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紫荊專訪】香港特區廉政專員白韞六:廉潔社會是香港最寶貴的資產

日期: 2021-09-01 來源:紫荊
字號:


穿梭在香港的大街小巷,車身貼著色彩繽紛廣告的小巴是這裡的一大特色。當看到有小巴“載著”一杯咖啡飛馳而過,人們往往會心一笑——這一定是深入人心的廉政公署廣告。咖啡仍是那杯咖啡,廣告底色有一些懷舊,或許正呼應了廉政公署那句“世界在變,反貪不變”的口號。


本刊特約記者      秦玥


螢幕截圖 2021-08-31 下午4.56.09.png

香港北角的廉政公署總部大樓


走進位於香港北角的廉政公署總部大樓,伴著傳說中熱氣騰騰的廉署咖啡,廉政專員白韞六接受了本刊的獨家專訪。


白韞六,2008年至2011年曾擔任入境處處長,2012年開始執掌廉政公署至今,是任期最長的廉政專員。多年豐富的執法經驗在白韞六身上刻畫出特別的氣質:思維邏輯縝密,語速不疾不徐。對40多年來的廉署故事和當下變革,白韞六如數家珍、娓娓道來。


反貪之都:美譽來自市民多年信任


世界在變,反貪不變。在過去40多年,廉署工作為香港帶來巨大改變,香港由昔日貪污肆虐之地變成今天的廉潔之都;更讓廉潔文化植根於市民心中,讓誠信文化滲入城市血脈。


香港廉政公署下轄執行處、防止貪污處和社區關係處,以執法、教育、預防“三管齊下”肅貪倡廉。白韞六說,這套“三管齊下”的策略從初期廉署成立到今天仍在使用,模式非常有效,“廉政公署成立47年,在最開始的十多年,實際上已經將香港的貪污問題基本解決了”。


廉政公署每年大約會收到兩千多宗貪污舉報,白韞六介紹,最大的分支部門執行處會於每個工作天早上開會,對每宗舉報逐一審視,進而決定哪些需要跟進。倘若有重大案件,特別是涉及到公眾利益的,廉政專員會直接向行政長官匯報案件進度。此外,廉署有自我監督的部門,稱為L組(內部紀律調查組),廉署人員如被指稱涉及貪污或相關的刑事罪行,L組會進行調查,並需知會律政司司長,由司長決定應否由廉署或其他執法機構跟進。


舉報會不會“石沉大海”?白韞六表示,“少數跟進不了的舉報來自部分匿名投訴,裡面的資料少到沒辦法查;也因為匿名緣故,沒法找到當事人提供進一步資料。但只要有足夠資料的個案我們都會一路跟進,當然在搜證過程當中,也有一部分案件沒有足夠證據,最終無法起訴”。


不同於一般刑事案件,貪污賄賂行為通常極為隱蔽,“我們往往需要花很多人力尋找線索資料,儘可能抽絲剝繭找出充足證據”。白韞六坦言,對廉署人員來說,整個搜證過程需要大量的人力和時間,每年檢控的大概有一百多宗,也因為如此,市民的反貪意識和挺身舉報對廉署工作尤為重要,“往往舉報人是當事人身邊的人,也只有他們能知道當事人的貪污行為”。


白韞六說,香港的匿名投訴不多,平均不到30%,這反映了市民對廉署的信任。在保密原則下,廉署從未泄露舉報人的身份和舉報內容,“舉報人知道我們會保密,廉政公署47年來一直信守保密承諾”。


目前廉政公署約有職員1,500人,白韞六笑言,如果沒有廣大市民的支持,這些人手一定不夠應付。抵制貪污腐敗最好的保障是市民的自覺抵制。在專訪間隙,有中小學生團體正在廉署的展覽廳參觀,白韞六表示,除了執法的阻嚇作用外,預防和教育不可或缺,這是廉署幾十年來持之以恒的工作,“我們不能只執法而不做教育。教育要從幼稚園開始,在小朋友開始形成價值觀的時候,已經培養起廉潔守法的觀念,幾代人下來,香港自然就形成一個廉潔社會”。

