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 秦玥專訪香港律師會會長:對司法獨立絕對有信心 香港律師應做好超級連絡人

日期: 2021-04-14 來源:紫荊
字號:

【編者按】

 

由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和香港律師會主辦的「政策、策略與機遇——『十四五』規劃為香港法律界帶來的新機遇」線上研討會週一(4月12日)舉行,香港律師會會長彭韻僖在研討會後接受了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秦玥的專訪。

 

彭韻僖表示,香港將把握國家「十四五」規劃給香港帶來的「天時地利人和」的雙向性機遇,利用香港法律界自身的經驗和優勢,不僅將外資引進來,也將內地的資金帶出去,做好「超級連絡人」的角色。

 

彭韻僖認為,在國家的「十四五」規劃下,香港律師一定要知道自己如何定位,而香港律師會內部已經在研究「十四五」規劃,除了涉及香港的部分,也非常關注國家發展大局,就深度融入大灣區方面,目前已有600多名香港法律執業者報名粵港澳大灣區律師執業考試,相信未來會有更多香港律師參與大灣區發展。

 

過去一年多,新冠疫情對世界經濟造成衝擊。儘管如此,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及爭議解決中心的地位仍然穩固。彭韻僖強調,法治是香港作為主要國際商業和金融中心賴以成功的基石,獲得全球各個司法管轄區的廣泛尊重。

 

4月14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將在立法會宣讀修訂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的本地立法草案,而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其中的一大核心是改革選舉委員會。「泛民」在上次立法會選舉中,在傳統功能組別共贏8席個人票,包括會計界、法律界、教育界、社會福利界等,但選委會改革之後,這些功能組別將由個人票改為團體票。例如法律界在改革後,料只有近幾十個專業團體有投票權,包括基本法委員會、香港律師會、香港大律師公會等。彭韻僖表示,選舉委員會中法律界有15票用團體票方式選舉,法律界對細則非常關注。對於外界有聲音擔心選舉制度改革,會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彭韻僖就表示,「絕對有信心」香港司法獨立會繼續。

 

而近日圍繞著香港某些專業團體「政治化」的議題也沸沸揚揚,作為一個專業團體,應該秉持一個什麼樣的專業原則?彭韻僖表示,香港律師會是一個法律團體,不是政治團隊,一切應以法律出發、以法律為依歸。而作為香港律師會的會長,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律師會,因此不可以政治化或有任何的政治傾向。

 

以下為專訪實錄。

 

0414.2.jpg

 

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秦玥:由香港律師會和律政司主辦的「十四五規劃為香港法律界帶來的機遇」網上研討會12號舉行,在我們的印象中,以往香港律師會舉辦公開論壇特別是用直播的方式好像很少,您作為律師會會長是如何考慮的?

 

香港律師會會長彭韻僖:我們這次舉辦論壇講國家「十四五」規劃給香港法律界帶來的機遇,我覺得非常難得,而且是第一次通過直播的方式舉辦這種類型的論壇,也可以接觸到內地的朋友,很開心,希望將來可以做多幾次這種類型的論壇。我們在短短兩個星期的時間內就做好相關的籌備工作和這個規模,要感謝律政司方面的大力支持,包括財政和人力方面,另外我們也邀請了不少重量級嘉賓,用宏觀的方法去看待「十四五」規劃對香港法律界的影響;還有實務上的,有很多律師從實務的角度分享了在「十四五」機遇中可以做到什麼,未來應該去做什麼樣的準備來迎接這個新的機遇,我覺得很好,非常實用。香港登記收看這個論壇的律師數目不少,有數百人,我覺得法律界很關注這方面的議題。

 

其實我們作為香港律師,熟悉香港法律界的優勢,或者我簡單介紹一下:香港律師會下面的會員有12000多名,我們也有外地的註冊律師,大概有1500多位、來自33個不同的司法管轄區,特別之處是香港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國際法律中心。

 

我們看到「十四五」規劃明確表明,中央支持香港成為亞太區的國際法律服務中心、也是一個爭議解決的服務中心,這兩個要點給我們香港法律界的朋友(帶來了)很大的商機。作為一名中國人,我們非常關注內地的發展、全中國的發展。現在國家已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也迎來了第二個百年的發展,作為中國人我們一定要關注國家的發展進程,也因此我們這次開展這個活動,希望多引起我們法律界的興趣。

 

其實在香港律師會的層面,我們也有專責委員會:大中華法律事務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其實在三年前已經就大灣區的發展做了許多的工作,例如我們在大灣區探訪了九個城市,與他們的律師代表及律協進行深入探討,增進大家互相的瞭解。

 

另外律師會也儘量深化相關的工作,過去幾年,我們和九個城市以及港澳的律協一起舉辦定期的聯席會議,已經舉辦了兩三年。在今年年初的一個會議中,香港律師會也決定要成立一個大灣區律師聯席秘書處,希望將資源進行整合。同時我們也舉辦了不少講座,讓大家瞭解內地對於法律的需求、香港和內地法律上有何異同等,同時也瞭解一下大家遇到什麼困難以及雙方如何可以合作的更好。我認為在法律服務方面,將來的發展空間是很大的,因為我們確實是緊貼客戶、跟著企業,一直支持他們的發展。生意走到哪裡、哪裡發展的空間大,那麼大家對法律界的需求就會更大。

 

秦玥:今年是國家「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和以前相比,香港律師創業發展有什麼相對更新的機遇和挑戰?

