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蘇曉暉:五個關鍵詞讀懂美國對華戰略

日期: 2022-01-08 來源:新華網
字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6日在參加新華網第十二屆“縱論天下”國際問題研討會時認為,從特朗普到拜登,美國對華“只有情緒,沒有戰略”的說法是對美國總體戰略設計的低估。美國對華不僅有情緒,也有戰略,且手段和心態不斷調整變化。中美關係走到歷史關口,美國必須要“接受現實”,要看到中國的分量。

截屏2022-01-08 下午4.27.30
1月6日,新華網第十二屆“縱論天下”國際問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辦。圖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在進行主旨演講

蘇曉暉認為,當前美國對華策略非常複雜,有五個關鍵詞可以幫助判斷。

第一個關鍵詞是“慣性”。在政治層面上,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對華戰略採取的是極限施壓,就是無所不用其極,把安全問題任意泛化,新疆問題、香港問題,什麼都可以和安全掛鉤,都能掛到美國的安全關切上。拜登就任後並沒有像外界認為的那樣把前任的策略全面拋棄,而是進行挑選,把一些能為他所用的撿起來重新用,甚至把特朗普政府留下的負面政治遺產變成自己手中的政治籌碼。這導致美國對華政策有一定的慣性,很難踩剎車。

在輿論層面上,拜登政府清除對華負面政策本身就要承擔巨大的成本。有一件事可以體現出這種成本,近期美國特斯拉宣布要在新疆烏魯木齊設一個展廳,這在美國國內引起巨大輿論風波。把企業的商業運營都拔高到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坐錯位置的問題,可以看出美國對華政策慣性難以扭轉到什麼程度。

第二個關鍵詞是“環境”。拜登執政團隊反复說不願意跟中國搞“新冷戰”,但是“新冷戰”在美國國內還是非常有市場的,這是一個不能否認的事實。美國國內整體環境已經到了“言必稱中國”“無中不成席”的地步。

 尤其是在2021年,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後,拜登政府的支持率下降,本屆政府的“外交答卷”怎麼答還是個問題。今年中期選舉在這個環境下展開,打“中國牌”是必然的選擇,因為環境本身並不利於高壓態勢的改變。

第三個關鍵詞是“手段”。對拜登政府來說,談意識形態問題、價值觀問題,這就是所謂的“投入小、見效快”的一種手段。只要一提這類話題,西方陣營往往會一呼百應,這樣的效果使美政客“成癮”,會不斷採用這樣的手段推動對華政策。

第四個關鍵詞是“顧忌”。美國在對華政策推進過程中並不是無所顧忌的。舉兩個例子,在軍事上,美國一方面用各種手段對華打壓,另一方面又不斷要求建立熱線以降低衝突風險。在經濟上,美國早就在推動涉疆法案,但拜登上台一年左右的時間才最終通過。這一年裡,他確實在反复地權衡,評估這個法案對美國的傷害有多大。我們看到,美國的一些大企業在國會遊說時,一方面要大談意識形態問題,另一方面又要小心盤算,努力把法案對自己造成的損失降到最小。

此外,美國也必須顧忌其他國家。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亞洲事務高級主任、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杰弗裡·貝德曾說,中美就像獨木舟上的大象,這兩個大像要非常小心。因為把獨木舟弄翻,不僅中美要掉到水里,獨木舟上的其他乘客也會掉到水里。

第五個關鍵詞是“現實”。 2021年孟晚舟事件的解決反映的是美國此前的高壓態勢並沒有達到預期目標,就像拔河一樣,拔到後來拔不動,只能把繩子放下。另外,在中美的幾輪溝通中,我們也在劃紅線、開清單,而在氣候、全球治理等問題上美國還需要和我們合作。 2021年,中美在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已經有了一些成果。

當今我們所處的歷史關口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其中最重要的變化之一是霸權秩序的終結。當然,美國的衰落不是斷崖式的衰落,而是一種趨勢。美國表現出的是在霸權護持方面更多的焦慮和不甘心,很難接受現實。

美國過去對華採取“接觸戰略”,後來認為“接觸戰略”已經失敗,將中國納入美國體系沒有可能,繼而採取以競爭、對抗為主的戰略。同時,美國也逐漸認識到了中國的分量。對於美國來說,對華的高壓姿態還在摸索中。從中國的角度來說,我們應該採取一種更加主動塑造的方式,影響其姿態,給未來處理中美關係營造更多的主動性。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編輯: 趙欣 監製:連振海
編輯: 趙欣 監製:連振海
蘇曉暉:五個關鍵詞讀懂美國對華戰略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