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踏平坎坷成大道 脫貧攻堅“在路上”——中國交通扶貧二三事

日期: 2020-10-07 來源:紫荊
字號:

WechatIMG39.png


文 | 本刊記者    馮琳


640.jpg近年來,西藏全面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5年來新改建農村公路4.34萬公里,解決了233個鄉鎮、2,276個建制村通硬化路。圖為川藏公路通麥路段上的迫龍溝特大橋(圖:新華社)

“要致富,先修路”、“道路通,百業興”……這些老百姓口耳相傳的俗語既飽含著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又突顯了交通建設在脫貧攻堅中的重要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我每年都到貧困地區考察調研,前幾年去,沿途山路顛顛簸簸,進了村坑坑窪窪,晴天塵土滿鞋,雨天道路泥濘”,習近平總書記今年3月6日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講話無不體現出他對改善交通情況的牽掛和重視。“這幾年,我再去一些貧困村,看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道路平坦通暢……”,這讓習近平總書記從心裡為之高興。

自精準扶貧方略提出後,交通扶貧一直是脫貧攻堅的主要陣地。隨此工作的不斷開展,中國農村地區的交通情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條條“康莊大道路”、“幸福小康路”、“平安放心路”、“特色致富路”就像一條條金絲銀線,把貧困地區與全國大市場緊緊連在了一起。不僅老鄉們“出門水泥路,抬腳上客車”的出行夢想變成了現實,而且鄉村因路而興、因路更美,曾經“山裡山外兩重天”的局面被徹底改變。這些變化離不開一批批“路書記”、“路縣長”、“路支書”等交通扶貧幹部的艱苦付出與奮鬥,是他們用汗水和行動書寫著踏平坎坷成大道、脫貧攻堅“在路上”的奮鬥故事。


西藏:在“世界第三極”建橋修路

在整個扶貧工作中,西藏可謂是典型的“貧中之貧、困中之困、難中之難、堅中之堅”。西藏平均海拔超4,000米,總人口356萬人中有240萬人生活在廣大的農村、農牧區。這裡的老百姓要出行,有的靠人背馬馱,有的靠溜索渡船,有的鄉村因雪山阻隔每年甚至有半年多的時間都與世隔絕。

中共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站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高度,著眼於西藏同全國一道實現全面小康和現代化。2013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與西藏代表團的全國人大代表交流時曾關切地問道,“現在到墨脫的路通了沒有?”西藏的交通建設,始終是習近平總書記牽掛的一件事。

修路難,在號稱“世界第三極”的雪域高原建橋修路更難。高原本就缺氧,正常活動都要喘一喘,更別提要在這裡修通一條條公路、架起一座座橋樑。可無論多難,徐文強和眾多援藏扶貧幹部也一起扛下來了!

近年來,國家部委、中央企業和相關省份每年都會派出約2,000名幹部援藏扶貧。2016年7月,徐文強作為交通運輸部選派的中央國家機關第八批轉第九批援藏幹部,成為了這支隊伍中的一員。他說自己是“最普通的一個”。

徐文強現任西藏自治區交通運輸廳廳長,4年多來,他一直奮戰在第一線。每年,徐文強在藏時間都在10個月以上。全西藏74個縣市區,他跑到了70個。4年間,徐文強前往施工現場里程超18萬公里,全西藏所有能開車的高山埡口他都穿越過,還曾經到過幾十個邊防連隊和哨所。正是在親身參與當地交通脫貧攻堅的過程中,徐文強見證了240萬農牧民擺脫貧困、走上富裕、與全國人民一道奔小康的喜悅。

640.jpg

貴州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平均海拔2,200米,溜索曾一度是當地群眾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2013年以來,貴州省相關部門在當地實施的“溜索改橋”項目已全部完成建設並投入使用,讓牛欄江沿岸雲貴兩省群眾出行不再“溜”,成為山區群眾的“脫貧致富橋”。拼版圖片:上圖為貴州省威寧縣斗古鎮的村民行走在牛欄江新修的橋上;下圖為威寧縣牛棚鎮團山村村民利用溜索過牛欄江(圖:新華社)