 

彭韻僖:有的,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地利」方面,香港的法律制度非常成熟,是中國境內唯一實行普通法的地區,香港的法治長期以來在國際上也備受尊崇,在對外的經驗方面,香港的律師經驗豐富,在過往幾十年裡都一直擔任著「國際連絡人」的角色,這方面很重要、再說到人才方面,雖然香港是個彈丸之地,但國際的法律人才非常多,很多時候在國際涉外的交易中,你需要找到不同國家、不同司法管轄區的律師,那麼香港在這方面絕對可以提供得到。

 

現時你看到「十四五」規劃下香港的定位,尤其是法律界要做一個國際法律中心,這正是現時我們的優勢;第二點就是做一個爭議解決的中心,在這一方面,香港的仲裁一直也是做得很好,譬如我們很多時候向全世界去推廣仲裁服務,也是很多國際投資者會用到的一個熱門的地區,所以我對香港仲裁業的發展很有信心。

 

最主要的第三樣我想說的是,既然是在國家的「十四五」規劃下,香港律師一定要知道自己如何定位。香港本地的市場現在已經不是那麼大了,香港是一個國際化的城市,需要很多國際化的交易,而內地現在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推動內外雙循環。那麼以香港的「地利」位置,你可以看到就國家「雙循環」的概念,內循環方面,我們可以引進外資進入內地,帶新的科技、新的產品進入內地市場,在這個方面我們是可以擔任到一個角色的。在外循環方面,國家將會繼續和其他國家保持聯繫甚至更加緊密,那麼我們希望香港也可以擔任這樣一個角色:不僅將外資引進來,也將內地的資金帶出去,這是一個雙向性的機遇。

 

0414.3.jpg

 

秦玥:說到內循環裡香港法律界的定位,我們知道現在有一個大灣區律師執業的考試,律師會中報名參加這個考試的會員多不多?

 

彭韻僖:這方面我很樂意見到我們有600多名法律執業者,包括我們的事務律師和我們的大律師都已經報名參加了這個考試,我們希望通過這個考試後,可以在大灣區九個城市獲得執業的資格,一方面讓香港的律師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同時也能令香港與內地的律師聯繫得更為緊密。如果香港律師既有本地的專長,又有內地的執業資格,其實可以讓很多跨境的業務做得更加暢順。

 

秦玥:聽您的分享,在「十四五」規劃和國家推動雙循環中,香港法律界都可以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那麼香港律師會內部平時會不會舉辦相關的研討會,讓會員對國家發展有更為清晰的瞭解?

 

彭韻僖:有的,因為香港律師會下也有大中華法律事務委員會,我們很重視和大中華不同地區當然包括內地之間能有哪些互動和機遇,這些都是我們很關注的。另一方面,其實我們內部已經在研究國家的「十四五」規劃,除了「香港篇」之外,到底國家的大局是如何走?這個是我們關注的。

 

第二,我們要將一些資訊帶給會員,這方面我們剛剛做了網上研討會,這絕對不是唯一的研討會,只是一個開始,希望讓我們的會員將來有更多的機會去瞭解。因為瞭解多了、接觸多了,就可以令大家服務客戶的機會會更多。剛才我坐在律政司司長的隔壁,大家都說,希望疫情過去之後,我們帶隊去大灣區,帶多一些律師尤其是年輕律師,去大灣區和我們內地的律師交流。

 

其實說到交流這方面,雖然現在疫情令經濟受到影響,我們暫時也無法前往大灣區,但我們的線上交流是非常頻密的,剛剛我們也說過有幾個香港與內地的業界都會關注的法律議題,例如繼承法,我們去年九月已經做了網上講座,今年一月份也做了一個關於知識產權的線上講座,接下來我們五月份會再做一個房地產法方面的講座。這些我們會繼續和內地律協去商討,看看哪些議題是大家關注和有興趣的。

 

我剛才講過,這也是雙向的,同時間有香港、澳門和大灣區九個城市的律協參與,好處是什麼呢?大家可以多瞭解:同一個議題、不同的地方,到底它的法律是怎樣運用呢?大家有哪些相同,有哪些不同?在跨境的情況下有哪些地方需要留意?這是鋪了一個很好的路讓大家的合作更為緊密。

 

秦玥:您剛才提到香港是國家唯一行普通法的地區,您如何看內地與香港在法律方面的優勢互補?大家如何互相分享經驗?

