後市場就死了,或者國際金融中心就不在了,在他看來,疫情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往往會帶來更多的機會,目前,四大會計事務所預測香港2020全年IPO至少募集資金2200億港元,對於投資者和企業來說,關鍵是怎樣熬過寒冬。

 

疫情中亦不乏機遇

 

當然疫情當下香港並非全無機遇,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也表示,在疫情下香港市場的交易活動仍然保持活躍,目前平均交易量按年上升20%。香港市場經過大風大浪,韌性很強,能夠經得起考驗。

據歐陽昌瞭解,當下很多投資者是出於觀望的階段,避免去投一些風險偏好類的產品,如果已經持有了一些產品,會繼續持有並等待機遇,而歐陽昌和他的團隊也在繼續幫助並引導客戶去尋找一些機遇。

歐陽昌介紹,一方面赴港IPO的需求並不會因為疫情而停止,另一方面企業IPO上市融資只是融資的起點,多元化的再融資才是其業務的重點。今年配售、供股、代價發行及股份認購權計劃依舊有機遇,只是客戶把握和項目篩選上存在挑戰。再如通道類業務,即一些有跨境需求的項目,剛需企業想到海外發展,或者海外發債到期需要置換,需要搭建通道的,這種項目在疫情階段可以廣泛開展。

另外歐陽昌表示,寒冬期內,很多1號牌券商在遭遇困難時會縮減一些孖展(Margin)的規模,這個時候往往會有機會出來,畢竟孖展業務的利息收入不受疫情影響,是一個比較穩定的收入來源,但是需要留意的是風險控制。還有在港上市的內地房企受政策收緊影響,可能導致一些現金流撐不住的房企售賣項目或股權,這類項目的機會有可能在下半年呈現。這些如果能合理把握住,也不妨是一個良機。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歐陽昌:疫情過去後,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會怎麼樣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