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紫荊專稿】都勻一日是清歡

日期: 2021-09-04 來源:紫荊
字號:


人生最好的時光,莫過於偶遇一個懂你的人,相談甚歡,到一處心儀的地方小住時日。你要問我哪裡是我心儀的地方,我會說是都勻。都勻山清水秀,生活節奏舒緩,方言輕軟如棉,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都勻,清歡這個詞最合適不過。


 貴州      山峰


都勻是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首府,是一座山水和人文完美結合的城市,是全球綠色城市、中國優秀旅遊城市,是中國十大名茶“都勻毛尖”之鄉。


關於都勻,我們從一條河講起。這條河的名字叫劍江,提到劍江,你可能有些陌生,但是說到沅江,你應該知道。沅江是長江的八大支流之一。沅江的上游是清水江,清水江的源頭就是劍江。


WechatIMG817.jpeg

斗篷山瀑布 盧桃 攝


劍江是都勻的母親河,有如玉帶,從北至南穿城而過,百子橋、斜橋、銀獅橋、彩虹橋、月亮橋......整整100多座,形態不一,或古樸,或時尚,橫跨其上,為都勻贏得了“橋樑博物館 ”美譽,也造就了“高原橋城”的神韻。


河風吹盪,空氣清新。舍橋沿河岸前行,江平水靜,煙波滿目,遠山淡影。沿岸有竹子,葉子稠密,枝幹低垂,一籠一籠,像撐開的雨傘。有人在散步,有人在發呆,有人在慢看,有人在小跑,有人在騎行,有人在遛狗,有人在釣魚,有相互認識的,打個招呼,語氣輕緩,尾音極長,有如歌唱。過完竹林,樹影婆娑,其葉似竹,其花似桃,是非竹非桃的“環保衛士”夾竹桃。花開滿枝,紅的瑰麗,白的高雅,宛如火上有雪,或雪上有火。枝葉茂盛的竹林鳥聲鳴囀,江上白鴿翔空。時光走到這裡,不再狂奔疾馳,變得悠閒緩慢。 你情不自禁學本地人坐下來,把雙腳放進水里,來一會悠閒浪漫。 


好風景在路上,沿河一直往北,驅車前行。村村寨寨,臨水而居,稻田縱橫,蔬果飄香。 20多公里車程,抵達劍江的源頭——斗篷山。


斗篷山與梵淨山、雷公山齊名,為貴州三大名山之一,生態完整,是國內距離城市最近的原始林區,其主峰海拔1961m,被稱為黔南第一山。境內溝壑深幽,樹繁林密,溪潭交錯。喀斯特地貌,岩石縫隙間,樹抱石,石抱樹,樹搭橋,橋搭樹,楠木水杉,紫木香樟,名貴古樹,隨處可見。


WechatIMG819.jpeg

斗篷山 陳國宜 攝


斗篷山上溪流眾多,大小100餘條,最好看的要數彩虹瀑布。叢林深處,抬頭只有碗口大的天,天藍雲白,飛瀑好似從天而降,水花四濺,落入潭中。潭里石卵大的如衣缽,小的似碗,圓潤光滑,玲瓏可愛。潭後半山有天然長廊,沿樹林走進長廊,站在廊前,飛瀑如簾,讓人心醉神迷。


斗篷山之美,不僅美在叢林飛瀑,還美在高山濕地。離開彩虹瀑布,若你體力尚好,繼續朝前,翻山越嶺,會與天池相遇。沿途不止,古老杜鵑,漫山遍野,鮮花綻放,美不勝收。抵達山頂,清水流淌,花草灌木,鬱鬱蔥蔥。天地之間,天池清澈,與世無爭,遺世獨立。天地開闊,雲淡風輕,人心安寧。


山山相連遙遙相望,寨寨相通地久天長。遠處高山叫螺螄殼,是斗篷山姊妹山,最高海拔1738米,是都勻第二高峰。螺螄殼台地草場,莽莽蒼蒼,一望無際。這樣的景觀在喀斯特山區極為罕見。但有意思的是,草場不遠處,高峽出平湖,湖水清澈,湖岸山頭都是茶園。這是“都勻毛尖”的主要產地之一——高寨水庫茶場。