 

彭韻僖:現在香港人口是700多百萬,大灣區已經有了7000多萬人口,全中國是14億人口。香港的法律制度成熟,我們在涉外尤其是跨境交易,還有仲裁、調解方面,我們的經驗是很豐富的,中國改革開放40年,香港歷史上一直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就是將外資帶進國內,也將國外的資金帶出去,積累了很多的經驗,我們應該把這些經驗分享出去,不僅是分享成功的經驗,而這個過程中還會遇到挫折,挫折也是很好的經驗,值得分享,我覺得這塊可以多做。例如早前,香港律師會在北京大學教授一個涉外貿易方面的相關法律課程,這個課程為期32個小時,我覺得這可以幫助內地讀法律的學生多瞭解一些涉外法律方面要知道的內容。這個課程我們已經進行了三年,希望將來可以繼續,甚至未來可以通過網上課程令內地讀法律的大學生多一些接觸。

 

0414.4.jpg

 

秦玥:在完善選舉制度方面,您作為律師會會長也參加了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日前舉辦的解說會,香港律師會對此持什麼態度呢?

 

彭韻僖:通常香港律師會內部意見的反映是要通過理事會才可以發表意見,在完善選舉制度方面我們絕對關注。律政司鄭若驊司長親自和我們見過面,向我們解說了在法理方面完善選舉制度的情況,就此我們已經通過內部的會員通信,把訊息告知所有會員,目前我們正在接受和收集會員意見,內部的委員會也正在做研究。我們明白全國人大常委修改了基本法附件一和二,接下來應該是有本地立法的程序,本地立法的草案是在這個星期三,4月14號會提交。香港律師會將先仔細研究草案,然後給出意見。

 

秦玥:通常說司法獨立在香港是很重要的優勢,但是社會有一些聲音在質疑完善選舉制度會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您怎麼看這個說法?

 

彭韻僖:我覺得(修法)是政治方面的改進,而香港司法獨立絕對是很重要的基石,這個在基本法裡面也很清晰的列明、提供保障的,所以我絕對有信心香港的司法獨立會繼續實行下去。

 

秦玥:如果具體地說,您認為香港的司法獨立過去幾年的優勢體現在哪裡?像是很多商界都說外資喜歡在香港投資,是因為香港有司法獨立。

 

彭韻僖:大家要知道,如果作為一個投資者,去一個地方做生意,為什麼要看當地的法制,要看司法是否獨立?因為最重要的是投資要能受到保障。投資者們都希望營商環境是一個公開、公平、透明的營商環境。司法獨立方面,最重要的是如果涉及到訴訟、或是爭議,大家上到法庭,有信心法官會不偏不倚、會嚴格依照法律去判該案,而不會受到任何政治上或者其他的影響。所以香港的司法獨立長期以來備受尊崇,大家對香港的司法制度是有信心的。

 

秦玥:日前圍繞香港某些專業團體「政治化」的議題是沸沸揚揚,您怎麼看作為一個專業團體應該保持的專業性?應該維持一個什麼樣的原則?

 

彭韻僖:香港律師會是一個專業團體,我們的宗旨說得很清楚:我們是非政治化團體,這很重要。一直以來,我們應該堅持:如果有任何事或者任何需要去提供意見,我們給出的意見絕對要是法律的意見,是以要法律為依歸的。因為我們不是政治團隊,這很重要,大家應該要明白,香港律師會是一個法律團體,一切應以法律出發、以法律為依歸。

 

秦玥:有的專業團體領導人另有政治身份,作為團體領袖,您認為應該兼有政治身份嗎?

 

彭韻僖:我個人沒有特別的政治身份,當然,我們有12000名會員,不同的會員有不同的政治傾向,這很平常,我們絕對有包容性,但只是大家應該要從專業角度出發去做專業的事。你(主席)發言,就一定代表律師會,是不可以政治化或有政治傾向的。

 

秦玥:在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中,核心是改革選舉委員會,法律界的票在選委會中都出現了一些變化,您怎麼看這個變化?香港律師會未來會如何爭取選票?

 

彭韻僖:我們明白現在的情況,在選舉委員會中,法律界有15票是要經過選舉的,也是用團體票的方式,所以我們很關注,究竟哪些團體會有票?投票的時候,票的比重是怎樣呢?在這些方面,我們希望能多瞭解一些。我想要等到草案出來以後我們才能知道。

 

0414.5.jpg

 

秦玥:說回到我們舉辦的論壇,我們也看到論壇紅也邀請了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他雖然不是法律界人士,但是一位其他界別的專業人士和政治人物,香港律師會未來會不會再邀請一些不同於法律界的人士加入類似論壇的討論呢?

 

彭韻僖:其實我們每一次舉辦論壇都因應議題考慮應該邀請哪些嘉賓,不同的嘉賓給我們論壇帶來了不同的觀點、不同的角度,這個很重要。比如這次我們講「十四五」規劃,我想一定要從宏觀的角度去看,也需要讓我們法律界的人士去親身體驗、分享,我們儘量做到多元化,令我們的會員在聽的時候會覺得有用。我們舉辦論壇並不是為了舉辦而舉辦,最重要的是令聽的朋友有所收穫。 


作者秦玥為深圳衛視直新聞駐港記者

來源:深圳衛視《直播港澳臺》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 秦玥專訪香港律師會會長:對司法獨立絕對有信心 香港律師應做好超級連絡人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