 

“一國兩制”最佳範例:

獨立工作的廉政公署


廉潔社會是香港最寶貴的資產,是香港賴以成功和繁榮的重要基石。獨立的反貪機構是有效反貪的前提,廉署多年來能夠維持獨立、健康運作,更是香港成功實踐“一國兩制”的最佳範例。


香港基本法第57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廉政公署,獨立工作,對行政長官負責。”短短一行字,與廉政公署1974年成立時的架構一脈相承。47年過去,香港廉政公署保持健康運作、享譽國際,是中央對香港的承諾、基本法規定“保持不變”的香港獨特優勢之一、是“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實踐的最佳範例之一。


螢幕截圖 2021-08-31 下午5.23.51.png

不同年代的廉署宣傳海報


在香港基本法保障下,市民守法為先,廉政公署、律政司以及司法機構分別在調查、檢控和審判方面獨立行使權力,有效遏止貪污,令法治精神充分彰顯。國際管理發展學院2021年6月發表的《2021年世界競爭力年報》中有關香港廉潔情況的指標評級由去年的全球第12位上升至第8位。“透明國際”今年初發表的“清廉指數”也把香港的全球排名提升至第11位。白韞六說,對廉署而言,這是一張值得珍惜的“成績表”。現時一些西方國家和國際媒體曲解誣衊香港國安法的立法目的及條文,無理攻擊香港的法治和司法制度,在這種政治氛圍下,香港的反貪表現評級能得到國際社會認可調升,來之不易。


執法機關公平堅定執法,司法和檢控制度獨立運作,構成了香港社會的誠信體系。白韞六表示,“很多來香港設立分公司或亞洲區總部的外資公司,看重香港是個廉潔社會。他們做生意看得到用去多少成本,這裡沒有隱藏的成本。這對香港維持貿易中心、金融中心地位非常有利”。


為了維護市場廉潔誠信及公平營商環境,廉政公署高度重視與金融監管機構如證監會等的執法合作。白韞六表示,雖然權力各有不同,但一直保持著密切的合作,必要時會交換情報,“金融市場一定要規範,大家在不同崗位上監察著香港這個成交量巨大的國際化金融市場,希望不要出現任何醜聞”。

 

公平公正執法 不容政治抹黑


廉署網頁顯示,2021年1月至6月被檢控人數為97人;處理起訴及檢控的個案平均每月約20宗。儘管社會已有廉潔慣性,但廉署的執法行動一直未停歇,並隨著社會動態而調整策略。


白韞六透露,有關樓宇管理的投訴在近年一直居於首位,當中常見涉及貪污的範疇包括在大廈維修、招標過程中出現的一些不按程序做或是“手腳不乾淨”的情況,因此執行處調配人手重點應對。今年8月,廉署落案起訴了一名裝修公司女東主涉嫌向某大廈兩名物業管理公司職員各提供“利市”200港元,以換取對方優待其公司在該屋苑一個單位進行裝修工程。涉案金額“區區”400港元,在很多人眼中只是“飲個茶”,但這背後正反映了廉署對貪污賄賂行為“零容忍”,以及維護社會廉潔公平的決心。


而近期的大大小小案件中,廉署起訴藝人黃耀明以及港大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涉嫌非法刊登選舉廣告的案件,引發社會高度關注。對於有人從政治化角度質疑廉署的執法,白韞六不評論個別案件,但他強調,雖然外面有很多傳聞,有帶著不同立場的,也有不同看法的,還有一些來自外國傳媒的報道,但廉政公署始終堅持一條,就是堅守公平、公正、不偏不倚的執法原則,“不管其他人怎麼認為,不論其來自什麼政治背景,我們一律不會考慮,我們只是要公平公正執法”。


近年香港社會一度趨向分化和政治化。一些人不惜以身試法,透露廉署調查行動的相關資料;又或者因有的個案結果和調查進度不盡如某些人的期望而對廉署作出指責。對此白韞六坦言,社會政治化的確帶來一些負面影響,“但我們絕不會因為無理攻擊而作出妥協,應該執法的就要執法,這恰恰是廉署47年來一直保持著不變地位的保證,也是市民信任我們的基石。”

