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陳曉林:「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對香港的挑戰與機遇

日期: 2020-11-16 來源:紫荊
字號:

文丨陳曉林

30周年logo2.jpg 

今年5月「兩會」期間,中央已開始部署未來經濟發展新思路。習主席在兩會上指出,要發展國內和國際雙循環,更著重強調「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把滿足國內需求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加快構建完整的內需體系,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學習領會習主席講話精神,結合香港當前實情,筆者對「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對香港的挑戰與機遇有以下三點深刻的感受和體會:

 

一、香港若不處理好新冠疫情,將面臨空前的經濟危機

 

8月20日,在紮實推進長三角壹體化發展座談會上,習主席提出,長三角壹體化發展要緊扣「壹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就「壹體化」而言,長三角目前已領先粵港澳大灣區。無論就大灣區「壹體化」還是「高質量發展」而言,主要障礙都來自香港。

 

筆者認為,香港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已經被修例風波事件和新冠疫情折騰了壹年半。香港的疫情仍未受控,通關遙遙無期。若到今年底,特區政府還未能建立起有效防疫機制,香港內部不能恢復正常的經濟和社會運轉,外部不能恢復人員正常往來。那麼,香港簡直與孤島無異,將面臨空前的經濟危機。苦口婆心,忠言逆耳,希望特區政府和廣大市民齊心協力,同心抗疫,與有關方面協商盡早通關,聚焦經濟和民生問題。

 

二、香港若不盡快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將喪失良好發展機遇

 

眾所周知,粵港澳大灣區是習主席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重大國家發展戰略,是我國建設世界級城市群和參與全球競爭的重要空間載體。

 

其实,我国还有两个地方有建立大湾区的意向:一是长三角,拟建成环杭州湾大湾区;二是京津冀,拟建成环渤海湾大湾区。但中央为什么首提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笔者认为,因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的加速推进,标志着我国三大活跃经济体中的华南地区也上升到了国家级区域经济战略高度,并且在国内形成了京津冀(华北)、长江经济带战略(华东)、粤港澳大湾区(华南)三大区域经济战略格局。其中雄安新区是华北区域战略的重点,长三角是华东区域战略的核心,粤港澳大湾区是华南区域战略的主要落脚点。此外,粤港澳大湾区因为有港澳的存在,具有「一二三四」的特点,即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独立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这是我国其他地方所没有的优势。目前深圳的GDP已经位列粤港澳大湾区四个核心城市之首。深圳科创能力强:有华为、中兴、华大基因、大疆、平安、腾讯等世界级科创领先企业。深圳包容性高:「来了都是深圳人」的开放包容理念了吸引全世界优秀人才的到来,深圳不愧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这是世界上三大著名湾区所具备的共同特点。有人开玩笑说,香港再不努力,将可能变成深圳市的香港区。

 

因此,笔者认为,香港必须尽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促进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要素有序、自由流动发展,才能共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荣光,未来才有良好的发展机遇。

 

三、香港若不重视发挥在国家「双循环」发展格局中的独特优势和作用,将丧失发展良好机遇

 

「香港在国家改革开放进程中作出过重大贡献,发挥过不可替代作用。」这是2018年习主席在会见港澳同胞庆祝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时特别指出的。改革开放初期,香港利用欧美市场配额等优势,为内地带来大量出口订单,助推内地融入全球产业链。但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香港的角色与作用,必须随着国家不同阶段发展战略作出新的调整,才能从国家发展中「分得一杯羹」。

 

笔者认为,特区政府应尽早做好谋划,抢占先机参与国内国外「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积极主动参与国家「十四五」规划,争取香港在规划中有新的定位和发展机遇。一是要更好发挥香港在国家高水平开放中广泛联系国际的优势,将角色从以前「引进来」调整为「走出去」,携手内地企业,共同开拓国际市场。二是更好发挥香港国际化专业服务优势,拓展和优化国际服务网络平台,为内地企业提供更多咨询服务和支持。三是更好发挥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提供投资融资和咨询等服务。强化香港作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地位,支持内地企业在香港设立资本运作中心,开展融资、财务管理等业务。四是依托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双循环」发展新格局,利用香港联通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优势,发挥香港所长,贡献国家所需,推动解决香港各种深层次矛盾。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作者為香港紫荊研究院特約研究員、香港金融管理學院客座教授

编辑:潘麗麗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陳曉林:「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對香港的挑戰與機遇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