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或涉煙草系統反腐風暴!神秘“香精女王”被查,3年抽水27億,因何上位?

日期: 2022-01-25 來源:鳳凰網
字號:

西藏首富、股市“抽水女王”突被調查!

1月24日,港股上市企業華寶國際、A股上市企業華寶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實控人朱林瑤被立案調查。

截圖 2022-01-25 下午2.03.40

身為華寶國際主席,朱林瑤創富故事鮮為人知,堪稱“中國最神秘女富豪”之一。這位低調且神秘的四川辣妹子朱林瑤,其實是名副其實的“香精女王”,

不過,相比於“香精女王”,她“抽水女王”稱號更為知名。該稱號與其擅長資本運作有關,無論是減持還是增持,她都能精準地踩中時機,來到A股市場後,她又因大手筆分紅引人矚目。

不過,在此番朱林瑤突然被調查的背景下,華寶國際和華寶股份股價雙雙大跌。並且,在本身業績就不甚理想的情況下,失去實控人的兩家上市公司未來該何去何從?

01

華寶國際實控人被查

或涉湖南中煙反腐風暴

1月24日早間,華寶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寶國際”)在港交所公告稱,其非全資附屬公司華寶香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寶股份”)收到湖南省耒陽市監察委員會立案通知書,華寶國際主席、首席執行官、執行董事及控股股東朱林瑤現因涉嫌違法接受立案調查。

華寶國際表示,直至該公告日期,公司並未獲提供有關朱女士目前正接受調查所涉嫌違法事宜的性質的任何詳情。集團的業務經營目前保持正常。

與此同時,華寶股份在深交所發布公告,稱收到耒陽市監察委員會立案通知書。公告還表示,朱林瑤未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未參與公司經營管理,上述事項不會對公司日常生產經營活動產生重大影響。

消息出來後,港股華寶國際早盤馬上閃崩,1分鐘內股價大跌50%,截至1月24日收盤,華寶國際大跌66.53%,報4.86港元,總市值156.97億港元,蒸發超300億港元;A股華寶股份報35.12元,20%跌停,總市值216.3億元。

截圖 2022-01-25 下午2.04.48

證券時報採訪業內人士表示,業內都在傳朱林瑤案發,和去年湖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劉建福主動投案有關。

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21年8月23日消息,湖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劉建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工業和信息化部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湖南省監委監察調查。

劉建福為湖南攸縣人,1992年1月至2006 年10月,歷任長沙捲煙廠科研開發中心副主任,副總工藝師兼長沙捲煙廠技術中心副主任,總工藝師兼技術中心副主任,副廠長,常務副廠長、黨委委員;2006年10月至2015年9月,歷任湖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技術中心副主任、總工程師。 2015年9月至今任湖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黨組成員、副總經理。

劉建福和華寶國際的關聯,可以追溯至2011年,當年3月29日,“湖南中煙/華寶集團聯合重點實驗室”在湖南長沙舉行了揭牌儀式暨學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劉建福作為湖南中煙總工程師和華寶集團總裁助理兼金葉控股董事長夏正林共同為聯合重點實驗室揭牌。

截圖 2022-01-25 下午2.06.41

目前,朱林瑤被查還處於衡陽市下屬耒陽市監察委員會調查階段。

02

從四川辣妹到西藏首富

“香精女王”上位史

因為行業的特殊性及自身的低調,朱林瑤並不為大眾熟知。

身為華寶國際主席,朱林瑤從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她的創富故事鮮為人知,堪稱“中國最神秘女富豪”之一。媒體曾這樣形容朱林瑤,“背景很神秘,即便是將其列入百富榜的胡潤本人也不甚了解。”

截圖 2022-01-25 下午2.06.48

1970年出生於四川的朱林瑤,上學時就對貿易行業格外敏感,夢想著發家致富改變現狀。在眾多貿易中她發現香精香料業中隱藏的巨大商機。於是在1990年,朱林瑤在北京成立自己的第一家香精香料貿易公司,開始了自主創業。

有意思的是,因為香精生意,朱林瑤還收穫了愛情。

比朱林瑤大7歲的林國文出生於廣東,1989年,為繼承親屬留下的財產,林國文移居至中國香港。從此,林國文開始在資本界大展拳腳。上世紀90年代,林國文投資2000萬美元成立上海華寶公司。

