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紫荊專稿】劏房中的婦女兒童:安得廣廈千萬間

日期: 2021-09-30 來源:紫荊
字號:


習近平主席強調,要增強群眾的幸福感,就要立足眼前,切實解決群眾“急難愁盼”的具體問題。住房問題是香港民生的老大難,而劏房中的婦女兒童境況更加堪憂。特區政府必須跟上內地思維,及早找出有效方法,緩解燃眉之急。


九龍婦女聯會


香港劏房戶婦女兒童現況


按政府統計處2021年數據,香港現有約22萬多基層市民住在劏房,其中約近10萬婦女、3萬小童,人均居住面積為6.6平方米﹙71平方呎﹚,住戶入息中位數為15,000港元﹙全港中位數為33,000港元﹚,每月租金中位數為4,800港元,租金佔總收入的32%。不少劏房環境惡劣:在不足一百呎的斗室內,廚廁一室、欠缺窗戶、通風不暢,衞生和安全保障欠奉。稍有不慎留下火種,混合雜物導致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嚴重危及住客安全。事實上,這類悲劇在香港劏房頻發,今年7月釀成一母兩兒喪命的大埔劏房火災,便是一個令人難以釋懷的例子。


儘管劏房狹小、雜亂、危險,租金卻持續上升。現在的劏房月租,動輒五千港元起跳,平均呎租比部分半山豪宅更貴。造成“細”和“貴”這個怪現象的原因不一而足:有的是因為某些劏房位處著名校網,基層父母為了子女教育,寧願“挨貴”蝸居劏房,一些劏房業主更是見狀坐地起價;有的是因為劏房鄰近上班地點,為求方便而租住等等。問題癥結還是因為公營房屋供不應求,以致一眾基層家庭“上樓”無望。基層家庭只能繼續忍受水漲船高的劏房租金,生活窘況,令人心酸。


2021年5月20日,立法會過渡性房屋及分屋問題小組委員會視察分屋及過渡性房屋項目。圖為立法會議員與居民交談,了解她的住屋需要(圖:特區政府新聞處圖庫).jpg

 5月20日,香港立法會議員與居民交談,了解她的住屋需要


疫情加劇劏房婦女兒童的苦況


過去一年半,疫情下學生無法回校,被迫在家學習。長時間蝸居斗室,這對無論劏房媽媽還是兒童來說,都是一場嚴峻的挑戰,生活苦上加苦,箇中細節,令人心碎。


對劏房媽媽們來説,由於子女長期在家,她們需要全天候照顧子女起居飲食,根本無法外出就業。沒有收入,只有支出,令家庭負擔更形沉重,入不敷出繼而導致關係緊張。不僅如此,我們還了解到,為數不少的媽媽由於長期與子女在劏房內,因子女功課、沉迷网絡等原因“作困獸鬥”,令她們在繁重的清潔、煮食和家務中倍感精神壓力,情緒陸續出現問題。今年3月,有劏房互助聯會的調查更發現,超過七成的劏房媽媽在疫情下出現抑鬱傾向。在政府支援不足的情況下,她們坦言找不到疏導情緒的出口,有時更不禁責駡子女,損害親子關係。


而對子女而言,劏房和疫情對他們的影響更可能是終生的。不少醫學報告和文章近年均提到,兒童在劏房居住成長,某種程度上會窒礙他們身心健康。首先,劏房空間小,難以添置書桌椅子,兒童需要趴床溫習,有礙他們建立正確坐姿;其次,狹窄的環境令兒童無法耍樂運動,影響骨骼發展之餘,居住環境惡劣,使他們感覺低人一截,變得內向自卑,不愿社交;再者,劏房欠缺窗戶,兒童容易感染疾病或患上皮膚病;最後,疫情下學童需要在家上網課,但劏房兒童偏偏欠缺一個靜心學習的地方,學習進度容易落後於同輩,一旦學業成績不理想,又隨時影響日後升學,延續隔代貧窮問題。在本會最近一次的焦點訪談中得知,婦女壓力很多是來源於住屋問題。因為家庭經濟、婆媳關係及單親家庭等原因,無奈之下選擇劏房作為一個容身之地。內裡故事,令人神傷。有多年因與婆家共住公屋未能上樓,感到寄人籬下的來港媽媽,一家四口租住劏房,擠在一張床,上舖兒子睡,夫妻和女兒睡下舖,幾年來夜無安枕,因為四呎床,不能平躺只能側睡;有單親母女,因劏房鄰居品流複雜,日夜提心吊膽;有因衞生條件惡劣,長年累月與虱、虫、鼠、蟻為伍的媽媽訴說等了六年仍未上樓;更有反映劏房喉管陳舊,水電師傅不敢接單維修;還有媽媽因情緒問題,需見精神科醫生解決抑鬱症的問題⋯⋯凡此種種都是十分令人揪心。

 

緩解劏房婦女兒童窘境的六項建議


今年7月,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明確指出:“當我們國家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實現的時候,‘一國兩制’在香港會是一種怎樣的光明景象?⋯⋯特別是現在大家揪心的住房問題必將得到極大改善,將告別劏房、‘籠屋’。”為此,香港社會各界,特別是特區政府必須精準施策,規劃與發展同步,迅速增加公營房屋供應,縮短基層市民“上樓”時間。只有這樣,才能切實令“細”、“貴”的劏房成為歷史。我們認為有六項措施實屬必要:


一、增加針對居住在劏房的婦女及兒童的適切支援,例如提供更多公營托兒服務,完善和增加“區本計劃”的名額安排,讓婦女可放心投入職場,改善經濟能力。


二、加快翻新空置校舍,改建成臨時住屋,過渡性讓劏房基層住戶居住。


三、政府內成立跨部門單位,集發展局、運房局、房委會等與覓地建屋有關的部門,儘早敲定協助劏房戶“上樓”的政策方針。


四、政府積極尋土覓地,開拓建屋用地(例如落實明日大嶼計劃)及開闢郊野公園邊緣地帶,加快公屋基建速度,縮短基層市民“上樓”時間,進而解決他們的貧窮問題。


五、加強執法和劏房的租務管理。劏房戶的惡劣環境和租金的昂貴令基層家庭苦不堪言,政府應儘快推行劏房戶租金津貼及租務管理,包括續租加幅限制降至10%,續租權“2+2”,同時制定業主濫收費用的罰則,以及水電監察檢查,監管維修,嚴把安全關。


六、劏房家庭因為經濟拮据,不能讓兒童報不同興趣班,窒礙了孩子多元化及全人發展,由此造成機會的不平等。建議政府充分重視兒童權益和發展,向基層兒童派發多元興趣學習券,向社會購買服務,以期培養兒童成長為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新一代。


住有所居是基本人權,安居才能樂業,社會才會安定。要根治劏房居住問題的難度無疑很高,但誠如習近平主席所指出,“志不求易者成,事不避難者進”。我們深信,只要特區政府抱持“逢山開路,遇水架橋”的精神,訂明覓地建屋路線圖,規劃與發展同步,團結社會大眾,加快公屋建設,劏房問題即使再頑固,也會有得到妥善解決的一天。屆時,婦女不用再為住房而苦惱,兒童也能在健康安舒的環境下成長,全社會定能更凝心聚力,為香港和國家發展貢獻力量。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1年10月號


編輯:邸倩

校對:魏小旋


監製:姚潤澤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紫荊專稿】劏房中的婦女兒童:安得廣廈千萬間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