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超訊馬超:抗疫形勢剛好轉,防病毒回流的硬仗又來了

日期: 2020-03-05 來源:紫荊
字號:

文/馬超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至今,中國防控措施取得初步成效的同時,病毒在境外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飛速傳播引人關注。3月2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表示,中國的新冠肺炎病例數量在持續下降,3月1日中國境外報告的新增病例數幾乎是中國境內的9倍。

截至北京時間3月3日上午,中國以外共67個國家和地區報告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10,000餘例,已有9個國家的累計確診病例達100例或以上。其中,韓國、義大利、伊朗和日本,四個國家的疫情已相當嚴峻,確診病例數不斷增多,地區感染風險極高。

而海外一些國家的防疫以及人流管控措施不夠及時、到位,出現感染者外流的現象,更是導致了病毒在各國廣泛傳播蔓延的態勢。連日來,中國各省市已經陸續出現了新增的境外輸入型病例。這種局面,也為今後及未來一段時間中國的防疫工作帶來了新的挑戰:如何阻斷疫情從外部輸入,防範外來的病毒風險,成了一個緊迫而現實的問題。

 

一日增7例   全國多地出現境外輸入型病例

 

雖然經過一個多月來的防疫戰,全國各省市的新增病例數明顯下降,但是境外輸入病例數卻在短時間內悄然增加。

2月26日,中國寧夏中衛市表示,發現全國首例境外輸入型病例。該市通報,此名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丁某,是寧夏中衛市中寧縣大戰場鎮人,2019年10月到伊朗從事翻譯工作。在2月24日淩晨1點19分到達中衛後,由中衛火車站檢疫檢查站將其送往中衛大酒店進行集中隔離。2月25日,中衛大酒店隔離點醫護人員監測時發現丁某精神狀態不佳,有咳嗽症狀,測體溫35.6℃,隨即由中衛市疾控中心安排救護車轉至中衛市人民醫院發熱門診就診,最終被確診。

隨後,在2月29日下午,再曝出兩名境外輸入病例。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介紹,北京市報告的2例自伊朗入境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均為2月26日寧夏確診病例丁某某在伊朗期間的密切接觸者。

3月1日,在深圳實現連續8日零新增的情況下,深圳也報告了首例境外輸入病例。廣東衛健委1日通報,該名患者35歲,曾在英國布裡斯托工作。2月27日乘坐CX250航班,由倫敦飛往香港。2月29日上午7時,患者出現咳嗽、發熱症狀。3月1日被確診為新冠肺炎,目前患者病情穩定。

據深圳衛健委披露,該病例現居住於深圳市福田區福保街道紅樹福苑,近兩年在英國布裡斯托工作。據悉,相關社區已經完成了該社區相關樓棟的隔離,街道辦已經調配了人力和物力來保障隔離居民的配套服務。目前,該社區200多名居民被隔離。

3月2日,浙江省麗水市衛健委也發出通報,3月1日0-24時,新增境外(義大利)輸入性確診病例1例。

據悉,該名患者王某31歲,義大利華僑,2月28日回國,國內戶籍為青田縣甌南街道。2月16日出現咳嗽、頭痛、腹瀉等症狀,自行服藥治療。26日晚從義大利米蘭出發,經莫斯科轉機,於27日22時到達上海浦東機場,隨後包車於28日上午8時抵達青田縣。3月1日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陽性,目前在青田縣人民醫院隔離治療。

隨後,在3月3日,浙江省再次公佈新增境外(義大利)輸入性確診病例7例。這7例病例與首例境外輸入病例王某某為密切接觸者,在義大利貝加莫同一家餐廳工作,8人一直生活在義大利,無湖北武漢接觸史。

從全國的防控形勢來看,僅3月2日一天,就新增了7例境外輸入病例,令人擔憂。目前,全國多地發現的境外輸入病例總計達到12例,患者均為歸國的華僑華人。

 

多國抗疫有漏洞   更多華人恐“出走”

 

其實,從這些輸入型病例的來源地可以發現。病毒攜帶者外流的背後,是海外一些國家的防疫措施不夠全面、到位,存在不少漏洞,才更使疫情全球蔓延的風險進一步增加。

以歐洲疫情最為嚴重的義大利為例,可以說幾乎是在一夜之間“淪陷”。這個號稱擁有全世界最好的醫療保障的國家,在2月21日之前,確診人數一直只有3個。但2月21日下午開始至22日,疫情就突然集中爆發,在短短不到24小時的時間裡,確診的激增人數達到50餘人,死亡2人,緊急被隔離人數高達數萬人,另有數以百計的疑似病例爆出。截至當地時間2日晚上,義大利確診病例數累計突破2,000例,增至52人死,疫情仍在惡化。

義大利作為最早針對疫情問題封停中國航班、取消中國簽證服務的國家,為何如今卻在疫情中淪落至此?不少分析都認為,都是其不到位的防控措施導致的。早在1月31日,義大利總理孔特就宣佈義大利舉國進入“緊急狀態”,為期六個月。但有報導指出,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一個月後,義大利依舊處於“裸奔狀態”,全國範圍內僅有米蘭、羅馬兩個城市的機場安排了體溫測試,其他地區,毫無動靜,人員流動幾乎沒有任何管控和限制。不少義大利民眾,在確診之前,還都遊山玩水、走街串巷,毫無顧慮,在不知不覺間把病毒帶到了全國。