在今年召開的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圍繞川藏鐵路建設等項目,推動建設一批重大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建設更多團結線、幸福路。徐文強告訴記者,根據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建設“四好農村路”的重要指示,4年間,西藏共投入941.6億元,實施了3,123個農村公路建設項目,改造、新建農村公路里程達到3.82萬公里,並且全部按照等級公路的標準實施建設。這些公路首尾相接,能夠繞赤道一周。預計到今年年底,西藏具備條件的所有鄉鎮、建制村將全部通上公路,其中95%的鄉鎮和75%的行政村將通上油路。同時,為了保證和方便老百姓出行,西藏 467個鄉鎮和2,014個行政村也都通上了客車,做到了“應通盡通”。

由於與印度、不丹、尼泊爾、緬甸四個國家接壤的特殊區位環境,西藏4,000 公里的邊境線上,共分布著21個邊境縣以及大量的鄉鎮、村莊。“西藏和其他省份不一樣,西藏高寒辛苦、氣候比較惡劣、條件非常差,但是通過我們黨委和政府的努力,通過交通的傾斜,邊境地區老百姓出行、生產生活條件、交通條件都有了非常大的改善。我們邊境地區脫貧任務在去年底已全部完成,現在已經進入鞏固脫貧成果階段。”徐文強說。

脫貧攻堅工作開展以來,西藏的交通事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交通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截至2019年底,全區公路通車里程達10.45萬公里,還同時創下了在惡劣地勢環境中修建了1,100公里高速公路的偉大奇跡,基本形成了較為完整的公路交通運輸體系。

徐文強深感,這是西藏交通發展最快最好的時期,也是交通發展的成果惠及廣大人民群眾最普遍的一個時期。

原本在去年8月,徐文強就可以結束援藏任務回到北京了。“因為組織上希望我再延長三年時間,我非常高興地接受了組織的安排,因為我認為這是對一個援藏幹部的肯定,也是褒獎。”現在,徐文強又開始了他的第二個援藏任期。

“帶著感情,撲下身子,踏踏實實為當地老百姓做一點事情。”捧著這份信念,徐文強在西藏扶貧了4年。接下來,他還將繼續堅守著這份信念和對這片土地的熱愛走下去。“再用幾年的時間,讓我們西藏的老百姓走上更寬闊和平坦的小康大道,我將為此付出我的全部力量。”

 

恩施:從絕壁造路走上幸福之路

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習近平總書記對農村公路的建設始終高度重視。他多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建好、管好、護好、運營好農村公路,對農村公路助推廣大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寄予了殷切期望。

“我來自於基層”,這是湖北省恩施州建始縣龍坪鄉店子坪村支部書記王光國時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正因為來自於基層,長久以來大山深處百姓出行的艱辛和酸苦一直深深印存在他的腦海裡。

王光國所任職的店子坪村海拔1,200多米,當地有許多古話樸素地講述著出山之苦——“左邊石柱河,前面梯子河,右邊洋芋河,後面大山坡。我們祖祖輩輩,背磨得像駱駝”“打杵子、背簍子,邁出去還要坐轎子”。村民到臨近鄉鎮趕集,需要沿著河兩岸的絕壁小道翻山越嶺,來回得花上兩三個小時。山路艱險、水流湍急,許多人曾摔下河谷,甚至被奪去生命……

2002年9月,王光國當選了村支部書記,剛上任他便帶領村民拉響了修山第一炮!先是鑿毛路、修砂石路,後來是水泥路,最後是瀝青路。數十載開山鑿路的堅持,王光國憑著“石頭再硬,硬不過店子坪人骨頭”的頑強意志,成了大家口中的“愚公書記”。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在4.5萬餘村民勞力的多年奮戰下,終於在懸崖絕壁上打通了出山路。到如今,店子坪村的瀝青路實現了戶戶通、村村通,老百姓也跟著走上了致富快車道。

由於交通便利了,村民們原來的土坯房改建起了休閑別墅。一些曾經在外打工的年輕人回村開起了農家樂,一年收入能比原來增加幾萬元。村裡原先主要種的是土豆、苞穀、黃豆,現在種上了水果,還建起了產品銷往國外的辣椒加工廠,同時帶動起周邊鄉鎮一齊致富。2016年,湖北省委在店子坪村成立了紅色教育基地,以同吃、同住、同學習、同勞動、同娛樂的方式,讓教育基地培訓學校的學員吃住在農戶家裡,幫助村民增收致富。

