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紫荊專稿】“橫琴方案”開啟澳門發展新征程

日期: 2021-10-04 來源:紫荊
字號:


9月5日,中央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橫琴方案”),17日深度合作區管理機構揭牌成立。這標誌著橫琴粵澳深度合作提速增效,澳門迎來前所未有的廣闊發展空間,“一國兩制”偉大實踐邁進深度融合新征程。


|北京     林東曉


9月17日上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管理機構正式揭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進入了全面實施、加快推進的新階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出席揭牌儀式並講話(圖:中新社)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提速增效


近期,有關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好消息接連公布。9月6日,中央印發《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對深圳前海合作區予以“擴區擴容”;8日,連接珠海和澳門的第5條陸路跨境通道——青茂口岸開通啟用;16日,全國青聯公布助力港澳青年融入祖國發展大局的8條措施。系列支持港澳高質量發展的政策“一氣呵成”,開放力度之大、共建程度之深、體制機制之新、紅利疊加之密、貫徹落實之快前所未有,在海內外激起強烈反響,港澳各界迅速掀起學習宣傳的熱潮。


“橫琴方案”作為中央從戰略全局的高度支持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重要舉措,為澳門長遠發展擘畫新藍圖、指引新方向、締造新機遇、注入新動力。儘管7月下旬澳門社會已盛傳琴澳合作將有“好消息”,“橫琴方案”的重磅新政仍遠超各界預期。


“橫琴方案”明確了“橫琴使命”。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建設貫穿“一條主線”,就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四個戰略定位”,就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新平台、便利澳門居民生活就業的新空間、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新示範、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新高地。“四項主要任務”,就是發展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的新產業、建設便利澳門居民生活就業的新家園、構建與澳門一體化高水平開放的新體系、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體制。


“橫琴方案”規劃了“橫琴進程”。方案明確“三步走”發展目標。在橫琴開發邁入第13個年頭之際,明確未來14年的短、中、長期發展目標,2024年“初步實現”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2029年“取得顯著成效”,2035年“基本實現”各項目標。這與國家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的進程相銜接,並明確有關體制機制、產業發展、公共服務水平等具體指標,建立常態化評估機制,有助於各方對照檢視橫琴階段性建設成效,持續推進相關工作。


“橫琴方案”堅持“開發橫琴就是為了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初心,以“琴澳一體化”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既是聚焦突破發展瓶頸和現實困難的“及時雨”,更是明確“橫琴2035”任務書、時間表、路線圖的“長效策”,充分體現偉大祖國永遠是澳門發展的堅強後盾。

 

“橫琴方案”拓寬澳門發展的產業空間,把澳門作為國際自由港的優勢和內地的產業、市場、研發優勢緊密結合起來,鼓勵澳門發展新的“四大產業”。圖為橫琴澳門青年創業谷(圖:新華社)


澳門發展迎來前所未有的廣闊空間


“橫琴方案”最大亮點是“新”和“深”互為表裡、相得益彰,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以共同實現高質量發展為目標,率先在改革開放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大膽創新,彰顯“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的中國氣魄。


長期以來,澳門受制於“地狹水淺、人才缺乏、產業結構單一”等客觀條件局限,經濟發展高度依賴博彩觀光業,缺乏新產業發展空間和動力,成為經濟、民生深層次矛盾的根源,新冠肺炎疫情更凸顯了澳門經濟的脆弱性。橫琴是澳門的希望和未來。和橫琴共生共榮的“大澳門夢”,堪稱“中國夢”的澳門篇章。2009年國家決定開發橫琴,推動這座昔日“蕉林綠野,農莊寥落”的邊陲荒島迅速蛻變為一座現代化新城,但也產生實體經濟發展不充分、服務澳門特徵不夠明顯、與澳門一體化發展有待加強、促進澳門產業多元發展任重道遠等新問題。


“橫琴方案”推進粵澳規則銜接、機制對接,進一步把橫琴打造為“特區之中的特區”,大膽突破琴澳合作體制機制障礙。“大澳門”夢想前所未有地照進現實,迎來實實在在的多重發展機遇。


一是拓展澳門發展的地理空間,突破性地提出“一線關”和“二線關”分線管理模式,構建琴澳一體化高水平開放體系。琴澳之間的“一線關”管人不管貨,人員往來實行便捷的出入境手續,貨物“一線放開”備案管理、簡化申報程序;橫琴與內地其他地區之間的“二線關”管貨不管人,人員進出不設限制,貨物“二線管住”依法辦理海關征稅。這有助於激活人、財、物、信息在琴澳之間自由流動。目前,橫琴島陸地面積106平方公里、為澳門3倍多,人口8.6萬,僅為澳門1/8。琴澳一體化,為澳門經濟轉型升級提供了寶貴的空間。