而在疫情迅速蔓延之時,義大利政府在也只是封鎖了米蘭、羅馬等周邊十多個出現疫情的城市,關停學校、教堂、酒吧等場所,而未把防疫措施推廣到全國範圍內。這一次,義大利政府可謂嚴重低估了疫情的嚴峻程度,直至現在也並未呼籲民眾保持警惕,而是鼓吹不用戴口罩、毋需恐慌。而在國際聯防聯控層面,義大利更沒有與歐洲其他國家以及國際社會展開合作進行出入境管控,任由民眾、旅客自由出入,把新冠病毒帶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

而再看看此次死亡率已達全球最高,多名政府高官感染的伊朗,也同樣是在疫情初期太過掉以輕心。直到感染人數急劇上升之後,伊朗政府才開始採取措施,進行公共場所的消毒、清潔等工作,呼籲民眾減少外出。由於伊朗的宗教聚集活動較多,伊朗德黑蘭當局已經要求各地的聖殿暫時關閉,但許多地方的教士都選擇置之不理,包括伊朗最重要的伊斯蘭什葉派聖地,伊瑪目禮薩聖陵還在對公眾開放,前來朝聖的人還絡繹不絕。目前,外界對於伊朗政府處理此次公共衛生危機的能力充滿質疑。

雖然德黑蘭議會衛生部長Saeed Namaki日前在國家電視臺上宣佈,將從本周開始,組織大約30人的醫療隊伍,進行挨家挨戶的新冠病毒排查,但是政府能否有能力全面管控好全國範圍內的人員流動,並且使當地民眾配合有關防控措施,減少人群聚集和大型公眾活動,等待疫情峰期過去,仍是未知數。

海外國家的防疫不力,也直接導致了不少海外華人對當地政府喪失信心,安全感匱乏。對此,全球各地的不少華人華僑都認為留在海外將會加劇感染風險,反而中國如今成了全球最安全的國家,有著近期回國避一避的計畫。這也成為中國境外輸入性病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或會繼續增長的原因。

在疫情蔓延迅速的韓國,類似的情況同樣存在。在網路上可以查詢到,近一周首爾到韓國人聚居較多的山東青島次日單程機票價格暴漲至1,700-2,500人民幣左右,而在韓國疫情暴發前,同航線機票價格最低只有500元人民幣左右。

雖然早前網路上曾有謠傳“大量韓國人來中國躲避疫情”的消息,但是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日前已經對此闢謠表示,從韓國來華人數只是略有增加,機票緊張主要是由於航班數量減少導致的:“截至2月23日,來華韓國公民入境數量日均1,300人。從近期自韓國入境人員的成分看,主要以中國的內地居民為主,占到約七成,目前沒有發現有大量的韓國人湧入中國的情況。”

 

面對回流,需要新招

 

此前,鐘南山院士就曾表示,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外迅速蔓延,中國存在從輸出病例變為輸入病例的可能性。如今他所擔心的事情恐怕已經成為現實。而阻斷外部疫情的輸入,降低海外疫情蔓延對中國的威脅,顯得迫在眉睫。如何做到最大程度地減少境外輸入型病例的減少,也成為了今後一個階段防疫工作的重點。

如何有效地盡可能切斷境外輸入型病例在中國增多,降低傳播風險?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

第一,對於義大利、伊朗、日本、韓國等其他疫情高風險國家,需要進一步研究具有針對性的防控措施,尤其在出入境方面加強管制,例如適當削減直航班機。

據悉,中國目前已經減少與日本、韓國的相關航班往來。3月1日,中國民航局飛行標準司司長朱濤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受日韓疫情迅速發展的影響,下周中韓、中日航班總量將繼續減少。本周中韓間的航班總量已降至320班,預計下周將進一步減至每週276班。中日間航班總量下降至380班,預計下周進一步減至263班。在香港,當地機場也關閉了國外來內地的轉機通道,減少輸入型病例帶來的風險。

第二,對於海外入境人員的回國隔離,應該進一步採取措施,形成合力,避免病毒攜帶者未經檢疫就進入生活區,進一步帶來社區傳播。中國北京市、上海市、廣東省陸續宣佈,對來自或造訪疫情嚴重國家的人士,入境後一律隔離14天,以防止境外疫情回流。中國外交部也在2月28日的發佈會中表示,北京等地有關防控規定適用於來自或去過境外疫情嚴重地區的所有入境人員,對中國公民和外國公民完全一視同仁。

下一步,面對病毒回流的風險,有必要推廣14日強制隔離檢疫措施,並建立各地之間的聯動防控機制,確保一旦出現感染病例,能做到密切接觸者的溯源。

第三,對於在海外的華人,應勸說他們如無緊急情況,不要自行返回國內,降低境外輸入性病例增加的可能性。如果海外一些國家和地區出現的緊急情況,國家可考慮統一安排包機,將海外華僑及留學生接回國內,並採取隔離措施。

目前,外交部已表示,海外疫情若有擴大趨勢,將協助安排當地華人回國。這是特殊時期下的特殊舉措,是協助海外華人的愛心之舉。但需要看到的是,中國當下的防疫成果來之不易,需要全球華人共同珍惜和維護。

新冠肺炎疫情在蔓延全球,面對疫情,全人類都站在共同的戰線上。而這也更需要全球抗疫展開更多良性的合作和交流,互相吸取抗疫的經驗,建立聯防聯控機制,才能,避免疫情在全球進一步地惡化。

個別國家和地區的抗疫不力,買單的卻不僅僅是一兩個國家,全球都要為之付出沉重的代價。而海外其他國家更需要把握好中國、亞洲各國用無數犧牲換來的時間,做好全面的準備工作,以應對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作者為香港學者、超訊集團副總裁、超訊戰略智庫執行長、國際文化經濟交流基金會主席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超訊馬超:抗疫形勢剛好轉,防病毒回流的硬仗又來了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