建始縣是中國千萬個通過發展交通找到脫貧致富路的貧困縣市的一個縮影。交通運輸部等部門和各級黨委政府扎實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並取得明顯成效。5年來,全國新建改建農村公路127.5萬公里,99.24%的鄉鎮和98.34%的建制村通上了瀝青路、水泥路,鄉鎮和建制村通客車率分別達到99.1%和96.5%以上,城鄉運輸一體化水平接近80%,農村“出行難”問題得到有效解決,交通扶貧精準化水平不斷提高,農村物流網絡不斷完善,廣大農民群眾得到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幸福感。

“我來自於基層,和老百姓直接面對面,能看見老百姓內心發生的一些感動和變化。”王光國說,老百姓最高興的事就是路通了。

路通了,老百姓的心從封閉的大山裡走到了大山外。路暢了,老百姓的思想也跟著解放了,從封閉自抑到現在能夠大膽活躍地上登上村子裡的百姓大舞台跳舞歌唱,其樂無窮。路好了,老百姓的生活從貧窮困苦實現了致富奔小康,大家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感和獲得感。

店子坪村從絕壁造路走出大山,到發展特色產業,走上了幸福之路。王光國感慨,“我們這裡的變化是貧困山區得到交通支持發生的一個縮影。”店子坪村在致富路上還有許多說不完的故事,他歡迎大家到這個武陵山區遠近聞名的“桃花源”聽一聽、看一看,實地感受一下由交通扶貧創造的“美、富、活”。


安遠:道路讓東江源頭“不遠”

發源於江西省安遠縣與尋烏縣交界的三百山基隆嶂,是供港東江水的源頭。安遠縣位於江西省南部,地處閩、粵、贛三省交匯處,自然資源和旅遊資源都十分豐富,這裡還是知名水果贛南臍橙的核心產區。

水從山川間流出,只需遵循大自然的力量。人要依水尋源,卻是一件很遙遠難及的事。安遠縣城距離贛州市只有不到200公里的距離,然而在2013年之前,從贛州尋訪安遠得起早摸黑、翻山越嶺,大概需要一天的時間。所以在那個時候,外地的朋友來不了安遠,安遠本地人也不願意出去。交通的阻塞,致使貧困也接踵而來。安遠縣是國家扶貧工作重點縣,也是羅霄山集中連片的特困縣。

6404.jpg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從2016年起,大化瑤族自治縣在實現“鄉鄉通柏油路”“村村通水泥路”目標的基礎上,全面實施未通道路自然屯道路建設攻堅戰,建成屯級道路1,370條2,300多公里,打通了脫貧攻堅“最後一公里”,12萬名貧困山區群眾結束了肩挑背馱、翻山越嶺的歷史,為實現脫貧摘帽奠定了堅實基礎。拼版照片:左圖為大化瑤族自治縣板升鄉弄勇村弄頂屯通往學校的水泥路;右圖為在路通之前,孩子們扛著生活用具,爬懸梯去學校(圖:新華社)

資源再多再好,路不通,怎麼能致富?

2015月11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曾詳細地提出過一個扶貧思路。他談道:“我在福建寧德工作時就說過,弱鳥可望先飛,至貧可能先富,貧困地區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努力、政策、長處、優勢在特定領域先飛。許多貧困地區一說窮,就說窮在了山高溝深偏遠。其實,不妨換個角度看,這些地方要想富,恰恰要在山水上做文章。要通過改革創新,讓貧困地區的土地、勞動力、資產、自然風光等要素活起來,讓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讓綠水青山變金山銀山,帶動貧困人口增收。”

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精神,“把看得見的綠水青山變成貧困百姓能夠摸得著的金山銀山”,這是交通運輸部法制司執法監督處處長羅洪波在扶貧工作中一直想要解決的問題。2016年3月至2018年3月,羅洪波赴安遠縣掛職,任縣委副書記、縣政府副縣長。

對口支援工作實施以來,安遠縣高速公路實現了零的突破,目前已經形成了北上南昌、南下廣東、東出福建、西進湖南的高速公路大通道。從此,安遠告別了大山的阻隔,同時農村路得到飛速發展和完善,2017年被評為全國“四好農村路”示範縣。