山環水抱,雲霧繚繞。因地處貴州高原南部,日照時間長,有利於茶樹生長,加上土質呈酸性和鹼性,內含有大量的鐵質和磷酸鹽,使得茶葉內含有十分豐富的營養成分和芳香物質。好山好水產好茶。自唐朝以來,就有“貴州出好茶,都勻出名茶”的說法。 1915年,都勻茶和茅台酒被選送到巴拿馬萬國博覽會參展,一同奪得金獎。所以貴州有“南茶北酒”之說。


結束一天的山水之旅,華燈初上,你來到石板街,落座茶館,要一杯都勻毛尖。白毫顯露,捲曲似魚鉤,湯色清澈明亮、鮮爽回甘。你也漸漸明白茶人對都勻毛尖的評價:“‘三綠三黃’,即乾茶色澤綠中帶黃,湯色綠中透黃,葉底綠中顯黃。”好喝又好看,都勻毛尖成為“中國十大名茶”之一,名副其實。


一邊品茗,一邊賞景。抬眼只見青瓦紅樓,沿街次第而上,高低錯落,參差有致;門窗雕花,燈籠高掛,古色古香。石板街久遠,久遠到600多年前。溫柔可親的沏茶小妹告訴你,三百米的石板街始建於洪武年間,由一萬餘塊青石板鋪砌而成。這是明清時期,貴州通往廣西的必經古驛道。公元1638年,徐霞客到都勻遊覽,就是由此道進貴州城。石板街見證了歲月滄桑,歷史變遷,夜幕下的石板街,瀰漫著都勻毛尖茶的清香,笛聲婉轉,古琴悠揚,讓人心神安寧。


WechatIMG818.jpeg

民族文化展演 柏時鳴 攝


茶館牆上有很多照片,沏茶小妹輕輕對你說,那是在石板街舉行布依族婚禮。接親隊伍,無不盛裝,新郎騎馬,司儀領隊。喝過攔門酒,跨過竹竿橋,新郎新娘拜堂入洞房,一段幸福美滿的生活從此拉開。鄉情溢滿心間,鄉愁迴盪耳畔,站在這裡,你思緒飄飛。都勻不僅有讓人嚮往的布依族婚禮,還有”水族第一端”。沏茶小妹柔軟如棉的聲音迴盪你耳畔:歸蘭山下的榔木寨,被譽為“中國水族第一寨”,每年水族傳統節日——端節要從這裡開始。 端節是水族一年中最為隆重的節日,歷時50余天,也是世界歷時最長、批次最多的民族年節。水族以端節為年節,源遠流長,傳統的慶典活動主要有家族祭祖、端坡賽馬、銅鼓和木鼓演奏等。水族端節,最具特色的菜,算是魚包韭菜了。


“魚包韭菜?” 


你走南闖北這麼多年,從未聽說過這道菜,你暗下決心,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榔木寨過一次端節,感受人間美食,也體驗這個世界上歷時最長的民族節日。


離開茶樓,走在光亮的石板上,你萬千思緒。 600多年前,都勻不是一座城市,或許只是一條石板街。後來,後來的後來,才有一街、二街、三街、四街、五街、小街、褲襠街,才有劍江大道、民族路、文化路、斗篷山大道,它們都比石板街寬,比石板街長,卻僅僅只是一個名字,不像石板街,讓人一听就想起都勻。


從石板街走出來,吃點東西吧。當地人會推薦你去小吃街,那裡什麼都有,尤其是本地的美食。都勻人好酸,有“三天不吃酸,走路打翩翩”之說。貴州的酸,細分起來,一百種都打不住。從原料上分有糟辣酸、米酸、毛辣酸、魚酸、臭酸、蝦酸、蘿蔔酸、菜酸等;從味道深淺分,又有鹹酸、辣酸、甜酸等;從地域上分,有凱里酸、都勻酸等;從顏色上分,有紅酸湯、白酸湯等。十里不同酸,一寨酸不同,地理分隔,造成酸的種類和程度不一樣,就是在同一個寨子,每一戶人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做法和味道。都勻以紅酸為主,香濃醇厚。


WechatIMG820.jpeg

打糍粑 吳建成 攝


夏天在其他地方多是喝綠豆湯,在都勻人們都靠喝素酸湯解暑。當你沒有食慾的時候,當你上火的時候,來來來,先喝了這碗素酸湯。小吃街的老闆說辣子雞是素酸湯的絕配,你喝了素酸湯,最適合吃辣子雞。一碗素酸湯下肚,食慾大增,一鍋辣子雞,被你一口氣吃掉半鍋,辣度適中,雞肉細嫩,入味可口,你後悔沒有邀上親朋好友一起來,品這人間美味。


