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黃炳逢:不讓中產住房變成另一只怪獸

日期: 2021-12-04 來源:紫荊
字號:

中評社香港12月4日電中評智庫大數據中心發現,入場費較低的居屋一直深受港人青睞,被許多中低收入家庭視為“上車”的最大希望。然而,在香港,抽中居屋的機率比中“六合彩”還難,二手居屋價格更是越來越“堅離地”。對此,身兼選委的香港內地經貿協會會長黃炳逢在接受中評社採訪時指出,當社會極度關注低收入階層的住房問題時,絕不能忽視中產階層的住房需求,特區政府必須大力革新居屋及中產相關的房屋政策,不要讓中產住房問題變成另一只怪獸。

黃炳逢表示,現在的居屋政策是整個房屋問題的縮影,根源之一是有效土地開發和供應長時間不足和滯後。對大部分沉默的香港中產而言,現有的居屋政策遠遠沒有照顧好他們的住房需要。不像低收入的階層,中產連輪候的份都沒有,遑論像公屋一樣有等候時間,只能像買六合彩一樣等運到,也不像富裕的階層,可以追得上高得離譜的房價,少得可憐的夾心階層資助房屋也是杯水車身,根本應付不了中產需求。

黃炳逢亦表示,當社會極度關注低收入階層住房、劏房、公屋輪候時間等等問題的時候,絕對不能忽視中產的房屋需求,政府必須大力革新居屋及中產相關的房屋政策,起碼能達到像新加坡的組屋政策,以本地的實際情況調整而加以實施,不要讓中產住房問題變成另一只怪獸。

黃炳逢認為,房屋政策的重中之重是把房屋市場有效地分級、分類、分隔處理,建立綜合的住房階梯,針對不同階層市民的不同房屋需求。公屋、居屋、私人房屋三者應按其自住或投資性質,以至買家性質來精準分類,以不同的供應方式配套,把總體供應立體化分割,不要採取單一的政策處理,兼顧公營及私營房屋市場。完全依賴將來增加供應而不理順分配方式及市場分隔,不能完全解決問題,要雙管齊下。

關於為什麼近年來居屋越建越少,黃炳逢說,政府集中處理公屋短缺的問題理所當然,因為低下階層的住房選擇不多,必須更加照顧,但這與興建居屋解決中產的住房問題,兩者根本不存在矛盾。而應該是相輔相成,只要立體分隔不同住房的需求,精準按照其需要配套,甚至可以組合起來。以前也不乏公屋、居屋組合的例子,只是過往二十年停滯不前的房屋政策及土地開發,讓問題累積了很長時間,越見嚴重。“不是不可為而是沒有作為,是意志問題多於手段問題”。

黃炳逢指出,香港的中產是沉默的大多數,不善於在政治上爭取社會資源,只是自己疲於奔命地追趕房價,對特區政府沒有太大期望是一大問題。如果你問許多中產對政府解決問題的期望有多大,有不少中產還會說只寄望中央的介入更靠譜。由於低下階層的房屋問題已經引至更廣泛的社會問題,政府在壓力下不得不加大面對的力度,所以大家看到政府熱衷於建公屋,一來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比較直接,歸咎於土地供應及建屋數量就可以,二來是中產房屋問題需要更大的綜合治理能力及複雜的政策組合,所以特區政府取易不取難,也可能有人認為中產階層得罪了也沒有問題。

至於興建居屋對私樓是否會有影響,黃炳逢認為,只要從居住階梯的角度出發,以住房需求精準分隔為原則,興建公屋在土地供應充足有序的情況下,一點影響也沒有。只會更為相輔相成,產生協同解決交通運輸配套的作用,適度地對居住需要、投資需求和買家背景作出劃分,調整好規劃就不會有影響。

對於公屋和居屋的比例應該分別是多少比較合適,黃炳逢稱,這個問題需要根據政府房屋需求研究的精準數據來回答,居屋和公屋在一定程度上屬於政府資助房屋、公營房屋,與單純的私人市場有分別,不能混為一談,必須劃分開來,在置業階梯上精準定位。公屋和居住比例確實明顯失衡,公屋與居屋的比例不應該是一個單純的數字,在沒有搞清楚公屋、居屋的流轉、公屋富戶佔用、居屋不合理炒賣、公私型界限不清晰等等問題前,任何單純的比例數字都只是數字遊戲,沒有實際作用。

来源:中國評論通訊社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黃炳逢:不讓中產住房變成另一只怪獸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