 

對任何涉嫌操控或破壞選舉行為

將果斷執法


特區政府早前作出完善選舉制度的相關法律修訂,當中包括由廉政公署負責執行的《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就稍後舉行的多場公共選舉,白韞六表示,廉署將密切注視任何涉嫌操控或破壞選舉的行為,並會對這些違法活動果斷執法。

 

回歸以來,香港各級公共選舉大多能在相當廉潔有序的環境下進行,這離不開廉政公署長期以來的嚴謹執法和多元化的宣傳教育計劃。不過,2019年的黑暴事件嚴重衝擊香港法治,也令選舉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廉政公署2020年的年報顯示,該署接獲高達850宗涉及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投訴,投訴主要涉及虛假陳述、賄賂選民、舞弊行為以及對候選人使用武力或脅迫手段。對候選人使用武力或脅迫手段更是在過往選舉中前所未有。


為解決政治亂象和堵塞漏洞,中央制定香港國安法並完善選舉制度。2021年5月31日香港特區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刊憲生效,該條例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作出了修訂,其中一項新增罪行是第27A條,清楚列明“在選舉期間內藉公開活動煽惑另一人不投票或投無效票”屬於違法,也就是坊間所說的規管鼓吹投白票或廢票的行為。


螢幕截圖 2021-08-31 下午5.24.54.png

白韞六在接受本刊專訪


在這條法案的執行層面,白韞六解釋,“廉署執行處會採取預防與介入的策略打擊違法行為。若廉署人員在調查過程中,發現有人在選舉期間於社交媒體平台或網站,煽惑另一人不投票、投白票或投無效票,廉署會主動要求相關的社交媒體平台或網站刪除這些可能違法的內容”。此外,在過往的選舉過程中,曾有人在互聯網發布或散播一些有關選舉的失實或誤導信息干預選舉,對此白韞六表示,除了加強執法外,廉署也會透過不同渠道(例如透過政府官方的社交媒體平台、或向傳媒發出新聞公告等)即時作出澄清,以免誤導公眾,從而確保選舉公平公正。


完善選舉制度後的三場公開選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首場選舉——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的提名期已經結束,並將於9月19日舉行。此次選委會選舉從行政、選民基數等來看都有著結構性的改變,當中新增了不少首次參與公共選舉的合資格選民、訂明團體和功能組別。為了協助這批“新手”認識相關的法例條文,廉署社區關係處採取“全覆蓋”的公眾教育策略,向所有持份者傳遞廉潔選舉的信息。白韞六坦言,這是眼下廉署最主要的工作,也是今年的新挑戰,“宣傳教育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一些新的團體從來沒有參加過選舉,不知道選舉法例是怎樣的,我們一定要對這些團體做好宣傳教育,一定不可以漏,必須讓他們知道要注意哪些方面,知道什麼不可以做,不能觸犯相關選舉條例”。


白韞六補充,雖然這次選委會選舉的選民不超過1萬人,票站預計也只有大概10個左右,相對來說監督工作簡單很多,不過由於有很多個“第一次”,廉署上下作好了充分準備,防微杜漸,“當然,執行處的同事屆時會去票站巡視,而防止貪污處的同事也會到票站考察,但他們不執法,只是關注在這個程序中究竟會不會有發生貪污的可能性。雖然事前我們已經向選舉事務處提供了意見,但實際操作還是第一次,譬如說這次選舉安排了電子派票,以及便利長者或有需要選民的‘關愛隊’,都是新的措施”。


如果用“前哨戰”來形容選委會選舉工作,那麼“真真正正挑戰比較大的是12月19日的立法會選舉”,白韞六說,屆時有幾百萬選民,大概600個票站,規模大很多,“同樣地,執行處同事和防止貪污處的同事都會到票站。另一項挑戰來自對票站職員的培訓,我們社區關係處的同事將對大約3至4萬的票站職員進行一個有關廉潔操守的事前培訓”。

 

求職門檻不高但“一位難求”