將香精生意做到上海的朱林瑤,便與林國文結緣了。在一起奮鬥的日子裡,兩人情愫暗生。愛上朱林瑤的林國文旋即與髮妻離婚,迎娶了朱林瑤。婚後二人生下兒子林嘉宇。

婚後,朱林瑤林國文夫妻倆將各自名下的企業都合併到一起,組成了新的公司華寶集團,開啟大規模的擴張,短短十年之內,就成為了國內最大的煙用香精生產商。林國文也隨之退居幕後,將華寶所有業務交給朱林瑤打理。

而隨著科普及禁煙運動的興起,捲煙企業如果採取擴大產能、提陞技術水平或降低生產成本等純市場化的競爭手段,經營效果往往會大打折扣,因此,將產業鏈向上延伸、擴大營收渠道,如控制煙草生產基地、自建煙包印刷廠等,就成為各大捲煙企業擴張的主要方向。

出於這一判斷,朱林瑤重新制定了與捲煙企業開展股權合作、合資設立香料香精生產企業的策略。

2001年7月,華寶集團與雲南紅塔集團合資設立雲南天宏,華寶集團持股60%,紅塔集團持股40%,現在雲南天宏已成為紅塔集團旗下各香煙品牌所用香精的主要供應商。

此外,“不能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朱林瑤也深諳這個道理。站穩腳跟後,她考慮到煙用香精市場不可能高速成長,於是把食用香精和日化香精確定為集團未來發展的主要方向。

2004年,華寶國際與上海孔雀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合資組建華寶孔雀,正式將食用香精和日化香精香料納入事業版圖。

隨後,朱林瑤收購上海孔雀所持股份,全資擁有華寶孔雀,並將國內食用香精知名品牌“孔雀”收入囊中。 2008年,華寶國際收購廈門琥珀香料有限公司51%的股權,又在日化香精業務方面取得新突破。

在成為國內最大香精香料企業後,朱林瑤便開始謀求上市。 2004年,華寶集團在港交所借殼上市。港股上市後,朱林瑤身價倍增。在2008年的全球女富豪榜上,朱林瑤以140億的身價位居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新財富500富人榜上,朱林瑤以201.7億元身家排在榜單第230位,51歲的她是西藏唯一上榜的富豪。也正因此,朱林瑤成為西藏首富。

一個四川“辣妹”,在上海發家,公司香港上市,和西藏首富有什麼關係?

這主要與朱林瑤將華寶國際部分業務分拆到A股上市有關。

2018年3月,華寶國際拆分的華寶股份在深交所上市,這家公司同樣主要從事香精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等業務,就在上市前的2016年,這家公司的註冊地址從上海變更到西藏拉薩,隨著華寶股份在資本市場的水漲船高,朱林瑤也一躍成為西藏首富。

03

擅長資本騰挪

被稱為“抽水女王”

真正令朱林瑤揚名的並非其香精業務,而是她在資本市場上的騰挪之術,比起名字,她更廣為人知的是外號“抽水女王”。

2004年,朱林瑤為了在資本市場“一展拳腳”,選中了在港交所掛牌上市的力特有限公司(下稱“力特”)為殼。力特的主營業務為電腦相關產品,連年虧損、資不抵債,管理層有意引入新的股東以增強資金實力,與朱林瑤一拍即合。

當年3月,力特更名為華寶國際。以每股0.1港元向朱林瑤控股100%的Mogul Enterprises Limited發行1.731億股普通股、5.269億股可轉換累計無投票權優先股,並賦予其0.49億股認股權證。朱林瑤因此以約7000萬港元的成本完成借殼,擁有華寶國際已發行股份的90.99%。

由於朱林瑤的產業背景及資產注入預期,華寶國際借殼完成後復牌首日股價報收1.3港元,朱林瑤獲得約10倍的賬面盈餘。

根據當時港交所規定,為了避免以IPO申請的標准進行審批,借殼約兩年後,朱林瑤才啟動了資產注入工作。 2006年4月,朱林瑤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100%控股的Chemactive Investments Limited(下稱“Chemactive”),並將內地香料香精產業的核心資產悉數劃轉至Chemactive名下,產能達16000噸,佔華寶集團總產能的80%以上。

2006年6月6日,華寶國際發布公告稱,公司有條件收購朱林瑤持有的Chemactive,估值39.96億港元,作為支付對價,公司將以1.8港元/股的價格,向朱林瑤發行及配發22.2億股新可轉換優先股。注資後,朱林瑤持股比例上升至97.57%。

