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微塵:暴亂的終結——被蓄意扭曲的歷史!

日期: 2022-01-14 來源:紫荊
字號:

文|微塵

 

近年網上及紙媒都出現一些「香港保衛戰」的報導, 一些所謂學人及本土文青聲稱要去保育自己的土地,看來這就是 be water 之後暴徒求存的方式。暫時看到至少三種情況。其一:就是強調香港大學在抗日時犧牲的學生,其二:就是美化在大潭水塘長連山上美國轟炸機的殘骸,其三:就是訛稱投降港督楊慕琦 Mark Aitchson Young 在戰後提出的民主及自治概念,甚至當年的香港大學校長 Lindsay 都被政治化妝。

 

在信報的訪問中出現一句說話令人心寒 :「守護自己的土地」,這就等同本土主義及「港獨」的信念。 今天,這片土地是中華民族主政還是英國主政,大家都要清楚,我輩要小心「港獨」及本土主義,在偽歷史上的謬誤讓筆者一一闡述!

 

日寇入侵香港時,醫學院院長的確是賴廉士先生 Lindsay Tasman Ride,他被日軍俘虜後隨即在深水埗戰俘營被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救出,然後活躍於粵北一帶為逃離的英軍及華籍人員提供支援及搜集情報(因為是盟國),這就是歷史上的「英軍服務團」 British Army Aid Group,在戰後,賴廉士在1949 年曾出任香港大學校長。這些所謂學者的盲點就漠視了英國的背信棄義,也從來沒有提及「波茨坦公約」及「開羅會議宣言」的條文,即香港這個被殖民管治的地區必須歸還中國的議決,但在日寇準備投降之前,賴廉士已經掌握準確情報,差遣澳門情報站站長梁昌(澳門銀行家及賭業巨擘,1979年6月4日在淺水灣跳樓自殺)先偷渡到香港,進入赤柱戰俘營指令當時香港最高級官員詹遜成立臨時軍政府,配合由夏愨少將帶領的特遣艦隊重新佔領香港。不過,西方的背信棄義豈止於此!

 

苦命的楊慕琦先生在戰後只有一年任期(1946 到1947年),又何解吹噓他曾為香港孕育了民主的思維。適值國共內戰,西方的殖民主義者亦正在搶佔中南半島,朝鮮半島及印度次大陸地區,在兵荒馬亂中,一個港督又如何為香港啟動民主,真是天方夜譚,英國的邱吉爾亦絕不容許其殖民統治的地區做到「民族自決」。也許西方的政治宣傳做得太好可令蒼蠅間白黑讒巧令親疏,所以西方的政治就是演藝表演。騙到愚昧的年輕人參與黑暴就是證據,在過去三數年間,又有哪一位「民主」大佬的兒女參與「抗爭」更要鋃鐺入獄?沒有吧!

 

研究香港,就必須從清朝道光年間的「鴉片戰爭」開始,將三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北京條約以及展拓界址專條好好學習,當年在港的港英政府抗日只是殖民主義者對抗另一個侵略者,所以,何必美化英國人?這些所謂本土文青及學者更要認識在香港保衛戰之中,我國第七戰區部隊曾經馳援,更不要忘記日佔時期日軍發動的一連串慘劇,包括:赤柱聖士提反學校的英軍護士被姦殺及傷兵被屠殺案,西貢黃毛應村長被殺案,沙頭角烏蛟騰村長被殺案,銀礦灣沙灘屠殺慘劇⋯⋯罄竹難書慘無人道,更有被日寇處死的東江縱隊方蘭女士的媽媽——馮芝女士 。

 

奉勸大家要多留意國家的屈辱及歷史,我們也要理解在香港附近的慘案,例如增城大屠殺及廣州南石頭難民營屠殺案。

 

歷史不能只看一件事就可以有着全面的認識,我輩要有「大歷史」的觀念,歷史長河從來乾坤逆轉,首先要承認自己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才可以理解這些慘事。只陶醉在香港保衛戰的本土文青就是愚昧的代名詞,我國清朝中葉衰落而七子哀歌只是歷史的段落,當祖國在屈辱後奮發圖強,我們就要有當上時代主人的勇氣。香港的傳媒也不必惺惺作態,為本土文青及偏頗的歷史觀鳴鑼喝道!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

 

作者為香港時評人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編輯: 張蕊 監製:黎知明
編輯:張蕊 監製:黎知明
微塵:暴亂的終結——被蓄意扭曲的歷史!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