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劉瀾昌:「羅斯福」號航母若申請靠香港補給,可有條件批准

日期: 2021-01-28 來源:紫荊
字號:

文/劉瀾昌

30周年logo2.jpg 

「羅斯福」號航母在拜登上場後進入南海,這自然是老拜登的一個政治動作。

 

0128.1.jpg

 

在筆者看來,這不是示強,而是示弱。拜登和美軍的本意大概有幾個:

 

1、老套的「航行自由」,宣示南海是公海,不是中國的內海。

 

2、炫耀領先的武力。「羅斯福」號航母是核動力,10萬噸級,當今世界一流的航母。

 

3、顯示美軍在「印太」的軍事存在,為拜登新的亞太或印太戰略做鋪墊。

 

但是,嚇不到中國,反而在中國網民的「直播」鏡頭之下。更重要的是,「羅斯福」號在南海只是挨打的「靶船」,是無法防禦來犯導彈的襲擊。這可不一定是東風小哥哦,俄羅斯的匕首、先鋒、鋯石等超高速變軌導彈也能伺候。所以說,示個鬼強,人家都不怕你你不就是示弱嗎?

 

0128.2.jpg

 

筆者在香港,很容易就想到,這回「羅斯福」會申請來港補給嗎?它從大西洋不遠萬里,來到太平洋,又來到南中國海,估計完了折回到日本橫須賀軍港。

 

去年3月,「羅斯福」 到越南峴港補給,之後至少二十多水兵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後來疫情擴散至近600多人,「羅斯福」回到美國「趴窩」多時,船長被撤職。不過,到最後都不能確定是在越南染病還是通過其他途徑傳染。

 

不管怎樣,「羅斯福」總是要補給,香港則永遠是美太平洋艦隊最理想的中途補給港。

 

0128.3.jpg

 

香港回歸,美軍最急著辦的事,就是要求北京保留給予美軍艦補給的方便。香港曾是西方在遠東地區的重要據點,加上擁有水深港闊的優越港口條件,在二戰後以美國為首西方陣營的軍艦,便頻密地利用香港作補給點。在韓戰及越戰時,以及美蘇冷戰時代,美軍軍艦更是絡繹不絕穿梭維多利亞港。在上世紀五十至七十年代,高峰時期每兩到三日便有一艘美軍軍艦來港;越戰最火熱時,香港每四個來訪的旅客便有一個就是美軍。香港灣仔,曾是美國大兵買醉尋樂的銷金窩。

 

1997年初,中美雙方達成協議,允許美國軍艦在香港回歸後繼續到香港進行維修和補給。但是北京留了一手,就是訂立了「逐次申請批核」原則。美軍曾爭取中國給予配額,只要訪港的軍艦不超出某個上限,便可由特區政府直接處理訪問安排。但是,中央政府堅持審批權在中央,並規定「逐次申請逐次審批」。

 

0128.4.jpg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後,每年平均有五六十艘美國軍艦訪港。不過,期間也曾發生暫停批准事件。1999年中國駐南斯拉夫領事館被炸和中美軍機在南海相撞,中美兩軍關係凍結,美軍艦都不獲批准赴港。

 

2018年底,特朗普已經發起對華貿易戰,北京還批准「裡根」號航母訪港,2019年4月也批准美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兩栖登陸指揮艦20日香港補給。筆者相信,北京是希望中美貿易糾紛不影響不擴大至中美其他關係。但是,到了六月之後特朗普政府猖狂打「香港牌」,支持反修例「黑暴」行動,並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直接干預香港事務,北京拒絕了美軍兩栖船塢運輸艦「綠灣」號以及巡洋艦「伊利湖」號訪港。2020年,美國特朗普政府更是瘋狂干預香港事務,甚至取消美國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制裁中國和香港特區官員,美軍雖然和解放軍還保持接觸聯絡,但是太平洋艦隊恐怕也不好意思申請香港補給了。

 

0128.5.jpg

 

當下,畢竟有了轉折點,那就是特朗普走人了拜登上臺了。於是,美軍艦靠香港補給可以成為一個中美關係觀察的窗口。

 

如果,「羅斯福」提出申請,自然是一個試探。

 

0128.6.jpg

 

筆者認為可以給予積極的響應。因為中美關係過去是「談談打打,打打談談」,未來也必定是「談談打打,打打談談」,你要伸出橄欖枝,我也可以和你握握手,相向而行,爭取緩和和改善關係。不過,「羅斯福」號來港補給,有兩個前提條件:第一,我方是出於人道主義立場,給予方便。第二,美軍官兵不能上岸,因為相互防疫的需要,水兵不要像上回到峴港那樣搞了個大面積染疫還不知源頭。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作者為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知名時事評論員,專欄作家,曾任亞洲電視高級副總裁,主管亞視新聞部,現為鳳凰衛視高級政策研究顧問,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來源公眾號:劉瀾昌拆局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劉瀾昌:「羅斯福」號航母若申請靠香港補給,可有條件批准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