廉政公署每年均會公開招聘有志人士加入,承傳肅貪倡廉的使命。廉署是獨立部門,員工為合約制,雖然並非公務員“鐵飯碗”,但過往極少有人員因誠信有問題被拒絕續約。


每年都有大批考生投考廉政公署,甚至在一些求職討論社區中還出現了“投考廉署錦囊”“投考攻略”的熱門文章。被問到報考“訣竅”以及對求職者是否要進行特別背景審查時,白韞六笑言,廉署在請人這方面的確“沒難度”,每次放出招聘廣告,投考人數都遠遠超過所招聘的人數。


和其他政府部門的招聘程序相同,廉署也是面向社會公開招聘,遴選過程也和一般公務員申請職位考試的情況差不多。申請加入廉署執行處的考生還需參加心理和體能測試,指定體能測試包括了15米漸進式心肺耐力跑、手握力測試、一分鐘掌上壓(俯臥撐)以及一分鐘仰臥起坐。


廉政公署現有的1,500名職員中,絕大部分已工作5年以上,超過半數職員已為廉署服務超過10年,職員專業背景相當多元化。白韞六表示,對考生的專業背景其實沒有特定要求,反而不同的專業背景會對未來在廉署的工作有所幫助。


螢幕截圖 2021-08-31 下午5.25.54.png

香港小巴車身上的廉署廣告


對於在“愛國者治港”下對公職人員宣誓的安排,白韞六認為,這是一項基本要求。廉政公署是香港特區政府的一部分,所有職員也要簽署宣誓聲明。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廉署內部也再加強了相關培訓,“每個人都要參加,包括憲法、基本法、國安法的培訓等,我們也會請一些專家來辦講座。”

 

獲國際認同 廉署為全球反貪作出貢獻 


近年來,廉政公署積極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協作,特別是一些有較多經貿往來的國家,向他們的反貪人員提供反貪能力培訓,為建設“廉潔絲路”作出貢獻。


社會廉潔與經濟騰飛相輔相成。考慮到反貪的必要性和深遠影響,2003年,聯合國以國家為單位通過了《反腐敗公約》,目前全球已有187個締約國。早在2006年,中國就成為了《反腐敗公約》締約國之一,公約條文也適用於香港特區,隨著反腐敗國際合作不斷加強,中央委派香港廉政公署代表國家向其他國家及地區提供協助,履行國際義務。


過往廉政公署主要聚焦本地肅貪倡廉工作,但是在國家正式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廉署便發揮自己特長優勢,積極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協作,特別是一些有較多經貿往來的國家,向他們的反貪人員提供反貪能力培訓,為建設“廉潔絲路”作出貢獻。


自2017年至今,香港廉政公署已和大約60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就提升反貪腐能力協作交流,分享經驗,也為當中一些國家的反貪機構提供多個培訓課程,包括執法、宣傳教育、防貪等各方面的訓練。白韞六說,“還有一個組織‘國際反貪局聯合會’是由國家發起,旨在推動全球反貪機構的培訓工作,作為香港廉政專員,我也擔任這個聯合會的培訓委員會召集人,配合‘一帶一路’的工作,推動全球反貪機構的訓練”。


2021年6月2日,聯合國大會首次舉行反腐敗問題特別會議,標誌著國際社會對反貪工作的高度重視。大會主席表示,消除腐敗是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必要條件。“事實上全世界的腐敗問題越來越嚴重。聯合國的目標是到2030年,貪污現象大幅減少。距離2030年還有9年時間,我們希望在這期間多做一點工作,幫助一些國家,特別是第三世界的國家,提升他們的反貪能力”,白韞六說。


在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支持下,廉政公署一方面為國際合作打擊貪腐作出貢獻,另一方面也讓“香港勝在有你同ICAC”這塊金字招牌更獲認同,令國際社會對香港廉潔和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更具信心,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將更加穩固。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1年9月號


編輯:魏小旋

校對:李博揚

監製:黎知明


螢幕快照 2021-08-27 下午5.47.18.png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紫荊專訪】香港特區廉政專員白韞六:廉潔社會是香港最寶貴的資產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