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鄭赤琰:「泛民」回天乏術

日期: 2021-04-12 來源:紫荊
字號:

文/鄭赤琰

 

由民主黨、公民黨等組成的所謂「泛民主派」,走到今天,已陷入自己羅織的困境,全體「泛民」議員決定杯葛議會的那天,便已走上沒回頭路的一天,2019年的「黑衣暴力」運動,這種街頭暴力鬥爭明擺著要打倒議會制度,「泛民」議員竟不知劃清界線,還在議會做出種種破壞制度的行動。到底是「黑衣」主導「泛民」,抑或「泛民」指揮「黑衣」?從不少泛民議員因為參與不法「黑衣暴亂」而被起訴,甚至被DQ而失去議員資格的情況來判斷,令人相信「泛民」之中不少人已不在意自己的議員身份,否則為何總會混於「黑衣」群中呢?

 

作為一個合法政黨,一旦走上暴力運動,要回頭便要面對左右為難的困境,這便是為什麼政改方面制訂後,變革立法會選舉已是早晚的事,「泛民」中也有人想重整旗鼓參與來屆立法會選舉,但有消息顯示一旦觸及是否要參選的問題時,內訌便不停,以民主黨為例,有少壯主張參選的,馬上便被「老鬼」嚇到不敢作聲。

 

就客觀條件來分析,「泛民」落到今天這地步,其所面對的困境,實是凶多吉少。

 

第一,任何政黨,一旦走上極端的政治路線,便只有末路一條,不是眾叛親離,便是被選民唾棄,何況「黑暴運動」期間,他們大有不成功便成仁之勢,處此情形下,有誰敢退縮?回去支持議會選舉,馬上便被孤立、被打擊,這便是極端政黨最常見的下場,「泛民」經過2019年「黑衣暴亂」洗禮後,是走上極端的典型。

 

「泛民」青黃不接

 

第二,「泛民」早在2019年「黑衣暴亂」之前,即在2014年「佔中/雨傘革命」之後,已出現黨員「青黃不接」的現象,黃之鋒學運一派公開指摘「泛民」太保守、太守舊、太守法,成不了氣候,做不了大事,因而發動少壯派杯葛「泛民」,影響所及,連現有黨員也有出走的現象,2019年區議會選舉期間,「泛民」被邊緣化,大批少壯派湧現出來,搶走了「泛民」的選民與議席。由此可見,「泛民」要想在政改之後翻身,首先碰到的困境是「當權派」被DQ的、被官司所困的,還有自行厭倦的等等。領導層問題還沒解決,新生派又不到位,這種「青黃不接」的困境,最是要命!

 

第三,「青黃不接」引申出另一個麻煩是「泛民」各政黨知名度高的議員,因為參與不法活動惹上官司,不少人還受國安法調查,很有可能過不了「愛國者治港」這一關,如果審訊結果被判坐牢,失去參選資格也就成定局,再加上有不少知名度高的議員畏罪潛逃境外,參選更沒他們的份。如此七除八扣,剩下來知名度高的,已寥寥可數,在缺乏「名人效應」的選舉條件下,新生代經驗不足,更排不上候選人的資格。過去「泛民」愛用政治運動(群眾示威、去催谷政治明星),如今面對國安法的限制,要再搞群眾示威,更是末路一條,由此種種麻煩看來,即使「泛民」想要參選,命中率也大有問題。

 

第四,地區直選議席的比例代表制現已改為一個選區兩個議席,每個選民只有一票機會,因此要想從中配票操縱選舉的情況,已不可能,而且直選議席又分成十個區,共二十席。這一過去「泛民」最有優勢的比例代表制已失去,哪怕其手上仍有六成選民支持,要想壟斷議席的機會已不可能。就算在二十席取得十席,僅僅佔議會九分之一,如此弱勢也將是「泛民」的一大阻力!

 

基於以上四點,可見「泛民」確是回天乏術矣!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作者為華人學術網絡成員、原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主任

來源:香港商報網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鄭赤琰:「泛民」回天乏術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