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紫荊專稿】譚耀宗:新的選舉開啟香港發展新篇章

日期: 2021-08-31 來源:紫荊
字號:


2021年接下來的幾個月裡,香港將迎來兩場關鍵選舉,分別是9月份的選委會選舉,以及12月份的立法會選舉。新選舉制度下的這首兩場選舉,將開啟香港新的時代,讓“一國兩制”的實踐更好體現“愛國者治港”的初心。相信在新的選舉制度下,各界賢能之士將會團結一致為香港和國家貢獻自己的力量,“一國兩制”將會在香港走得更穩,香港社會未來將會更加繁榮穩定,香港市民生活將會不斷蒸蒸日上!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     譚耀宗


WX20210830-110607@2x.png

一名香港市民從“完善選舉製度 落實愛國者治港”巨幅海報前經過(圖:新華社)


9月,香港將迎來完善選舉制度後的首場選舉。社會上仍有部分市民對新的選舉制度不理解,甚至有人認為新的選舉制度是民主的倒退。因此,在這裡,我將從完善選舉制度的原因以及意義等方面來闡述觀點,希望香港社會能加深對新選舉制度的認識和理解。

 

完善選舉制度是

“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基石


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政治制度的設計都要服務於國家穩定以及安全的大局。世界上很多國家,例如美國、英國、新加坡等,都通過不斷修改選舉制度來保障國家安全,美國甚至有《外國代理人登記法》等,以防止其他國家通過選舉來干預本國內政。反觀香港,自回歸後,“一國兩制”在香港順利實施,香港社會的經濟、法治以及民生的發展都取得了長足進步。但是,近年來,“一國兩制”受到了嚴重挑戰,香港社會一些極端分子打著“民主”的旗號,意圖破壞“一國兩制”的實施,推翻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從2014年的非法“佔中”、2016年的旺角暴亂到2019年的“修例風波”,這些極端分子的“港獨”野心暴露無疑,他們的最終目的,則是要通過香港選舉制度的漏洞進入管治架構,從而摧毀“一國兩制”,將香港從中國分割出去,變成西方國家的傀儡,這是所有中國人都不能容忍的事情!因此,完善選舉制度是必要的,是為了保障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保障“一國兩制”能夠順利實施以及保障香港社會繁榮穩定。


所以,香港社會看待新的選舉制度需要從新的角度出發,應該站在國家發展的新時代來看待新的選舉制度。香港自回歸之日起,就已重新納入國家治理體系,這也為“一國兩制”賦予了新的含義,我們不僅要發展好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更要維護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維護好國家主權以及安全,因為“一國”是“兩制”的先決條件,若否認“一國”,也就不會有“兩制”的存在,而新的選舉制度正是回歸了“一國兩制”的初心。在新的選舉制度下,設立資格審查委員會,其目的就是要將反中亂港分子排除在特區政府的管治架構之外,切實落實愛國者治港的理念,保障香港社會的穩定,這是符合大多數香港市民的利益的。也只有完善選舉制度,才能讓我們引以為傲的“一國兩制”繼續在香港行穩致遠。

 

新的選舉制度開啟香港治理新理念


由於歷史原因,香港的政治理念和制度受到西方的影響,一些市民認為只有“一人一票”才是真正的民主,這樣的看法其實是非常片面的。


縱觀冷戰結束後,不少國家不顧本國國情,照搬西方民主模式,最終的結果都是造成國家內耗不斷,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我非常贊同張維為教授對於西方民主的看法,他提到:西方民主有三個前提即“人是理性的;權利是絕對的;程序是萬能的”,但是現在看來,這三個前提是有問題的。就以2019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為例:首先,人是理性的,卻也可以是非理性的,特別是在今天新媒體浪潮影響下,民粹主義氾濫,人很難保持理性。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區議會選舉中很多人公然打出“港獨”的旗號卻依然當選,這就證明了選民本身很難保持理性;其次,“權利是絕對的”,這就意味著政黨將自己的利益放在國家之上,這也是香港的立法會亂象不止的原因——反對派永遠是“為反對而反對”,全然不顧香港市民的利益,使得很多民生項目無法順利實施,市民怨聲載道;最後,“程序是萬能的”,現在西方的民主模式只是簡化為“競選”,而競選又變成一種政治營銷,候選人中誰出位誰就能當選,2019年那麼多候選人完全沒有社區經驗,但是他們打著“反中、港獨”的旗號,吸引了不少青年選民,本來應該關注地區事務的區議會變得政治化,致使區議會喪失了原有的功能。


以上種種的情況相信並不能代表香港的民主發展,更不能代表香港市民的利益,因此,我們必須要改變選舉制度。現在,新的選舉制度除了確保愛國者治港外,還可以達到幾個目標:一是通過新的選舉制度選出真正的志能之士,達到“選能任賢”的作用;二是讓行政和立法的關係回歸“行政主導”的正軌;三則是讓選舉真正能表達香港市民的心聲,有更廣泛的代表性。

 

WX20210830-110830@2x.png

香港旺角街頭(圖:中新社)


新的選舉制度引導社會邁向美好明天


在之前的輿論中,有人質疑新的選舉制度下會不會產生“忠誠的廢物”,我並不同意這個說法。在愛國人士中有不少優秀的賢能之士,他們不僅有著豐富的行業以及地區經驗,更有著宏大的政治抱負,但是在之前的政治環境中,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和反對派的拉鋸戰中,沒有機會很好地發揮能力,在現在的選舉制度下,這些賢能人士能將精力專注於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為香港社會貢獻智慧,真正做到為香港市民服務。


而在政府和立法會的關係上,兩者將會重新邁向監督以及合作的關係,回到行政主導的正軌。若政府的政策不符合市民的期望,立法會將會發揮其監督的作用,督促政府進行修改。若政府的政策有助於推動社會的發展,立法會則將和政府合作,推動政策儘快落實。這樣做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共同推動香港社會的向前發展以及完善人民的福祉!


最後,我們也不難發現,選舉委員會的規模從四大界別、1,200人,增至五大界別、1,500人,將原來的38個界別分組調整為40個界別分組,增設中小企業、基層社團、同鄉社團、內地港人團體的代表等界別分組,可以說是具有比以往更廣泛的代表性,因此那些認為新的選舉制度是民主的倒退的說法將不攻自破。


綜上所述,新的選舉制度開創了香港民主的新模式,開啟了香港發展的新篇章,我相信在新的選舉制度下,各界賢能之士將會團結一致為香港和國家貢獻自己的力量,“一國兩制”將會在香港走得更穩,香港社會未來將會更加繁榮穩定,香港市民生活將會不斷蒸蒸日上!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1年9月號

編輯:邸倩

校對:魏小旋

監製:連振海


螢幕快照 2021-08-27 下午5.47.18.png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紫荊專稿】譚耀宗:新的選舉開啟香港發展新篇章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