鄰桌的當地人熱情得很,見你孤身一人,邀你坐到他們那桌和他們喝酒。他們不吃辣子雞,吃的是酸湯牛肉,新鮮牛肉在紅紅酸湯裡翻滾,你忍不住夾一筷入口。這味道實在太好,還沒有等你開口評價,當地人一杯酒端過來敬你,酒是勻酒。都勻不僅有名茶還有名酒,在貴州也算是奇葩。在貴州很多城市,有名酒沒有名茶,有名茶沒有名酒,但都勻人傑地靈,兩樣都有。勻酒是貴州老八大名酒之一,好喝不上頭。當地人喝酒很豪爽,你喝一杯,他喝兩杯,你抿一小口,他一大杯下肚。靠裡面的一桌吃的是鐵板燒,香味撲鼻,不等你起身,已經給您端來,你剛抬起筷子想要品嚐,一個女孩走過來,來,來,來,外地的朋友,我敬你一杯,在坐的朋友,大家跟我一起喊:秀,秀,秀......


秀,秀,秀......,也即是乾,幹,幹......再喝下去,你真要醉了。謝過各位,你離開小吃街,離開熱情洋溢,獨自漫步於河堤之上。劍江兩岸,燈火閃爍,這裡沒有秦淮河的香艷,沒有珠江的繁華,唯有清風送爽,人間溫暖。


走不遠,七孔石橋,雄渾古樸,橫跨劍江。該橋名百子橋,是乾隆年間,賢士唐文升,歷時五年,獨資修建。百子橋的前方,一塔高聳,立於河畔。這是文峰塔,始建於明代萬曆年間。當時認為都勻東、西、北三面皆有山峰,唯獨正南面缺少一峰,造成水口散漫,故在此建塔,作為水口關鍵,並以南應文明之象。


WechatIMG821.jpeg

百子橋,清澈見底的劍江母親河穿城而過,目前,都勻市委市政府正在舉全市之力打造“十里劍江看勻城” 城市旅遊新景觀(張文黎 攝)


一輪明月,爬上山巔,明月高塔,七孔古橋,映入劍江,清輝盛滿,光潔如鏡,空靈如詩,如夢似幻。星河燦爛,劍江奔流,兩個少年,正在水中,玩得正歡,一對男女,勾肩搭背,談情說愛,幾位大媽,談笑風生,搖搖晃晃,走過堤岸。


毋庸置疑,都勻是舒緩的,無論白日,還是午夜,都勻是詩意的,無論冬夏還是秋冬。


WechatIMG822.jpeg

苗族織布 盧慶文 攝


離開劍江,回到酒店,你有些累了,但忍不住翻開都勻的宣傳冊。你此刻才知道,電影《無名之輩》是在都勻取的景,爆紅的《陳情令》也是,還有《將夜》 《鬥破蒼穹》、《慶餘年》、《尋秦記》等。原來,都勻不僅有迷人的自然風光,古樸的人文景觀,還有聲名鵲起的秦漢影視城。長安街、朱雀大街、府邸大街、衡山王府、大司馬將軍府、淮南王府、東市、西市,樂坊、客棧、酒樓......秦漢影視城最大化還原秦漢皇都風采。


影視城,不僅有秦漢的,還有民國的......都勻好玩而有趣的地方太多了,還有歸蘭山,還有綠博園,還有杉木湖,還有都江堰,還有饒家大歌,還有水族剪紙......


這麼多,你不呆過十天半月,怎麼走得完,怎麼玩得夠?你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睡意全無,巴不得把夜晚的時間也用上,走遍都勻山山水水,覽盡人間清歡。


都勻有都市的時尚,也有鄉村的古樸,有山水的浪漫,也有市井的溫暖。車來人往,沒有那麼急,也沒有那麼慢,一切都剛剛好,是宜居之城,是清歡之地。


每座城有每座城的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志趣,我們終其一生,尋覓的幸福,不過是找到與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並在彼此喜歡的城市,度過餘生。想必如果,你在這座小城有一段美好的邂逅,你會留下來,一定會留下來,因為我已經留下來了,這是我心心念念的地方。


(作者係長篇小說《都勻清歡》作者)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1年9月號

編輯:趙   欣

監製:魏東升


封面.png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紫荊專稿】都勻一日是清歡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