高度控盤的背景下,朱林瑤對華寶國際進行了多次減持,累計獲利近百億港元,概括其運作手法是減持、大型收購、高分紅三管齊下,協調配合推進。

朱林瑤的第一次套現發生在2006年。當年8月,華寶國際發布公告稱,朱林瑤擬將其持有的27.47億股可轉換優先股全部轉換為普通股並行使認股權證,同時向公眾配售6.9億股普通股。通過此次操作,朱林瑤的持股比例下降至74.89%,並從中套現約15.18億港元。此後一直到2011年,朱林瑤累計減持6次,合計獲得減持收入95.93億港元。

與此同時,華寶國際一直保持著比較高的分紅,且分紅額逐年增長,每年的分紅額約佔當年淨利潤的30%左右,個別年度還達到了48.18%的高派息率。華寶國際持續且穩定的分紅給朱林瑤的減持行為提供了很好的輔助作用,朱林瑤本人也累計分得紅利10.55億港元,佔20億港元分紅總額的一半以上。

為了沖抵大股東朱林瑤多次大舉減持的負面影響,華寶國際發起了一系列收購,刺激股價上漲以提高朱林瑤的減持收益。經《新財富》統計,在這段時間內,華寶國際一共進行了8次收購,成本合計30.7億港元。

幾年後,朱林瑤開始資本操作的第二個階段。

2015年6月,一直保持高分紅的華寶國際宣布停止派息分紅,自此開始,華寶國際的股價從每股8港元左右一路下跌。並且此時華寶國際發布盈利下滑30%的預警,股價便進一步跌至1.68港元。

此時,朱林瑤開始低價吸籌。宣稱要進行私有化,提出以3.3港元/股的價格收購華寶國際其他股東所持的全部18.28億股票。最終因未能獲得華寶國際90%以上的股份,私有化計劃失敗。

醉翁之意不在酒,朱林瑤私有化的目的只是低價吸籌的“噱頭”——將持股比例提升至73.6%,只花了30多億港元,相比於減持所得,一來一回淨賺60億港元左右。

在港股名遠揚後,朱林瑤又將目光投向了A股市場。

2016年11月,港交所批准華寶國際分拆華寶股份於A股上市。 2018年3月,被市場稱為“煙用香精之王”的華寶股份成功登陸深交所。分拆後,華寶國際持有華寶股份的權益有所將少,但仍間接持有華寶股份81.1%的股權。

上市不久,朱林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布分紅方案。

2019年3月12日,華寶股份披露其2018年分紅預案,公司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40元(含稅)現金股利,共計派送現金約24.64億元。而當年華寶股份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1.76億元,2017年其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1.48億元,加起來也不過23.24億元。

通過此次分紅,不考慮稅費的情況下,朱林瑤通直接套現19.98億元。

此後,朱林瑤又故技重施,2019年與2020年分別分紅12.2億元、9.85億元。

上市以來,華寶股份3年內累計分紅46.69億元(含稅),其中朱林瑤控制下的華烽國際累計獲得分紅約37.87億元。

雖然朱林瑤通過資本操作賺的盆滿缽滿,但其控制的華寶國際和華寶股份近年來經營狀況並不理想。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華寶國際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0.59億元、42.41億元、38.54億元、17.64億元,相比於上年同期分別增長38.65%、-9.12%、2.8%;同期華寶國際的淨利潤分別為10.18億元、11.12億元、4.18億元、4.81億元,相比於上年同期分別增長9.24%、-62.37%、11.59%。

2020年華寶國際淨利潤大幅下滑主要是因為疫情影響下,旗下子公司嘉豪集團銷售額大幅下滑,華寶國際發生商譽減值損失4.95億元。

與此同時,A股的華寶股份業績也並不漂亮。從其主營業務看,香精目前仍不是有著技術巨大護城河的行業,而且隨著我國控煙的深入,吸煙人群總數不斷下降,其主營業務增長率也隨之連續下滑。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華寶股份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1.69億元、21.85億元、20.94億元、9.17億元,相比於上年同期分別同比增長0.75%、-4.16%、-2.03%;同期其淨利潤分別為11.76億元、12.35億元、11.8億元、5.3億元,相比於上年同期分別同比增長5.06%、-4.45%、-2.82%。

另外,政府補助近些年來卻給華寶股份增厚了不少業績。同期,華寶股份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21億元、1.43億元、1.46億元、0.85億元,占同期淨利潤比例分別為10.82%、11.58%、12.39%、16.1%,對政府補助的依賴程度逐漸加深。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編輯:趙欣 校對:黃美靜 監製:連振海
編輯:趙欣 校對:黃美靜 監製:連振海
或涉煙草系統反腐風暴!神秘“香精女王”被查,3年抽水27億,因何上位?
紫荊雜誌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