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譚耀宗:《「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發展》 為香港民主道路指明發展方向

日期: 2022-01-18 來源:紫荊論壇
字號:

《紫荊論壇》專稿/轉載請標明出處

 

譚耀宗I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原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 
 

2021年12月20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表了《「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發展》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詳細回顧了回歸以來,香港民主的發展歷程。本文從一個土生土長從政30多年的香港人的角度,回應「白皮書」,指出回歸前香港沒有民主可言,回歸後,基本法保障了港人民主權利,新時代,探索香港民主道路是新任務。
 

民主白皮書
《「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發展》白皮書

 

2021年12月19日,隨著香港第七屆立法會選舉順利落下帷幕,90個席位全部產生。本次選舉,是完善選舉制度後的首次立法會選舉,奏響了新時代的篇章。選舉產生的立法會議員,來自不同行業、不同階層,擁有不同的從政背景,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堅定的愛國者。我相信,這90位議員是愛國者的表率,他們將會發揮愛國者治港精神,為民做實事,推動特區政府的良政善治。
 

12月20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表了《「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發展》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詳細回顧了回歸以來,香港民主的發展歷程。我在香港出生、學習、成長、工作,從政30多年,是原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並曾於1985年至1995年期間擔任香港勞工界別立法局議員。我和廣大香港市民一樣,親身經歷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的歷史性重要時刻,因此我對白皮書的內容尤為感慨。
 

很多香港人,特別是1997年後出生的香港青年,他們並不了解香港民主發展的歷史,加上被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客誤導,致使他們誤以為港英管治時期給予香港社會很大的民主空間,同時他們也拒絕去了解中國的政治體制、中國民主的本質和要義,所以,本次白皮書還原了歷史、正本清源,值得香港社會認真研讀,增強我們對於國家的制度自信,為未來我們探索一條適合香港發展的民主道路打下基礎。
 

一、回歸前,香港何來民主可言?

 

港英政府管治實行高壓政策,嚴密管控新聞出版,鉗制言論自由,對華人實行種族歧視。華人長期被排斥在港英當局管治架構之外,不能參政議政。上世紀80年代初期,當時工聯會連租中環大會堂做文藝表演都受到阻撓,而我作為工聯會的一份子,同樣受到歧視和排斥。和我一樣的,還有許多基層勞工,權益缺乏保障,退休生活沒有著落,更不用說有向上流動的機會了。所以,當時的香港社會,何來民主可言?
 

1982年開始,中英雙方就香港前途問題進行談判,並在1984年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在這之後,港英政府就開始在香港加快所謂的「民主改革」。那麼,港英政府真的是想將民主還給香港社會嗎?
 

當然不是,縱觀歷史,英國政府在結束殖民統治、從當地撤離的時候,永遠都為未來自己「隱性殖民」埋下伏筆。我們可以看到,今天的喀什米爾問題、巴以問題等都是英國政府刻意製造的。英國政府在結束殖民統治的過程中總會通過設置地緣、民族、法律等障礙,助長這些地區的土地、民族、宗教矛盾,導致長期對抗和衝突。所以,港英政府在香港推行的所謂民主改革,無非就是想在回歸後將權力交給英國培植的勢力,以保障日後能繼續操控特區政府,為英國的利益服務。
 

同時,雖然上世紀80年代時,冷戰已經結束多年,然而世界仍然深受冷戰思維的影響,資本主義國家仍然將共產黨視為敵人,加上由於歷史原因,香港社會一些人對中國存在不了解以及恐懼,因此,港英政府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所以利用民主改革進行「民主抗共」,最終目的是想讓香港成為破壞中國穩定發展、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橋頭堡。

 

二、回歸後,基本法真正保障了
港人的民主權利

 

民主吹風會
2021年12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駐港聯絡辦舉行「香港的民主道路」座談會(圖:新華社)

 

1997年香港回歸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香港得以實行,香港社會已經成功舉行多次選舉。我親身感受到香港市民的各項參政議政的權利都得到了保障,實現了真正的民主。
 

近年來,香港社會卻因為「民主」的爭拗變得紛亂,這是由多種原因構成的。就外部原因而言,隨著中國的崛起,世界格局發生了變化,「西降東升」的局面開始形成,但是西方國家不願意看到一個強大的中國,因此,香港問題成為他們手上的棋子,企圖利用香港問題打壓中國的崛起。而內部原因,則是香港社會多年來,一直迷信西方民主,卻沒有意識到西方社會的各種亂象都是因為他們本身的民主制度而引起的,同時,香港社會長期忽略了愛國教育、國家安全教育等內容,使得大多數市民對於國家的發展沒有了解,缺乏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最後,則是香港社會反中亂港分子甘心做反華勢力的代理人,不斷在立法會或者社會上抹黑「一國兩制」以及癱瘓特區政府,破壞的是香港民主政制的發展。
 

然而,中國崛起勢不可擋,中國共產黨經歷過百年錘煉,為中華民族建立起堅固的鋼鐵長城,絕不允許任何人破壞國家的統一和發展。所以,在2019年「修例風波」後,中央迅速出台香港國安法、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等決定,堵塞了國家安全的漏洞,讓愛國者治港的精神得以真正落實,這就為未來探索有香港特色的民主道路打下了基礎。


三、新時代,探索香港民主道路將是新的任務

 

隨著香港進入良政善治的新時代,我相信社會未來必定要探索香港民主的道路。我想,「民主的本質是什麼」以及香港的民主和「一國兩制」的關係將是未來面臨的兩大課題。我在這裡,也想談談我的看法。
 

習近平總書記提到「民主不是裝飾品,而是要用來解決問題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實質是選票民主,然而,由於政黨輪替頻繁,政策不連貫,很大程度上遏制了社會的進步和發展,並且西方民主模式「從眾不從賢」,無法選出賢能之士,長期而言不能帶來善治。因此,首先我們要在香港社會中樹立起不迷信西方民主的意識,要建立我們自己的制度自信,只有堅定這個信念,才能指導我們探尋香港民主的正確方向。
 

同時,香港的民主發展離不開「一國兩制」的框架,以前香港社會在談民主問題的時候,往往忽略了中國的國家制度,忽略了「一國兩制」,脫離國家政體和實際情況談民主只能淪為空談,亦是無用。因此,我認為未來香港的民主發展必然要與「一國兩制」相輔相成、互相促進,這樣才能讓「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帶來香港社會的繁榮發展!


本文發表於《紫荊論壇》2022年1-2月號第18-20頁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編輯:嚴駿 監製:黎知明
編輯:嚴駿 監製:黎知明
譚耀宗:《「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發展》 為香港民主道路指明發展方向
本文從一個土生土長從政30多年的香港人的角度,回應「白皮書」,指出回歸前香港沒有民主可言,回歸後,基本法保障了港人民主權利,新時代,探索香港民主道路是新任務。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