“修路本身不是目的,當然它能夠起到的直接作用就是便利百姓的出行,但是這還不夠。”在羅洪波看來,交通扶貧也會面臨方方面面的困難。“根據區域的特點,具體的情況可能不太一樣。我自己感覺,這些困難其實有一個核心,就是如何將有效的交通投資發揮最大的扶貧效能。”

農業強不強、農村美不美、農民富不富,“四好農村路”建設是基礎和關鍵。2019年,交通運輸部等八部委印發《關於推動四好農村路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了實施“脫貧攻堅補短板工程”“鄉村振興促發展工程”等八大工作重點,其中對推進“農村公路+產業”融合發展作了具體部署,提出農村公路建設要與旅遊、產業發展規劃有效銜接。安遠縣在這方面下足了功夫。

高速公路通道打開後,現在從廈門、深圳、廣州的旅遊大巴能直達安遠,全程高速路程約5個小時,這是“交通+旅遊”的一個起點。可羅洪波並不滿足,他認為這些還不足以讓老百姓、讓貧困群眾在“交通+旅遊”的建設當中獲取直接收益。

於是,安遠縣又進一步開啟了“快進慢遊”的工作模式。近幾年,安遠除了農村公路外,又重點建設了300多公里高品質的美麗生態文明示範路,構築起一個“兩天半”旅遊圈。通過這樣的方式,讓遊客走進來、住下來,使得安遠縣1/3以上的鄉鎮能夠直接參與旅遊,催生了近400家農家樂和採摘園。

除此之外,隨著高速公路通道的打通和農村公路的建設,近幾年,安遠還建設了一批村級交通服務站。這些交通服務站不僅是農村客運站,也是農村公路養護工作站,還是電商物流的集散點。服務站的管理工作則由當地選派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擔任,這樣能幫助貧困戶獲取一份收入。他們還可以經營一些小賣部,在進一步增加個體收益的同時又能為遊客和乘客提供便利。

6405.jpg通過全力推動交通扶貧脫貧攻堅工作,老鄉們“出門水泥路,抬腳上客車”的出行夢想變成了現實,鄉村因路而興、因路而美。圖為浙江杭州桐廬陽山畈村的鄉村公路一景

“通過這樣的措施,讓有限的交通投資、有限的交通項目發揮了綜合的優勢,多站合一,資源綜合利用。”羅洪波總結道,“交通扶貧不是單打獨鬥,要與扶貧的總體工作相結合。在地方黨委政府的統一領導下,實現最終的脫貧目標。”

安遠縣地域2,000多公里,共有152個行政村。在扶貧工作期間把每個村都走到了,這是羅洪波認為最值得自己驕傲的事。當看到村民們盼望的一條條美麗農村公路從規劃、建設到竣工通車,看到現場鑼鼓喧天、彩旗飄揚,羅洪波內心的激動溢於言表。

在安遠縣鄉規民約中還有兩句話令羅洪波感動至深——“一句話是‘要想富,先修路;修好路,我來護’,體現了大家對農村公路、對交通事業的愛護。另一句話是‘門前路是我家,理雜物,清路渣’,這樣的一種主人翁精神,是對我們交通人最好的褒獎。”

這三位交通扶貧幹部的故事只是交通扶貧工作中的星星點點。所謂“志合者,不以山海為遠”,正是這無數的星星點點奔湧而來、散落在祖國的四面八方,讓山海之間的距離不再遙遠,為貧困地區的百姓點亮了希望。

中共十八大以來,交通運輸部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央決策部署,全力推動交通扶貧脫貧攻堅工作,努力實現小康路上不讓任何一地因交通而掉隊的承諾。截至2019年底,交通扶貧取得了決定性成就。全國各省(區、市)交通扶貧建設任務累計完成率均達到80%以上,超過時間進度,完成了預期目標。全國實現了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國省幹線和農村公路交通條件持續改善,客貨運輸服務水平明顯提高。貧困地區“外通內聯、通村暢鄉、客車到村、安全便捷”的交通運輸網絡基本形成,為農村地區特別是貧困地區脫貧致富奔小康提供了有力支撐。

有了路就有了發展的基礎,有了路就有了脫貧的信心。如今,路已鋪好,只待幸福奔來!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0年10月號

轉載請註明出處

編輯:賀子琪、莫潔瑩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踏平坎坷成大道 脫貧攻堅“在路上”——中國交通扶貧二三事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