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林志鵬: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 維護「一國兩制」制度安全

日期: 2020-11-25 來源:紫荊
字號:

文/林志鵬

30周年logo2.jpg 

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實施國家安全戰略,維護和塑造國家安全,統籌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把安全發展貫穿國家發展各領域和全過程,防範和化解影響我國現代化進程的各種風險,築牢國家安全屏障。」這是中央面向「十四五」統籌發展和安全兩件大事的重要部署,也是以人民為中心、建設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國的明確要求。

 

對正在邁向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香港來說,發展和安全兩個主題別具現實意義,只有進一步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更好地維護「一國兩制」制度安全,才能告別紛爭、複甦經濟,重整行裝再出發。

 

總體國家安全觀是2014年4月1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首次提出的重要理念。作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組成部分,總體國家安全觀擘劃了維護國家安全整體佈局,實現了對傳統國家安全理念的突破,拓展了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的理論視野和實踐領域。只有深刻理解這一重要理念,才能全面把握香港國安法出臺實施的理論背景和思想淵源,正確認識香港國安法對維護「一國兩制」制度安全的重大意義。

 

制度安全是政治安全的「核心」

 

總體國家安全觀理念的顯著特色就在於「總體」二字,它突出的是「大安全」理念,強調的是做好國家安全工作的系統思維和整體方法。具體而言,總體國家安全既包括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等傳統安全領域,又包括經濟、文化、社會等非傳統安全領域,其內涵和外延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豐富,時空領域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寬廣,且將隨著社會發展不斷拓展。

 

對於主權國家來說,政治安全居於總體國家安全的突出位置,而制度安全又是政治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果說政治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心」,那制度安全則是政治安全的「核心」。

 

所謂制度安全,指的是一個主權國家的政權和政治制度相對處於沒有危險和不受內外威脅的狀態,以及持續保障這種安全狀態的能力。制度安全適用於一個主權國家的整體政治制度,也適用於某一項具體政治制度。

 

作為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之一,「一國兩制」制度生命力和優越性已經為歷史和現實所充分證明,在新的歷史條件下,這是保持港澳長期繁榮穩定的治本之策,是推進兩岸和平統一進程的長遠之舉。

 

由於「一國兩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威脅和挑戰「一國兩制」制度,就是威脅和挑戰國家政治安全,就是威脅和挑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央制定香港國安法,堵塞「一國」安全漏洞,維護「兩制」良性運轉,既是豐富和發展新時代「一國兩制」實踐的題中應有之義,更是保障「一國兩制」制度安全的必要之舉和必然之舉。

 

正如習主席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

 

長期以來,由於歷史和現實原因,香港成為維護國家安全的薄弱環節,更是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的「短板」、「軟肋」。在把「一國兩制」的制度績效更好地轉化為國家治理效能過程中,必須高度重視維護「一國兩制」制度安全,進一步貫徹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

 

當前香港涉及總體國家安全的因素呈現多樣化、複雜化特徵:既有內部因素,又有外部因素;既有傳統因素,又有非傳統因素;既有人為因素,又有自然因素。外國勢力與本土極端分子勾連合流,圖謀發起「港版顏色革命」,嚴重威脅「一國兩制」制度安全;反中亂港分子鼓吹煽動「港獨」,組織、策劃、實施分裂國家行為,嚴重威脅「一國兩制」制度安全;極端分子公然從事街頭暴力和恐怖活動,嚴重威脅「一國兩制」制度安全;新冠疫情侵害香港市民生命健康,影響、衝擊經濟和社會生活,從長遠看同樣對「一國兩制」制度安全構成威脅。

 

徹底剷除「港獨」滋生土壤

 

維護「一國兩制」制度安全,就要深入貫徹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把維護總體國家安全與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有機結合起來,徹底剷除「港版顏色革命」和「港獨」、黑暴的滋生土壤,推動香港社會恢復安寧繁榮發展,進而達至「兩個建設好」(「既要把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建設好,也要把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建設好」)目標。

 

國安法頒佈實施後,香港社會總體趨於平復,但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內外環境依然複雜多變,維護國家安全仍是重大課題。未來,在總體國家安全觀指引下,香港這一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憑藉自身獨特的條件和優勢,一定能夠成為維護國家安全、捍衛「一國兩制」制度安全的重要堡壘。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作者為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廣東省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編輯:潘麗麗

來源:大公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林志鵬: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 維護「一國兩制」制度安全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