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常樂:深圳加速灣區建設 示範帶動作用大增

日期: 2021-04-13 來源:紫荊
字號:

近日深圳海關最新統計顯示,深圳外貿實現「開門紅」,進出口均實現快速增長。據統計,今年前兩個月,深圳外貿進出口4914.2億元,同比增長41.8%;其中,出口2790.3億元,增長57.7%;進口2123.9億元,增長25.1%。在世界正深受疫情困擾和貿易「逆全球化」抬頭背景下,一些專家將深圳的這一成績歸結為歐美等主要海外市場需求的持續恢復,以及年初「就地過年」使生產型企業繼續運轉、產品供給充足等因素。應該說,這些因素雖確實發揮了作用,但實際是生產、流通的結果,並不是促進生產、流通的原動力,因此沒有觸及到深圳外貿實現「開門紅」的真正原因。

 

深圳外貿實現「開門紅」的真正原因和動力,應該從經濟體制和貿易政策層面去尋找和總結,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以及深圳特區的發展都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深圳是國家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先行者和排頭兵,因此從宏觀層面看,國家不僅賦予深圳先行先試、率先發展的戰略任務,深圳作為中國發展最為成熟的經濟特區也具有堅決執行和勇於擔當國家戰略任務的使命與光榮。因此,近年中央審時度勢對中國經濟發展模式和經濟發展中心的調整是深圳實現快速發展的最大體制動力。

 

一方面,自從習近平主席在去年「兩會」期間正式提出「面向未來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十四五規劃」都對這一精神作了貫徹和部署,而深圳在構建這一新發展格局中則當仁不讓、一馬當先。另一方面,深圳正處於粵港澳大灣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兩大國家戰略實施的核心地位,「雙區驅動」的政策優勢更是深圳快速發展的體制和政策保障。

 

近期深圳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方面,動作頻頻,效果彰顯。

 

一是在促進跨境貿易流通領域進一步簡政放權,降低企業運營成本,縮短通關時間,疏通體制及政策障礙,大大提升區域跨境貿易的聯動化和一體化。比較典型的就是近日深圳海關出臺的《深圳海關2021年促進跨境貿易便利化二十八條措施》。該措施包括壓縮進出口環節單證合規時間、壓縮進出口環節邊境合規時間、降低進出口環節合規成本、進一步提升企業獲得感等4部分共28條。這些措施力度和作用明顯,比如第4條:壓縮進口水果許可證辦理時間,按規定在5個工作日內辦結,平均辦理時間壓縮到2個工作日以內;第15條:在「鹽田港-惠州港」、「蛇口港-順德新港」「鹽田港-贛州國際陸港」線路實施「灣區組合港」業務模式;第18條:進一步強化收費目錄清單制度,對現有清單全面梳理規範、動態調整,做到清單與實際相符,清單外無收費;第21條:對高新技術企業進口自用設備及料件按照「合格保證+符合性驗證」實施檢驗,助力企業加快研發生產;第27條:建立「問題清零機制」等等。

 

另外,深圳作為數字人民幣試點完成城市、香港作為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深港兩地及大灣區在推動數字人民幣跨境交易方面也走在了前列。中國在數字人民幣推廣使用方面走在了世界前頭,而大灣區是探索應用的重點區域。中國人民銀行與全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合作,在北京成立金融網關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該公司的設立為數字人民幣跨境應用以及未來的人民幣國際化做準備。今年1月中國人民銀行與全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合作,在北京成立金融網關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該公司的設立為數字人民幣跨境應用以及未來的人民幣國際化做準備。 2月24日,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國中央銀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中央銀行及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宣佈聯合發起多邊央行數字貨幣橋研究項目(m-CBDC Bridge),旨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中的應用。同在2月份,珠海市政府也提出,2021年將致力加強粵澳跨境金融合作(珠海)示範區,爭取在跨境情況下試驗使用數字人民幣。 3月31日,深圳市政府和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指導羅湖區政府,與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銀行香港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全國率先順利完成面向香港居民在內地使用數字人民幣的測試工作。 相信,數字人民幣的跨境使用,將會為深圳及灣區對外貿易增加新的動力。

 

二是進一步給予港澳居民同等國民權利,全面加速跨境流動,推動融入灣區、共建灣區、共享灣區進程。其典型政策就是深圳市委、市政府新近制定發佈的《關於進一步便利港澳居民在深發展的若干措施》。該措施旨在貫徹粵港澳大灣區與深圳先行示範區相關規劃精神,是率先落實便利港澳居民的相關政策、推進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港澳居民民生方面享有「市民待遇」的重要行動。《若干措施》立足「中央要求」「港澳所需」「灣區所向」「深圳所能」,從便利港澳居民在深學習、就業、創業、生活四方面提出了18條措施。

 

學習方面的措施有6條,主要涉及港澳青少年來深交流、義務教育便利、高校獎助學金、深港澳職業教育合作、深港澳教育交流與合作、港澳機構來深辦學等。就業方面的措施有3條,包括:鼓勵深圳企業接收港澳學生實習見習就業,並享受有關政策補貼;允許首次在深就業並符合條件的港澳居民享受相應人才政策待遇等。創業方面的措施有4條,包括:港澳居民在深享受各項創業補貼以及創業扶持政策、雙創基地建設與服務保障、股權投資扶持等。生活方面的措施有5條,主要涉及居住證政策、人才住房保障政策、交通優惠、深港澳社會保障合作、打造綜合服務平臺等。

 

另外,深圳、香港兩地在推動香港居民在深就業、學習、生活方面也加強了政策聯動與配合。深圳已放開香港醫療、會計、法律、建築等領域專業人士的在深任職資格,香港也開始允許其居民的教育、醫療福利的跨境攜帶,在創業、就業、實習等方面兩地政府也都在崗位、工資、福利等方面給予了積極銜接和支持。

 

根據中央規劃,無論是粵港澳大灣區還是深圳先行示範區,都定位為「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這種定位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並不僅僅是因為有港澳兩個特區的參與,更重要的是包括港澳在內的大灣區和深圳經濟特區都要堅持「一國兩制」基本方略、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充分發揮「一國兩制」制度優勢。這才是中央在大灣區和深圳部署兩大國家發展戰略,以及確保深圳及灣區又快又好發展的根本之道。

 

深圳在新發展階段朝著新發展格局的目標已經揚帆起航,而香港在政治格局重塑之後也將會輕裝上陣,迎頭趕上。在把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成為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進程中,深圳、香港兩大核心城市的作用與地位,尤其在體制、政策領域的創新與實踐,無疑最熠熠生輝,也最值得期待。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作者為暨南大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基地研究員

編輯:潘麗麗

審稿:黎知明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常樂:深圳加速灣區建設 示範帶動作用大增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