二是擴大澳門參與管理的權限,突破性地創立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嶄新體制機制。9月17日,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管理委員會(管委會)和執行委員會(執委會)成立。管委會統籌決定規劃、政策、項目和人事等重要事項,主任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常務副主任由澳門特區行政法務司司長擔任,副主任和秘書長由粵、澳、珠三方指派。執委會是承擔經濟和民生管理職能的法定機構,主任由澳門特區經濟財政司司長擔任,副主任由粵、澳、珠三方指派。下設行政、法律、經濟、金融、商事、財政、統計、城建、民生等範疇的9個部門。這為澳門居民依法參與國家事務管理充實了內涵、開闢了新路。


三是拓寬澳門發展的產業空間,把澳門作為國際自由港的優勢和內地的產業、市場、研發優勢緊密結合起來,推動澳門融入國家全面開放的“雙循環”大格局。鼓勵澳門發展新的“四大產業”,即科技研發和高端製造產業、中醫藥等澳門品牌工業、文旅會展商貿產業、現代金融產業。鼓勵澳門居民前往橫琴發展。實施“澳人澳稅”“減稅聚才”,加快推進“澳門新街坊”建設,推進交通基建等設施進一步互聯互通,形成與港澳趨同的生活環境。預計10年內將吸引3-5萬港澳居民到橫琴工作、居住。推動澳門更深度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參與國家“內循環”。鼓勵粵澳合作“並船出海”,更好發揮澳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作用。支持合作區打造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台,高標準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參與國家經濟“外循環”並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五通”示範。


澳門以往的成功得益於“路子對、人心齊,桌子上也可以唱大戲”。澳門發展空間拓展後,經濟適度多元化將更加“好戲連台”。只要找準“國家所需,澳門所長”的最佳結合點,粵澳兩地融合發展將更加相得益彰。澳門的開放搭配內地的效率,可望實現“兩制”更好的交匯融合,產生更加積極的“化學反應”。


粵澳深度合作征程漫漫,還需克服多重挑戰。一是需要堅持創新和突破,推動全社會廣泛參與,上下內外全方位聯動,持續在實踐中探索新路子、破解新問題,推動頂層設計真正落地。二是橫琴發展的視野需要更加廣闊,實現好澳門發展和內地發展的有機統一。橫琴合作區面向龐大的內地市場、作為重要經濟增長極拉動珠江口西岸發展、推動大灣區產業升級轉型,實現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才有堅實的基礎和可持續發展的動力。三是需要和原有規劃相對接。橫琴已是粵港澳大灣區、國家級新區、自由貿易區、粵澳深度合作區“四區疊加”,不是“平地起高樓”,而是有一定發展基礎、積累多重政策紅利,不同定位各有側重。需要堅持“一張藍圖繪到底”,在銜接原有規劃基礎上鞏固提升。

 

“橫琴方案”鼓勵澳門居民前往橫琴發展。實施“澳人澳稅” “減稅聚才”,加快推進“澳門新街坊”建設,推進交通基建等設施進一步互聯互通。圖為在珠海橫琴口岸新旅檢區域自助查驗通道,旅客使用設備辦理過關手續(圖:新華社)

“一國兩制”實踐邁進深度融合新征程


“橫琴方案”豐富了“一國兩制”實踐的內涵,彰顯了“一國兩制”的強大生命力和優越性。


一是體現了“一國”的原則性和底線越牢固,“兩制”的靈活性和探索空間越廣闊。近年來,港澳相繼完善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在特區管治架構中貫徹“愛國者治港治澳”根本原則,捍衛“一國”有了更堅實的保障,“兩制”之間的合作聯動也邁出了更大的步伐。未來,橫琴、前海等合作區建設的縱深推進,仍將堅持以統籌發展與安全為前提。


二是推動“一國兩制”進入更加緊密融合的新階段。橫琴開發已從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上升到以體制機制為保障的共商、共管、共建、共享的新階段。“一國兩制”不僅是和平解決領土回歸、國家統一的方針,還要考慮領土回歸後融入國家主體、實現一體化的問題,實現更高層次、更有深度的統一。“兩制”不是把港澳“區隔”“割裂”於國家主體的理由,而是互補和融合的動力。港澳更主動、深入參與國家建設,可以實現“兩制”相互借鑒、協同發展。


三是開啟“一國兩制”實踐的競爭新賽道。澳門承擔著探索與國家主體深度融合的新任務,要做出新示範。香港《南華早報》等媒體不無羨慕地指出,澳門深度參與橫琴合作,“走香港從未走過的路”,“香港必須向澳門學習融合的藝術”。在國家改革發展熱潮湧動,各地千帆競發、百舸爭流的時代,發展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港澳作為國家經濟發展“全運會”的參賽選手,需要各界共同發揮積極性和主動性,找準機遇,乘勢而上,力爭上游。


(作者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港澳所副研究員)


本文發表於《紫荊》雜誌2021年10月號


編輯:李博揚

監製:周馬麗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紫荊專稿】“橫琴方案”開啟澳門發展新征程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